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升书》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 (14)~(17)
《扬升书》53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14) 10.5.7.2 路西法 Z:是的,请讲。这也是我们创造的一个虚构的存在吗? 也许它是一个真实的存有,的确是万恶之源? 8:最适合路西法这个名字的存有,确实存在。他应该被称为“邪恶的发明者”,但不会是“万恶之源”。 Z:一个令人惊讶的答案! 8:还有更多呢。很多很多。接下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故事。如果你明白了路西法的故事,那你会理解很多。但为了更好地讲述故事,我需要后退一步,先告诉你们这个现实的创造过程,再开始讲述路西法的故事。 Z:好的。我们来听听吧! 8:是这样的: 一开始,只有一,一就是一切,一切都平衡与和谐。然后,从一的伟大的寂静中,以及完美的和平之中,出现了自我意识。“我在这里,”一说。有了这种认识,就产生了好奇心:“我在这里......但我是什么?”所以,一渴望发现自己,这种渴望是好奇心,而好奇心的表达,就是纯粹的创造力。从创造力之中,出现了一的各种不同的面向,所有这些面向都被逐个探索。 在所有过去、将来的每一个现实中,万物一体都是为了回答一这个基本而又古老的问题:“我是什么?” 而由于一是真正无限的,所以这个问题永远不会被完全解答。回答本身是一个持续展开的永恒的过程。回答的过程,而不是答案本身,才是万物一体中每一个意识亮点存在的意义。 因此,每一处的每一个意识亮点,总是以类似的意识曙光开始它的旅程。当它第一次获得自我意识时,它就开始发现自己:“我在这里。但我是什么呢?“确实是以这种真实的方式,每一个存有开始了祂的旅程。这就是一开始的方式。从「是什么」产生了「自我意识」,「自我发现」和「好奇心」都是作为过程来表达自我意识的。所以,意识的第一个行为总是对自我产生好奇心。“我在这里。但我是什么?" 事实上,在你存在的每个层面上,从最崇高的,直到参与到现在最深密度的最微小的自我,你真正拥有的唯一功能和目的......就是发现自己。找出你是谁,你是什么。 这是你开始时的目的,而这将继续成为你永恒的目标。发现你自己。认识你自己。表达你自己。成为你自己,发挥至最大的极限。 当你明白这是驱动一自我发现的动力时,那你就会明白,每当你自我发现多一点时,你就为一作出贡献。你就是一“成功”的一个方面。你就为一了解伟大的自我知识做出了贡献。而你越发现自己,你就贡献的越多。显然,如果你能够促成一种情况,在这种情况下,你可以催化其他自我,即一的其他方面,快速,非常有力地获得更大程度的自我知识,那么实际上,你就对一做出了非常伟大的贡献。 Z:旅程结束时发生了什么,8?当我最终完全发现自己以后,会发生什么? 8:我们离题了,但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所以我会回答。你永远不能停止发现自己。 你看,如果你愿意尝试,你可以永远创造更多。而且,通过这样做,你会意识到,还有更多你不了解自己的地方。但是,即便如此,旅程也可以结束。任何时候,如果你真实的希望旅程结束,你只需将自己完全和完整地归还给一。你停止你的分离,你的创造,你的表达和你的发现,然后你将你的一切存在作为礼物送给一。当你这样做时,你的意识与一完全融合,直到你内心没有任何分离。直到只有一。在这样做的时候,你可以发现自己的终极版本:你发现你和一全然地彻底地合一,你意识到你是曾经存在,和未来将存在的一切。所有的旅行和冒险,发现和创造,都只是你发现自己而已。只有你自己而已。你以及你自己的所有其他方面,扮演一切万有的每一个角色,并创造每一个创造物。 如果你选择它,那就是旅程结束时的情况。即使当你选择它的同时,你也会发现,仍然存在一个持续的自我创造和自我发现的永无止境的过程。而且仍然只是你在这样做。只不过现在的你是一。 这就是我要讲的故事。其实我会说,这是唯一的故事。这是你的故事,我的故事和所有其他意识亮点的故事。随着存有们努力以不同的方式发现自己,你会得到故事的重新排列和变化,但那也是自我发现故事的一部分。 Z:我对你所说的,感到有非常安静和舒适的共鸣。我相信你告诉我的是真实的。 谢谢你讲给我听。 8:这是我的荣幸。但是现在,为了回到路西法的故事,我们需要回溯到宇宙和分离现实存在之前的那个点。所以我们回到一的叙述上去了。 在一的思想中,始终存在着对自身本性持续探索的倾向。结果是,一的许多组成部分探索了一的主题和变数,并且祂的许多部分都成长并擅长在拓展和发现的快乐追求中相互交流。所以事情就这样继续下去,直到一个新的问题出现在一的思想中:“如果我不是一个呢?如果我是多,会怎么样?”这个想法在一的其他部分激起涟漪。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想法。苦恼的沉思。感觉很危险。它开启了一扇大门而产生如下的思考,“如果我不是唯一的一个呢?” 还有,“我是孤独的吗?”“还有和我一样的存在吗?”“如果有其祂的存在的话,我怎么找到他们呢?”所有这些,以及更多令人不安的问题,都出现在开启的大门的另一边,大多数一的部分都受到了困扰,并且回避这个问题。 但是,一的想法和一个人的想法不同。一的想法是有生命力的。每一个想法本身,就是一位富有想象和创造力的天使。那么产生这个想法的是"明亮的那一个",祂浩瀚而极其美丽。只有这样的存有才能在其思想中理解分离的不可能性和一体中的多样性。一的这个想法就是路西法,而路西法就是这个想法。这个思想就形成了一种形式,并开始了伟大的发现之旅:“我现在这里。但我是什么? ” 当路西法开始探索,发现和创造自己时,这位"明亮的那一个"从一中抽出了自己;祂用自身的意识做了一件斗篷,把自己罩起来而产生单独的分离感。 单独。 单独。 单独。 祂离开了一体。孤立。分离。远离。于是,祂在自己的思想中隐藏着,路西法是一体创造物之中第一个想到非一体性的。路西法的想法是属于他自己的。在万物一体中,第一次有存有说出“我”这个词,而这不是一在说话。一被概念化,“我”和“自我”作为一个独立于一的其它创造物的实相而存在。从此小我诞生了。 当路西法更深入地沉浸在遗忘一的过程中时,他发现,只有他在头脑中创造的才是真实的。 一体中所有的天使们都十分震惊,因为祂们看到真正的成果:一的一部分已经独立。虽然它是虚幻而不真实的,因为「明亮的那一个」仍和祂们在一起,并永远存在于一的心中,但路西法深深迷失在自己的遗忘斗篷中也是事实。「明亮的那一个」将祂的视线转向内在,将祂的视角封闭起来,以至于祂看不到——把祂永远置于心中的,即祂的起源的那个一的荣耀和辉煌。 这就是问题的第一部分的答案。一问道:“如果我不是一个呢?”而路西法知道非一体性,因此他自己就是答案。但是这样的答案,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答案存在于它的展开过程中。因此,在永恒之中,路西法将忙于探索这个答案,包括每一个可能的变量,直到完成。直到它被回答。到那时,他的创造就会结束,他将把他的创造归还给一,并将自己回归于完整和一体之中。 当路西法忙于他的创造中时,另外也有一个渴望想知道,“如果我是很多,会怎样?”而那个渴望,是一的一些天使们,是那些最善于创造和发现的天使们的动机,也是那些最肯定自己内在的存有,祂们因此接近路西法,并将自己意识的一部分穿过路西法为自己制作的那个斗篷。而且,祂们这样做以后,发现自己进入了路西法的心路历程。祂们也进入了与一分离的深层遗忘之中。 但天使团体中的一些存有们仍然保留着很多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尽管祂们穿过了遗忘的斗篷,却还记得祂们确实是“一”的一部分。所以他们浅浅地进入到「明亮的那一个」在自己的脑海中所创造的浩瀚和扩张的实相中。这个以指数形式扩张的思维空间的实相,能够包含在分离状态中任何可以想象或理解的一切。那些仍记得自己并保留了万物之间神圣联系的天使们,开始发挥,探索和创造。在一起祂们创造了光辉灿烂而丰富的互动。就像堆砌沙堡的儿童一样,他们玩耍。祂们对彼此歌唱着爱的歌谣,并彼此慷慨地赠送祂们的礼物,这是祂们共同创造的美丽和辉煌,这些在路西法的脑海中回荡着,触动着他的心灵。他被提醒着,他知道:“是呀,我是,我是,我是。我和一是一体的,我是。" 于是,路西法从沉睡中醒来,心中充满着爱,回归。 Z:他怎么了?不,他没有吧。这不是故事的结局! 8:不是吗? Z:不,不可能。我的意思是,我正在跟随着这个故事,你说的事情我都能理解。比如,JD给我介绍的面纱是路西法的斗篷。那时我感到了一种令人惊叹的初步领悟。所以我喜欢这个故事。除了结尾。尽管它很美好,但它不可能是真的。因为我们现在在这里。 这里还有宇宙,世界和人类文明,以及所有这些痛苦和分离的东西。所以并不是这样的结尾。 8:你没有错。但是你不明白的是,这个故事有很多重复情节。这个第一个版本是足够真实的......就针对这么多故事的情节而言。但这很难向你解释,因为你坚持着你对事物的线性观点。如果你可以简单地理解为,这个故事有很多重复情节,而且所有这些都发生了,不是一个接一个地发生,也不是全部一次性“突然地”发生,而是一切都真实地发生了,那我就可以告诉你另一个重复情节。 Z:好的。我想我可以应付。当然,那是因为这些事情发生的层次超越了时间,是不是? 8:那是以你无法理解的方式发生的,是这样的,是的。 Z:好,那么其它的重复情节呢? 8:从这个故事的每一个版本中,一个新变量的版本被尝试——分离游戏的新排列组合。随着每一种变量,天使们把自己的选择和意向变得越来越冒险,并尝试越过面纱。你看,伟大的意识用创造体验祂们的想象。当这些存有们在思考,“如果是这样的话,该是怎么样?”时,祂们实际上就创造了那个现实。祂们将于内在和自己的经历中体会到那将会是怎么回事。因此,天使们创造了不可计数的新的实相和现实。每一个都洋溢着光明,生命和美丽。每一个现实,都是从天使的心灵和思想中自然流露出来的爱。所有这一切都如此美丽,结果也总是如此:在短程内,一的所有越过面纱的那部分,都会发现爱是如此崇高的表达,以至于祂们会和路西法一起,返回到合一之中。 然而,在路西法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想法,祂认为真正的难题是创造一种机制来抵制一体化的驱动;一个楔子,它可以让天使们在祂们之间创造出越来越多的分离,这样祂们的表达就可以成倍增长。而且可以创造出自己的新表达。于是,激动不已地,路西法带着这个新的想法再次遮起斗篷。 对一是如此,对天使也是如此。祂们的思想就是生命,生命将会显现。这一次,在路西法的脑海里超越分离的斗篷,诞生了这个新思想:敌对者(The Adversary)。这个存有的本质和目的是成为异议。成为永恒分离的代理人。 为所有其他的意识颗粒提供最强大的诱因,使其维持在面纱之内。那就是路西法的新想法,这是他在新一轮游戏中给予天使团体的礼物。 这让我想起了我们名单上的最后一个名字。 未完待续 《扬升书》54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15) 10.5.7.3 撒旦(上) “撒旦”这个词,就其起源,它的意思非常类似于“敌对者”。 所以,当天使们也进入遗忘状态,并再次开始重新发现和忆起自我的游戏时,祂们在祂们中间发现了一个黑暗的存在。那是路西法之光的影子。可以说,路西法是撒旦的内在自我。 当这个新的存在开始探索自己时,祂发现自己不是爱和善良的。而是与此相反的。因为路西法为了加深面纱深度的创造,祂发明了那个对立的灵魂。仇恨,故意的破坏行为,无理,操纵,恶意。是的......邪恶。从你手中剥夺选择的权利。压榨一个存有使其认为自己没有选择,并将其强加于你的意志之中,你会非常痛苦地怀疑那个存有对公平和正义的理解。那个存有做会付出相当大的努力,来回报你对它的青睐。宾果......突然间,那些越过面纱的存在,卷入了一场全新的游戏。天使们在充满爱的创造游戏中,惊奇地发现正与这位新的闯入者有着惊奇和愤怒的互动。他们的愤怒造成了一种分裂:一边是爱与合一的存有,另一边是希望反击,并维持正义与报复的存有。因此,在一的那些受到伤害的那部分的心中,信任被瓦解。而在这样一种状态下,当祂们彼此相遇时,祂们相互作出恐惧的反应,恐惧导致彼此间产生痛苦和伤害。而且,祂们也确实变成了对抗性的存在。祂们开始越来越像敌对者那样行事。因此,通过一的部分灵魂更大的分裂和分离行为,越来越深层次的对抗产生了。 就是这样。 由此产生的故事变得太复杂而无法以线性的方式公正地评价。你真的需要用多维的思想才能正确地理解它;正如当你最终完成化身时你会做的那样。但至少你现在知道了故事的开端,以及事情是如何发展到今天的地步的。 如果我们能把故事快进一下的话,我们就会发现,存有们被彼此的互动深深伤害,不再相信祂们正在创造自己和自己的经历。于是,他们又进一步跌入分离之中......进入一个称为二元性的状态。当然,这样的存有们认为祂们是弱小的创造物,而创造者是“别人”。这种信念为产生一个更加复杂的现实而创造了条件。当参与的所有部分都不再相信祂们正在创造自己的体验时,那就为更广阔的多样性创造打下了基础。更丰富的创造可以产生出来。事实也正是如此。 当你体验它时,你的整个宇宙都沉浸在这个意识层面之中。 在适当的时候,阿达姆会告诉你一些不可思议的故事。整个文明从高级意识,跌落到低级意识的创造故事。生命和爱的故事,以及战争和混乱的故事。 这些是最充分表达分离的故事。 而你的世界,地球上的生命,是这个伟大故事中非常重要的一环。我确信,你会非常喜欢从阿达姆那里听到,这一切是如何拼合在一起的。 但在所有伟大的故事背后,都有些个体,有情的,生动的,有意识的存有,比如像你们一样 - 地球上的人类。在整个宇宙乃至更大,这些都是你们的生活,你们的挣扎和胜利的故事,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极为困难的情景下,即在你们面对敌对者以及他们的奴仆们时,那些奴仆们就是把意志交给撒旦的人们。那些选择遵守撒旦的标准,为他的战斗而战的人。那些只服务于更大的分离和分割的人。 但是在整个战斗中,从最崇高的意识层次,直到最深和最稠密的深度,由于我们与撒旦和他的奴仆们的互动,在面纱这边的存有们感受到了恐惧和仇恨。我们彼此分离得越来越远。我们打破了我们的一体性。我们深深地陷入了更低的密度。我们在自己的灵魂之上,建立了一层又一层的黑暗。我们失去了对自己和彼此的信心。我们学会了对彼此最糟糕的期待。我们学会了将对方看作是为了自己的目的而利用和虐待的对象。这就是我们自己的创造者本性对我们体验的回应。也就是说,一旦我们开始看到身边的邪恶,我们就开始在自己的内在创造更多的邪恶。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成了分离的代理人。我们自己也成了敌对者。每当我们选择恐惧,憎恨,愤怒和分离,而不是爱,善良,喜悦和一体时,我们就满足了敌对者的利益。 我们所有人都这样做了。所有人。我们中有些人,做得非常强大足以落入分离的最深处。如果你在地球上化身,那么你就是这样的存在。我们中的一些,使用这些化身来更有力地创造分离。有些人甚至在化身生命中,使用我们的上帝之光,来播种更大的恐惧,疼痛和痛苦。所有人在每一次的生命中,在某种程度上,都是如此。这就是分离中的游戏如何继续延伸的。因为在分离状态下,这就是一的部分做的事情。 当上帝遇见敌对者时,这就是上帝所做的。 这就是你内心的痛苦和深藏着的羞耻的根源。这就是驱使你到心理学家那里和服用抗抑郁药物的原因。这就是导致你自我厌恶的原因,这是你的上瘾症和自毁的习惯的核心。这是造成所有暴力和心理情绪病理的原因,这种病理在地球和其他许多行星上肆虐。身体上的许多疾病,也都是从你内心深处感觉到的"病态 "产生的。在你的内心,你感到自己是错误的和破碎的,但你不知道原因,所以你把这些病态,错误的和破碎显化在身体上而导致疾病。 我们都扮演过敌对者。因此,所有人都有罪。 Z:噢,我的天啊,8!我突然感觉我在强忍着我的眼泪。我知道我做过这样的事情!我该怎么去理解呢?我现在该怎么办呢? 8:你应该微笑着说,“任务完成”! Z:任务完成?!? 8:是的。但是现在,别带着惊骇再说一遍。没有问号。并带着微笑。 Z:怎么能呢?我不明白。 8:那么,让我们回到第一原则。所有这一切的意义是创造一个现实,你可以在那里完全迷失在分离和二元性之中。这是实验的第一个目标。 第二个是,你回过身来,并开始记忆起你是谁。 所以呢?实验的第一部分你难道没有做好吗——通过亲自成为敌对者?通过你表现出的分离和二元性? 通过你尽可能恶劣地对待自己和所有他我? Z:为什么,是的,我想是的。我想在那些时刻,我尽可能地处于分离。 8:对。所以你现在可以看到它的本质,并说... Z:任务完成。 8:是的。 但这是一个痛苦的使命,所以我能理解,为什么你不会对完成它感到非常热情。 然而,第二部分更有趣。 第二部分是当你开始忆起你是谁。你开始发现,你是一个纯粹的璀璨的光芒。你最真实的本性就是爱。你与万物一体合一。你是一个强大的,宏伟的,创造者存有。你的存在是为了发现自己,创造自己——正如你最渴望自己成为的那样。 知道你现在正在这段旅程中相当坚定地行走,这不是很好吗? Z:是的。没错。但是,我在旅程的第一部分所做的一切,我该怎么看待它们呢? 8:这是你给自己和一的礼物。这是你在最深刻的遗忘中,对敌对者做出回应时,你的表达方式。这就是当你作为敌对者时,你如何表达自己的。你现在懂了。现在你可以做出其他选择。而且,当你再在另一个存有中遇到敌对者时,你可以明白,那就是他们仍然在第一部分旅程中的样子。他们仍然处于旅程的第一部分。就是这样。现在你可以释放你对他们的评判了。 Z:好的。我懂了。 8:你可以对那些造成世界现状的人的愤怒释放掉了,那些似乎对人类做出非常糟糕选择的当权者们,那些密谋,策划和制造邪恶的人。比如利用哄骗和欺诈来挑拨国家之间的战争。比如制造损害人类的疾病。比如压制绿色技术而鼓励污染地球的技术。比如创造奴役群众的金钱系统。比如创造让大多数人极度贫困的经济体系。比如让死亡,疾病和饥荒肆虐——即使所有这些都可以立即被消除。诸如此类。你可以释放对他们的愤怒了,因为你也曾经这样做过。在这一生的小程度上,以及在过去生世的大程度上,你也曾是这一切的一部分。现在你明白了,那些以这种方式行事的人和你一样,只不过是在他们旅途的第一阶段。他们正在做艰难的事情。他们尚未开始原谅自己并爱自己。 今后当他们这样做时,他们也将返回家园。 还有那些陷入最最艰难的问题的人呢?那些负担最重,最需要解除深层痛苦的人呢?这些人是撒旦的奴仆。他们就是那些越过面纱,有意识地选择维持二元系统运行的角色的意识颗粒。那些接受作为分离承载者的人们。那些生生世世,通过扮演阻止他人找到爱和一体性的角色来喂养这个系统的人们。他们是最分离的,最孤单的,最个体化的人。相信我,我这样说是指他们确实是处于一个极其痛苦的位置。而他们回家的路,会给他们带来更多的痛苦。因为,你要知道,对他们来说,释放自己的错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们在行动中一直忠于他们的目的和本性。所以在他们前面横亘着一条特别艰辛的旅程。但他们会得到帮助。 这并不容易,但他们会得到帮助。 Z:哇。我几乎感觉到......同情。 8:是的。同情心是合适的。 Z:这些,撒旦的这些奴仆。他们就是你之前提到的超权者吗? 8:不同的颗粒,以不同的方式扮演了不同的角色。举例来说,有些人暴戾野蛮,并以这种方式撕裂了整个行星文明。其他人则使用了狡猾的手段。是的,也许最狡猾的游戏,就是撒旦的这些在地球上的奴仆所扮演的。他们被提供某些天赋和能力,以换取他们的服务。所以,我可以说SPI是撒旦奴仆灵魂的化身表达。 Z:现在,我已经开始理解一些东西了。但是,让我们先理清楚;路西法是不是万恶之源呢? 未完待续 《扬升书》55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16) 10.5.7.3 撒旦(下) 8:按惯理,这也是一个视角问题。这取决于你怎么看了。 也许我可以这样表达。你还记得在电影《阿甘正传》中,主角说过:“我的妈妈总是告诉我,生活就像是一盒巧克力。” Z:笑)是的,我记得。 8:好吧,如果生活就像是一盒巧克力,那么我会说,路西法发明了“敌对者口味”巧克力。可以把敌对者看作是剥夺他人选择权的势力,人们可以称之为“邪恶口味”巧克力。 盒子里还有各种其他的口味。在你的每生每世中,你需要尝试所有的口味,看看你是否喜欢它们。在每种情况下,由你自己决定每一种巧克力在你口中品尝多久。你咀嚼并品尝这种味道。你是要 吐出来呢,还是吞咽进去成为你的一部分。所有这些都取决于你。如果你真的咽下去,你是否会一次又一次地回去寻找更多“邪恶味道”的巧克力,还是你会找一种途径让它经过你的身体,将它 从你的存在中释放出来,并决定不再选择那种味道? 明白了吗?道理就在其中。如果你愿意,你可以选择体验它。一旦你尝试了样品,你就可以决定你想要做什么。没有人强迫你做任何事。你是你自己现实的创造者。邪恶作为一种可能的经历存在 ,并不意味着你必须选择体验它。即使你选择了它,你将不是它的受害者,因为现在你了解你自己了。你明白了,无论你喜不喜欢,或是否符合你的道路。有了这种经历,你深刻地增加了你的自我 认识。 Z:好的。从你的故事中我可以认为路西法发明了邪恶,但实际上并非邪恶。但是在我看来,他的发明 - 敌对者确实是邪恶的。我说的对吗? 8:为了让你明白这一点,我现在需要向你解释「意识构想保持者」(Consciousness Construct Holders),即使你还不足以得到整个信息的内容。但我们必须尽力而为。 Z:那是什么意思,8?我还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足以得到这个信息? 8:很简单,你必须准备好才能理解事情。鉴于你接受这些材料的方式,如果这个想法的基石尚未在你的脑海中存在,我不可能将这个想法置入你的思维中。因此,每一章不仅讨论了亟待解决的 问题,而且还为后面的章节埋下伏笔,并奠定基础。通常,如果你还无法接受这个章节的内容,就会发现自己无法着手写作。整个过程就是一个设计。你需要安静一段时间,做好内化工作,为接受 下一章的内容作准备。 Z:现在你想告诉我「意识构想保持者」的事情,但你觉得我还没有足够的根基,是吗? 8:还不足以理解整个故事。但我们尽量争取吧。 首先让我解释一下,你对现实的体验是非常虚幻的。 你现在已经明白了这点。你生活的世界是建立在层层幻相之中的。你认为是真实的东西其实都不是真实的。而你以为不是真实的,其实是真 实的。这是一个奇迹。你的现实是由一个非常重要的目标而具体地创造出来的,那就是:在无尽的辉煌中,寻找一的自我知识。你们的世界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强大的自我发现工具。为了让它 起作用,幻相必须奏效。这些幻相就像是机器的齿轮 - 如果它们不运行,那么整个机器就无法运行。还有一组齿轮 - 可能是所有齿轮中最重要的 - 那就是我所说的「意识构想保持者」。 迄今,你和你的读者们对其中一个「意识构想保持者」是非常熟悉的。 Z:真的吗? 8:哦,的确如此!你会不会惊讶——你自己的内在自我,神圣喜悦,实际上就是其中一位「意识构想保持者」? Z:我...呃...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怎么想。告诉我更多有关「意识构想保持者」的信息吧,然后也许我可以告诉你,我对此有何感想。 8:没问题。 正如我已经解释过的,为了让你的现实发挥作用,你需要一些强大的幻相。所有幻相中最有威力的就是你认为你的情绪与你是分开的,这些情绪只是你偶然感觉到的东西,而它们是外部刺激的 结果。可以想象,比如,你对幸福的感觉类似于巧克力蛋糕。如果你希望体验吃巧克力蛋糕的感觉,你认为要么需要烤蛋糕,要么购买它。这似乎就是你的现实向所展示的:你必须达到一个特定的 目标,或购买一件特定的东西,或者赢得某个特定的人的爱,或者减掉一些公斤数,或者其他任何你在告诉自己的愚蠢行为,才能感到快乐。如果你足够细心,你会发现这从来没有奏效过。达到 目标,最多只会让你感到瞬间的幸福,然后你再回归到正常的,不那么幸福的状态。所以你决定,你必须不断追逐更多的目标,希望有一天,你会真正永远的幸福。 于是你会相信,你自己是情绪的受害者,那可是个能使你困在这个现实中的非常强大的诱因之一。因此,在深度的分离和二元性的层面上,你相信你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很多人实际上都决定认 为,情绪是敌人,他们试图与自己的感觉相分离。这是一个悲惨的错误决定。这与他们真正想去的方向完全相反。如果你渴望掌控你的自我,你的生活,你的经验和你的现实,那么讽刺的是,你应 该完全拥抱你的感觉和情绪,并努力意识到,它们完全在你的控制之下。当你拥有并控制自己的情绪时,那么你距离成为你自己的大师只差一小步。当你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绪时,你就可以将它作 为强大的创造工具。你赋于它们权力,可以总是朝着你希望的方向发展。你不能被情绪牵着走,像风暴中的叶子一样。也不要试图关闭它们而保持沉默。当你处于自我拥有和自我创造的高度状态 时,那才是最接近你真实的,与万物一体的感觉。那时,你才真正学到了这个现实系统能教会你的道理,你才能具有能力胜利地离开这里。 但重要的是,只有当你发现了这一点,并为自己创造这样的条件时,你才能离开。否则系统将无法按预期为你工作。 现在,我终于可以和你讲讲JD了。这位存有的角色是保持能量框架的频率,那是纯粹喜悦的本质。那种被称为喜悦的真正本质是由我亲爱的灵魂兄弟,你的内在自我,非常稳定地,确定地和真实 地保持着的。而这正是神圣喜悦这个名字的来源。这是一个适合这个现实的名字。 但你明白,它在其他现实中并没有意义。这实际上更多的是一个职位,而不是一个名字。 Z:这一切当然对我来说很吸引人!鉴于我们谈论的是我的内在自我,我想多谈点以了解更多信息。但我认为这也许是对这次谈话的一种自私的攫取。我们今后是否有可能回到这个话题上呢? 8:(轻轻地笑)这正是话题本身。你看,我需要你了解「意识构想保持者」的概念,以便绘制出一幅更大的图景。这些存有在内在保持着一种特定的意识共振频率。祂们为你们生活在这个现实中的 人们保持着,这样你就可以幻想,认为那些事情是在你自己之外的。所以你可能在外面晃荡一整天,而感觉到情感空虚。你有可能会相信,你永远不会再让自己开心了。你可能会相信,只有你自 己以外的东西,才能给你带来快乐。通常情况下,当你取得任何你认为会带给你幸福的目标时,你的能量会瞬间与神圣喜悦的能量 ---意识构架 - 产生共鸣。那一刻,你突然感到高兴和幸 福。它会使你继续相信,幸福在你自身之外。这种幻相现在仍然保持着,你可以继续玩你真正想玩的游戏。 这种幻相,几乎地球上的每个人都非常想玩的,它对以受害者为基础的游戏的延续至关重要。一旦你意识到自己可以自我表现感情,那你就会意识到,你可以决定去创造你对事物的感觉。那么你 将不再是你外部经验的受害者。在这个发现之后不久,你将开始看透其他的幻相。而当你看透幻相时,你就离开了受害者游戏。而这个推论应该是非常明显的:如果你想离开受害者游戏,那么你 就有必要开始看透幻相。你会而且必须意识到,你能够为自己作出决定,在任何特定的时刻你到底想要怎样的感觉。你是控制自己情绪和感觉的那个人。你需要时间和练习来向自己展示这点。毕 竟,在许多生命周期中,你都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去告诉你自己并非如此。所以你应该愿意努力记住,这是一个幻相。但是,当你醒悟到真相时,你也会意识到它的力量。一旦你明白了自己的感觉 和情绪绝对听从你自己的命令时,你就离根据愿望创造自己整个现实和经验只差一小步了。 当我们今后谈论如何学习创造自己的现实时,我们会更详细地讨论这个问题。现在先埋个伏笔。 Z:好的。极好。我懂得更多更多了。现在我已经清楚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了。 8:那很好。 但现在回到「意识构想保持者」的故事。这些都是具有高度意识的至高无上的存有,他们用自己的存在为你们保持这些频率。这是祂们的本性,祂们的责任,祂们的特权,祂们很乐意为你们做到这 一点。例如,有两位存有为这个现实的男性和女性保持着真实的原型。祂们是孪生灵魂,祂们是原始的“男神和女神”,或者更准确地说,是“神圣男性和神圣女性”。还有伟大的合一者的职责, 负责保持共鸣的巨大能量,祂是将所有分离的部分带回一体性和完整性家园的能量。这被称为基督能量。还有很多很多其祂的。对于游戏的功能而言,祂们都非常重要。如果没有祂们中的任何一 个,游戏就根本无法奏效。就像一台突然失去关键齿轮的机器一样。 Z:而撒旦...... 8:是的。你看,我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描述它,因为你自然而然地将撒旦视为不可宽恕和不可原谅的。对于那样的存有,你想回避和斥责。这是你的正常条件反射。那也没有错。或者说,除非你 想回到合一之中,否则就没有什么不妥的。那么现在是时候成熟一点了。是时候放弃那个 「可怕的鬼怪晚上会来抓不听话的小孩子」 的综合症了。是时候看看这个存有是什么,然后做出适当的 决定。 这是一个保持意识构想的存有,别无其他。祂所持有的意识构想刚好是敌对者。正如我们可以按JD的功能命名祂的名子一样,我们也可以称撒旦为“敌对者”。或者,我们可以使用更古老的名字 的现代衍生物,其实代表着完全相同的含义,称他为撒旦。 Z:那么,如果我感到快乐,我将与JD发生激烈的共鸣,如果我让自己与敌对者发生强烈的共鸣,会发生什么呢? 8: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你很容易变得生气,甚至会立即发怒。对所有曲解你的人产生怨恨。你会抱怨。你想伤害或破坏你周围的人。你为自己的公正和周围人的谬误而激动起来。你变得不讲道理 。你使用言语武器造成情绪伤害,用物理武器造成身体伤害。你引导那些“喜欢你”的人,与那些“不喜欢你”的人作战。简而言之,你成为敌对者。而且,还有几种更快的方法,可以让你深入到受 害者游戏中,要多深有多深。这是使你留在游戏中的终极工具。敌对者是迄今为止,这台特殊机器中最有效的齿轮。 我们达成了!考虑到我们有限的基础工作,我觉得我们把这个概念解释得很好。 Z:也许吧。但有一点我不明白。 8:你当然有。(微笑)继续问吧。 Z:那么你所描述的与敌对者发生共鸣的体验 - 它听起来真的不咋地。 8:不咋地?!? 当然不咋地!它从来也不应该是好的。它本就该让你陷入深刻的分离状态。在它之中,是能够想象的最痛苦的事情 --- 与万物一体的归属感,合一感和正义感残暴地分离。 这是非常非常不好的! Z:所以我真的再也不想体验这种感觉了。我拒绝祂。这再也不是我了,永远不! 8:啊。是的。我们这里需要非常小心。如果你能记住你创造自己的现实,并用你的注意力与专注创造,那你将会很出色。说“永远不”就是在抵抗。而且,“你越抗拒,越存在。”记得吗?你不会想 说哪样东西不是你自己的一部分,不是一体的一部分。一切都是一的一部分。这包括你,就像包括敌对者那样。 Z:但是8!这怎么可能!那我该怎么着手呢?我不想与敌对者产生共鸣,现在你告诉我,拒绝他也不行!那么我该怎么做? 8:请认识到,你能体验敌对者能量的唯一原因,是因为它已经存在于一之内。它已经存在于你之内。如果你把这个能量置于你之外,那就是一个完全虚幻的创造。这就是你进入这个受害者游戏 所做的。明白了吗?那就是我告诉你「意识构想保持者」的意思。你没跟上我吧?所有的情绪,感觉和原型都来自于一体之内,都最终来自于你之内。但是如果你想要体验分离,那你需要体验它们 作为你之外的存在。你想知道,如果它们看起来是从你之外被创造出来的,会是怎样的情况。这就是你体验二元性的方式。有一个你,然后还有在你之外的创造者。这就是二元性。对吧? Z:好的,我明白了。 8:但这是一种幻觉。一切都是一,真实不虚。所有这一切都在你之内。每当你拒绝某些东西,将它从你自己分离出来,并置于你之外,于是你将自己推回到二元性之中。 Z:哦哦。我逐渐懂了。敌对者是一个极坏又很聪明的策略。如果你对它产生共鸣,那么你就创造了二元性,如果你拒绝它并推开它,那么你还是创造了二元性!无论你对它做什么,你都会创造出 二元性。哇哦。真是......有才。 8:是的。敌对者是二元性的关键。而正确理解这一点,也是你从二元性中解脱的关键。如果你想通过一切万有找到合一,那么你需要拆开这个锁。 正如你所说的那样,它是极坏又很聪明的。 Z:那好吧。我愿意这样做。我愿意尝试拆开这个极坏的锁。你能帮我吗? 8:我在这里。但我希望你自己去做。你已经配备了所有撬锁工具,并且它们的使用方法也已经向你展示过了。如果你能自己做,那会好得多。而且,在做的过程中,我将向你展示一个公式,你可 以用这个公式来找到自己的解决方案,以解决无法通过头脑解决的问题。你要从心里解决它。这就是方法。 未完待续 《扬升书》56 | 第十章:什么是邪恶(17) 10.6 在心中找到解决方案 四部分过程 你现在要做的是第一部分。就是放松,回归自己,并进入你的心。所以去喝杯 茶吧。到外面坐在阳光下。放松,并释放这个的想法。进入你的心。然后再回来 打开笔记本电脑。我会等着你,再继续这个对话。 Z:好的。这真让人兴奋。而且有点让人畏缩,因为我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我 会合作的。 (我大约一个小时后回来) Z:我没有坐在阳光下喝茶,我吃了一顿饭,并在浴缸里泡了会儿。(笑)抱歉。 8:(笑)太棒了。重点真的只是让你退后一步,放松一下。从内心而不是从头脑 来看待这个问题。如果你用头脑的话,那你是在做分析工作,你只能将问题减 小到其组成因素,找到与以前解决方案相关的方法。但当你进入内心时,就会 看到问题的整体性,并通过直觉跳跃至全新的解决方案。这就是为什么,我要 你去放松,并进入你的内心。吃喝也有“接地”效应。所以这是四部分过程的 一部分。 第二部分,你必须陈述问题。现在请尽可能清楚地,简洁地告诉我,你看到了 什么问题? Z:好的。问题是,我陷入了一种僵态,一方面不想与敌对者的能量产生共鸣, 另一方面又不能拒绝这位【不可爱的他】。 8:这是你陈述问题很好的第一次尝试。你已经提及这个问题的症结。你不想 与敌对者有共鸣,你也不想和一的另一个方面脱节。这都可行的。但这不是真 正的问题。问题的原因是什么?这个问题的根源是什么? 这是你必须进入内心的时刻。你心里知道。你的头脑总是与表面的东西作斗争 ,并试图将陈旧的框架套在新的图像上。你的心灵才能看到整个图像。现在应 该感受一下你的心。感觉它在你的胸部。感受它的感觉。那是什么感觉?让你 的心跟你交谈。告诉我你接收到了什么。问题是什么? Z:合一。一体。问题是,我不想继续为自己创造更多的二元性。我想认识到自 己与所有一切都是一体的。我想经历与上帝的神圣联合。而且,与敌对者共舞 使我走错了方向。拒绝任何人并对他们作出评判,也使我走错了方向。所以我 无从选择。我无法与敌对者产生共鸣,我也不能拒绝他的任何伪装。 所以我该怎么做? 8:第二部分是从心里说明问题。你已经做到了。第三部分,你可能会惊讶地发 现,不是找到答案。答案只是暂时的,虚幻的故事。他们并不那么有趣。比为一 些小难题找到答案更重要的是借此机会来定义自己。这就是第三部分。与其告 诉我这个问题的答案,还不如告诉我你是谁。或者说,你真正想成为的人。你 将会成为谁——当你忆起你真正的身份时? Z:我不明白。 8:如果你知道的话,我就不需要讲明了。你是否愿意合作,看看会有何结果? Z:当然。好的。所以你问我的问题是:我觉得我是谁?当我醒来时,我会发现 自己成为谁。我的扬升后版本是谁?是这个问题吗? 8:是的。现在再次回到你的心......并回答...... Z:我是具有无限力量的创造存有。我是爱。我与一体合一。我带来启迪和快乐 。我是喜悦。我是我最神奇,最壮丽的自我。 8:很大胆。很真实。很好。现在,第四部分:站在合一之处,告诉我你之前提出 的问题的答案。作为拥有无限力量和爱的创造存有,与一体合一的存有,不与 魔鬼共舞,也不宣称任何人无药可救的情况下,能进步吗? Z:嗯。我现在有点明白了:这两个是同样的事情——与魔鬼共舞就是宣称他人 无药可救。对我来说,这个答案就是意识到所有都已经确实合一。而所有这些 体验都存在于我自己之内。他们在我之外是一种幻相。真的没有什么在我“之 外”。那是幻觉。一切都在我“之内”。所以如果我体验了敌对者,那么我就创 造了那个经历。我选择去感觉这段经历是在我之外,也在我的控制之外,这样 我就有一种虚幻的体验而能够参与一场名为受害者的游戏。如果我想停止玩 这个游戏,那么我只要简单地意识到,我与万物一体是合一的,而且这个体验 是来自内在的。我应该为自己负责任。 8:讲得很好。在这一刻,你已经完全改变了自己的游戏。你已将自己的意识转 化为灵智。你完全意识到,你既是演员,又是你自己舞台剧的编剧。真是美好 的一天。 虽然这是一个激进的想法,但是一旦你真正明白,一切都是一,那么这是一个 合乎逻辑的必然性。你之所以不能容易地理解它,是因为它与你的经验不符合 。但是你必须明白这一点: 不存在“在那里”这个概念。 Z:解释一下? 8:在你的内在,不仅仅有你的感觉。你感受到的一切,也都在你的内在之中。 毫不夸张地说,没有任何东西在你之外。在你之外的都是幻相。你感受到的世 界,只是你自己的投射。它来源于你内在的真实世界。 很难想像吧? Z:是的,很难。 8:你会懂的。你已经准备好了。我要你仔细想一下:你到底是谁。难道你不会 时不时的有一种感觉,你只是一个意识的点在观察自己的生活? Z:是的,我是这样想的。有时当我冥想,或者当我试图变得超觉醒时,我会感 觉到,我是我的头脑中没有维度的一个点。然后我意识到,我不是我的身体, 不是我的思想,不是我的选择,不是我的情绪,不是我的想法,也不是我的经 历。 我意识到,我只是这一切的观察者。 8:是的。从某个角度来看这是正确的。但是,之所以这种体验对你来说没什么 吸引力,是因为你后来觉得,自己只是观察者而已。这感觉有点像你在否定自 己。 原因是——面纱。当你处在这个意识层次时,你正是面对面纱的。一方面 你知道,虚幻的东西就是这样的:虚幻。但另一方面,你无法意识到什么是真 实的。因为面纱阻止你看到你自己的实相。所以这是一个相当荒凉的地方。 Z:是的。但我不介意。它可以相当平静。而且有几次,我曾突然意识到,“我” 不仅仅是意识的那一个点,不仅是我的身体,而且也是我所感知的一切。我听 到的每一个声音,我看到的一切。那都是我。在几次冥想中,我都体会到这是 真实的。 8:实际上它是一样的。如果你认为自己是观察者,那么距离你能够意识到你 正在创造你所观察的一切只差一小步了。你要意识到,你是电影放映机,正向 你播放自己的经历。 Z:但是8,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它有一些非常深刻的寓意。这意味着,我真的 是我自己现实的创造者。 8:真想不到! Z:(笑)是的,我知道这就是你一直告诉我的,但我没有意识到它是这么的具 体。 8:啊。我什么时候没指这么具体了?难道我没倾向于这么诚意和精确吗? Z:是的,(笑)就是这样。我想这只需要一点调整,就能意识到真相一直就在我 面前。 好的,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处理这些信息呢? 8:我们正在谈论如何处理敌对者的问题。根据你现在了解的情况,你会做什 么决定? Z:我想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事情要做。我只是意识到,我所有的经历都只是 我自己的投射。我以前非常努力地忘记了这个事实。一旦完全忘记了,我就会 体验自己的“我不是什么”。而现在我正在忙于忆起它。只要我忆起了,我将 不再相信“我之外”的一些人在我生活中的影响。我现在认识到,这种虚幻构 想的某些部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美丽和可爱的。我真的很喜欢这个星球。我 喜欢在这里体验生活。所以我现在找到了一种方法,来创造我喜欢的东西,然 后释放创造我不喜欢的东西的需求。 8:我可以为你提供我的看法吗?我可以告诉你这对我意味着什么吗? Z:哦,当然,请! 8:首先:你的外部世界是你内在现实的投影。这是你的故事。 其次,你曾经拥有的幻觉是,外部世界是真正真实而重要的东西,内心世界则 要么不真实,要么不重要。 第三:这让你试图去改变你外部世界的东西,让它们更像你想要的样子。 第四:这是造成很多痛苦和困惑的原因,因为你越努力修复自己以外的事情, 你越是失败并且伤害了自己。 第五:你越伤害自己,你的外部世界越反映出你的痛苦,并返还给你。你的现 实变得越来越混乱,困扰和困惑。 第六:最终,每个人都会抵达终点站。在某个时候,你会决定停止尝试修复你 的外部世界,而是试图治愈你的内在自我。 第七:当你开始成功地疗愈了自己的内在世界时,你可能会注意到,你的外在 世界也变得更加幸福和合谐。 第八:所以,醒来吧!变得敏锐!看看什么会奏效!看看正呈现给你的显然的 事实。如果你的外在世界有什么东西让你感到困扰,你应该向内看。从内在之 中找出,是什么在困扰你。找到你自己的内在痛苦或困惑。寻找一种方式来爱 它并且疗愈它。当你这样做时,外在世界的问题会奇迹般地停止伤害你。它会 愈合。它会以美丽和令人惊讶的方式来愈合。这是因为,你停止向外投射一个 受损的、破碎的现实。 Z:是的。 好了,我懂了。 叮! 8:这是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领悟,不是吗?到目前为止,我们一直在浅滩游 玩。我们一直在培育土壤和种植种子。而现在!现在我们看到了新的绿色生命 的第一批嫩芽。现在你可以开始重新想象一切。现在一切都改变了。现在,你 必须学会如何有效和有力地创造,充分认识到你在创造。很快你就会准备好, 彻底地改变你的游戏状态。 Z:但是8;我要问一下“他人”这个概念。我的意思是,肯定我是正在投射我 的现实。但是我心爱的灵魂伴侣丽莎呢?她似乎存在于我的外在现实中。那我 的读者呢? 我的世界中的这些其他存有,是不是真实的呢? 8:他们都是绝对真实的。只是不像你想象中的那样。他们都和你一样。他们也 都是一的美丽和神圣的方面;同样伟大的宝石的琢面,在他们自己发出的光芒 之中熠熠生辉。 诀窍是,要明白一的每一个方面都在投射自己的现实。每一个现实都是不同的 。 但问题是:如果你选择,你可以决定让你的现实,受到另一个人投射的影响 。你可能会决定并同意去体验与其他人相同的部分现实。这个协议是一个共识 。所以你有了一个共识现实。你们一起创造它,所以它是共同创造的。这就是 你为何感觉到你和其他人都居于同一个现实中。其实你只是与一的其他方面 达成协议,以类似的方式体验类似的事情。这就是玩游戏的方式。一群人聚在 一起,就现实规则达成共识,然后他们进入游戏。 但是现在,我们需要回到讨论的主线。毕竟,我们是在谈论如何处理敌对者的 问题。 Z:是的。但我现在明白了。我投射着我的现实。我正在给自己讲一个故事。通 过把自己置身于故事中,我可以更精彩地体验自己。这样才能判断自己的决定 和选择是否适合自己。我会看到,它们是否对我起作用,并让我在各种不同的 场景中感到幸福。如果是的,那么我保留它们。如果不是,那么我做出一个新 的选择。这就是我亲身经历我自己的故事而产生的美丽和价值。 如果我遇到敌对者会发生什么?我要决定是否喜欢这个遭遇。它是否会促使 我进步到我的目标?如果是这样,那么我没有问题。如果不是,我会为自己做 出新的决定,以便我不再吸引这种互动。 如果我仔细想一想......在我看来,与敌对者的互动实际上就是我向自己 展示,我内在不爱自己的地方。就是我向我展示,一些我拒绝并且觉得不可接 受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我把它作为敌对加以区分的原因;作为敌对者。所以 ,在我看来,答案很可能是,找到那个我不爱的部分,爱它。如果我在每次遇到 敌对者时,都能坚持做到这一点,那么我想,我可能会不再经历敌对者。 8:好样的。 我们还有两个非常必要而重要的谈话,需要尽快进行,你现在已经准备就绪了 。首先是关于“负面意识构想”。它将成为「爱的本质」的对话组成部分。在这 里,你会对痛苦,恐惧,愤怒和嫉妒等事物有一个新的认识。你会发现,这些东 西只有当他们是“在你之外”时才是问题——当你从自己身上移除它们并使它 们变得不可爱时才是问题。当你将这些东西重新整合到你的内心,并使自己再 次完整时,它们不仅会失去掌控你的力量,而且实际上,会成为伟大而强大的 工具,你可以用它为所有人带来更大的利益。 我们需要一起做更多的工作才能使你正确理解「阴影」。一的每一个面向凡是 遇到敌对者,都在其内在创造了一点敌对者。这个自我创造的内在敌对者被称 为「阴影」,它具有很好的存在理由。这是你的「阴影自我」。虽然我们对「如何 回应敌对者」有了很好的理解,但在这个话题上,你仍然会有很多非常重要的 工作要做。这是一个重要的话题。只要还有人受到他们自己「阴影」的影响,他 们就会将自己引入歧途。他们会利用自己的创造力来自我伤害。 所以这是一 个非常重要的领域,我们需要做额外的工作以便你可以回到神圣永恒自我的 力量中,而不会再次对自己(或他人)造成任何伤害。 Zingdad注:一些年和许多工作之后,我非常高兴能够提供“照亮阴影”作 为梦者觉醒的第二部分 Z:我非常期待这两次谈话! 8:好。但现在,我们可否放一放敌对者的问题? Z:哦,是的。这已经以相当意外的方式为我解决了。我现在理解了这个问题, 它肯定不会再困扰我了。 8:好,但在我们继续之前,我必须问你一个例行问题。鉴于你目前的理 解......撒旦邪恶吗? Z:(笑)我不得不笑,因为我认为这就像是在问:“教皇是天主教徒吗?”然而 ,在这里,我发现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明确。在我看来,有 可能体验将撒旦视为邪恶。但是也可以看到,这只是他在这个现实中所扮演的 角色。如果没有他扮演这个角色,这个特殊的现实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运作。 最后,我也可以看到,我正在允许选择和创造我所经历的一切,所以我从未真 正地成为受害者。毕竟,实际上没有“邪恶”这样的东西! 你知道,8,我刚刚有一个想法。 8:那就是...... Z:这让我觉得,成为敌对者,是一个相当悲惨而孤独的工作。 8:我认为这是一个带有巨大挑战的角色。在这个现实崩溃之后,必须要提供 大量的爱和治疗给予这个存有才能够使祂找到回家的路。但这也是被选择的。 Z:嗯。我很惊讶地发现,自己再次感觉到一些同情心。 8:那很好 现在是时候为这个谈话作出结论。 “如果存在邪恶,那正是获悉爱的机缘。” 这是真的,因为正如你所发现的,邪恶是一种虚幻的体验。当你相信自己处于 与一分离的状态时,你才能拥有这种幻相。所以这就是答案。将你的意识回归 到合一之中,你将不再能够体验到邪恶。你将不再能够感觉到,你的选择权被 夺走。你将不再能够感觉到,自己是另一个人的受害者。整个邪恶及其伪装的 所有体验,都将留在你身后。 Z:这对我很有用。谢谢你,8。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我该如何将我的意识回归到一体之中呢? 8:没错,就是这个问题。但是你看,我们首先必须从你的道路上,破除这个障 碍。只要你坚持认为,有些其他人是在那里,是不可接受的,他们不能成为一 的一部分——那么你自己就无法返回。它就像是你置于自己心中的堵塞。但现 在已经转变了,所以我们可以继续了。我们继续的方式是...... 爱。爱 是回归合一状态的唯一途径。 Z:这就是我们在下一章讨论的内容!就像你说的那样。 8:没错。下一章见。 未完待续 -nazacalines(游戏) 2018-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