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暗夜随行》-15

canadiancheese (木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5

这短暂的幸福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自打这次见面后,安娜好像刻意和我保持距离,她总是说很忙,跑步和游泳都没有继续。

我心神恍惚日益加剧,每天,一个人呆呆地坐在车里,一遍一遍回忆最后一次见面时的拥抱,既甜蜜又苦涩,我多么害怕这就是我和安娜的最后一面。

与此同时,我和王蕾吃饭的次数更多了,她最近也有些烦心事,想我从男性的角度给她提供一些建议,而我见到她,好像就见到了安娜,因为她是我和安娜共同的朋友。

人们常说,男女之间没有真正的友谊,我不同意。在我心里,王蕾是个女汉子;在她心里,我是个男闺蜜。总之,我和她之间熟得不能再熟,没有一丝暧昧。

聊天中,我借机问起安娜。

“我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在想什么。” 王蕾摇着头说:“她这个人不到万不得已,都不会吐露心事。”

“那David 对安娜还有意思吗?”

“别提了,他说安娜请他帮忙查一下老公的帐号情况。后来他跟我说,安娜的婚姻状况太复杂,他handle 不了。”

David 果然拒绝了。对于安娜,他知难而退,是个识时务的人。

王蕾接着说:“这个安娜,跟我说,没离婚前,不会跟任何人约会。这不又犯傻么,有个男人陪着走过这段时间,不好么?她说要在跟Andy 摊牌时直得起腰杆。简直傻到不可救药。”

可是,我知道这就是我喜欢的安娜。

“她想要摊牌?” 我把整理好的资料给安娜很久了,她只字未提摊牌的事。

“也许吧,哎,谁知道她怎么想。要是我,早就把他扫地出门,再加个禁制令,500米之内不准靠近。”

女人与女人是如此不同,电视里生活中,大部分女人知道了小三的住处,立马上门捉奸痛打奸夫淫妇,逼走小三;一部分女人像王蕾这样力斩奸妇,杀无赦;也有一部分女人选择装聋作哑,得过且过。安娜似乎以上都不是。

在这一点上,我和王蕾一样,并不十分了解安娜。

这段时间里,思念吞噬着我,食无味寝不安。

在我被思念折磨了半个月之后的某天,安娜终于微信我了,我的心又活了过来。

安娜说:“锋哥,我在车库顶上的木架上找到了一些文件。”

“都是些什么?”

“他公司的,银行的。其实,我要这些也没有什么用。可是,我就是停止不了自己。他就像一个陌生人,我找到的东西越多,我就越觉得他陌生得可怕。”

“其实,过去我对他不是完全没有怀疑,有一次我跟踪他,结果被他发现了。他就在那个condo 隔壁的酒店楼下故意给我打电话,说是接一个客户飞机后把他送到那里住宿。我有段时间总觉得他不对劲儿,都想要去找私家侦探了,可是,我还是选择了相信他。现在想来,我那样不过是做鸵鸟。”

安娜无限后悔,“我这段时间总是反省自己。也许,我那时候真的去调查他,他还有机会回头。”

是呀,有时候,我们在人生十字交叉路口,一念之差,便踏上一条不归路。如果那一刻,脑内交战时,有一个声音能提醒自己,或许做的选择就全然不同。

安娜很自责:“我对他的信任给了他犯错的机会。当我意识到自己对他有怀疑的时候,我选择了做一只鸵鸟,而不是跟他坦诚沟通。这段失败的婚姻不只是他一个人的责任。”

我不同意她的说法:“不能这么说。夫妻之间就应该互相信任。你的信任也好,爱也好,都没有错,是你爱错了人。”

安娜不胜唏嘘:“Anyways, 事到如今,对也好,错也好,都没有了意义。”

“锋哥,我想好了,我这两天会跟他摊牌。”

这既出乎意外又在我意料之中。

“这段时间里,我想了很多。一开始我不想离婚,因为我以为他只是一时行差踏错,我愿意给他一个机会,也给我自己和这个家一个机会。后来,我不想离婚是因为不甘心。我为他付出了一切,最后主动拱手相让,我做不到。再回来,我不想离婚,因为我想要报复他,这辈子我就缠着你不放,两败俱伤,相杀到死。现在,我想开了。变了心的人就由他去吧…… ”

安娜特别强调:“其实,我恨的不是他变心,是他对我的欺骗。”

“我把分居协议拿去给律师过了目。孩子们共同抚养。房子和RRSP,我保留。他可以继续住在我的房子里,但是我保留任何时候请他离开的权利。我要他继续每个月给我生活费。”

“如果他不给你生活费呢?” 我问。

“那我就当他死了。”

“如果他要跟你分房子的一半呢?”

“我只能祈求上帝唤醒他死去的良心,假如他曾经有过的话。”

我知道安娜心意已决。

“锋哥,我想花钱找个老外的私家侦探。”

“为什么?” 我惊讶地问道:“你还要收集什么资料?”

“我想让他当着我的面, 听听他和Jenny 的对话;我想让他在我面前,看看他和Jenny 的合影。我想要他给我一个道歉。可是,我想让他以为,这一切都是私家侦探所收集,我不想他怀疑,是你在帮我。” 安娜说:“我不想他报复你。”

我惊讶于安娜的心思缜密,更因她想要保护我而感动,虽然我认为加拿大法治社会,Andy 他能怎么报复我?何况他是有过错一方,没任何资格和脸面去追究受害者安娜如何收集到这些证据。

“你找到了?”

“嗯。” 安娜简单告诉我,她是怎么找到这个私家侦探的。我第一次知道,在加拿大这属于合法的专业服务,只是取证手段不能违背法律。像安娜这种潜入小三房间的事情,私家侦探是不会干的。不过,反正安娜找她就是演一场戏,也就无所谓她能取到什么证据了,于是安娜就跟她签了十个小时服务的最低限度的合同。

“你需要我陪着你吗?”

“不需要,我会先把那个大楼进门的 chip 给私家侦探,让他到大堂拍几张照,然后,我会让他把钥匙送到我和Andy 见面的地方。”

“那你答应我,有事一定要马上通知我。” 我很担心,“每天晚上微信报个平安好吗?”

“好的。”

“你要当心。” 我的心中充满担忧。

“我会的。”

晚上,我躺在床上,脑子里想象安娜和Andy 摊牌的场景,竟然毫无头绪。

老婆坐在我身边看iPad。我突然想,如果她发现我心中所想之人是安娜,她会是什么反应?如果我提出来因为爱上别的女人要跟她离婚,她会怒不可遏地先给我一个耳光,再把我马上赶走,24小时内准备好分居协议,要求我净身出户,每月赡养费一个penny 都不能少呢?还是会哭着问我为什么,求我回头是岸呢?我猜不到答案。

我突然有一股冲动,想要鼓起勇气告诉她。我一想到安娜很快便是自由身,我现在无比渴望也同样拥有自由。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42527@0)
2017-10-26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暗夜随行》-15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