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暗夜随行 》 - 3

canadiancheese (木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3

提前下班买了女儿最爱吃的芝士焗猪扒饭,给儿子买了平时不太让吃的炸鸡块,顺便买了老婆喜欢吃的日本芝士蛋糕,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家。

电话里跟老婆说了请她晚上看着孩子,朋友有点急事需要去帮帮她。老婆盯着我问,到底是帮谁。

“涉及到别人的家事,不方便和你说。” 我心里着急出门,只能耐着性子跟她解释,否则她一翻脸,留在家里的孩子们恐怕就要挨训了。

“我办完事马上就回。人都有需要帮忙的时候是吧?” 我尽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不愿意跟她实话实说,一半是刻意隐瞒,一半也是确实一时半会解释不清。

“好啦好啦,早点回吧,不要超过十点。”老婆不高兴地准了假。

上了车,我给安娜发了条微信,半小时在她家附近的Tim Horton 见。

初秋的傍晚,夕阳西下,火烧云染红了天边。高速路上,我在思考等一下该如何去到那家店,如何不打草惊蛇地找到那个女人。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咖啡店门口。

安娜站在路边往这边张望,她还穿着白天上班的衣服,晚霞的余晖洒在她的身上,她的身影显得瘦削,比我第一次见面时瘦了许多。想起那个初次见面自信挺拔冲我微微一笑的安娜,再看看眼前这个在秋风中茕茕孑立的她,我的鼻子不禁一酸。

“锋哥,谢谢你!”安娜上了车,第一句话就是感谢我,她总是那么有礼有节。

“不要这么客气。”

“要的,锋哥。” 安娜知道我晚上都是要管孩子的,她很过意不去地说:“我麻烦你了。这种事情我真的是不知道跟谁开口。” 她的声音又开始哽咽。

“想开点。我们先去看看。一步一步来,不要着急。” 我意识到她应该还没有回家,于是问道:“你吃饭了吗?”

“我不想吃。我跟他说公司加班。” 安娜小声地说,她靠在座椅上,双手紧握,很紧张,又像是在祷告。

我沉默不语地开车往那个女人的店开过去。

下了车,安娜瑟瑟发抖,我问她要不要披上我的外套,她使劲地摇了摇头。

“那我们进去吧?”

“锋哥,我怕。” 安娜驻足不前。

“别怕。“我想了想,说:“这样好不好,你挽着我的手,我带你在店外面走一圈。”

安娜犹豫了一下,伸手抓住了我的手臂,耷拉着脑袋跟着我走进了这个Mall。

这是一个华人Mall,里头都是大大小小的店铺,三三两两的顾客散落在各家店里。我们找了一会,终于找到了301。

301 门口,安娜突然停了下来,我知道她害怕。

“别怕,锋哥在呢。我们就看看。” 我牵着她的手,带着她往302走去。

出乎我意料,302 门关着,橱窗被广告纸盖得严严实实,门口挂着一把锁,上面写着“For Lease”。

我有点懵了……

安娜也懵了,她松了一口气,很快又愁眉苦脸起来,无助地看着我。

我拿起手机想要拨打Lease牌子上的号码,安娜按住了我。她站在门口,若有所思,然后挽着我的胳膊拉着我走进了301。

这是一家卖手机零配件的店,一个小伙子在给顾客好像在解锁。

“你好,请问你知道隔壁店老板搬到哪里去了吗?我回国一趟,回来想找她做美容,她搬走了。” 安娜很镇定地补充一句:“我忘了她的手机号码。”

“她搬去Hwy 7了。” 小伙子随口打发了我们。

“谢谢了!”安娜说完急急就走。“锋哥,我们走。”

“去哪里?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安娜说,“我们沿着Hwy 7 走一下好不好?”

我虽然不认为这有什么用,但是她既然想去找,我就陪着她。

我们沿着Hwy 7 一路开过去,安娜一路紧张地看着窗外,凡是有店铺的地方我都有意识地慢下来。到了某一个路口,她突然让我拐进去。那里是新建的几栋商住两用楼,我在里头慢慢行驶,里头有银行,餐馆,奶茶店,在拐角处是一家美容店,霓虹灯管的“Close”在一闪一闪。安娜等我停好车,不等我就冲了过去。

我追了上去,安娜指着门里面贴着的一张名片说:“是她!”

果然是那个女人的名字和电话。我心里很惊讶,是安娜的直觉还是她幸运带她到了这里,我不知道。

安娜很激动,她捂着脸哭泣:“怪不得他从不带我们来这里吃饭,我有一次要来吃这里我最喜欢的咖喱牛肉面,他还因为不肯来骂了我。”

我无力地安慰她:“也许,他是逢场作戏罢了。”

“不。”安娜平静下来,她好像又在思考问题。突然,她问我:“锋哥,你说她会不会就住在这几栋楼里?”

“不会吧?”我跟不上她的思维。

“你陪我去看看好不好?”安娜开始进入了一种亢奋状态,我知道我不陪着她她也会自己去。

我们走到了店铺后面的第一栋公寓。楼下有显示屏,安娜既紧张又冷静地一个一个名字往下按,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名字。我开始觉得她的想法有点匪夷所思。

“我们到那栋楼去。”安娜指着右手边说,我紧紧地跟着她,她那种表情让我很担心。

这栋楼是双子楼,更高级些,有个很不错的大堂,楼下还有保安。

安娜默默地看了一眼显示屏,又看了看对着显示屏的保安室,心里在权衡利弊。她悄悄地问我:“我们如果一个一个看会不会太让人怀疑?”问完我,她好像就已经有了答案。

她用衣袖偷偷抹了一把脸,转身挽着我的手,笑着对着窗口里的保安说:“Hello, how are you doing?” 她笑得那么灿烂……

“I am good. How can I help you?”年轻的印裔保安很有礼貌。

“My cousin-in-law Jenny said I could park my car at her spot, but I forgot the parking lot number. “ 安娜晃了晃手机说:“and she didn’t pick up her phone, I guess she is in the spa. Her name is Jenny, Jenny Li.”

保安查看着电脑,摇摇头说:“no, there is no Jenny.”

“What about the last name? You know, we have Chinese names.” 安娜开着玩笑。

“Yes, there is a Li.” 保安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

安娜说:“is my cousin Andy Liu registered too?”

听到安娜把另一个登记的房客全名说出来了,保安笑着说:“Yes, penthouse 12, and the parking lot is 173.”

安娜挽着我的手臂抖了一下,她微笑着说:“Thank you very much.”

然后一手挽着我,一手跟保安挥挥手说晚安,走出了大楼。

她靠在我的手臂上,一脚深一脚浅地走着,我听到了她高跟鞋鞋跟在地上毫无节奏地敲打,我只能用力地撑着她往前走,把她扶上我的车。

安娜瘫在车椅子上,满脸是泪,她哭不出声来。她抓着我的手,看着我的眼睛,嘴巴张开足足有两分钟没有发出一个音。最后,她终于哭出来了,好像是从胸腔里发出的哀嚎,“锋哥,那里就是我的家……”她抓着我的手指向Hwy 7, “他们就在我的家门口。呜呜呜呜。。。。。。” 安娜的五官痛苦地扭曲着,眼睛红肿,左边的隐形眼镜都哭得掉了出来……

安娜,可怜的安娜,我该怎么抚慰你?我只有任她抓着我的手。她的力气好大, 抓疼了我的手,她的痛苦好像便由此传到了我的心脏,一下子我感觉我的偏头痛快要犯了。

她哭得趴了下去,松开了抓着我的手。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小声地说:“不要再哭了,眼睛要哭坏了。”

安娜还在抽泣。

“锋哥送你回家好不好?”

她点点头,一盒纸巾都快被她的眼泪用完了。她问我:“锋哥,你说是不是上帝有听到我的祷告?”

我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有上帝的存在,但是我觉得也许真的有那么一位神在带领着安娜,一步一步带着她走向她想要的真相,于是我点了点头。

我想这或许也是能安慰她的方式,“安娜,你既然相信上帝,你就不要怕,你就继续祷告。”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锋哥也会一直陪着你,你需要我的时候我就在这里。”

安娜点点头,无限感激地看着我说:“谢谢你,锋哥。”

“不要跟我客气。今天晚上我们就到此为止好不好?你看,我们一下子发现了这么多。我们慢慢来好不好?锋哥送你回家,你洗个热水澡睡一觉,明天我们再商量下一步好不好?不然,他要怀疑你了,孩子们也会担心你的。”

安娜听话地点着头, 打开车上的镜子,慢慢地梳理自己的头发。

放下她在门口,我看着她冲我挥挥手,关了车库门才离开。

回家的路上,我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几道红色的手指印。9点半了,我赶快给老婆打了个电话,报告自己会10点准时到家。

到家了,老婆还在电脑上,孩子们也没有睡,厨房水池里碗筷就那样扔在那儿,我热了一杯牛奶麦片,喝完赶紧把碗筷放进洗碗机,然后再叫孩子们睡觉。

忙完了孩子,我洗了澡,躺在床上,想了想,给安娜发了条微信:“我到家了,你好好休息,最好至少喝杯热牛奶。”

安娜没有回复我。

这一晚,我辗转难眠。男人的出轨给女人带来的伤害如此可怕,男人,为什么要这么做?那个Andy,为什么会做得这么离谱?安娜,这么一个好女人,什么都好,他为什么却不珍惜?我真想冲动地去找他,可是,一想到我自己对安娜的感情,我顿时觉得自己也算不是什么好人……

最后,我打定主意,无论如何,我不会让安娜知道我也是个心猿意马的男人。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02038@0)
2017-10-10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暗夜随行 》 - 3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