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升书》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 (7)~(10)
《扬升书》46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7) 第二:如果你是受害者 如果你能让施暴者开球并且经历上述同样的过程,那就太好了。但最终,如果你的施暴者愿意经历上述整个过程的话,那么你不会将自己视为受害者。只是像卷入了一个不幸的情况,最终也没什么问题。如果你是真正的受害者,那你觉得另一个存有永远都不会改正他们对你所犯的错误。 那么该怎么办? 当你感觉自己是受害者时,首先要做的就是给自己选择。当你有选择时,你立即就成为创造者。除非你把自己创造成受害者,否则你不可能既是创造者,又是受害者。这将是你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做的。 那是你必须做的第一件事。将你的意识转化为创造者模式。认识到你有选择。这时,你能够做到的一件非常有力的事情是,对自己说: “在任何时刻,我都能够用自己的选择来创造自己。我现在有什么选择?我将如何用这些选择创造自己?” 然后列出你的选择。想一想你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做的每一件可能的事情。如果能做的比较多,把它们写下来。然后,在每个选项旁边,写下如果你做出该选择,你将成为什么样的人。保持诚实和明确。然后 写下你真正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例如,你可能想成为“最壮丽,最有爱的版本”,或者可能是“成为最聪明,最有创造力的人”之类的。 这时看看,是否有任何一个你做的选择,能符合你「最有爱和最壮丽的版本」。可能都没有。那就证明了你正在经历受害者。因为你没有选择你自己的最高版本。受害者体验是一份礼物。它邀请你再次抉择。 实际上你正处于一个具有魔力而奇妙的时刻。如果你允许的话,灵魂的炼金术即将发生。现在,你可以问自己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作为「最壮丽的,最有爱的」自我版本,在这种情况下会做什么样的选择?”答案是否立刻出现?然后写下来。立刻就去做!如果你没有立即得到答案,你可以简单地让自己“过滤”。把问题放在心上,并愿意听到答案。也许你会在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得到答案。也许你会间接地从别人那里或通过灵感而获得。但是,让我告诉你,如果你在心中持有这个问题,答案就会出现。 当它确实到来时,你可能会感到抵触。可能觉得不试图去惩罚施暴者是“不公平的”。或许觉得,你无法超越你的愤怒和背叛感。或任何事情。关键是,就在此刻你是第一个反对这个想法的。你知道该怎么做,但却抵抗这么做。那么你会选择什么呢? 在你搞清楚这个选择的同时,对你的心灵做进一步的探索是很有意义的。让我们走进你最深层次的信念和记忆。特别是你的童年。去寻找你所持有的种子思想,它们导致你将这种受害者情结带入你的生活中。意识到你所持有的信念,并没有使你更加接近爱,喜悦或和平。对它们加以思考,直到找到你所持有的信念,而正是这些信念导致了你的受害者的体验。重新考虑一下这些信念,直到你能够释放它们。 如果你不能?如果你发现自己卡住了?那么我会建议你寻找一位有天赋的顾问或治疗师来帮助解决这个问题。这可能是你的痛苦的最深层根源,已超出了你的范围---在另一个世或者另一个生存层面。在这种情况下,寻求能够为你提供意见和指导的人,以提供外部援助会非常有益。 Zingdad注:当8第一次对我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我不知道我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一位治疗师可以为这些过程提供帮助。生活的展开真的很令人陶醉,不是吗?所以,当然,如果你需要帮助来治愈并释放自己的受害者痛苦,那么肯定这是我非常非常擅长的。有关更多信息,请参阅zingdad.com上的Soul Re-Integration 页面。 如果你愿意选择超越受害者的状况,并按照自己最伟大的版本去做,无论如何,这都是可能的。如果能保持这种选择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你将会看到的美妙的结果。你会感到轻松自由。你会真正认识到,自己其实是一位强大的创造者。 明白了吧? Z:是的。我明白了。 8:但你必须寻求。你必须愿意改变。 当灵魂准备好进步时,她会这样做的。如果很难做到这一点,那么可以获得帮助。如果他已经准备好并愿意接受帮助,那么旅途就会展开。 Z:我明白了。我喜欢。 8:然后,在一定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不再有受害者的经历了。你会发现你所做的决定使你能够抛弃对你不利的关系。于是你终于能够明白,正是你自己创造了你曾经拥有的每一个受害者体验。 然后你的受害者问题就完结了! Z:太棒了!多谢。而第三个受害者情形是拯救者? 8:说对了。 第三:如果你是拯救者 当你生活中的某个人感到自己像受害者时,他们可能会希望你能伸出援助之手。如果你自己仍然处于受害者意识的话,那么你很可能进入拯救者角色之中。另一方面,如果你完全看清受害者三角关系了,那么你就不会有这种困难。你会看清他们的本质。你会看清,他们正在为自己创造整部戏剧,就像你过去玩同样的受害者游戏时那样。你会明白,他们的痛苦不是你的决策能左右的,其实,你无法承担疗愈他们的痛苦的责任。你不能为他们选择。你无法修复它们。你无法改变它们。而且你会知道,如果你想尝试,那么你很快就会卷入他们的痛苦中,开始成为他们的拯救者,然后迅速成为他们的施暴者和受害者。你不会愿意这样做,你会完全意识到,事实上,只有他们才能疗愈自己。他们自己首先要看到,他们的生活并不是他们所期望的那样。如果他们发现,他们自己不能影响他们所期望的变化,那么他们当然可以寻求帮助。对于任何不想被帮助的人来说,帮助就不会发生。 他们有可能不知道如何做到这一切。他们可能认为自己以外的某个人或某件事必须改变,他们才能幸福。也许他们希望懂得如何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但不懂如何找到这个角度。也许他们不懂如何找出那些会伤害他们的选择。也许他们不懂如何做出更好的选择。如果真是这样,你可以在不成为拯救者的情况下,帮助他们去拯救自己。 Z:你能和我分享一下策略吗? 8:我正在这样做。我可以分成三个步骤: 帮助,但不成为拯救者: 三步骤 第一步:将自己的意识提高到更高的振动状态,你可以这样对自己说: “一切都是一,一切都是完美的。.......(这个人的名字)和我都是一的完美表达。我希望通过协助......去疗愈他自己,以服务最崇高的善。只有爱才能激励我。" 第二步:了解这个人的所处的位置。你可以将自己步入他的处境,并与他们沟通,询问他们的经历,直到你真正理解他们所处的位置。在这一步中,你并不想解决任何问题,或者改变任何事情。这并不是你授课或告诉他们任何道理的时候。在这一步中,你只是试图去理解,尽你所能的去了解他们的情况以及什么困扰着他们。你可以问问题。问题是好的。所问的问题让你更深入地了解他们以及他们的感觉。这样做,你送给了他们第一个礼物。你给予他们你的关注。如果你能在没有任何评判或批评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那么你确实给了他们一份非常有爱的礼物。继续这样做,直到你觉得你真的了解了他们的情况。并与他们确认你了解了。告诉他们你听到了什么,并询问他们,是否同意这是对他们的经历的准确描述。你会惊讶,仅仅这一步,就是多么美好的疗愈礼物了 第三步:一旦你了解了情况,你可以问问自己,你能够给予他最高和最好的援助是什么。如果你处于他们的处境,你想得到什么? Z:哦,对:“给予他人你自己想得的东西。” 8:就是这样。 但是,这里有个疑点。请留意,因为这很重要。 在你真正提供任何帮助之前,请记住,你对他人所做的,就是对自己所做的。所以,准备好亲自体验一下你为他所提供给的,然后观察它。它会以自己的方式找回到你。举例来说,如果你匆匆闯入并拿走他的选择,那么你会发现,你的选择也被剥夺了。如果你把他们视为无法为自己寻找答按的人,那么你也会失去方向。另一方面,如果你提供了有爱和尊重的帮助,那么当你需要时,你也会得到。如果你将他视为一体的一部分,那么你会发现,自己感觉好像也是一体的一部分。 你明白了吗? 不仅,“给予他人你自己想得到的东西”,而且“施于人,亦施于己。”保证你已经确信接受这给说法了。 Z:我明白了。这是非常棒的建议,8。我能看到,它真正起到帮助的作用,而不会让我陷入拯救者角色。 8:在这方面,我还想提供一点。 Z:太好了。 8:如果你被困在受害者意识中,你最希望得到的帮助,难道不是从受害者意识中脱身吗?帮助认清,你实际上是你自己现实的创造者?难道你不希望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也得到相同的帮助吗? Z:是的。那肯定会是我想要的。 8:那么,如果你希望帮助处于受害者状态的人,那么显然,你希望为他们做的,就是帮助他们回到创造者的意识之中。 Z:“施于人”和所有的一切...... 8:恰如其分。 那么像所有的事情一样,有一个正确的方法也有一个错误的方法来做到这点。错误的方法是,告诉这个正沉浸在痛苦和困惑之中的人,“振作起来,无论如何,是你自己创造了这一切!” Z:(笑)噢,我的天啊,我可以看到那是行不通的! 8:当然行不通。正确的方式比这更温柔和富有爱。也更为有效。如果你能帮助这个人看到,他们有选项和选择,那么他们可以立即离开受害者意识。 Z:哦,对,就像我如果发现自己陷入受害者意识,我也会期望那样的。 8:这难道不正是我们所说的吗?你期望别人怎么对你做,就这样去对待别人。 Z:是的,我明白了。 8:就像你要展现给自己有选择一样,你可以帮助一个沉浸在受害者意识之中的朋友,让其意识到他们总是有选择的。如果他们愿意接受,你或许可以帮助他们达到超越的选择......这种选择不仅表明他们不是受害者,而且事实上,他们是比自己所认为的更加伟大的版本。 这就是统一者的道路。这是一个正在回归合一的存有的方式。 Z:太棒了,8。谢谢。我会将它应用于我的生活中。我会把它变成我的方式。 8:与其简单地作为信条而接受,我倒更建议你尝试这种方式生活,然后看看它的效果。为了保持一致,请你记住,我不是在这里传授指令、教义或教条。我只是为你提供选择。如果你选择采纳,那么我建议你以一种实验性的思维方式来做这件事。如果你想尝试的话,你需要在日常生活中体验它。保持实践,直到感觉自然而然。然后评估一下你的生活,看看你的生活是否更快乐。看看你的生活是否为你带来了更大的喜悦。看看你是否对自己和他人感到更伟大的爱。 根据你自己的经验,决定这是否适合你,而不是根据我的说法。 Z:明白了。谢谢你。 8:很好。但在我们继续之前,我希望我们做一些练习。让我们看看你将如何去应用你的新理解,好吗? Z:好的。 未完待续 《扬升书》47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8) 帮助,但不成为拯救者:三步骤(续) 8:那好,让我们来想像一个场景。想象一下你有一个朋友,让我们称他为乌瑟尔,他深深地陷入受害者意识之中。乌瑟尔正在为自己的生活苦苦挣扎,他的生活很多方面都不如意。他向你表达了一些想法,比如,“ 我讨厌我的工作,我的老板是个“白痴”,或者“这些愚蠢的政治家正在搞垮整个国家”,或者“我的妻子就是不能理解我”,或者,“没有任何事情能如我所愿”,或者“如果我小时候有不同的父母,我今天不会过得这么糟糕”,或者“如果我的身体不那么差的话,我会很幸福。”等等这些想法。你能看到他很痛苦。他的生活并没有给他带来快乐,他显然不知道如何改善他的问题。 现在你懂了,你该怎么做? Z:嗯。我能理解。其中的一些想法,在我的人生中也曾经感受过,所以我知道他的感觉。但我已经走出来了-我现在对事情的理解有所不同。我可以理解他目前所处的位置。 8:然后呢?你会怎么做? Z:那么......让我应用这三个步骤。 首先,我认识到,一切都是一,一切都是完美的。乌瑟尔和我都是一的完美表达。我希望通过协助乌瑟尔去疗愈他自己,来服务最崇高的善。只有爱才能这样激励我。 第二和第三,我要说明我做出这个选择不仅对乌瑟尔有利,同时也作用于我的身上;而且让乌瑟尔意识到,这一选择也正是为我自己而选的。 (我稍微考虑了一下情况,然后......) 好了。这是我想出的方案。乌瑟尔其实并没有想要我帮忙。他只是在表达痛苦。所以我不清楚他只想报怨几下呢,还是真的想要离开受害者状态。因此,我首先决定是否愿意参与怜悯乌瑟尔之中。如果我这样做,那么我就会和他处在同一状态。他会向我倾述他的痛苦和困惑,我给他一个安全的空间分享而不遭到评判和批评。我顶多会问他一些问题,让他换一个角度更好地表达他的生活。我会确保认真地听,并与他确认我确实理解了他的意思。我会全神贯注和倾听作为给他的礼物。我会目睹他的进步。 我将与乌瑟尔“同在”。 这是我做出的选择,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它符合三步骤。如果我正在经历这些痛苦的话,能有人对我如此专注,赋于我爱的倾听,我自己会非常非常高兴的。 8:非常棒。你让我感到自豪。而且我可以告诉你这个选择另一个好的原因是:如果你实施这个计划的话,你会惊讶地发现乌瑟尔在解决他自己的问题上将取得多大的进展。只要在这样一位充满爱心,耐心的倾听者的陪同下,几乎总会带来很大的疗愈效果。进展将随之而来。在简单地以这种方式与你交谈后,乌瑟尔很有可能对你说:“你帮了我大忙了!”或类似的言语。你会告诉他,“不,我的朋友,我只是在倾听。你帮助了你自己。”你们两个分手时都感觉自己升华了。 与你决定去拯救乌瑟尔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如果是拯救模式的话,你会告诉他如何振作起来,以及他应该如何修复自己的生活。这样的方式会导致你们双方都感觉到受阻,未被理解,愤愤不平。 Z:嗯。是的。我也那样做过。它对双方都不利。 8:好了,下一个问题。如果乌瑟尔确实向你寻求帮助和建议,你会怎么做?也许他发现,单单靠谈论他的生活,并不会取得足够的进展。也许他看到,你并没有像他那样糟糕,所以想挖掘你的学习和经验。那么你该怎样? Z:我再次应用三步骤。 (我想了一下...) 我所想出的是,如果我告诉乌瑟尔他必须做什么,这将是无益的。 我想最好的方式是告诉他我的有关经历。然后他可以亲自听到,我的经历与他的有多相似(或以其他方式),他可以了解到我在那种情况下是如何选择的,以及那些选择的结果如何。然后他可以自己决定,是否会像我一样去做,或者按照我的建议去做(如果与我所做的不同的话)。我要强调,我并不期望他一定要按我说的去做。我用爱提供我的建议,如果对他有用,欢迎他接受。 这个作法好,因为它符合三步骤。如果我有朋友解决了我仍然困惑的问题,如果我能得到他的建议,我会很高兴的。我会希望他能自由地提供他的建议。我会希望他不仅给我建议,而且让我看到他如何在生活中应用它们的,以及它们是如何对他起作用的,以及为什么他觉得它们也适合我。最后,我不希望他过度关注结果,要求我完全按照他所说的去做。如果我即想听他的建议,但又不一定去实施,他也应该能够接受。否则,我根本不需要他的建议。 8:你说的很好。 我想指出一些问题。 Z:哪些? 8:如果你的朋友乌瑟尔向你询问,如何才能从受害者意识中解脱出来......难道你就不能简单地与他分享“扬升书”吗? Z:哦,对。(笑)这正是我所能做到的!这也正是我想要的。当我深深迷失在自己的受害者状态时,我很希望有人给我这本书。 8:真的,扬升书就是你施予他人的——同样也是你最希望施予自己的礼物。 Z:嗯......是的......我明白了!这是相当完美的,不是吗? 8:我们一起以温合和尊重的方式,为自己提供了一条摆脱困境的道路。确实,写这本书的自我和阅读这本书的自我,可以选择接受或拒绝这个智慧。或采纳任何他们认为有用的部分。 这也是你希望被帮助的方式,不是吗? 没有强制的分享? Z:是的。 8:所以你赠予了你最渴望的东西,这样做,你等于把它给了自己!这是你分享它的美丽之处。 因此,通过「你给予他人你自己愿意得到的东西」这一原则,我们发现一个重要的推论。即:如果你觉得你想要或需要某种东西,那么你要设法将这个东西施予他人。因为事实是,你总能获得你首先给出的东西。 Z:很有趣,8。我现在以全新的方式理解了这一点。我会去应用,看看它是如何起作用的。 8:好孩子!这样,你可以重申你的决定:从此放弃拯救任何人的想法,对吗? Z:我当然可以。那个反对态度已经没有了。 因为当我扮演拯救者的时候,我就施予了我实际上并不想要的东西。我不希望其他人为我做决定,夺走我学习的机会,或者告诉我该怎么做。 8:很好。那就不要给别人这些东西。 只施予你自己想要的东西。 Z:太好了,谢谢你8。 你知道,很奇怪,我感觉对这个话题己经讨论了很多次了,都觉得不好意思再提出成为拯救者了。我觉得我在犯傻。但现在很清楚,我还有很多需要了解的。所以我真的很高兴,我再次提出了这个议题。 8:我希望你明白,重新创造自我的工作(这正是你在这里所做的)确实非常具有挑战性。地球上的每一个人,都被更高领域和其他现实的人所高度尊重,那正是因为你们集体和个人都自愿承担的使命。而这种意识转化的工作是奇迹的最前沿,这就是所谓的“人性”实验。处理你的不同意识就是意识转变的过程。 这就是为什么,你发现我非常耐心地阐述这些问题。如果你真是在浪费时间和精力,并且“犯傻”,你自己最清楚,我不会接纳。 现在。在「帮助受害者」方面,我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对你说。就是请记住:如果这是他们的愿望,他们完全有权停留在受害者情境之中。他们向你求助的事实,并不意味着你应该把你自己的想法,加诸于他人身上,让他们以你希望他们改变的方式而改变。你可以提供你的帮助,但你不能强迫他们接受。 仅仅因为他们表达了对你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你可以要求他们,做你期望他们做的事情。几乎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都仍在忙着玩受害者游戏。大多数人仍然需要受害者剧情的继续,以便他们能够获得来到这里的体验目地。即使他们要求你的帮助,即使他们说他们想停止扮演受害者,他们实际上仍然需要或有必要继续受害者的状态。强迫他们改变不是你应该做的。 Z:是的,我明白了。我同意,我要么应该在没有期望的情况下提供帮助。或者就根本不提供帮助。 8:是的。带着勇气和开放的心灵去应用这三步骤。这样至少你可以把自己创造成一位不是受害者但赋有慈爱的存有。这是一个好的开端。其他人从中获得的价值以及生活发生变化的程度,取决于他们自己。 Z:谢谢你,8。我会尝试所有这些策略,观察它们如何在我的生活中起作用。 8:好。如果这些策略用得妥当,你会发现你将从自己的境遇中释放了第一手的邪恶体验。 Z:谢谢,8。 但是间接经验呢? 比如...世界上所有的“外在”的事物呢?在这个星球上发生了很多糟糕的事情。尽管它们不一定直接影响我的生活,但我仍然能清楚地意识到它们。你能帮我找到一个健康的视角,让我可以释放它们,对它们放手吗? 8:这难道不正是我们所说的吗?你期望别人怎么对你做,就这样去对待别人。 Z:是的,我明白了。 8:这听起来就像是这次谈话中第三部分的完美提示: 未完待续 《扬升书》48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9) 10.5 邪恶的显化 我们不会去讨论所有邪恶的显化。要列举出所有的邪恶将超出你能够记录的范围。我们将话题局限于本章开头提到的几个关注领域。比如: 1.为了权力,财富或政治权宜而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人 2.恐怖分子 3.强奸或虐待妇女和儿童的人 4.恶魔及其附身 5.路西法,撒旦和魔鬼 我将与你依次讨论以上这些问题,当结束时,你将会解脱对它们的关注。到那时,你也会乐意明白,确实如此...... “如果存在邪恶,那正是获悉爱的机缘。” 无论在什么情形下。 你愿意吗? Z:当然!我们开始吧! 8:好的。 你想知道的第一个邪恶表现是: 10.5.1 为了权力,财富或政治权宜而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人 让我们先继续拯救者的话题,以开启关于这些人的话题。你是否还记得,我刚刚说过,有很多人还没有完成自己的受害者戏剧? Z:是的。 8:地球上绝大多数人,确实都还深深地处在受害者状态之中。因此,平时你遇到的每个人,都在某种程度上,在他们的生活中经历了许多受害者的剧情。 这是正确和恰到好处的,因为这是他们来到这个星球上的目的。在灵魂层面上,他们选择来到这里时就知道,他们的选择意味着会有这些经历。 Z:...所以我们不应该试图拯救他们。我明白了。 8:耐心点。我现在提出另一点。你不仅不应该试图拯救他们,而且你还应该接受这点,即他们确实需要一个施暴者。如果你要坐在跷跷板的一边,那么你需要有人坐在另一边。这是玩跷跷板的唯一途径。就这样,受害者和施暴者都需要对方。没有对方的话,他们都无法运转。直到每个人都准备好最终释放整个受害者体验,在那之前,他们仍然需要施暴者。直到他们在灵魂层面上强有力地做出终极决定,否则他们将无法离开这个游戏,而转移到另一个更友善,更有爱的游戏中。直到你们每个人都掌握了自己灵魂的黑暗面和光明面,你才会成为你自己的大师。只有大师才能扬升。 所以,我要强调的是,为了让受害者体验和探索他们自己的内在,他们需要施暴者。为他们提供需要的选择,以便能够一次又一次地创造自己,直到他们掌控了自己。 Z:我明白了。但这与那些实施种族灭绝的人有何关系呢? 8:我刚才所说的与所有受害者/施暴者关系都有关。但是,好吧,让我们来看看这个具体的问题:那些为了权宜而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人。 让我举一个非常符合你们目前行星意识的例子好吗?一个高度情绪化,棘手和激烈辩论的问题。我以世界贸易中心的9-11袭击为例如何? Zingdad注:当我第一次写这篇文章时,9-11事件已经过去了好几年,但在那时,它已成为一个引发激烈争论的问题。政府机构所说的“官方故事”正受到严重质疑,在给出的解释中,各种各样的漏洞都被戳穿了,焦点都聚集在他们简单掩盖的广大区域。虽然从那时起,时间流逝,新的“热门话题”来来去去,9-11事件真正发生的问题,三座建筑如何倒塌,以及谁在背后指示了这一切的发生,从未有接近圆满地回答过。出于这个原因,8和我决定在第三版中继续使用这个例子。 Z:噢!对于地球上的许多人来说,这当然是一个非常有争议的问题。但现在我们正在谈论恐怖主义,我认为我们应该谈论种族灭绝呢。 8:我知道。我没有三心二意的习惯。如果你注意到,你会记得,我们实际上是在谈论犯下种族灭绝罪行的人。如果你想了解这些人以及他们如何行事,为什么会这样做,那么你就需要明白,种族灭绝本身就是他们干坏事的其中一个行为。这只是一个宏大故事中的一页而已。如果我要告诉你这个故事,那么我最好从一个你能找到关联的地方开始讲。 10.5.2 约翰的故事,阴谋论者 我先讲一个人的故事-我们称他为约翰-在所谓的“9-11恐怖袭击”中失去了一个家族成员。这很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明显的恐怖袭击。它从各个角度被拍摄,并在世界各地的电视上反复播放。约翰不仅对他失去的亲人深感痛苦,而这种邪恶行为一次又一次地呈现给他的方式,导致他的悲痛发作到极度愤怒的地步。 “怎样邪恶的恶魔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约翰对这些恐怖分子感到困惑。几乎神奇的是,作为他的问题的回应,电视屏幕上出现了戴着头巾胡子浓密的男人的形象。他被告知正是这个恶棍。这是整个行动背后的邪恶策划者。甚至还有这个男人声称对此负责的录音。不久之后,约翰在电视上看到了其他中东男人的更多图像。这些黑眼睛的外国人,拥有外国的宗教信仰和仇恨的意识形态,电视上那些信誓旦旦的头部特写,权威地告诉他,他们就是施暴者。终于,约翰的愤怒有了一个目标。所有这一切呈现给他的方式,导致他仇恨的目标从少数几个人发展到整个文明...... 整个宗教。事实上,约翰发现他现在讨厌整个地区的居民!当戴着牛仔帽的总统发表战争谈话时,约翰发现他的声音在呼吁赞同:是的,惩罚!是的,复仇!是的,报应!约翰发现了打击恐怖分子的想法,他很容易去支持。如果不是他太老的话,他想,他会自愿参战的。他很想去杀掉那些“邪恶的怪物”,他这样告诉自己。 当然,约翰并不是他的国家唯一一个这样认为的人。甚至整个世界。这是那一段时间内颇受欢迎的情绪。 所以有了战争。 但它很快从目标清晰的战争,变成了浑浊而复杂的东西。当他第一次读到“附属伤害”时,约翰的热情开始减退。这是一个术语,意味着平民被杀害。你看,约翰是一个足够聪明的人,他的心正。这不是他想要的。他想惩罚恐怖分子。而不是遥远国家的简单,贫穷而无辜的村民。但是,也总是有这种想要抓住恐怖分子首脑的想法。约翰一再被提醒,戴着头巾的那个人录了像,声称为9-11袭击负责。把他绳之以法是约翰仍然可以支持的一个想法。而且,当约翰等待恐怖分子首脑被绳之以法时,不知何故,战争从一场变成了两场。约翰完全不确定这是如何发生的。首先他们在山上搜索主要敌人,然后他们同时又在另一个国家寻找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电视告诉他,这与9-11恐怖分子有联系。受伤,恐惧和非常生气地,约翰愿意继续支持战争的努力。“把他们都杀了。”是他对这个问题的想法。 但随着这些战争愈演愈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四肢残缺地躺在尸袋中返回,约翰的内心就更加恼火了。而且对他来说,这越来越不像是一场善良而正义的战争。首先,并没有发现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然后他读到,911恐怖分子和第二个国家之间根本没有关系。他开始怀疑这场战争的扩张另有原因。他想知道这是不是关于石油。可能只不过是他的国家的领导人与另一个国家的领导人之间的仇恨。然后,不久以后,约翰第一次遇到一个阴谋论,声称整个911袭击事件是由他本国政府的内部人士发起的! 阴谋理论家带来了各种证据,以支持这样的论点:毕竟,并不是两架客机导致两座摩天大楼倒塌,而事实上,强劲的高爆炸物必须在此之前被放置在建筑物内。他看到的视频显示,第三座建筑物被爆破,可根本没有飞机撞击它。起初,约翰拒绝了这些想法。太难以置信了。但这些想法让他着迷,因为他无法回答他们的问题。它们在脑海中嘲弄他。所以他不断地回到互联网上以寻找更多。他一直在寻找更多信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至少在他的政府中掌权的一群人,非常努力地让飞机袭击得以发生。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些建筑物实际上是被爆炸物摧毁的。从来没有任何能直接证明的证据 - 但总是有更多的证据。 一层一层的掩盖。不符合官方故事的事实。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如工程师,建筑师,飞行员等都提出了更多探索性的,未解决的问题。所有人都说,根据官方的报道,毫不夸张地说,事情不可能发生。所有这一切都要求真相。所有都令人确信,官方故事只是粉饰。约翰从各个角度阅读了如何揭穿官方故事,然后,最终决定自己的阴谋论是真实的。而且,当他打开这扇门时,约翰的世界轰塌了。他掉进兔子洞越深,他发现的信息就越多。越来越多的关于欺骗和诡计的故事,回溯历史,在全球各地展开着。看起来,在他的国家领导人的知识和庇佑之下,可耻的秘密行动在暗中进行着。谋杀和暗杀,在外国煽动的战争,供应给暴君和狂热分子的武器和装备以对付他们自己的人民,为了枪支而交易毒品......不停地进行着。约翰视线所及的任何地方,他都发现了一些故事,详细描述当权者滥用公信力,却被掩藏在谎言和欺骗之中。而这些阴谋论都捆绑在一起,一个引向另一个。所有这一切,都以一种非常令人厌恶的方式叠加起来,解释了为什么世界变成这样。它非常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仇恨。 约翰的故事先到这。 Z:哇,8。你描述了一幅凄凉的画面。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所有这些阴谋论的东西? 8:真的? Z:是的,我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按照阴谋论者所说的方式发生的吗? 8:(叹气)我亲爱的年轻朋友。我知道这很难让你理解,但请你尝试一下。在你之外没有客观真理,除了“一是”。还记得吗? Z:哦,是的。我记得。但是,这种攻击肯定是这样发生了,或者没有? 8:不,你还没有真正弄明白。这个故事没有任何客观真相存在在你之外——或者任何其他的故事。根本就不存在。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运行的。在这个游戏中,你们所有人都在忙于共同创造观点和概率。但没有一个版本是固定的。没有一个版本是永久有效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告诉你约翰的观点,而不是“实际发生”的事情。因为在你,约翰和这个星球上的其他人之外......在你们自己之外,什么都没有发生。在创造者之外,没有创造发生。 所以你唯一需要关心的是你自己的主观经验。对于你们每个人来说,都有些不同。你们每个人的体验和故事都略有不同。所以请注意,当我说,重要的不是“故事”。你相信它是,但它不是。这个故事只是一个机制,一个设备,一条情节线,你正在用它来理解自己和创造自己。这就是关键:你自我的发现,创造和重新创造。 所以听着!无论发生什么或没发生什么都没有关系。重要的是你对此感觉如何。你决定、选择并创造的,是对这种外部刺激的觉知的结果。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内在现实。 所以你的真相就是这样,还有你用来帮助你了解你的真相的故事。故事是次要的。它只有服务于主要目标时才重要。也就是你的自我发现和自我创造。 知道了吗? Z:是的,谢谢8。我的意思是,我明白你在说什么,它确实有道理,我真的很感激。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事件一个版本也没有。为什么会有很多情节同时存在? 8:你会理解的。过段时间以后,你一定会明白它是如此,也只能如此。现在,让我们先回到我们的讨论。 所以,我再说一遍......先有故事 ,然后才是你的真相。现在我想回到我们的朋友约翰身上。我想谈谈他的主观经历,我想看看他现在如何通过这些主观经验创造自己。 你最终会看到,阴谋论是否真实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这是没有意义的。但是从约翰直接的,个人的和主观的经历来看,这是高于一切的重要问题。如果约翰愿意真切地诚实对待自己,他会承认,任何事情在任何方面都没有绝对证据。没有人能够提供任何种类的证据,使任何特定版本的真相成为绝对的,无可争议的。他所拥有的只是一大堆证据,他可以从中得出自己的结论。如果他很诚实,也非常善于观察,那么他会意识到,这是他自己的想法,信念和偏见,导致他收集了他所收集的证据。明白了吗?他甚至没有意识到他在创造自己的现实。约翰认为他是在观察他的外在现实。但他不是。他去外面的世界,仔细过滤他所观察的内容,然后用自己挑选的拼图在自己的内部创造出一个图景。给定一个稍微不同的起点,稍微不同的预设,约翰会去收集完全不同的证据,并对真相持有不同的观点。他最终会得出完全不同的信念,有关他的“故事”中所发生的事情。 他的故事。(His story) 历史。(History) 这些都是虚构的。是一套有选择性的观点和看法。如果收集不同的观点和看法,它们将有完全不同的结果。 但这不是重要的故事;重点在于你从中得出什么。你对此感觉如何。因为那正是你创造自我并发现自己的时候。发现(Dis-covering)。拿掉遮蔽物(Removing the cover)。展现真实的自我。 Z:太神奇了,8!超级棒!我现在明白了。那么约翰是如何创造自己的? 8:你看,约翰非常相信事件的外部真相。而且,鉴于他的旅程,他决定认为阴谋论基本上是真实的。它们对他有意义。他发现它们准确地反映了他的现实。所以呢?鉴于此,约翰要做什么?他该如何回应? 当然,答案完全取决于他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必须决定他想要什么,他会用自己的选择创造自己。 如果他想这样做,他可以为“真相”而展开一场讨伐,他试图迫使政府放松对其秘密的严密控制。试图迫使掌权者说出真相。去见面和采访那些在世贸大厦的人。查找并查看事件的新视频片段。与专家交谈。尽量让他的同胞“觉醒”于他们的“真相”中(其实他们总体上更喜欢再按一次贪睡按钮)。他可以这样做。有很多版本的约翰正在这样做。如果那是他们想要做的事,那没有什么不对的。 或者他可以放弃并放手。认为机器太大而无法战斗,然后带着深深的不信任和幻灭感离开。通过这样做,他会将「“当局”可以被信任」的信念,取代为「他们实际上是人类的敌人」。 或者他可以积极参与政治活动,并尝试从内部解决问题。也许在系统内部寻找稀少的声音,他们看起来是自己所支持的真相的诚实的中间人。参与竞选,试图在“谎言系统”中为这个“真理人”争取更多选民。 当然,约翰可能会采取许多其他方式。你看,他一直在被提供各种选择。似乎每一个节点都有一百万种不同的东西可供选择。他会相信这个理论还是那个理论? 他会信任这位政治家或是另外一位? 他会抗议这件事还是支持那件事? 他会去某个市政厅会议并提出他的担忧? 他会失去足够的信心,在地下发怒和不信任;得到枪和弹药,并与其他相似的人秘密会面?迫使那些掌权者说出真相而实试法律挑战? 或者他会再次相信这个系统,并相信它会自我修复? 下一次为“正确”的候选人投票? 如此,如此多的选择。 但你看,那也完全只是幻相。实际上只有一种选择:深入受害者游戏,或让自己摆脱困境。而上述所有约翰选取的,其实都是一样的选择:深入到游戏中。你看,游戏本身从来没有向你展示另一种选择......它从来没有告诉你,你可以自己挣脱游戏。相反,它会用舞台魔术师的灯光让你眼花缭乱。你只能看到它想让你看到的选择,而所有这些选择,都是深入游戏的。这就是为何它是一个如此成功的系统。它让每个人都持续玩同一款游戏。正如其所是的那样。 Z:所以你是说,这个游戏被设计成这样,是为了让受害者继续玩下去,并相信下去? 8:是的。这款游戏旨在向你展示让你继续玩游戏的选择......受害者的选择。也特别擅长为你提供,最终支持其他人受害的选择。那是最好的继续游戏选项。如果你被诱使,而让另一个人成为受害者,那么这个游戏会一箭双雕。 现在我想谈谈这些选择的引擎室。为此,我想放一放约翰,为你介绍其他一些人。让我们称他为马克西米利安。 简称为马克斯。马克斯是一个我称之为“超权者” (Super Powerful Individual)的人,或简称为 SPI。 未完待续 《扬升书》49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10) 10.5.3 超权者(上) Z:什么是SPI(Super Power Individual)?它像一个国家的总统或大公司的拥有者,还是什么? 8:不,超权者是极少数人中的一员,尽管在你的世界中拥有很大的权力,但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是隐形的和未知的。所以,马克斯不会认为自己是某个国家的公民。相反,他会将国家及其政治领导人视为管理资产的手段。他不属于一个国家;国家属于他!他也不会认为自己只是拥有公司;他会想到企业是供他使用的工具。马克斯是极少数几个人中的一员,他们共同拥有地球上所有他们认为值得拥有的东西。事实上,大多数SPI可能会认为,他们也拥有这个星球上的人。最特别的是,他们会觉得自己好像拥有每个通常被视为强大的人:总统,CEO,国王和红衣主教,都是SPI的特殊资产。政治家随着选举任期来来去去。公司董事会成员可以由股东决定撤销。但SPI会留在那里。躲在幕后。看不见。碰不得。 如果你是这些人中的一员,那么你会拥有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权力。如果一个国家民主选举的领导人不按照你的意愿行事,你可以让他被废除,煽动叛乱,让他被推翻或让他被暗杀----任何为顺应你而服务的世界大事。而且,当你控制世界各地的资本流动时,你可以决定一个地区如何变得更富有,另一个地区更贫穷。你可以带来繁荣时期,也可以引发全球金融危机。你可能会在地区甚至全球范围内发动战争,或者你也可以阻止它们。你有这种力量。 Z:那么,这些SPI是光照派的吗? 8:我不想用“光照派”这个词,因为这会引起误解。在你的集体意识中有一个文化基因,就是有这样一个隐藏的组织,一个有凝聚力的阴暗地下单位,在你的星球上运行事务。但这是不正确的理解。这些超权者,并不是那些为了一个共同目标而团结在一起,并且和谐地工作的存有。根本没有这样的组织。 这些存有最有凝聚力的组织单位,似乎能够将他们团结在一起的,就是家族。一些家族拥有极其主导的强大的头目,这些家族因为他们的成员愿意与头目保持一致而兴旺发达。其他家族则并不是那么成功,因为他们陷入头目的内部争执之中。通常某些家族会形成联盟,并且会共事一段时间。有时这些联盟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得制度化。并且有许多SPI会附属与加入俱乐部、团体以及聚会。但妄想这个星球上所有超权者坐在一起,密谋合作,作为一个整体工作,就会从根本上误解他们是谁,他们是什么。这些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大的个体。每个人都首先关注自己的个人利益。纪律严格的严密等级制度是维持凝聚力的唯一途径。即使如此,他们组织的内部运作也可以是拜占庭式的,因为有无尽的阴谋,背叛和欺骗。所以你明白了;这不是你可能想象到的,那种横跨整个星球的统一组织。相反,它是一些家族,每个家族都沿着大致的封建线路运作,并拥有一个管理家族的最高级“头目”。正如我所说,即便有些家族之间存在联盟和契约。 Z:嗯。好吧,我想我现在更理解了。 8:是吗?那么,让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是马克斯,你想要什么?你想做什么,或者想要达到什么目的,或者经历什么,或者拥有什么?你想要什么? Z: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我想我其实什么也不想要。至少不想要任何物质。我已经拥有我所需要的一切。我想我可能会决定,通过寻找帮助他人的方式,来享受我的财富和权力。 8:你基本上会开始奉献? Z:是的。我想是的。 8:很好的想法。其他的SPI也会这么觉得。因为这意味着他们能够吞并你的整个帝国,并且因此变得更加富有和强大。我甚至不愿详细叙述你如何艰难地将钱奉献出去,这种责任使奉献看上去所造成的伤害比解决的问题要小。这完全是另一个讨论。我的要点是,你很快就会在超级强大世界中变得无关紧要。你很快就再也不会强大了。所以我请你再次回答这个问题。试着改变你的视角。试着想象自己处在那个强大的位置。如果你自出生以来没有经历过磨练和训练而成为这股力量的承担者的话,你就不会变得如此强大。如果你没有表现出各种才能,能力和决心去承担那个责任的话,你的家人就不会把你置于帝国的头目。你从小成长,教育和训练的每一刻,都会让你与其他可能的继承人竞争。你将不得不成为一个无比无情,聪明的玩家,才能走到帝国头目的位置上。而且它也不会简单地落入囊中而已。你会被逐步赋于权力和责任,你必须证明自己在任何情况下是最聪明和最好的。 Z:嗯。我知道了。我会看到自己与权力游戏中的其他人竞争。我会在内部参与竞争,成为我们家族的帝国首脑;然后我再与其他人竞争。这是扩大我的家族帝国并赢得财富和权力游戏的挑战。 8:是的。对他们来说,这是一场游戏。通常是一个惊人的残酷和恶毒的游戏。对于那些阻碍他们的人来说,这是一场致命的严肃游戏。但依然是一场游戏。 Z:好的。我懂了。所以如果你问我,倘若我把自己想像成马克斯我想要什么,那么我的答案是,我想赢得这场游戏。即使我已有了可恶的财富和权力,我还会想要更多。事实上,我想要一切。就像其他“塔尖”上的人一样。所以我的愿望就是成为游戏中的佼佼者,在谋略上超越所有其他SPI,并获得更多的权力和控制权,粉碎每个拦路者。 8:你直觉地看到是这样吧? Z:是的,很容易。前段时间我玩过一个叫做“文明”的电脑游戏。在游戏里面,你将成为起始于公元前6000年的一个新成立的一个小型帝国首脑。你管理帝国成长和发展的各个方面,培养它并观察它的前途。你成立了新的城市,它们会发展。然后你开始遇到其他帝国。你交易和缔结条约。一切都很好,直到资源开始耗尽。你不能再扩张了,因为你被邻居们包围了。战争将随之爆发,这是游戏不可避免的一部分。不是通过增长而扩大,而是通过征服而扩大。毕竟,这是一个好策略。但这正是你赢得游戏的方式! 有趣的是,当我发现自己赢得游戏的时候,由于游戏世界有很大比例在我的控制之下,我会不想停下来。我在我的王国中投入了如此多的精力和注意,以至于我不想在"足够好"的情况下结束游戏。我想留在游戏中,直到整个世界都是我的-直到我所有的敌人都被击溃-直到星球没有任何一个角落不受我控制。 哎呀。我想我对自己的揭示了太多了,是吗? 8:从你所透露的能看出,你竟然真的很了解权力的问题。所以你有同情心,可以释放评判。这是非常好的。 现在,告诉我,如果你是马克斯,对于“底部”的所有小人物,你想要什么?对所有普通的工人,文员,店员,办公室经理,士兵和其余的人? Z:嗯...我想我会希望他们继续工作。继续埋头苦干。在我需要他们做的时候,按照我的想法去做他们的事情。一路上安静些,也不要不听话。 8:如果他们不服从呢? 如果他们中的一些人停止服务了呢?如果他们了解到真相了呢?如果有一天有人在工厂抬起头来说:“我不喜欢这份工作了。我想去做我喜欢做的事情。我想找到最幸福的自我表达,发现我的真实本性,然后从这个系统中扬升。那么情况又将如何? Z:那对我来说是个坏消息。因为显然这样的事情可能会继续发酵。如果其他人看到这个人做他热爱的事情,并且很快乐,那么他们可能也想那样做。很快,我所有的奴仆都会穿着扎染的衣服,戴上雏菊做成的项链,高唱“万物生”之类的赞歌。他们不会继续为我服务。我会开始输掉这场游戏。 8:但没关系,不是吗,因为那不会发生。我的意思是,仔细想一下。在世界各地的工厂,商店和办公室埋头苦干的人里面,有多少可以放弃工作,去做他们想做的事情呢? Z:没多少。 8:为什么会这样? Z:嗯,主要是因为他们有债务要去偿还。即使他们没有债务,他们将如何支付食物和住房等这些东西呢?即使他们能负担得起,未来又如何呢?他们的孩子的教育呢? 8:正是这样。那是第一点。债务。记住是超权者在运行着这一切。他们基本上拥有世界的经济。当然,他们拥有所有的银行。所以,欠的债务越多,他们就越是埋头苦干。在SPI所拥有的工厂,商店和企业中埋头苦干。 Z:哇。这非常令人震惊。或者说策略非常棒。取决于你的视角。 8:那还不算什么。还有很多其他方法,让工人踏实工作。债务只是其中之一。其他一些更糟糕。记得前面的例子9-11袭击吗? Z:哦,不!你的意思是911袭击是一个巨大的控制机制,让人们可以被操纵? 8:你怎么看? Z:我......呃......哦,等一下,8。你上面不是说,“这个故事本身不如你的真相更重要”吗?你现在的意思是说阴谋论是真的吗? 8:不,我在告诉你另一个故事。不多也不少。还是你觉得我要求你必须相信我了? Z:但是8!如果这些都不是真的,那有什么意义? 8:意义?这和你在生活中讲给自己听的那些故事的意义是一样的。关键是你让自己体验,这样才能选择和创造。正如我以前告诉你的那样。 我这样讲是让你对上瘾的受害者毒品感到绝望,这样你就可以决定放手去创造!取得所有权! 快醒醒!发现你是谁! 如果在对话中,我说的话都是有效的,你还会认为有一个外在的故事是与众不同,绝对的吗?那实际上不是一个创造......而是一部小说......一部精心制作的舞台剧?你的舞台剧,你正在共同创造的舞台剧! Z:那么,你告诉我SPI有什么价值吗?为什么不随便给我讲一个老母鹅的故事呢? 8:我可以。但它和你的经验不相符。这对你没有用处。我再说一遍,这一次请注意,好吗?这点非常重要,你必须要注意: 任何故事都没有客观的真实性。只有玩家们共同创造的角度和概率。即便如此,每个共创者在宏大的故事中,都有自己独特的视角,经验和故事。没有一个故事是绝对的而使得其他故事不真实。那也没关系,因为根本上来说故事本身不重要。你只需假装这个故事是重要的,以便使游戏可以运作下去。因为你现在要离开游戏了,你会意识到这个故事只不过是一个手段,它通过外在现实来展示你内在的状态而已。你是用故事的情节来发现并创造自己。这个故事可以非常引人注目。它本该如此。但是你已经意识到,它只有在你的真相背景下才有价值。否则,它是毫无意义的。 你现在可以看清故事的本意了。它是可以用来向你展示自我的东西,然后根据你对自己的喜好程度,再为自己做出新的选择。 发现自己,创造自己。这是全部的意义所在。 现在你问我,为什么告诉你这些SPI的故事。这就是答案:我正在使用这个故事。我正在使用你的故事。你们共同创造的现实。我正在讲关于你的故事。你可以判别我所说的在多大程度上是有效的。然后再确定,这些信息向你透露了什么。从而决定你将如何创造自己。 怎么样? Z:我实际上正为此苦苦冥思,8。我现在才刚明白你对“故事”的看法。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你。这让我觉得,好像听到这些东西一点意义都没有。如果这些全部都是虚构的......那么谈论它有什么意义呢? 8:好的,让我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你还记得昨晚做的梦吗? Z:是的。事实上,我做了一个非常漫长而复杂的梦。然后我醒了,我告诉丽莎我的梦,我们谈论了一会。然后我再次醒来!那时我才意识到,这两个经历都是梦。 8:很多人都会有这种梦中梦的体验。如果你去关注它,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你正在通过梦告知自己。你正向自己展示你如何从梦中醒来,并相信自己已经醒了,梦只不过是虚构的,然而你仍然在梦中。这仍然只是虚构的。然后你又醒来...... ...然后... Z:我明白了,我仍然生活在小说中。 8:是的。这是一部相当吸引人的小说。我的意思是,你难道不觉得,好像有一个角色选择了化名Zingdad,并选择写一本名为扬升书的书? Z:是的。没错。我觉得那就是我。 8: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共同创造这部小说。他们也相信有一个叫Zingdad的人物,正在撰写这本名为扬升书的书。但他们体验这个小说的方式有点不同。他们体验到,这个角色是一个生活在遥远之处的人,他们正在阅读他写下的这些文字。 但是,如果你们现在全都醒来,并意识到这只是你们一起做的一个伟大而精致的梦,会怎么样呢?如果你意识到Zingdad这个角色,只是梦中你的角色,而你是更伟大的存在呢?更具创造力和真实感的存在。而扬升书其实不是一本你正在写的书,它实际上是你们入睡之前共同安排好的其中一个觉醒召唤呢。就像在入睡之前设置闹钟一样。 那么情况又将如何? 你难道会醒过来说:“哦,那些只是故事而已。故事并不重要,也没有意义。那全是垃圾。让我们忘记它,去做一些真实的事情吧?" 或者你会从每个人所讲述的跨越许多人生的宏伟史诗故事中,看到伟大的美丽和真理吗?你们会聚在一起,分享你们的经验和收获吗?你们会互相展示你们的故事吗?你们会爱和珍惜你们所讲的这些故事,以及你们从它们那里提取的意义和价值吗? Z:会的。会的。我懂了。 我们经历的这些生活,是我们的故事。我们共同为自己讲述这些故事。我们是故事的作者,我们也是故事中的角色。通过生活在这些故事中,我们能够发现有关自身非常有力的真理。这就是故事为什么重要的原因。 好的。 但是,为什么了解这些超权者很重要呢? 8:是这样的:你的读者在他们的生活中体验到了Zingdad的现实,因为他们的生活受到了你的作品的影响。他们相信你的存在,因为他们读了这本书。他们在这本书中找到了选项,他们可以决定将如何应对和创造自己。 如果你的生活受到了冲击,而它的起源却被聪明地掩盖了起来,那会怎样呢?你要知道,还有其他的一些存有正在体验超权者。这是他们在这个故事中为自己创造的小说。他们的影响无处不在。为了完全避免受到他们的影响,你必须远离所谓的文明。但是,你很难对这种影响做出决定,因为原因并不明显。这就是我正在做的:我正在帮助揭露那些被隐藏的东西。 我之前说过,没有任何一个故事是绝对真实的。我也说过,只有概率和视角。我现在应该补充的是:投入特定概率的能量越多,那个概率的价值就越高。投入能量越少,它就越容易消失而不存在。 Z:你的意思是,我们越相信一个东西,它就越真实? 8:差不多吧。你做出了选择,通过你的选择集中了精力。当你将精力集中在某些事物上时,有助于你的创造。你让它变得更真实。如果许多人联合起来,为他们创造真实的事物,那么这个事物发生的概率就更大。这就是共同创造世界的运作方式。但有时候你们被误导。你们集体沉溺于,并把精力投入和提供给隐藏在背后的东西上。你喂养某种幻觉,同时也喂养了幻觉的创造者。 这就是发生在你们现实中的事情。尽管很少有人知道SPI的存在,但通过将精力集中在他们向你们展示的内容上,你们仍然非常生动有力地将他们带入你们的现实中。 所以,我想告诉你他们在做什么以及怎么做的。这样你才能意识到。然后你可以把精力从他们的圈套中释放出来。你能够停止为自己创造这种现实。当然,除非你喜欢它,在这种情况下......这将取决于你。 Z:啊。 8,再次感谢你的耐心。我很感激你始终爱护我至到我觉醒。我越来越明晰了。 我准备好回到SPI的故事了。我想知道他们如何在我的故事中起作用,以便我可以在生活中做出更好的选择。 8:那很棒。太好了。 未完待续 《扬升书》50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11) 10.5.3 超权者(中) Z:好了,你刚刚在讲911袭击事件。你在暗示实际上可能是SPI在背后操纵?是吗? 8:是的。当我讲约翰的故事时,我没有浪费911的例子。我向你展示了它是如何成为一个故事的,这个故事的情节主线是由SPI导演的。这些事情在你的历史中一直在发生。SPI保持奴仆卑躬屈膝的最佳方法之一就是引发战争。只要人们确信存在一些邪恶的其它国家,邪恶的其它宗教,邪恶的其它意识形态,邪恶的其它任何事物以至于想要摧毁他们,包括他们的家庭和他们的生活方式......那么就有一些傻瓜肯定会愿意鼎力相助,尽他们的努力。他们甚至觉得必须亲自参加战争。如果他们在战争中死亡,他们家中的其他成员会对邪恶的敌人更加充满愤怒和仇恨。 愤怒和仇恨......在把人们保持在二元性和分离性上比债务更有效。 你有没有想过宗教? Z:宗教?具体怎么讲? 8:大多数宗教的建立都与一些人物有关,他们曾经生活在地球上并给人类留下和平和正义的言行,这难到不奇怪吗?我的意思是,且不看所有的教条和信念,如果你去看看这些宗教教义的核心,它们是要争取人与人之间的和平,并渴望在世界上为所作为。然而,你总会发现,这些和平体系中挚热的追随者,正在被激起去杀死其它和平体系中挚热的追随者。它经常发生,甚至习以为常了。有时,他们之间的信仰差异很小,以至于外人难以加以区分。 这难道看起来不奇怪吗? Z:是奇怪。我以前没有这样想过。 8:现在我必须问你;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些宗教的信徒,怀着「爱你的兄弟」等等所有美好的想法......这样的人怎么会被说服去杀死另一个信仰中的兄弟呢? Z:我不知道。 8:好吧,那我告诉你。那是因为某个领导人以简单的欺骗而告诉信徒,拥有其他信仰的人其实并不是他的兄弟。那是可憎的信仰。是邪恶的。而且他的信仰实际上允许杀死另一个信仰的人。不仅允许,而且需要。 疯了,是吧? 一个具有爱,和平和宽容的体系,却也可能让自己变得如此强硬,以至于与你的信仰有些不同的人,就应该被杀死。 没有自相矛盾!(他悲伤地笑) Z:哇。这是一个很好的观点,8。那,为什么?这些宗教领袖为什么要那样做? 8:其实很简单。这又是超权者的功劳。他们很早以前就注意到,这些灵性教导对他们的利益不利。时不时的,一位老师会出现,传播一种爱,和平,团结和宽容的信息,这会让那些奴仆们失去对他们想玩的游戏的兴趣。甚至有些学校直接教授扬升,导致奴仆们退出游戏。所以SPI就设计了一个非常狡猾的计划。他们找到了将这些宗教为自己服务的方法。他们没有让宗教以作为兄弟和姐妹为主相互服务的简单信仰,而是将它政治化了。权力结构被建立在宗教之中。教条被制定。他们变成了组织。宗教领袖通常比国王和皇帝更强大。然后又颁布法令,特定地区的居民必须遵从特定的信仰。他们被指令,“你必须相信它。”如果你信仰不同的教义的话,你会受到惩罚。这些惩罚通常非常残忍和暴力,大多以死亡告终。管理这些和平体系的人们,突然拥有了巨大的权力。看到这是怎么产生的了吧? Z:真是令人恶心。 8:我能理解你的感觉。但要记住... “万事没有善恶,你只是这样感觉而已。” Z:哦,是的。 8:这意味着,是你自己选择留在这个系统中的。这个系统的目的就是让你留下。你不断接受诱因促使你留下。 那么这些超权者......他们是邪恶吗? Z:好吧,在我看来,他们确实有能力以非常邪恶的方式行事。也就是说,他们化身的那部分肯定那样做了。而我们这些“奴仆”的化身部分可以感觉到,似乎有一个极其邪恶的存有在我们身上施加邪恶而成为受害者。 但是,如果我理解得正确的话,那只是一个低层面的视角。如果我选择这个视角的话,将致使我停留在二元性之中。我的愤怒和愤慨会使我想要反击。所以我会保持与一体分离。 8:.....这意味着他们赢了。即使你决定憎恨,奋战的对象是SPI-这也并不重要-你决定憎恨和奋战的事实意味着他们赢了。因为你一旦留在这里,你可以一直为他们的议程服务。看到这操作原理了吧?举例来说,如果你决定与其他战士结盟,并对SPI采取武力,如果你决定与他们作战,猜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Z:我不知道。 8:途中你会遇到一个富有和能力级强的领导者。精通战略和战争的人。似乎比你更憎恨“邪恶的XX们”的人!于是,你会准备好跟着他去战斗,去做他所说的,然后......宾果!你又回来为他们服务了。直接和间接地。直接地,因为他们是管理任何反对方战略的主人。他们是把领导反对意见作为一种交易来实现的。当你开始组建一个抵抗组织时,他们会设法让他们的傀儡来领导你的抵抗组织。你不会知道这一点,但是你的领导将是他们安置的一个奴仆——来统治你们! 你也间接地为他们服务。例如,你会购买武器吗?你将从哪里获得所有设备和基础设施?一切你需要参与抵抗SPI的,将从SPI那里购买。而且每笔交易的每一分钱都会被征税,还要付通货膨胀税以使他们更富有,等等等等。如果你进行“和平抵抗”,情况也是如此。如果你在互联网论坛上与其他人聚在一起讨论“SPI的罪恶”,并且“散播”真实发生的真相。你可能会认为,你正在帮助提高世界人民的意识。你可能会认为,你正在通过传播真相来压制SPI的活动。然后,随着你进行下去,你会发现各种各样的“专家”,他们似乎是“真相运动”中的领头羊。当然,你已经想到了,至少有一些 “领头羊”正在被 SPI 雇佣吧?如果你是马克斯,你难道不这么做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决定谁更可信?谁在告诉你真正的真相,谁在向你推销一个真相的版本,而这个版本是用谎言来操纵你的?突然事情变得不那么简单了,对吧?你看,SPI可不是因为愚蠢而成为SPI的。他们曾经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叛乱和起义并能幸存下来。每次他们都变得更聪明,更威猛,更强大。他们有长久的记忆和议程。他们从许多世代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而不是基于现在,或此生发生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游戏中能获得如此成功的原因。因此,我们所处的状况是,他们埋头苦干的奴仆遍布着整个星球,每个奴仆都遵行他们的命令,几乎没有人会猜测到他们!即使是那些发现真相的人,似乎也无法做任何事情。事实上,试图对此做任何干涉,只会加强SPI的力量。 最后一点是,与“邪恶的光明会”(不管怎么称呼他们)进行战争:你究竟会对谁进行反 -nazacalines(游戏) 201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