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短篇小说:伪装成爱情的独白 (上)

cc-pc (I am nobod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昨天我收到一封信。你没看错,在这个EMAIL满天飞的时代,我收到一封飘洋过海,不远万里而来的信。不用拆开,甚至不用看,拿在手上,我便知寄信人是冯小青,信封上有她的味道。

“顾筠,我结婚了。他人很好,请放心。你也要好好的。小青上”

小青终于结婚了。从前我心存希望,无论在哪里,站在我身旁的人一定要是她,看来终是不能了。

小青是我在广州硕士时的同学。说同学不太确切,我们专业不同,舍友确切点。九十年代初,研究生尚未扩招,人不多,女生更少。我们那一级就我和她两个女生,所以我们同宿舍。不,说舍友也不确切。她曾是我倾心爱过的人,是我想与之厮守终生的人。

犹记入学第一天,我忙着办理各种手续,在校园里穿来穿去。偶一抬头,有个女生正越过草坪。身形瘦高,长发披肩,大红的宽松棉布衬衫、纯黑细脚长裤,行走在绿色草地上,色彩刺眼。她衣袂飘拂,宛如一面旗帜在风中飘扬。我驻足正待细看,她已绝尘而去。凌厉凛烈,这是小青给我的初印象。

下午,办完手续,领了宿舍钥匙。一开门,右手边是间小小的洗手间,迎面是窗户,两边各一张上下铺靠墙而放,屋子当中两张书桌面对面拼在一起。左边床上已经有人,正是草地上的那个女生。她合衣而卧,闭着眼,发丝散乱,遮住了半边脸,右手搭覆在胸前,皮肤白得看得清手背上细细的青筋,薄薄的嘴唇抿着,自由生长的眉毛,秀气的耳朵,手腕上系着红绳,笔直的长腿。直到现在,我似乎还能闻到她身上那种淡淡柔和的清香,似有还无的香橼味道。我轻咳一声,她立刻惊醒,朝我慵懒一笑,“是你吗?”那一笑,笑得我心颤,我心中那凌厉凛烈的形象顿时消亡。

小青在90年代初的大学校园里是个另类。她时而淑女时而奔放,不算漂亮,却散发出强烈的风味,只能用“有味道”来形容她。她让我想起中国草书,那些一挥而就的泼墨大字,时而颠狂莫测,时而婉转自如,彼此间浑然一体,不失规矩。真不知我们是如何成为朋友的,我们完全不同,也许正因为不同才互相吸引?我不爱穿高跟鞋,一年到头都是休闲装束,只图个舒服,反正是学生,有没有女人味我不在乎。小青不然,她的每一套衣服都很别致,不好说“衣不惊人死不休”,但有那种意味在里头。再比如,我的指甲常年修剪得很短,长指甲不洁净。而小青留着长指甲,且十个指甲总是涂得鲜红,向我炫耀说是“蔻丹”。好几个女老师看不惯,常有微词。一年级上公共大课时,她低头垂眼记笔记,小小十点“蔻丹”,于无声处媚惑众生,惹得多少男生四下打听她是谁。就连我也心动,我从不知自己会喜欢女人,只以为喜欢她,皆因我们是朋友。

果然,她很快就成了男生们心中的女神,总有各专业各年级的男生登门找她,可她多半不在,他们不甘心,还要坐在寝室里巴巴地等,不免害我要浪费时间作陪。后来如果小青外出,我干脆在门上贴个“冯小青不在”。就这样还有些男生不死心,虽不叩门,却在门外傻等,往往手抄在裤兜里,在走廊里游荡,独自前来的会吹口哨解闷;如果两三个结伴而来,便在走道里聊天。总之吵死人,害我午觉也睡不安稳。好在有些懂事的男生会带着吃食来找小青,有时是水果,有时是零食糕点,小青接过它们往桌上一放,又跟着他们出去了。那些吃食便由我处置,这算跟小青同住的唯一好处吧。

开学一个多月后,为着这些死皮赖脸的男生给我带来的不便与骚扰,小青请我吃饭当赔罪。

日头高照,我俩坐在校外小吃街的某间小饭馆里,大家无话。我细细打量她,突然想起开学当天的情形,便问:“你之前见过我?为什么说‘是你吗’?”

她一手撑着脸,我看着她手腕上系着的那根红绳慢慢往下滑,落了几寸后止住。我等她说。她闭上眼:“我一见便大吃一惊,心下想到,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般,何等眼熟……”

我笑,小青也笑,“轮到你了。”

于是我便说,“这个妹妹我虽不曾见过,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只当远别重逢,亦无不可……”

我们相视大笑,笑得花枝乱颤,胸脯起起伏伏。我和小青自此相识相知。

现在想来,那竟是一语成谶,我们最终落了场空。

我俩专业不同,她法律,我经济。一年级我们有几门相同的公共课,便同进同出。那时候年纪轻,爱笑,觉得什么都好笑。走在路上,看到某人某事,我们相对而笑,别人是不明白的,他们不懂我们。教我们英语的女老师,我们笑她好差劲,竟然穿丝袜配凉鞋。小青脚上那双猩红的高跟鞋怕有十寸高,我问她如何立得住,她不答,只追着我问“恨天高”好不好看。我邀她一起去看学校电影俱乐部放的《十诫》,她不去,说太高深看不懂,却带我去看《英雄本色》,张国荣、周润发、狄龙,看得我热血沸腾。看完电影我们去吃宵夜。米粉店昏暗仄逼,她要了一份鱼蛋粉,热气中浓浓的鱼蛋味、香菜味,我们大口地吃,咭咭呱呱地说笑,生活何其美好。

老实说,要我说小青是怎样的人,我竟说不大出,大约是“人在此山中”的缘故。也许我们骨子里是同一类人,不然我怎会喜欢她?比如,那个年代每个女人都有几条的健美裤,我俩都没有,且都鄙夷那种穿法。我不是美女,也没有小青的惊人扮相,但我很懂得低调隐晦地扮靓。看完《英雄本色》,我迷上香港电影,特意烫了个钟楚红似的大波浪,每天蓬松着头去上课,跟她的红指甲并无不同。也许因为这些,我入了小青的法眼,她懂我的闷骚。

周末我们深更半夜不睡,在宿舍里声嘶力竭地吼Nirvana的《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惹得隔壁来敲门抗议。我们偷偷买薄荷登喜路来抽,外国年轻女子抽烟那么有型那么酷,为何中国只有农村老太太才抽烟?我们一起读闲书,我读桑塔格,小青读《围城》。我嫌钱钟书过于刻薄,抗议,她便改读尤纳瑟尔,我遂作罢。第一年我们过得很认真,认真学习,认真玩。大家都渐有进境,我甚至得了学校的奖学金。

暑假前帮导师改试卷我也挣了一些钱,加上这笔奖学金,突然间好富。我记得上次逛街时,小青说她的CK One快用完了,可是好贵,她舍不得再买。于是我买了两瓶,一人一瓶,好奢侈。其实我是希望我们身上能散发出相同的味道。可是那天晚上,我等啊等,她总也不回。已经午夜十二时,算另一天了,小青还没回来。我关灯,上床,闭眼,等。越等越心焦,我又起身,靠着窗户等,看小青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我也曾交过男友的,但从没有这样牵肠挂肚过。我老是一心牵挂她、惦记她。小青床上的被子没叠,我帮她叠好。今天下雨,小青不知有无带伞。小青为了减肥又没吃中饭,我在她桌上放一个大苹果。小青今天穿的是那件火红色的毛衣吗?小青,小青,我靠着窗昏昏沉沉。

我是被楼下人声惊醒的。午夜一点,寂静里传来脚步声、人声,还有轻笑,是小青和一个男生。她真的穿着那件火红色毛衣。可怜的我,这时候还留意她穿的是什么。我跟男人有什么区别呢?我在意的难道也是她的外表皮相?我靠着窗看楼下两人卿卿我我,一颗心像在冰火里煎熬。也许我耳灵,似乎连他们接吻的声音也听得见。那一刻,看到深夜有男生送她回宿舍,看到他们接吻,我的心好痛,不免恨她“郞心似铁”。

小青终于跌跌撞撞地进了门。她喝过酒,脸色绯红,今天还化了浓妆。看到这样的小青,我握着香水的手垂下去,心沉沉,话冷在嘴边。

她看着我笑:“你今天高兴吧,得了奖学金。”小青也申请了,可她败在我手下。其实我并没有野心,但小青有,我那时还不知道。忽然她又说,“今天我也很高兴。”我不言,只默默地递给她那瓶香水。小青接了,“多谢你还记得!”我没有做声,只是看着她,看她倚在床边看我。我们相望竟无言,一时死静。

不知过了多久,我唤她,“小青。”她睡着了。我帮她脱下衣服,脱了鞋,替她盖好被子。看着她满是脂粉的脸,忍不住用温热的毛巾为她擦拭。略为收拾后,我在她身边躺下。闻着她身上酸馊的酒气,默默地流了几滴眼泪,我不知道我怎么回事,这时我才体味到世情难言之味。

这是我们第一次同床共枕。第二天起来,我们什么都没说,接着上课自习做作业,继续过着日子。也许是为了报复她,也许是为了忘记她,我也开始跟男生频繁交往,晚间周末常常跟不同的男生出去玩,走得最近的是一个同门师兄。他是学校摄影俱乐部主席,爱好摄影,多谢他为我留下许多青春的影像。他喜欢我我岂不知,我也是将就着跟他来往。我不知道我到底有没有心,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了报复小青而去找男生,于我并不见得快乐。我于是更加用心功课,比以前要发狠得多,二年级时已在学术杂志上发表了一两篇论文。

这段时间我和小青没有再同进同出,我们各自干着各自的事,难得碰面。走过宿舍时,我总是张望,小青在也不在?她吃饭了吗?在做功课?最近在看什么书?有朋友来访吗?她会不会想到我?如若她不在宿舍,那在哪里?在干什么?跟谁一起?快乐吗?小青突然从我生活中消失了,我仍能保持平静,无人知我内心的波澜,我佩服自己。

这一夜,师兄说带我去暗房教我如何冲洗相片。真的,如果跟师兄在一起,自此把小青断了,未尝不是件好事。我不禁把嫌弃他的心减了几分,接受了他的邀请。晚秋的天气,下着小雨,一阵秋雨一阵寒。暗房里黑红黑红的,仿佛太阳躲到了这里。房间里几排长条桌,桌子上摆着显影盘,一些药水在里面,每张桌子上方都拉着一根长绳,用夹子挂着一些相片。看着相纸放在药水中,再看着白纸上慢慢显出楼台山水,人身笑脸,很是神奇。然而,师兄心不在焉,他只看我,我从药水盘上抬起头便对上他的目光。他情不自已地说,“你这样子好美。”说完便紧紧抱着我,一张脸凑上来。我突然觉得恶心,无法接受,就说,“你居然只敢在黑暗中表白,难道你的爱见不得光?”他讪讪停下,一时不知进退。他不知道我其实是在责问我自己。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752200@0)
2018-10-19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短篇小说:伪装成爱情的独白 (上)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