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暗夜随行 》 - 4

canadiancheese (木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4

第二天醒来,我的偏头痛发作了,脑壳痛到要爆炸。强撑着给孩子们准备好早餐午餐,等他们坐校巴车走了后,我又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老婆上班晚,这会儿还在换衣服,一会儿穿裙子,一会儿又换裤子,满床都是衣服。

“你把要穿的衣服提前一个晚上准备好嘛。”我实在是头很疼,看到满床的衣服忍不住嘟噜了一句。

“要你管?” 老婆火气有点大。她苗条秀气,看起来斯斯文文,甚至有点柔柔弱弱,嗓门却和脾气一样大。

我立马闭嘴,索性把眼睛也闭上了。

想起这两天还要处理税务上的事,我心里很烦躁,去年刚卖掉的一个投资房,今年税务局要查看各种装修费用收据。有一些收据不见了,书房里堆满了她的各种资料文件,乱糟糟的,要找都不知道从哪里下手。每次提意见,她都是一句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无非就是嫌弃我十年如一日干着一份鸡肋工。她不会感激正是我的这份没有她收入高的工作让我有许多时间照顾家庭,让她可以安安心心地拼事业。

哎,脑壳疼!几年前落下的偏头痛始终无法根治。她对我的这个算不上病的病早已视而不见,偶然还讥笑我得了个妇女病,每月总有那么几天。

“我走了。” 她终于穿好了衣服,浅棕色西裤配乳白色衬衣,外头套件鹅黄色针织开衫,戴着我给她买的珍珠耳环,整个人看起来很温婉。只要不发火,她的样子还是我喜欢的。

“我今天赶不上火车了,我开车回公司。” 虽然真的不是刻意安排,但是我心里确实想到了也许安娜晚上还要找我,我不用回家取车可以节省些时间。

老婆不置可否,只强调了一句:“晚上不要再出去了,你不在家,Amanda 不好好弹琴。”

她没有耐心,叫三声孩子们不动,就开始吼。私底下,女儿跟我说:“妈咪总是yell at me.”

我心里盘算着假如安娜找我帮忙,我该怎么办。家里要有人照顾,可是安娜的事情我也不能不管,我希望可以合理安排平衡所需。

到了公司,给安娜发了个微信,“昨晚睡得还好吗?”

这次安娜很快回复了,“早上好锋哥!我还好,谢谢你。” 还是那么客客气气。

“中午王蕾和我约好了吃饭,你也会来的是吧?” 王蕾是我和安娜共同的好友,我主动约她出来,希望她能开导安娜,有时候我不方便的时候,她也能帮帮安娜,但是现在看起来王蕾暂时还不知道安娜这件事情。

“嗯,她约我了。我等下过去。” 安娜说。

“我等下在地铁口接你。”

“好的,等下见。”

我很想再和她说几句话,但是安娜大部分时候都是简简单单客客气气地寒暄几句,我现在真找不出什么话跟她谈。除了昨晚在我面前脆弱无助,她总是给人一种活泼开朗坚强勇敢的感觉。这一点和我老婆正好相反。

中午12点左右,我站在银行大楼外的广场上等安娜,想要带她去餐馆,我想要单独陪陪她,即使什么都不说,就这样肩并肩走走我也很开心。初秋的中午,风和日丽,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大部分的人都打扮得很正式,也有一些人和我穿着简单朴素。我是个没有什么野心的人,在这个社会里,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我很满足,在我老婆看来我这是不求上进不思进取,可是我却挺满足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有时候,我也会问自己,是不是我的平凡让安娜觉得可以放心地和我交往,她的心里只有她的老公,如果安娜爱上另一个男人,没有人觉得那个男人会是我,包括我自己也这么认为。

南边的地铁口出来了一群人,我一眼就看到了深蓝色连衣裙的安娜,清瘦的她穿着高跟鞋看起来比平时显得更高了。她迈着大步向我走来,长发随着微风轻轻甩动,我赶紧跑了过去。

“安娜,不要急。” 我生怕她摔倒。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这笑容难以掩藏她眼睛里的一抹忧伤。她化了妆,眼睛虽然有点肿,看起来仍然很漂亮。

我们朝餐馆的方向走过去。安娜在我身边让我有一种压迫感。

“安娜,你好高啊。” 我笑着说。

“没有啦,我穿着高跟鞋而已。” 安娜羞赧地解释, 并下意识地弯了一下背。

我留意到安娜常常刻意地掩藏自己,在我和她都在的微信大群里,她说话总是处处与人为善,非常谦和。她在意别人的看法,也很顾及别人的感受,所以外表出众的她从没有遭到其他女群友的排挤。有时候我都担心她活得太小心翼翼太累。

安娜默默地在我身边跟着我往餐厅走,偶尔避开迎面而来的人她会不小心碰到我的肩膀,她总是很快就拉开一点距离。这短短的五分钟路程,那种简单宁静的幸福感让我的头痛缓解了很多。我觉得自己很幸运。
王蕾已经坐下来了。

我坐下来赶紧点了一个几个菜,“今天锋哥埋单,下次你们买。”

王蕾是个女汉子,嘻嘻一笑,表示这个安排很好。她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好朋友心事重重。

“小蕾,我想帮我个忙。” 安娜开门见山,“我想请你去个美容店。”

王蕾大大咧咧地笑着说:“今天是什麽好日子,锋哥请吃饭,你请我去做美容。”

“我老公外面有女人,她开美容店。” 安娜一句起两句止。

“啊!” 王蕾傻眼了,但是她是个不爱八卦的女人,她特爽快地说:“没问题。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

“OK,回头我先约个appointment。” 王蕾很聪明,“我尽量替你了解那个女人的情况。”

我怕她马大哈的性子不小心打草惊蛇,赶紧叮嘱她:“你要随机应变,千万要不动声色。”

“晓得咯。” 王蕾和我很多年朋友,她对我很尊重,但是说话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谢谢你,小蕾。” 安娜感激地说。

“没事。” 王蕾满不在乎地手一挥。她能做个好侦探吗?我有点担心。果然,后来证实她的行动失败了一半。
“安娜,你晚上还需要我吗?” 我问。

安娜想了想,小声说:“锋哥,我想去看看那个Penthouse,小蕾如果约了她。”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想看,我猜想她就是想知道关于那个女人的一切。

“好。我下了班直接开车带你过去。”

下午,王蕾汇报已经约好了那个女人给她做美容,晚上6:15。

5点不到,我就收拾东西去取车接安娜,顺便给她买了一个鸡蛋三文治和一瓶水,她午饭没吃什么,她一上车我就逼着她把三文治先吃了。

安娜很安静很认真地吃着三文治,我瞄了她一眼,看见她满脸泪水。

“不要哭了,你看,再哭就变成大花脸了。”

她更努力地啃着三文治,一口一口地喝水。我的心充满了怜爱,我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舍得伤害这么一个温柔美丽的女人,如此毫无底线地伤害。我见过安娜在朋友圈和他老公Andy的合影,照片上,安娜甜蜜地搂着Andy,Andy 一脸严肃,甚至有点不耐烦的表情,不过,他很高大,安娜依在他身边小鸟依人,两个人看起来很般配。

跟王蕾电话确定那个女人在店里后,我和安娜去了那个女人住的楼。

还是那个保安,安娜跟他打招呼,他竟然还记得她,主动把门开了。我心里想,是否男人不分肤色,看见漂亮的女人都容易开绿灯,尤其是对待安娜这种特别有亲和力的漂亮女人。

安娜显然也有点意外,但是她不动声色地拉着我进了楼。

电梯里,我也有点紧张,我担心迎面撞到Andy,尽管安娜已经跟他通了电话,他说在餐馆和人谈事情,谁知道他是不是在撒谎。安娜看了看我,神色慌张,我一下子平静下来,我不能比她更慌,我要保护她。如果真的碰到Andy, 犯错的人是他不是安娜,我一定会为安娜讨回公道,虽然他比我高大,但是我习武多年,一般的人真未必是我对手。

电梯门开了,我牵着安娜的手,找到了12 号Penthouse。这个房间正好在楼梯走道边上,我看了看走道门上面有个猫眼,于是让安娜进去从猫眼往外看。我决定按门铃,至于是谁开门,开门之后我要说什么,我其实也没有想好。

按了一下门铃,没人开门。我又按了一下,还是没人开门。等了一会,我走进了楼梯走道。躲在门后的安娜看起来像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猫,惊慌的样子好像随时要逃跑。看见我,她立刻抓住了我的手臂,我好像能听到她剧烈的心跳。我拍了怕她的手,用眼睛告诉她不要害怕,然后带着她走到下面两层转乘电梯。一路上,安娜都抓着我的手臂,我能听到她紧张的呼吸和心跳。我真想紧紧地搂着她,我想把她搂在我的怀里,我想保护她,可是,我什么都没有做,带着她匆匆地出了这栋楼。

坐在和王蕾约好碰头的奶茶店,我才发现我的手心也出汗了。我的偏头痛又犯了,我知道我的眼压现在一定很高。我给安娜要了杯热柠茶,自己悄悄地用热水服了一颗Advil 胶囊。我已经不吃药一年了,今天实在是痛到了极点。

7:05 分,王蕾推开了门。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04921@0)
2017-10-11 -05: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暗夜随行 》 - 4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