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Topic

  • 以暴治暴 - 自闭症新疗法 这个有用吗? 以暴治暴 - 自闭症新疗法 这个有用吗? +1

    恐高孩子被“吊”树上练胆子

    7月11日《重庆商报》报道,重庆一家专门收治自闭症儿童的幼儿园里,有一种特殊的治疗自闭症儿童的方法。园长贺小燕采取“以暴制暴,以毒攻毒”的方式,已经让10多位孩子回归正常生活。然而这种“厌恶疗法”引来不少争议。

     

    有些孩子喜欢咬手,她就亲自去咬孩子的手;有些孩子喜欢撞墙,她就抱着孩子的头去撞墙;有些孩子怕高,她则把孩子吊在树上让他“恐高”……

     

    前天(9日)下午2时左右,歌乐山的室外气温逼近40℃,知了的叫声令人烦躁不安。这时,乐一融合幼儿园园长贺小燕和另一名老师,抱着一名小男孩来到操场边的树下,用围巾捆着他的腰,再用绳子将他吊在树上,离地约一米高。“不、不、不”,小男孩的哭喊声,令记者和志愿者揪心不已。约3分钟后,他被放了下来。

     

    这不是恐怖片,也不是暴力片,而是针对自闭症患儿采取的特殊训练干预。

     

    女博士让十余自闭儿回归正常

     

    创新这种教学方法的是学临床儿科、有着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资格的贺小燕,她采取另类“暴力”施教,拯救了一个又一个孩子和家庭。

     

    今年36岁的贺小燕,老家在四川资阳,她开办的乐一融合幼儿园位于沙坪坝区歌乐山镇天池村喻河沟社。

     

    2003年7月,贺小燕毕业于重医临床儿科系,2012年考取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2013年6月获得北京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管理学博士学位。

     

    副园长贺秀蓉称,这所特殊的幼儿园专门收治自闭症和智障孩子,目前歌乐山校区有103名2岁~7岁的孩子,荣昌校区有70名孩子,全是8岁以上。这些孩子除来自重庆外,还有来自四川、云南、青海、上海和新疆等地。

     

    据统计,乐一融合幼儿园共收治了960多名孩子,其中10多人已回归到正常。

     

    镜头

     

    “以暴制暴” 治疗自闭患儿

     

    A症状:咬人

     

    治疗:反咬他

     

    档案:晓晓,女,4岁,成都人,不会说话,2013年3月入园。

     

    症状:喜欢咬自己的双手臂和膝盖,青一块紫一块,有的已经结痂。当母亲抱着她时,她趁其不备将母亲肩膀咬出牙齿印,有时也咬老师和其他孩子。

     

    施教:刚开始,老师通过打手心教育,但未有效果。后来看到她要咬人时,便带到操场上转移注意力,半个月后此方法也一直无效。贺小燕便将她带到荣昌校区,让一些大娃娃坐在她旁边,故意“欺负”她,惹她生气。当她咬自己或别人时,让被咬者“反咬”她,有时贺小燕还会亲自咬。但贺小燕一直观察表情,掌握分寸,只咬痛不咬伤。同时告诉她说,咬自己和咬别人,都是很痛的。

     

    效果:连续半年后,情况基本好转。

     

    B症状:恐高

     

    治疗:吊起他

     

    档案:童童,男,5岁,九龙坡人,不会说话,2013年2月入园。

     

    症状:一旦发怒就突然“砰”的一声倒在地上,摔得头破血流。同时还怕高,不喜欢跳弹,也不敢像其他小朋友一样爬到操场上的玩具筒里去玩耍。

     

    施教:当发现倒地,贺小燕便抱着他的头,把握力度,用不同部位去撞击地面,只撞痛不撞伤。另外,还用围巾捆住童童的腰,用绳子将他吊在树上,离地约一米高,故意刺激他,让他哭让他说话。

     

    效果:一个月后基本得到改善。

     

    C症状:撞墙

     

    治疗:抱他撞

     

    档案:飞飞,男,6岁,北碚人,不会说话,2014年1月入园。

     

    症状:病情发作时喜欢站着撞墙,撞得很响,如无人制止,他会一直持续下去,撞得头破血流。

     

    施教:贺小燕曾当着家长的面,故意惹飞飞生气,当看到他撞墙时,就捧着他的头,朝墙撞去。然后叫孩子母亲照着做,结果母亲下不了手,只是不停流泪。贺小燕故意让孩子看见这一幕,然后继续捧着他的头撞墙,一次、两次、三次,母亲吓得大哭。

     

    效果:大约两个月后,撞墙行为得到纠正,母亲满怀感激。

     

    特教老师给一名厌食的自闭儿童喂饭

     

    D症状:玩水

     

    治疗:泼他水

     

    档案:亮亮,男,6岁,大渡口人,不会说话,2013年3月入园。

     

    症状:特别喜欢水,几乎见水就跳,见水就耍,有时在水龙头下将水往身上泼,弄得浑身湿透。

     

    施教:夏天时带孩子到野外,亮亮看到池塘便跳进去,贺小燕就抱着他,故意往深水中走,一次、两次刚好淹没到嘴鼻位置。如看到孩子在幼儿园玩水,便用盆子装满水轻轻地朝他泼去,让他从头到脚凉个痛快。

     

    效果:约一年后基本纠正过来。

     

    E症状:扔物

     

    治疗:打他手

     

    档案:帅帅,男,8岁,成都人,不会说话,2013年7月入园。

     

    症状:以前在家里时特别喜欢扔东西,基本上是见啥扔啥,有一次“高空抛物”砸中楼下行人受伤。入园后一旦病情发作,见碗扔碗,见筷扔筷。

     

    施教:平时只要看到他扔物,便用筷子打他手,未有效果。后来,故意摆放一些小球,还惹他生气,先专门让孩子扔个够,后逐渐见他伸手欲扔球时,就打痛手。改正一段时间后,帅帅只是趁无人时才扔一些东西,贺小燕与他玩起“捉迷藏”,故意躲在一个角落里,当看到他要扔物时,突然窜出来采取打手法纠正。

     

    效果:半年后,乱扔行为得到改正。

     

    家长偷看自己孩子吃饭



    对话

    “厌恶疗法”残忍没伤害性

     

    施教前都会征得家长同意

     

    这些年来,贺小燕在教学方法上大胆创新,针对每个孩子的不同情况,采取“暴力”因材施教,对有争议的这种“教学法”,她是如何对待的呢?

     

    记者:你采取这种“暴力”教学法,遭到过家长投诉吗?

     

    贺小燕:我每次实施前,都要打电话征求家长的意见,如果他们同意,我就实施,如果他们害怕,我就不做。

     

    记者:这样做,是否会让孩子受到伤害?

     

    贺小燕:儿童自闭症目前没有明显的药物能够治疗,我是学医的,也是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实施特教过程的原则是一定要把握好一个度,“厌恶疗法”其实是将医学和心理学有机结合,针对性、创造性地使用。

     

    记者:当你“施暴”时,听到孩子的哭声,感受如何?

     

    贺小燕:残忍,真的很残忍,但目的是为了将他们治好。

     

    记者:面对种种非议,你是如何对待的呢?

     

    贺小燕:只要家长认可,我就实施,他们是我的源动力,我认为这样做是在挽救孩子、挽救家庭甚至挽救一个家族。

     

    孩子练习平衡稳定能力

    成功案例

     

    男孩治疗三年当上学习委员

     

    今年9岁的春春,家住沙区杨公桥,目前在读小学三年级。

     

    昨天,放学后的春春出现在记者面前,他穿着一件白色短衫,干净整洁。在与记者交流时,他吐字较清楚,眼神专注,时而笑时而抿着嘴,但他显得有些腼腆,话语不多,几乎是一问一答。

     

    “在陌生人面前,他有些害羞,如果和他混熟了,他的话就特别多。”母亲程女士说,儿子两岁时已会走路,但不会喊爸爸妈妈,在新桥医院检查,测出智商是40分,儿童自闭症评定量表(cars)上写着“108分,存在明显孤独症(自闭症)症状。”

     

    2008年2月,春春被送到贺小燕博士的幼儿园,症状表现是喜欢撞墙。经过“厌恶疗法”纠正后,7个月后症状出现转机,他不但不再撞墙,同时开始说话,从一个字慢慢能说两个字或词。3年后,语言功能基本恢复正常。

     

    2011年7月,程女士带儿子再次到新桥医院检查,发现那张评定量表(cars)上写着的是16分,而30分以上属于自闭症。

     

    随后,幼儿园给春春举行了一个人的毕业典礼,他演唱了《彩虹的约定》《世上只有妈妈好》以及舞蹈《牛奶舞》等。

     

    如今,春春已在学校正常地学习生活。班主任张老师称,他成绩中等偏上,乐于助人,还是班上的学习委员,同学都很喜欢他。

     

    26岁女子弃医从教10年靠口碑发展

     

    “女儿读了5年医学,我们想让她当医生。”贺小燕的母亲透露,当年女儿毕业后与九龙坡妇幼保健院签约,本有稳定工作和收入,哪知她却固执地创办起幼儿园,遭到全家人的反对。

     

    “看到家长泪流满面和无奈的眼神,我才下定决心。”贺小燕说,2004年5月1日,她投资6万元办学,在石桥铺航天小区租套80多平方米的两室一厅,当初从一名小孩做起,后来靠口碑发展,前来的小孩越来越多。

     

    这10年来,副园长贺秀蓉见证了幼儿园的发展。她说,为了不影响周围邻居,加之以前的场地太小,幼儿园曾5次搬家,于2012年7月搬到歌乐山,专门收治自闭症和智障孩子。

     

    家长:只要能治愈孩子,啥方法都行

     

    对这种“暴力”教学方式,家长怎么看呢?记者发现,几乎超九成的家长都支持贺小燕的施教。他们说,尽管“残忍”,但要有效果。

     

    “孩子患上自闭症,全家人痛苦不堪,送到这里,就是希望贺老师能把孩子的病治好。”成都一名家长说,至于采取什么方式方法,他们都认为无所谓,只要不伤害孩子,不让孩子再次受到伤害,他们都能接受。

     

    大渡口刘先生告诉记者,有次他到幼儿园探望孩子,刚好遇到儿子病情发作,看到贺小燕捧着孩子的头撞墙时,“我看得泪流满面,心都揪紧了,但贺老师把握有度,没有让孩子受到伤害。”对这种“暴力”教学方式,他说他挺支持的,因为实践证明,孩子的病不久后将会得到纠正,“如果在家里,我们是下不了手的。”

     

    专家:鼓励尝试创新,但要因材施教

     

    其实,贺小燕采取的这种“以暴制暴,以毒攻毒”的教学方式,在学术界的争议还是较大的,有的专家赞成,有的专家则持怀疑态度。

     

    园长贺小燕腾讯微博截图

     

    相关链接:自闭症

     

    自闭症是一种发育障碍类疾病,也称儿童孤独症。病因尚不清楚,可能与遗传、围产期各种并发症、免疫系统异常和神经内分泌失调有关。

     

    目前药物治疗尚无法改变自闭症的病程,也缺乏治疗核心症状的特异性药物。国际主流医学推荐和使用个体化训练干预方法,目标是促进患者语言发育,提高社会交往能力,掌握基本生活技能和学习技能。

     

    国内目前未见自闭症的全国流调数据。资料显示,美国患病率在1%。~2%。。2007年12月24日,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从2008年起将每年的4月2日定为世界自闭症意识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