×

Loading...

Topic

  • “锂王”突然爆雷!“赌徒”蒋卫平迎至暗时刻 “锂王”突然爆雷!“赌徒”蒋卫平迎至暗时刻 +1

    来源:深蓝财经

    “锂王”突然爆雷!“赌徒”蒋卫平迎至暗时刻

      昔日千亿锂王,突然暴雷。

      24日,天齐锂业开盘一字跌停。

      在新能源汽车渗透率突破50%的利好之际,上游的锂业公司居然业绩暴雷了!你敢信?

      23日晚,天齐锂业公告,预计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43亿元-36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48.75亿元。这您受得了吗?

      

      突如其来的巨亏,让天齐锂业30万股东一夜无眠。

      这个曾经在新能源赛道大放异彩的明星公司,最高峰股价曾高达145元(前复权),市值2388亿元;如今股价仅剩下零头,总市值也缩水至666亿。仅一年多时间,市值蒸发了1722亿。

      昔日千亿锂王,迎来了它的至暗时刻。锂矿“赌徒”蒋卫平,也迎来了新的考验。

      业绩巨亏

      根据天齐锂业的业绩预告,亏损的主要原因有二:

      一是锂产品价格的大幅下降导致了公司锂产品的毛利大幅下降。

      二是联营公司SQM(智利)预计一季度业绩下滑,另外SQM还涉及到税务裁决,根据谨慎性的评估,这一块的投资收益大幅下降。

      两个原因加起来,一季度净利润巨亏了。

      突变的业绩,引发了监管层火速问询。当日晚间,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天齐锂业详细说明主业持续亏损的风险,SQM公司业绩下滑的详细计算依据及税务裁决等情况。

      有分析指出,作为联营公司的二股东,持股25%的股权,天齐锂业居然连SQM的运营利润都不清楚,还需要采用彭博社外部的估算数据,这股东当的真窝囊。

      还有业内人士认为,天齐锂业存在财务“洗澡”的嫌疑。

      另有分析指出,天齐锂业可能成为资源民主主义的受害者。因为智利很多矿企都是外资控制,在当地,呼吁增税的声浪越来越高。如果被判补缴巨额税款,公司可就真的只能吃“哑巴亏”了!

      价格暴跌

      事实上,天齐锂业去年业绩就不理想了。

      年报显示,2023年天齐锂业实现营收405.03亿元人民币(专题),同比微增0.13%,归母扣非净利润下滑68.88%。

      主要原因是锂价暴跌。

      以碳酸锂为例,2023年初峰值曾高达52万/吨。但是去年底价格最低竟跌至8.5万/吨。

      算一下,这个跌幅着实吓人。

      虽然去年新能源汽车等下游需求大增,但上游的产能更是几何级的膨胀。市场竞争加剧,导致原材料供应过剩,锂价一路暴跌。

      但是,去年天齐锂业还能赚钱,全靠伙伴撑着。

      据悉,天齐锂业旗下的Greenbushes矿(澳大利亚)另一大权益方、同为锂盐产业巨头的美国雅保公司(Albemarle Corporatio)履行了承购协议进行大宗采购。这为天齐锂业带来了261.74亿元的营收收入,占到去年营收的64.63%。

      

      为兄弟两勒插刀的雅保公司,由于较高的原料采购成本,自己去年的毛利率从42%直接跌到了12.3%。但是今年就不行了。

      据悉,今年Greenbushes产品定价模式已从按季定价改为按月定价。也就是说,在去年那种单边下滑的行情下,天齐锂业还可以吃到一些定价红利,但是今年这种模式,就很难了。

      供求关系难逆转

      锂价稳住了吗?

      以碳酸锂为例,今年以来,价格最高反弹至12.5万/吨。据深蓝财经统计,1-4月该期货产品平均价格11万/吨。

      相比于去年底,确实价格回升了不少。

      

      但徽商期货研究认为,一季度碳酸锂在淡季背景下,出现了小幅度阶段性反弹行情,主因是短期供需错配。尤其是锂精矿产量缩减及江西开展环保治理的扰动,刺激碳酸锂价格中枢上移至10-12万区间。

      但碳酸锂行业供需过剩的大背景仍在延续。

      徽商期货认为,即使旺季需求发生超预期改善,在产业链利润率重归平衡阶段,行业下游也注定更有议价权,整体难言乐观。

      新湖期货也表示,长期来看,锂业供需确定性过剩格局未改,锂价仍处于下行周期中。

      按照目前碳酸锂11万/吨的价格,相对于去年52万/吨的高峰,跌幅还是相当惨烈的。

      这也难怪天齐锂业业绩如同过山车。高光时,比如2022年净利润能够达到241亿元;低谷时,比如今年一季度就能亏损36到43亿。

      所以,按照今年锂价的预测,天齐锂业全年的亏损幅度,不会小。

      大和研究直接给出“跑输大市”评级。认为,投资SQM的税务会计损失或达17.5亿元人民币。扣除一次性影响,估计经调整净亏损仍逾20亿元人民币,远逊预期!

      机构踩雷

      天齐锂业的走势,也埋葬了一众机构。

      根据年报数据,机构持股量依然高达6.76亿股,持仓比例为45.76%。截止今年一季度末,持股数量最高是东方新能源汽车主题混合,持有1096.47万股,较去年四季度末进行了小幅加仓18万股。

      另外,2022年天齐锂业设立的员工持股计划也缩水严重。

      当时该计划的资金总额为2亿元,实际授予份额有11790万份。总共对应的公司股份106.万股。2022年12月21日,131.24万股(含25万股预留股份)股份被过户到了持股计划专用账户。

      根据约定,该计划存续期48个月,锁定期36个月。目前时间只过了1年5个月,还被锁着。

      那么,如果按照过户当时的价格计算,目前该持股计划已浮亏49%。

      内外交困下,天齐锂业如何突围?

      天齐锂业表示,公司也在加快推进垂直一体化战略。比如出资1.5亿美元参与 smart Mobility Pte. Ltd.(SM公司)公司融资。据悉,smart品牌合资公司智马达目前由吉利和奔驰共同出资组建。但是,smart新能源汽车目前在中国发展并不是特别顺利。

      根据乘联会数据显示,2023年,smart累计销量为67024辆,其中国内销量42292辆。一个品牌一年的销量,尚不及头部造车新势力的一个月的量。

      在此之前,天齐锂业更多参股与电池环节有关。例如2022年以来,公司以不同形式与北京卫蓝、中创新航、LGChemLtd、德方纳米等企业展开合作,拓展自身在锂电材料研发、电池等上中下游环节的布局。但是这些企业,也都很难赚钱。

      5年前,在收购智利SQM的时候,天齐锂业老板蒋卫平曾表示,公司面临生死关头,无论如何也要去搏一下。因此,有媒体称蒋卫平为锂矿“赌徒”。好在,他赌对了新能源快速崛起的风口。

      

      如今,产能过剩下,锂矿“赌徒”蒋卫平又该如何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