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升书》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 (11)~(13)
《扬升书》50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11) 10.5.3 超权者(中) Z:好了,你刚刚在讲911袭击事件。你在暗示实际上可能是SPI在背后操纵?是吗? 8:是的。当我讲约翰的故事时,我没有浪费911的例子。我向你展示了它是如何成为一个故事的,这个故事的情节主线是由SPI导演的。这些事情在你的历史中一直在发生。SPI保持奴仆卑躬屈膝的最佳方法之一就是引发战争。只要人们确信存在一些邪恶的其它国家,邪恶的其它宗教,邪恶的其它意识形态,邪恶的其它任何事物以至于想要摧毁他们,包括他们的家庭和他们的生活方式......那么就有一些傻瓜肯定会愿意鼎力相助,尽他们的努力。他们甚至觉得必须亲自参加战争。如果他们在战争中死亡,他们家中的其他成员会对邪恶的敌人更加充满愤怒和仇恨。 愤怒和仇恨......在把人们保持在二元性和分离性上比债务更有效。 你有没有想过宗教? Z:宗教?具体怎么讲? 8:大多数宗教的建立都与一些人物有关,他们曾经生活在地球上并给人类留下和平和正义的言行,这难到不奇怪吗?我的意思是,且不看所有的教条和信念,如果你去看看这些宗教教义的核心,它们是要争取人与人之间的和平,并渴望在世界上为所作为。然而,你总会发现,这些和平体系中挚热的追随者,正在被激起去杀死其它和平体系中挚热的追随者。它经常发生,甚至习以为常了。有时,他们之间的信仰差异很小,以至于外人难以加以区分。 这难道看起来不奇怪吗? Z:是奇怪。我以前没有这样想过。 8:现在我必须问你;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些宗教的信徒,怀着「爱你的兄弟」等等所有美好的想法......这样的人怎么会被说服去杀死另一个信仰中的兄弟呢? Z:我不知道。 8:好吧,那我告诉你。那是因为某个领导人以简单的欺骗而告诉信徒,拥有其他信仰的人其实并不是他的兄弟。那是可憎的信仰。是邪恶的。而且他的信仰实际上允许杀死另一个信仰的人。不仅允许,而且需要。 疯了,是吧? 一个具有爱,和平和宽容的体系,却也可能让自己变得如此强硬,以至于与你的信仰有些不同的人,就应该被杀死。 没有自相矛盾!(他悲伤地笑) Z:哇。这是一个很好的观点,8。那,为什么?这些宗教领袖为什么要那样做? 8:其实很简单。这又是超权者的功劳。他们很早以前就注意到,这些灵性教导对他们的利益不利。时不时的,一位老师会出现,传播一种爱,和平,团结和宽容的信息,这会让那些奴仆们失去对他们想玩的游戏的兴趣。甚至有些学校直接教授扬升,导致奴仆们退出游戏。所以SPI就设计了一个非常狡猾的计划。他们找到了将这些宗教为自己服务的方法。他们没有让宗教以作为兄弟和姐妹为主相互服务的简单信仰,而是将它政治化了。权力结构被建立在宗教之中。教条被制定。他们变成了组织。宗教领袖通常比国王和皇帝更强大。然后又颁布法令,特定地区的居民必须遵从特定的信仰。他们被指令,“你必须相信它。”如果你信仰不同的教义的话,你会受到惩罚。这些惩罚通常非常残忍和暴力,大多以死亡告终。管理这些和平体系的人们,突然拥有了巨大的权力。看到这是怎么产生的了吧? Z:真是令人恶心。 8:我能理解你的感觉。但要记住... “万事没有善恶,你只是这样感觉而已。” Z:哦,是的。 8:这意味着,是你自己选择留在这个系统中的。这个系统的目的就是让你留下。你不断接受诱因促使你留下。 那么这些超权者......他们是邪恶吗? Z:好吧,在我看来,他们确实有能力以非常邪恶的方式行事。也就是说,他们化身的那部分肯定那样做了。而我们这些“奴仆”的化身部分可以感觉到,似乎有一个极其邪恶的存有在我们身上施加邪恶而成为受害者。 但是,如果我理解得正确的话,那只是一个低层面的视角。如果我选择这个视角的话,将致使我停留在二元性之中。我的愤怒和愤慨会使我想要反击。所以我会保持与一体分离。 8:.....这意味着他们赢了。即使你决定憎恨,奋战的对象是SPI-这也并不重要-你决定憎恨和奋战的事实意味着他们赢了。因为你一旦留在这里,你可以一直为他们的议程服务。看到这操作原理了吧?举例来说,如果你决定与其他战士结盟,并对SPI采取武力,如果你决定与他们作战,猜猜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Z:我不知道。 8:途中你会遇到一个富有和能力级强的领导者。精通战略和战争的人。似乎比你更憎恨“邪恶的XX们”的人!于是,你会准备好跟着他去战斗,去做他所说的,然后......宾果!你又回来为他们服务了。直接和间接地。直接地,因为他们是管理任何反对方战略的主人。他们是把领导反对意见作为一种交易来实现的。当你开始组建一个抵抗组织时,他们会设法让他们的傀儡来领导你的抵抗组织。你不会知道这一点,但是你的领导将是他们安置的一个奴仆——来统治你们! 你也间接地为他们服务。例如,你会购买武器吗?你将从哪里获得所有设备和基础设施?一切你需要参与抵抗SPI的,将从SPI那里购买。而且每笔交易的每一分钱都会被征税,还要付通货膨胀税以使他们更富有,等等等等。如果你进行“和平抵抗”,情况也是如此。如果你在互联网论坛上与其他人聚在一起讨论“SPI的罪恶”,并且“散播”真实发生的真相。你可能会认为,你正在帮助提高世界人民的意识。你可能会认为,你正在通过传播真相来压制SPI的活动。然后,随着你进行下去,你会发现各种各样的“专家”,他们似乎是“真相运动”中的领头羊。当然,你已经想到了,至少有一些 “领头羊”正在被 SPI 雇佣吧?如果你是马克斯,你难道不这么做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决定谁更可信?谁在告诉你真正的真相,谁在向你推销一个真相的版本,而这个版本是用谎言来操纵你的?突然事情变得不那么简单了,对吧?你看,SPI可不是因为愚蠢而成为SPI的。他们曾经经历过各种各样的叛乱和起义并能幸存下来。每次他们都变得更聪明,更威猛,更强大。他们有长久的记忆和议程。他们从许多世代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而不是基于现在,或此生发生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游戏中能获得如此成功的原因。因此,我们所处的状况是,他们埋头苦干的奴仆遍布着整个星球,每个奴仆都遵行他们的命令,几乎没有人会猜测到他们!即使是那些发现真相的人,似乎也无法做任何事情。事实上,试图对此做任何干涉,只会加强SPI的力量。 最后一点是,与“邪恶的光明会”(不管怎么称呼他们)进行战争:你究竟会对谁进行反击?你会通过轰炸你当地的政府办公室来证明“男子汉要坚强”吗?你真的认为在那里会找到任何SPI?如果不在那里,那么你会在哪里找到他们?我告诉你吧,你不会找到他们的!SPI在幕后深藏得如此之深,你几乎不会在媒体上看到他们的名字,更别说看到他们的脸了。所以,无论你炸谁或射击谁,你只会伤害到一些代理人。一些傀儡。一些可怜人,他们只不过是在尽其所能过上好的生活而已。所以你根本不会伤害到SPI,而你所做的一切,只会为世界带来多一点憎恨。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会使他们更加强大。 所以你输了。 然后你输了。 然后你会输得更多。 而当你完全输掉时,你还会输掉更多更多。 这就是如果你尝试在他们的游戏里,与他们对立时会发生的事情。这是他们的游戏。你无法通过战争来战胜他们或者这个系统。这场游戏设置成让你拥有一手烂牌,而他们拥有所有的A。而且,以防万一,他们在袖子里藏了一套所有可能需要的牌。如果这还不够的话,他们可以随时改变规则。 还记得我说过,这对他们来说只是一场游戏吗?一场恶毒而残酷的游戏,但仍然只是一场游戏?需要记住的是,他们有自己的角色要去扮演。只要他们继续为你提供使你留在游戏中最强大的诱因,那么他们就正在完成他们的任务。 Z:那是他们的任务? 8:在灵魂层面上,是的。他们大多数的化身人格并不知道这一点。但基本上这就是他们与每个进入到这个特殊游戏的人的灵魂契约。而且我知道你现在很难为他们升起同情心,但是,你要知道,这些存在担负着沉重的负担。而他们的生活,与你的想象相反,其实一点都不幸福。那可不仅仅是一个接一个的迷人派对。是的,在这个星球上成为最富有和最有影响力的人是互补的,这些化身人格要付出沉重的代价。请允许我给你一点总结: 超权者对你来说是完全隐藏的。如果你知道一个名字,在小报或电视上看过一张照片,那么这顶多是SPI的一个职员。SPI不参与政治活动,也不是董事会主席。他们是隐藏的。他们通过为其工作的职员来掌握统治权。如果你能看到权力统治的双手,那么你看到的是一个小喽啰。 真正的强大是世袭的。正像他们所说的,是生来享有的,而不是通过努力的。你无法通过在事业上取得成功或富有而加入他们的阶层。你不可能通过加入某个秘密社团,并努力工作进入最高级别的职务而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你不能通过赢得选举而加入他们。至多你可以成为他们的仆人。或是一个有意识和意愿的封臣。SPI几乎是一个独立的品种。这是他们战略成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小心地保护族系的完整性。他们痴迷于他们的基因纯度,那是有原因的。其中一个是,他们的遗传基因可以对困扰其他人的大量传染疾病免疫。 他们从摇篮之中就开始被训练、调节和雕琢,使他们成为应该成为的样子。他们的成长很艰难。比你想象的还要难得多。当其他宝宝被关爱,接受爱与分享教育时,这些人会被教导有关自律和自力更生的艰难课程。他们被教导无条件的服从,但只限于他们的主人。他们被教导其他所有人都是人质和奴仆供他们使用。狡猾,背后插刀,欺骗,谎言和操纵,都是他们使用的宝贵工具。只要你的行为使得你的家族积累更大的权力,那么你就是在服务于家族的利益。而且,如果这意味着你通过道德上模棱两可的手段,使你凌驾于其他SPI的权力之上,那么这也是可以接受的。如果不行,任何手段都能得到尊重。 尽管他们理所当然的拥有荒诞的富裕水平,但善良,文明,耐心,温柔以及爱的表现,却处于可怜的短缺中。 这些人被寄予如此多的期望,因此无法容忍任何失败,必须总是竭尽全力地取得出色的成绩。任何弱点的迹象都会被嘲笑。这是可耻的。它必须被淘汰出局。失败是不能容忍的。 我可以在这里谈论更多他们存在的事实。但我现在想要做的,只是给你一点提示。我相信你会开始懂得,这些人的生活非常非常艰苦。从摇篮直到坟墓。在他们的眼中,爱是无法负担的奢侈品。当然,他们曲解爱。如果不这样,他们无法像他们现在这样思考。但这也都是契约的一部分。 Z:但是为什么,8?为什么?我根本无法理解。如果至少他们很快乐地过着逍遥的日子,对我来说还说得通。如果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真的很喜欢拥有所有的权力,而且真的让他们很开心,那么至少也是有道理的。但是,拥有权力事实上成为无法承受的负担,那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呢?我的意思是,如果他们如此不开心,为什么他们不让奴仆们在媒体和电视上说:“对不起”,有一些错误需要被纠正一下。我们发现,我们实际上并不喜欢运行这个世界。它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有趣。而且我们也知道,你们民众也并不喜欢这个游戏的结果。所以现在我们都分享我们的玩具,并且做好人。“派对在我们家举行。每个人都被邀请了!”之类的话。那么每个人都会很高兴。 8:高兴?我不确定每个人都会很开心。如果真相以这种方式被揭露,那么我确认愤怒一定比快乐更多。如果人们被告知他们之间相互争斗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让少数人变得更加富有和强大,那么人们会有多高兴?如果你因为这样的战争失去了一个家人,你会接受“噢,都过去了,”这样的回应吗?不,欺骗的深度是惊人的。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人们会感到震惊。会有各种反响,如拒绝,愤怒和狂暴。很少会有人决定用开心作为回应的。不管怎样......你认为人们想要快乐的原因是什么? Z:我......呃...... 8:是的,当然这是每个人真正想要的。但是,如果这是你的主要动机---只是开心--- 你真的会选择在这个文明和现在的地球上化身为人吗?不会的。在万物一体中有很多地方一切都是有关发掘快乐的。我们很快就会更详细地谈论这个话题。但是,让我向你保证,以防你对这一点感到困惑——在这个时空中的地球实相,并不是关于人们试图变得快乐。这就是我对你的问题的回答。你问我,如果这让他们不快乐,为什么超权者会这样做。我想我可以问你同样的问题。如果这里让你们不快乐,你们中的每个人为什么要化身到这个星球上?正如你一直在祈祷和冥想中告诉我们的那样。为什么?这一切都为了什么? Z:我理解我们来这里是为了通过遗忘来发现我们真正的身份的。 8:是的,这是主要动机。发现你自己。重新创造自我。还有无数其它的从属原因。比如疗愈一些痛苦。通过探索非一体性来寻找一体性。通过对爱的遗忘,来了解什么是真正的爱。诸如此类。你所居住的现实是一个奇迹。它真是创造和发现的一个不可思议的工具。所以你们每个人,都出于自己的原因选择来到这里。当你离开这里时,你们每个人都会找到一些奇妙的,不可思议的奖赏。 这就是你来这里的初心。 现在。你认为对超权者来说还能有什么不同吗? Z:我不知道。我想没有吧。 8:没有。每一个到地球上的人都选择了一个角色。超权者的角色是在你们的星球上创造一个特定的灵性氛围。 Z:解释一下? 8:每个人的核心都是神圣的火花。因此,你们本质上都是好的,善良的和有爱的。你们每个人都想找到自己的天赋并贡献它。做好人,善良,互相帮助。你想找到爱,表达爱,成为爱。你希望你的身体健康强壮。你希望你的人际关系很好。等等……所以你看,如果你们都得到了想要的东西,那就会又蹦又跳,你就会发现你心中的实相。你会为自己带来惊人数量的光,然后你会从系统中扬升。时时刻刻地,从每一位爷爷或阿姨身上都看到他们是最聪明的智者。询问中蕴含着智慧。合一这样的概念将被普遍理解。在国家,种族,宗教或任何其他团体中不会有分歧。每个人都会简单地遵循自己的真理之路。 Z:听起来很棒! 8:这正是许多其他现实中正在发生的情况。你们的银河系中有许多这样的行星。这样的情况是美好的。如果这是你灵魂层面上所需要或渴望的东西,那么其它有一体意识的行星,那里有和平,爱和喜悦应该是你去的地方。 但你不在那里,是吗? Z:显然不在。 所以,如果我正确地理解你的话,那么我在这个现实中,是因为我在灵魂层面上想要体验它的。这意味着,我实际上需要这些超权者做他们正在做的事情。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世界将不会如此这般。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就没有这个机会去体验和表达自己。 8:给你一支雪茄!(完全正确) 未完待续 《扬升书》51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12) 10.5.3 超权者(下) Z:天呐,8。我惊呆了。如果我沿着这个思维继续下去的话,你会问我,是否认识到这些人的牺牲......因为他们放弃简单快乐的生活,那里充满爱,充满当下的欢乐,所以他们才能扮演我们需要他们扮演的这个残酷的角色。 8:不要太快为他们流泪。所有人都需要理解他们正在扮演的角色。 现在我想告诉你一些新的东西,这将有助于你理解我为什么这么说。你知道吗,在灵魂层面,你曾经被培养成为SPI俱乐部的一员?这是你过去所处的道路,也就是你所说的“巫师的一生”那辈子的意义。 Zingdad注:见第1章 你被期望会接受编程,沿着这条路走下去,并进入这个角色。尽管如此,你的某些方面出“差错”了。你拒绝了为你安排的STS路径。这在某些部门引起了一些恐慌,然后我被叫出来弄清楚你要做什么。 Z:哦,我的天啊,我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现在你说出来了,这非常有意义! 8:你在那一生中所拥有的魔法,并不是你的魔法。它是由其他人给你的,目地是在你之内创造一个特定的视角。结果应该产生STS的路径,以及相应的SPI俱乐部会员的优先权(尽管与现在你所处的现实有所不同),当时对你来说那是自动的选择。这是你的培养和训练的一部分。你应该已经开发出了拥有超越他人权力的喜好。你应该已经拥有了别人只能梦想的能力。所有这些都应该勾引到你了。但是,它没有。你发现它令你不舒服,你拒绝了这条路径。这种情况很少发生,但也并非闻所未闻。 我可以告诉你更多更多,我也会这样做,但你的读者不会很感兴趣。我现在以这种非常公开的方式提出这个问题的唯一原因是,它有助于让我们认识到,每一个角色都是被选择的。一切都是有协议的。而且,就像你们每个人都同意的,在每个化身中与朋友和家人一起进入各种爱的关系一样,你们也同意进入更加敌对的关系之中。而且,以同样的方式,更广泛的关系也得到了同意。因此,其实在集体上,地球上的所有人都已经在灵魂层面上,与超权者达成了协议。他们同意为你提供一个环境,尽可能吸引你让你留下,以便你可以进行你想体验的其他戏剧和人际关系。他们也获得为自己创造体验的回报;你不必担心这件事。这条规则仍然适用:无论他们在行星意识对你们做了什么,他们也对自己做。这将持续下去,直到他们认识到,这无法为他们服务了。直到他们也准备好唤醒自己更伟大的辉煌。 明白了吗? 你们都在一起。你们都是自己所造成的受害者。你们每一个人,也包括SPI。你们每个人都将持续下去,直到你们终于准备好,完成各种伪装之下的受害者游戏。当你完成了所有这一切,也许你会想玩另一种游戏。那就是你决定摆脱所有使你留在这个现实中诱惑的时候了。如果你这样做,你将会在发展中认识到世界上所有疯狂的东西都将不再取悦你。你会看透这个世界的幻相。 战争,宗教,一大堆人造疾病,缺乏营养却充满毒药的食物,添加了毒素的水供应系统,债务,通货膨胀和其他不公正的金融观念,政治,娱乐中无止境的暴力和侵犯,一个被蹂躏和污染的世界,基于恐惧的新闻媒体,甚至诸如酒精,尼古丁和毒品等,都是用来阻止你到内在寻找爱与和平的东西。这让你无法以兄弟或姐妹来看待彼此。让你无法知道最伟大的真理是来自你内心深处的。 Z:对我来说,他们真的愿意对我们——他们的同胞,这样做仅仅是为了保持权力和控制,这点真让人难受。他们怎会变得如此无情? 或者他们真的对“小人物”怀有仇恨? 8:如果我现在告诉你,SPI 将你,世界公民,视为他们的资产,你或许会理解。也许有点像农民看待他的牲畜的方式。农夫以他自己的方式爱他的牲畜。他照顾它们,照顾它们的需要,使它们免于疾病,保护它们免受掠食者的侵害等等。这种关系表现出许多真实的爱的关怀特征。当然,除了屠宰之外。当农民需要获得投资回报时,这种关系开始显示出其它特征。牲畜被装上卡车,运到屠宰场屠宰。 如果你用愤懑的眼光看待这一切,你可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农民喜欢牛群,但不关心牛群中的个体。 Z:你是说SPI就是这样的吗? 8:不能代表所有人-他们都是具有个人思想和风格的个体-但他们的行为无疑表明了这种看法。他们中的许多人认为,管理和照顾人类是他们的责任和近乎神圣的使命。作为一个整体的人类。就像农民照顾整个牛群一样。但是一路上,他会乐意让某些人被屠杀来支付账单,如果他过度放牧了他的土地,他会认为不去淘汰一些牲畜是不负责任的。你看,这些个体不被认为是重要的。所以他们会以任何他们认为适合的方式来使用你。 正如我所说,SPI是那些最具有价值的、极其重要的事物的最终拥有者。如果经济增长的状态使他们无法拥有一切值得拥有的东西,那么,他们会摧毁经济,这样他们就可以以原价的一小部分购买一切。由于经济会恢复自身,所以他们又一次拥有了几乎所有的一切。无数人的生命遭到破坏,许多人饿死,其他人的希望和梦想破灭,这些事实他们漠不关心。个体不值得他们的重视。 因此,我们在本章的开始部分提出了「为了权宜进行种族灭绝」的问题。超权者并不是唯一曾经煽动过种族灭绝的人。但是,他们是自有人类历史记录以来,始终不解地执行它的人。当历史告诉你这个或那个团队或领导者应对此负责任的时候,极有可能这些种族灭绝事件的发生是为了满足 SPI 的欲望。 Z:我真的无法解释这些,8。这是令人恐怖和不寒而栗的。 8:也许如此。现在你有很多选择。你可以相信我所说的话,因为它符合你对生活的一些观察。或者你可以不相信它,因为它不符合,或者因为你不想要它。如果你决定相信这一点,那么你可以生气,充满仇恨。你可以尝试回击。并输掉。 或者,如果你准备好不再受到游戏的伤害,你可以唤醒并发现你的真实所是,你可以看到它的实相:一个非常庞大的游戏。一场严肃而可怕的游戏。但只是一场游戏,别无其它。一个让你能够经历一场在万物一体中最令人难以置信的体验的游戏。一个奇妙的,伟大的机制,它可以输出强大的选择使你去探索关于你之所是的深刻和不可思议的发现。 整个世界,如其所是,为了向你展示你是谁而存在。 它以完美的精度和保真度,反映了你自己的概念,信念,想法和选择。最终,超权者只是机器的一部分。没有他们,机器就不会起作用。 如果你想选择将自己看作是他们的受害者,那么显然,你想要绕着这台特定机器的内部,再旋转一次。另一方面,如果你意识到只有你能创造你的现实,并且你不是任何人的受害者,那么一切都将为你改变。那么你将成为你自己的大师,你自己的命运和你自己体验的主人。 然后呢?在那种主权意识的状态下,你会如何看待超权者呢?我告诉你,你不会再认为它们是超级强大的。除了一出伟大戏剧的角色扮演者之外,他们什么都不是。一些有着非常有趣的角色扮演人。你会看到他们角色的困难,痛苦和复杂性。 你会有理解和同情。愤怒和复仇会离开你。 这就是超权者的故事。我这样讲给你听,你就会倾听并理解,我没想给你画一幅美丽的图画。我不想告诉你,“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没有。事实上,事情可能比你想象的要糟糕得多。然而......这不是问题。因为事实上,无论你的世界有多糟糕,如果那些事情是你觉醒所需要的,就并不糟糕。 你们都有点像吸毒者,沉溺于一种非常强大的麻醉品,称为V。V,是受害者的意思。你们都需要反复服用 V,即使有时你遭遇了难受的经历,即使有时你用过量了,你的瘾症仍然会让你持续服用。在某些时候,你需要达到某种跌入谷底的体验,这会让你说,“够了!”然后,只有这样,你才会决定戒除这种习惯。 所以,你周围的世界,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因为你还是你。当你完成,再完成,再完成受害者游戏以后,我向你保证,你的世界将看起来完全不同。你将不再遭遇任何受害者体验。你会通过新的眼睛,看到一个崭新的世界。 现在,以这个问题作为结束:你能否理解,如果没有超权者扮演他们的角色,那么这个游戏根本就行不通?行星系统会完全不同?你的经历会完全不同?你将不会获得,你现在所拥有的,自我发现和自我创造的选择和机会。 Z:是的,我可以理解。 8:你是否理解,在你来这里之前,你其实是同意这种经历的?而且你每天都继续同意着?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选择放弃自己的协议,而选择其他的东西? Z:是的。由于经历过,我可以表明,我正在努力把自己从内在的受害者状态中解脱出来。我放弃了深度局限的信念。这个过程使我能够达到生命和个人世界的一点,在那里我不再感觉自己是任何事物的受害者了。包括不是其他人,政治系统或......任何东西的受害者了。自从在这个世界上找到我的“正确位置”以来,我几乎再也没有遇到过,几年前还在困扰着我的所有“负面”的东西了。如果将我现在的感觉,与我年轻时感受到的那种严重受害的感觉进行对比......哇!多么不可思议啊!多么的不同!它让我从自己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8:那正是我的观点。你的外部世界反映了你的内心世界。大多数人会犯这样的错误:如果他们不快乐,在他们相信自己能找到幸福之前,先去期待外部世界的改变。但这并不会起作用。外部世界似乎并不愿意改变,所以他们仍然不高兴。但是,有些人认识到了能够让自己快乐的唯一方式是改变他们的内心世界。他们这样做了,他们找到了幸福。也许他们会认为这是一个奇迹,进而发现他们的外部世界也遵循着,改变着,以匹配他们的幸福状态。这是魔术吗?奇迹? 也许!也许就像这个世界只有我们一个人在自己的分形全息表达中体验自己,其实这就是事物运作的方式。所以,我们不应该对此感到惊讶。 这就是这个现实世界可以教给你的最伟大的一课。 那么,告诉我,你现在如何看待这些超权者?他们是邪恶的吗?他们的行为是否邪恶? Z:不,我真的开始明白你一直在说的了。因为,从主观的角度来看,他们是邪恶的。毫不迟疑地,他们愿意移除数十亿人选择的权力。但那是一种幻相。客观上,我们总是有权选择。这么说,他们就不是邪恶的。 而且,多亏了他们,我们才有最了不起的自我发现的机会。那么再一次说明他们不是邪恶的。 这一切都取决于你的观点,不是吗? 8:是的,就是这样。当你仍然深陷于游戏之中,并努力去理解它,你会把周围的各种存在看作是邪恶的。一旦你真正理解了它,你就会看到它的本来面目。然后你离开游戏,你会看到整个安排的完美。 Z:是的,作为这次谈话的结果,我实际上已经准备好接受这是真的。多谢,8. 8:不用谢。 让我们继续讨论你想知道的下一个邪恶表现。 未完待续 《扬升书》52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13) 10.5.4 恐怖分子 你真的还需要我再谈一下这个吗? Z:不,我猜不用了。我想我可以看到它的本质了。 8:好。那你给我们一个简短的总结,然后我们再继续好吗? Z:我来试一试 ... 我认为可能有很多潜在的原因,能解释为什么有人会被驱使犯下恐怖行为。但最终,这是一个深深地,迷失在自己的无力感之中的人的行为,他认为唯一能够解决问题的方法,就是实施一些非常可怕的暴力行为。很显然,这是一个深受创伤的灵魂,在猛烈地抨击着世界,他觉得这个世界已经伤害了他。这是一个选择体验这样的生活的存有,由于他的经历,他选择通过表达更多的恐惧,仇恨和愤怒来回应世界。这样做的时候,他首先创造了更多会伤害自己的东西。通过这样做,他也赋于我们所有人的机会去选择如何应对。我们看到,他解决问题的方式不起作用。我们也看到,杀人和摧毁幸存者的生命,并不会为任何人带来美好的世界。那么我们应该如何面对他的恐怖主义行为呢?我们是否会像他一样,燃烧复仇的怒火,加倍奉还加诸于我们身上的恐怖行为呢?我们是否会试图杀死他和他的人民,并摧毁他所居住的地方的生命?我们可以做到,但我不觉得这样做会有任何帮助。当他在我们所居住的地方制造恐怖时,显然没有任何效果。或者,我们将对自己做出新的选择,停止互相残杀。还是怎样? 这就是我想说的。恐怖分子只是对可怕的情况,做出可怕选择去回应的人,因此造成了更可怕的情况。那是他们的故事。重要的是,我们如何去回应。我们的选择是什么?作为回报,我们将如何创造自己? 8:我喜欢你处理这个问题的方式。 你问到的下一个邪恶表现是: 10.5.5 强奸或虐待妇女,儿童和婴儿的人 对于这个我之前还没有提及到的话题,我能说些什么呢?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所以你总是提到它。我明白。但它的原理仍是一样的。在两个人之间发生任何暴力或辱骂的互动之前,在更深层次上,他们其实都已承受着心理创伤。你看,如果有人选择参与这种互动,他肯定有相当大的内心痛苦需要解决。愿意对他人做这样的事情, 或愿意对自己做这件事......他们的心灵肯定是有一些困难需要加以解决的。事件本身就是预先存在的内在动荡的表现。作为事件的结果,这种痛苦显现出来,并存在于他们的现实中。现在他们无法再否认创伤的存在。现在他们每个人都必须度过他们的痛苦。不同之处在于,施暴者会受到社会的谴责。一遍又一遍地被告知,他是多么的错误。他最终可能会在监狱里待上一段时间,甚至在监狱里也会被视为贱民。 这是灵魂穿过深处的痛苦经历黑暗而漫长的旅途。 对于被强奸和虐待的经历,当然也不容易。但至少其中一个,可以希望在事件发生后能够得到爱的支持。根据具体情况,受害者可能会得到心理咨询等等。 当然,我并不是要求你怜悯这些情况中的施暴者。这是强人所难。但我只是为你提供这个观点。当然,我也没有暗示,事情总是这样发展的。也有这种情况,强奸犯没有得到社会的指责,受害者却被当作罪犯对待。所有的变化方式都是可能的,但是这并不影响基本事实,即在灵魂层面上,每个人都出于自己的目的,选择并邀请了这种互动。 所以,施暴者是邪恶的吗?行为是否邪恶? 这是一次又一次相同的答案。这与超权者的答案是一样的。当然,答案取决于你的观点。从受害者和受害者亲近的人的角度来看,答案几乎肯定是一个响亮的“是”。谁能说他们的这种感觉是错误的呢?谁能责怪他们想对施暴者带来无尽的伤害和永久的折磨呢?然而,从客观的角度来看,他当然不是邪恶的。他是一个正在解决深深的痛苦和困惑的灵魂。他与受害者的灵魂有着契约。并且该合同已经履行。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甚至这个行为都不能被称为邪恶的。就是这样。 你自己有一世化身经历,作为一个孩子在性和暴力上一再被虐待。 Zingdad注:请参阅第1章“迷失在自我的梦中世界” 不只是普通的孩子——一个精神残疾的孩子。在你的例子中,你的灵魂渴望深刻理解受害者的状态,这导致你选择了那些经历。虽然那个可怜的,亲爱的男孩经历了那些体验,毫无疑问,它们......言语难以形容......深深的,深深的创伤。是的,事实确实如此。但是我现在告诉你,如果没有这些经历,你今天就不会在这里参与你的扬升道路。那么,如果不是那些经验,你可能和他们非常相似。这是与其它经历相平衡的,在那些经历中,你扮演了非常恶毒的施暴者。 Zingdad注:参见第1章“巫师” 如果你从你的灵魂中消除了一次经历,那么你也必须消除其他的经历。如果不了解双方,你将无法离开这里。你的心理会处于失衡的状态。你可以选择不去体验任何一个经历,但是如果你顺着这条路走下去的话,你最终会选择在这个体系的化身经历之中,不做任何事情。那么,还有什么意义呢?你将对自我一无所知。而来到这个现实中,并不会给你带来任何价值。所以你参与其中。你深深地参与。你勇敢地进入到这个系统之中,你不顾一切风险。你承担这样的风险——事实上,你可能会发现关于你自己的,各种无法忍受的卑鄙的方面。然后你真的发现了!于是,当你做完这些之后,你就开始发现你的真正力量,你永恒的美丽和你的辉煌。只有这样,来过这里的你,才会比另一个不在这里的人更有力地了解和理解爱。当然,你能够做到这些,是因为你真的去过没有爱的地方,然后才找回自己的路。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真的会知道爱是什么! 所以我再次问你:施暴者是邪恶的吗?他们的行为是否邪恶? Z:我真的开始懂了,8。你一直友善的陪着我,从各种角度一遍又一遍地切入它。所以现在,当你问我这个问题时,我真的懂了。这实际上只是有限的主观经验中的邪恶。 客观地说,这不是邪恶的。我真的明白了。 8:我很高兴。当这成为你的实相时,你会从各种内心的混乱中解脱出来。当你能摆脱那些存有以及他们的“邪恶”行为这一想法时,你将期望和发现自己释放了情绪痛苦,甚至身体上的痛苦和不适的症状都能释放。 让我们讨论下一个有趣的话题。你问我有关... 10.5.6 恶魔和恶魔附身 Z:好的。有恶魔这种东西吗? 8:“恶魔”这个词,在不同情况下,对不同的人,有很多不同的意义。它绝对不只包括一类存有!你首先应该知道的是,恶魔这个词在古代就有了,含义与现在完全不同。在起源方面,这个词的意思大约是“更高的存有”。基本上存在于你的“凡人之境”和“众神之境”之间。所有这样的存有都被称为守护神(daemons)。任何人类认为比自己的密度更高的存有都可以称为守护神。这当然不是一个固有的负面词汇。守护神往往是善良和仁慈的灵魂。虽然他们中的一些,可能也是无动于衷,甚至是恶意的。但关键在于,守护神一词没有内在的负面含义。这只不过是一个总称词,意思是“更高的精神存有”。也许按照你目前的说法,你可能会将其表达为“更高维度的存有”。 Z:有趣! 8: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词的含义发生了变化。这是一神论宗教扩张的权宜之计,它们将这些存有描述为邪恶,因此不提倡与之联接。只要有人使用宗教作为获得和维持权力的工具,你就会发现,他们把真正灵性真理和成长的道路视为邪恶,除非是他们特指的路径。尽管如此,在你所处的这个现实中,这个词已经变得最消极的内涵了。它现在完全被认为是一种具有深刻恶意本质的灵性存有。 Z:但这样的存有确实存在? 8:你是在问,是否有存有存在于你们之外的密度上,渴望着与你们的最大利益截然不同的事物? Z:是的。 8:不要太天真。当然有!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灵性存有,由于种种原因,他们会产生操纵和伤害他人的欲望。正如在你的星球上存在这样的化身存有一样,在无化身状态中也有这样的存有。他们中的大多数是没有什么光的。是迷失的存有们。是那些严重伤害了自己的悲惨小能量,他们迷失了方向。现在,尽可能地从你身上偷一点点光来维持生计。它们只不过是些小水蛭。 也有些比这强大的存有。那些带有充分意图和目的的,选择了负面倾向的存有。然而,也存在一些反面派的奴仆们 - 我们将在稍后讨论。 是的,他们都存在。那又怎么样呢?你不再是任何存有的受害者。你应该知道他们的存在,但你不应该给他们任何能量。用爱去创造,他们就无法从你身上获取任何东西。就这么简单。有一些基本的精神保护工具,如果你想使自己的防御正规化,我可以教你,直到你懂得自己可以超越这种担忧。 Z:谢谢,8,这很有用。 8:好的,我们下一次再讨论这个问题。 现在我希望你明白的是,如果你不愿意让他们获得你的能量,这些存有就不会是你的问题。 Z:好的,但是恶魔附身呢?是否真的发生了? 8:是的。那些愿意创造这样经历的人,可能会得到它。正如我所说,有一定数量的负面存有存在。如果你愿意提供你的能量,肯定会有存有愿意接受你所提供的。如果你离开家敞开着大门,你所有的财产都没有被保护,然后去享受你的假期,这将会怎么样? Z:我想我回家后会看到一个的空荡荡房子。 8:如果你幸运的话!你的房子很可能首先被清空,然后各种不受欢迎的东西会进入。谁能责怪他们呢?这是一个充满了等待他们窃取和出售的东西的房子。有很好的干燥房间供他们入睡。有免费的水和电力可以使用。多好啊。 Z:直到我回家? 8:嗯。是的。然后你必须决定你要怎么处理。如果你想驱逐霸占者,那么你可以得到帮助。如果你拥有这所房子,你可以让执法人员把他们踢出去。然后,你有让物品归于原样的巨大任务。当然,会花费你一些时间和很大的努力,来置办所有丢失的东西,并修复所有被破坏的东西。但是如果你有决心,你将能够完成这一点,并将从这份经验中获取更大的智慧。 这是精神领域发生的事情的一个很好的比喻。你有一个身体和一些更微妙的精神体。 这些是你的家,你必须为他们负责。 你必须保护你的墙壁并锁好你的大门,并且只能让你所爱和信赖的人能够接触到。但是,当你对此感到陌生时,你不会知道如何去做,所以你会得到帮助。你可以寻找那些能帮助你的人,你的灵魂导师或守护天使。通常情况下,你会有一位特殊的灵魂导师负责你的精神保护。这样的存有被称为守门者。 Z:哦!你... 8:是的,在我的许多角色之中,我也是你的守门员。但我们现在不是在谈论你和我。 我们在谈论地球上的普通人。对于每一个化身的灵魂,在你进入每一个化身生命之前,你的整个精神指导团队被委任,协助你的灵性精神保护。如果你想最大化你的保护,你可以有意识地选择让他们保护你。 通过倾听你的直觉,你也可以帮助他们完成任务。 当你在精神上“长大”时,你也可以 学着为自己的保护承担越来越多的责任。最终,你将不再需要守护者的保护。本应该是这样。但不幸的是,事情并不总是这样运作的。有时候化身生命会做出一些非常奇怪的选择。有时他们会相信,他们可以获得某些礼物,权力或工具,也就是通过与负面存有进行谈判来操纵他们的现实。可悲的是,负面存有并不是很可靠。他们会撒谎,做出任何承诺,以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如果他们能够逃避,他们将不会给予任何回报。没有防护和精神导师的能力,人类是非常脆弱的。因此,这样一条道路永远也不会愉快地结束。 然而,有时候,一种自我毁灭的冲动,也会导致存有不再关心自己的保护,也不允许他们的精神导师保护他们。他们可能会打开他们的防守,并邀请所有一切杂物进入。 无论动机如何,对于这样的人来说,不久之后,他们的家就会成为各种不受欢迎的存有的据点。 就像从你家中驱逐霸占者一样,清理你的精神居所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我会强烈主张你不要让自己走上这条路。负责你自己的精神卫生,同时好好利用你的指导团队为你提供的帮助。相信自己的心,选择爱。那么你就会没事的。如果你没有真正打开门,那么这些霸占者无法侵入你的精神家园。他们无法超过你的能力。你不是他们的受害者。所以,很简单,不要选择这个! Z:如果我知道某个人,一个朋友,有这样的问题怎么办? 8:如果你的朋友想要被帮助,并愿意做出不同的选择,那么他们就可能会得到帮助。但是你需要得到足够的帮助才能进行这样的练习。如果你去寻找,你会发现各种有能力协助的人。所以帮助你的朋友,选择一个他们会感到舒心的人。然后“清洁家园”的旅程就开始了。这可能是一段漫长的旅程。某些部分可能会令人非常痛苦。你的任务将是确保自己不会进入拯救者角色。帮助他们去帮助自己。不要拯救他们。 Zingdad注:尽管正如8所说的那样,这并不是最愉快的疗愈之旅,但是自从这些话语首次被写出以后,我开始协助进行一些这样的“房屋清理”。如果你或你认识的人需要这种帮助,那么有人可以提供帮助。 我就是这样的人。你可以通过我的网站与我联系,安排必要的疗愈课程。 我想在这个问题上提出的最后一点是:与任何其他邪恶表现一样,你当然可以选择体验它。选择体验它会让你的生活非常不舒服。但最重要的是,那是你的选择。你总是可以选择不去体验它。只要是这种情况,你实际上就无法受到它的伤害。 Z:谢谢,8。我想我对这种情况有所了解了。 8:很快你就能发现,真正地,这些以“恶魔般”的方式行事的存有实际上很弱小,迷失了,而且没有力量。他们的故事总是非常悲伤的。 他们实际上迫切地需要帮助。当他们准备好接受时,他们就会得到帮助。但是,这不是这次的讨论。 让我们接下来谈谈你给出的三个名字,这些名字在你们的社会中似乎加在一起,就是邪恶的象征。 未完待续 10.5.7 路西法,撒旦和魔鬼 Z:哦,是的。这应该很有趣... 8:哦,会的。但在我们开始之前,我想简单地指出一些事情。你们的世界中使用的文字和名字,是非常不确切的。其中的原因之一是,人们用文字表达不同的含义。有些词比其他词更容易具有不同的含义,而这些名字,路西法,撒旦和魔鬼,比大多数词语的含义更多。总体而言,当你考虑到这些时,这些词语就是面纱背后的人,试图描述超越面纱之外的东西......好吧,这肯定会导致一些混乱 这给了我一个挑战。在想要描述和讨论这三个名字可能代表的存有时,我将不得不行使一些编辑控制权。我将讨论我认为与这些名字最接近的存有。这是我能做的最好的尝试,所以肯定是行得通的。 Z:好的。但我没有看出有什么问题... 8:请理解。任何存有都无法回应任何这些名字。如果存在这样的存有,名字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只有在你极其有限的存在范围内这些名字才存在。 让我们以路西法为例。这个名字的字面意思就是,“荷光者”。所以,我是否应该尝试找到最伟大的荷光者描述给你吗? 如果我看到那些早于你们的文化,从那里你们沿袭了这个概念,我可以说这个名字的确切意思是金星? 或者,我应该更深入地了解那些早期的文化,了解他们赋予金星的寓意,然后看看这个故事是否与你们现实宏大的故事相对应呢? 还是我应该看看你们的现实中,众多宗教所提出的观点相对立的胡言乱语,并尝试筛选出这个名字到底是指谁呢?因为,我可以告诉你,有很多不同的存有和信念,可以对应他们的描述! Z:啊。我懂了。 8:所以,我只是简单地陈述,接下来的理解要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处理这个复杂和模糊的概念。 Z:谢谢,8。我理解并接受你的提议肯定是最好的方式。 8:谢谢你。虽然我已经开始谈论路西法了,但我觉得如果我们先谈魔鬼,再谈路西法将会更好理解。你同意吗? Z:当然,没问题。但这是否意味着他们是不同的存有? 8:他们有时会被混在一起。但在我看来,他们确实是不同的存有。 所以... 10.5.7.1 魔鬼 魔鬼以不同的伪装出现在你们很多的宗教中。但很简单,他们都是由这些宗教自己创造出来的虚幻的构想。 魔鬼产生的起源思想是,宗教讨论的教义是完美无瑕的,因此是无可争议的,不可否认的。毕竟,这是“上帝的话语”,或者至少是他最好的代表所声称的上帝的话语。你看到问题了吗? Z:不,我不明白这怎么会是恶魔的起源思想呢。 8:如果世界上每个接触到这个特定教义的人都能立即接受它,那就不是它的起源了。我的意思是,上帝的话真的不应该辩驳吗?难道所有遇到教义的人都应该马上动摇自己的心,并立即信仰它?因此,如果我们对经文产生疑问,认为它们并不都是上帝的话,或... Z:......或者是一些强大的超自然代理人干涉的事情? 8:正是这样!所以,舞台左边登场了一位长着角和带着三叉戟的不知名的坏人。 Z:(笑)8,你太搞笑了! 8:(笑)是啊。但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例如,想想中世纪的欧洲。在那个时代,基于他们是宗教领袖的事实,一小撮人拥有几乎绝对的权力。他们的话就是法律。他们说,他们的权威来自上帝。他们说,他们是上帝在地球上的代理人。权力,财富和地位是他们的,没有人可以挑战他们。真的吗?偶尔会出现各种精神观点,这会削弱他们的权力。其中一些想法会得到普及,因为普通人认为,它们比教会所倡导的想法更可取。然后,会发生什么呢?教会会用高压手段压制这个异端邪说。当然,理由是这些异教徒是受到了魔鬼的启发。所以教会会派人劝说异教徒改变主意,并再次肯定教会的路线是唯一正确的路线。事实上,这些供词是用酷刑逼供出来的,最终结果几乎总是异教徒死亡,这个事实被认为是从恶魔的魔掌中,来拯救异教徒灵魂必须付出的代价。有一次,它变得如此糟糕,以至于在法国南部,有一场打着铲除异端邪说旗号,而实施的整个地区人口的种族灭绝。卡特理派是一个独特的文化群体,既富裕又在灵性上进步。贪婪的眼睛渴望着他们的土地,教会很轻易地被宣布为异教徒,以此为借口,消灭他们并窃取他们的土地。实际上,这个消灭卡特理派的任务,就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 所以魔鬼的主题是一个致命的严重问题。但不是你们认为的原因。 这是很严肃的,因为魔鬼已经被用来作为历史上曾犯下的最恶毒行为的理由。 在地球上肆虐的许多激烈的战争中也一样。每当一个群体想要去屠杀另一个群体时,某个无知的灵魂就会灵光一现,宣称上帝站在他们的一边,相反的一面是魔鬼,而且他们有圣洁的义务去杀死尽可能多的“恶魔崇拜者”。 更可悲的是,这种思想并没有在中世纪结束。直到今天,每个宗教的细节都宣称着某种特殊的真理。某种与上帝更紧密的联系。然后声称,每一个其它的细节和每一个其它的宗教,在某种程度上都被误导了......你猜对了......被魔鬼。每当有人离开他们的宗教或失足时,当然是魔鬼引导他们误入歧途。对他们来说,如果困惑的人在他们的宗教之外找到更强烈的和平与和谐感,那根本无所谓。他们仍然是错的,仍然是魔鬼的作品。 你可以看出其中的逻辑了。只要你把自己具体而独特的故事看成是唯一的真理和上帝的话语,一旦遭到其它教义的有力反驳,你将会面临巨大的困难。魔鬼概念的创造完全是为了一个强大的防御。它使你保持“正确”,并且使对方的故事更加错误,甚至不需要检查你所持有的想法的真实性。事实上,对立思想越强大,它们“受到魔鬼的启发”的证据就越多。因为这种强大而狡猾的说法只能来自魔鬼。对吧? Z:噢!我理解这个论点了。那你怎么办呢? 8:你什么也不做。你的工作不是赢得皈依者。如果有人非常需要坚持他们的特定信念,即他们需要相信,所有其他的信仰都受到了魔鬼的启发,那么你应该允许他们这样做。不要试图改变他们的主意。如果你出去劝说人们,他们的信仰和想法是错误的,那么你正在进行精神暴力。不要那样做。记住 - 你对他人所做的,就是对自己所做的。而且,你不希望别人试图改变你的信念,所以你也不应该这样对待别人。 找到对你来说正确而真实的事情。生活在其中。而且,就像你喜欢向别人学习一样,你应该把你的真理当作礼物来分享;以公开和友爱的方式来分享它。如果他们愿意,允许他人从你的真相中获取信息,但不要执着于他们应该同意你,或者按照你所说的去改变。 如果你这样做,魔鬼就不会对你有影响。你就不会遇到那些制造魔鬼构想的人。 Z: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想法,8。我从来没有考虑过,魔鬼实际上是由那些自称憎恨他的人所创造的。 8: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领悟。请记住,你用你的注意力来创造。无论你关注什么,你就会让其产生。不仅是你喜欢的东西,还有你不喜欢的。 情绪越强大,创造力越强大。 是的,仇恨也会创造!它当然会。 不如爱有力,但它仍然会创造。 所以你从中获得的领悟是,从你的内在之中释放所有的仇恨会对你有益。这些强大的负面情绪,只会给你的生活带来你不想要的东西。把你的注意力,思想和创造,集中到你所爱的,你就会得到你想要的。 你懂了吗? Z:懂了。谢谢你。8 那么,如果魔鬼是由那些自称与他敌对的人所创造的,这是否意味着魔鬼不是真实的? 8:啊哈!我很高兴你问了这个问题!因为它的答案既有趣又重要。 不,我不是说魔鬼不是真的。事实恰恰相反。他是真实的。如果他不是真的,那么你就不会是创造者了!你们中的许多人,将注意力和情感能量集中在这个构想上,因此它具有独立的有效性。很久以来,许多人将自己的内在和外在世界中无法忍受和厌恶的一切,都强加于这个魔鬼的形象上。存在于内心和外在世界的一切邪恶,恶心和不可爱的方方面面,都被嵌入到恶魔之中。那都是非常巨大的能量,生命和创造力!是的,创造者们,你们确实创造了。你们即创造了许多奇妙而宏伟的东西,也创造了一些非常悲伤和痛苦的东西。魔鬼并不是你们快乐的创造之一。 Z:我无言以对。哇哦。那现在呢?我们该怎么办? 8:你成长了。我在这个谈话中已经说过了,我再说一遍。成年人的标志,是为自己的人生承担责任。灵性成熟的存有也是对他的创造负责任。这是你必须要做的。如果你对生活中的一切和你的经历负责,如果你对你曾经做过或曾经说过的一切负责,如果你主宰自己的存在和身份,那么你的生活中就没有魔鬼的位置。在你的存在之中没有必要、没有价值或欲望找个替罪羊似的人或事物对你的“错误”负责,以便使你自己能够“正确”。如果你对你的一切承担全部的,绝对的和最终的责任,那么这个小小的魔鬼传说就会成为一个寓言。他就会从你和你的生活中消失。 Z:那些仍坚信他的人怎么办呢? 8:这不是你的问题。或者你想成为他们的拯救者吗? Z:啊!不,我不想 8:所以呢? Z:那么我很好。如果有魔鬼这样的东西,那就表明,我并没有为自己承担责任。我应该通过成长以及主宰我的体验和创造来回应自己。这样它对我的生活就没有进一步的影响了。 8:这是一个很好的回答。我们继续? Z:好的。谢谢。 8:接下来你想知道... 未完待续 《扬升书》53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14) 10.5.7.2 路西法 Z:是的,请讲。这也是我们创造的一个虚构的存在吗? 也许它是一个真实的存有,的确是万恶之源? 8:最适合路西法这个名字的存有,确实存在。他应该被称为“邪恶的发明者”,但不会是“万恶之源”。 Z:一个令人惊讶的答案! 8:还有更多呢。很多很多。接下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故事。如果你明白了路西法的故事,那你会理解很多。但为了更好地讲述故事,我需要后退一步,先告诉你们这个现实的创造过程,再开始讲述路西法的故事。 Z:好的。我们来听听吧! 8:是这样的: 一开始,只有一,一就是一切,一切都平衡与和谐。然后,从一的伟大的寂静中,以及完美的和平之中,出现了自我意识。“我在这里,”一说。有了这种认识,就产生了好奇心:“我在这里......但我是什么?”所以,一渴望发现自己,这种渴望是好奇心,而好奇心的表达,就是纯粹的创造力。从创造力之中,出现了一的各种不同的面向,所有这些面向都被逐个探索。 在所有过去、将来的每一个现实中,万物一体都是为了回答一这个基本而又古老的问题:“我是什么?” 而由于一是真正无限的,所以这个问题永远不会被完全解答。回答本身是一个持续展开的永恒的过程。回答的过程,而不是答案本身,才是万物一体中每一个意识亮点存在的意义。 因此,每一处的每一个意识亮点,总是以类似的意识曙光开始它的旅程。当它第一次获得自我意识时,它就开始发现自己:“我在这里。但我是什么呢?“确实是以这种真实的方式,每一个存有开始了祂的旅程。这就是一开始的方式。从「是什么」产生了「自我意识」,「自我发现」和「好奇心」都是作为过程来表达自我意识的。所以,意识的第一个行为总是对自我产生好奇心。“我在这里。但我是什么?" 事实上,在你存在的每个层面上,从最崇高的,直到参与到现在最深密度的最微小的自我,你真正拥有的唯一功能和目的......就是发现自己。找出你是谁,你是什么。 这是你开始时的目的,而这将继续成为你永恒的目标。发现你自己。认识你自己。表达你自己。成为你自己,发挥至最大的极限。 当你明白这是驱动一自我发现的动力时,那你就会明白,每当你自我发现多一点时,你就为一作出贡献。你就是一“成功”的一个方面。你就为一了解伟大的自我知识做出了贡献。而你越发现自己,你就贡献的越多。显然,如果你能够促成一种情况,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催化其他自我,即一的其他方面,快速,非常有力地获得更大程度的自我知识,那么实际上,你就对一做出了非常伟大的贡献。 Z:旅程结束时发生了什么,8?当我最终完全发现自己以后,会发生什么? 8:我们离题了,但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所以我会回答。你永远不能停止发现自己。 你看,如果你愿意尝试,你可以永远创造更多。而且,通过这样做,你会意识到,还有更多你不了解自己的地方。但是,即便如此,旅程也可以结束。任何时候,如果你真实的希望旅程结束,你只需将自己完全和完整地归还给一。你停止你的分离,你的创造,你的表达和你的发现,然后你将你的一切存在作为礼物送给一。当你这样做时,你的意识与一完全融合,直到你内心没有任何分离。直到只有一。在这样做的时候,你可以发现自己的终极版本:你发现你和一全然地彻底地合一,你意识到你是曾经存在,和未来将存在的一切。所有的旅行和冒险,发现和创造,都只是你发现自己而已。只有你自己而已。你以及你自己的所有其他方面,扮演一切万有的每一个角色,并创造每一个创造物。 如果你选择它,那就是旅程结束时的情况。即使当你选择它的同时,你也会发现,仍然存在一个持续的自我创造和自我发现的永无止境的过程。而且仍然只是你在这样做。只不过现在的你是一。 这就是我要讲的故事。其实我会说,这是唯一的故事。这是你的故事,我的故事和所有其他意识亮点的故事。随着存有们努力以不同的方式发现自己,你会得到故事的重新排列和变化,但那也是自我发现故事的一部分。 Z:我对你所说的,感到有非常安静和舒适的共鸣。我相信你告诉我的是真实的。 谢谢你讲给我听。 8:这是我的荣幸。但是现在,为了回到路西法的故事,我们需要回溯到宇宙和分离现实存在之前的那个点。所以我们回到一的叙述上去了。 在一的思想中,始终存在着对自身本性持续探索的倾向。结果是,一的许多组成部分探索了一的主题和变数,并且祂的许多部分都成长并擅长在拓展和发现的快乐追求中相互交流。所以事情就这样继续下去,直到一个新的问题出现在一的思想中:“如果我不是一个呢?如果我是多,会怎么样?”这个想法在一的其他部分激起涟漪。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想法。苦恼的沉思。感觉很危险。它开启了一扇大门而产生如下的思考,“如果我不是唯一的一个呢?” 还有,“我是孤独的吗?”“还有和我一样的存在吗?”“如果有其祂的存在的话,我怎么找到他们呢?”所有这些,以及更多令人不安的问题,都出现在开启的大门的另一边,大多数一的部分都受到了困扰,并且回避这个问题。 但是,一的想法和一个人的想法不同。一的想法是有生命力的。每一个想法本身,就是一位富有想象和创造力的天使。那么产生这个想法的是"明亮的那一个",祂浩瀚而极其美丽。只有这样的存有才能在其思想中理解分离的不可能性和一体中的多样性。一的这个想法就是路西法,而路西法就是这个想法。这个思想就形成了一种形式,并开始了伟大的发现之旅:“我现在这里。但我是什么? ” 当路西法开始探索,发现和创造自己时,这位"明亮的那一个"从一中抽出了自己;祂用自身的意识做了一件斗篷,把自己罩起来而产生单独的分离感。 单独。 单独。 单独。 祂离开了一体。孤立。分离。远离。于是,祂在自己的思想中隐藏着,路西法是一体创造物之中第一个想到非一体性的。路西法的想法是属于他自己的。在万物一体中,第一次有存有说出“我”这个词,而这不是一在说话。一被概念化,“我”和“自我”作为一个独立于一的其它创造物的实相而存在。从此小我诞生了。 当路西法更深入地沉浸在遗忘一的过程中时,他发现,只有他在头脑中创造的才是真实的。 一体中所有的天使们都十分震惊,因为祂们看到真正的成果:一的一部分已经独立。虽然它是虚幻而不真实的,因为「明亮的那一个」仍和祂们在一起,并永远存在于一的心中,但路西法深深迷失在自己的遗忘斗篷中也是事实。「明亮的那一个」将祂的视线转向内在,将祂的视角封闭起来,以至于祂看不到——把祂永远置于心中的,即祂的起源的那个一的荣耀和辉煌。 这就是问题的第一部分的答案。一问道:“如果我不是一个呢?”而路西法知道非一体性,因此他自己就是答案。但是这样的答案,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答案存在于它的展开过程中。因此,在永恒之中,路西法将忙于探索这个答案,包括每一个可能的变量,直到完成。直到它被回答。到那时,他的创造就会结束,他将把他的创造归还给一,并将自己回归于完整和一体之中。 当路西法忙于他的创造中时,另外也有一个渴望想知道,“如果我是很多,会怎样?”而那个渴望,是一的一些天使们,是那些最善于创造和发现的天使们的动机,也是那些最肯定自己内在的存有,祂们因此接近路西法,并将自己意识的一部分穿过路西法为自己制作的那个斗篷。而且,祂们这样做以后,发现自己进入了路西法的心路历程。祂们也进入了与一分离的深层遗忘之中。 但天使团体中的一些存有们仍然保留着很多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尽管祂们穿过了遗忘的斗篷,却还记得祂们确实是“一”的一部分。所以他们浅浅地进入到「明亮的那一个」在自己的脑海中所创造的浩瀚和扩张的实相中。这个以指数形式扩张 -nazacalines(游戏) 2018-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