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周末发篇旧文~~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xiaoxiaoai (艾)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胖子,小肚和小李是我初中三个最要好的异性朋友。他们三个更是死党,可以穿同一条裤子的铁哥儿们,谁有一毛钱都可以掰开来三人一起花的那种。铁三角是最稳固的关系,这个理论在他们身上得到铿锵的印证。

和胖子的友情,可以追溯到小学一年级。我们以前常常跟别人吹,说你们的交情能有我们深?确实,有几个朋友能从小学一年的友情,一直暖暖地延续到成年,延续到如今,并且可以预见地延续到白发苍苍。可是小学的时候,并不喜欢胖子。一次考试,他坐在我前面,扬手就丢给了我一个纸条。做贼的他若无其事,无辜的我却心跳得蹦出喉咙。碍于情面,只好趁监考老师埋头报纸的当口飞速拣起纸条。正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地给他填答案,纸条突然给老师的金刚大手横空掠去,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作弊(应该说是协助人家作弊),可是道行不够,给火眼金睛老谋深算的老师逮了个铁证如山。胖子的妈妈是教务主任,人家有个结结实实的后台,老师没批评他,却把痛心疾首的口水喷到了我的脸上。我眼睛盯着地板,在心里把个胖子狠狠地剥了几层皮。可是胖子脸皮比较厚,加上他也不知道被我剥皮的事儿,所以事后不管我见到他脸上如何冰天雪地他还是照样嬉皮笑脸热火朝天,叫人哭笑不得。一直到了初中,我们又上了同一所中学。胖子的成绩依旧不怎么好,说话依旧是大大咧咧搞笑风趣,可是有他在的地方就有笑声,就有欢快的气氛和热闹的融洽。胖子成了大家的开心果。这个时候他和我后桌的小李和小肚开始臭味相投地形影不离。因为近水楼台,我和同桌的阿文,还有阿蓉,小琴,小瑶和他们三个也开始成群结党,并且过段时间就有新朋友慕名加入,我们的队伍日益壮大。我们会经常一起翘不喜欢的化学老师的课,然后呼啸着去爬山吃路边的大排档,去小李家包饺子,把他家的厨房折腾得乱七八糟把他家的东西吃光喝光拿光然后让他好脾气的妈妈去收拾残局。我们几个,完全没有学业的压力,那段时间过得不知天南地北,记忆中,我们年少的快乐从来都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干净透明,自由如风。

到了高中,我们各自考上了不同的学校。可是大家都不舍得离开这个小组织。于是约好每个月第一个周六下午4点在海滨路第N棵歪脖子榆树下碰头聚首,很有点特工会面暗通情报的意思。我们都为这样神秘的见面而有些兴奋,大家就这样一直坚持了下来,风雨不改。坐在那棵歪脖子树下,一群充满幻想的人时而互发牢骚,批判学校某某万恶的老师,时而调侃谁谁和谁谁又有了什么新闻。记忆中聊天的内容已经模糊,只记得当时海风的味道很腥,但闻着很舒服。夕阳把海面上的渔船渡上了一层浪漫的金色,有沉默的老人,在我们青春的叫嚣声中安静地钓鱼。有一段时间,我们还迷上了打牌,叫找朋友,也叫“叫2“,于是一大群人坐在海滨路翠翠的草地上大呼小叫地打得昏天暗地,路人侧目而视,而我们旁若无人,继续放肆地喧哗,笑声和海浪声一起堆成一段不知忧愁的岁月。

有一次下了雨,我去了,第一个到。有点郁闷,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来,这时胖子到了。神神秘秘地,送了我一盒翻录的古典音乐。他不知道上哪儿探得的消息,知道我那段时间着迷这个,居然花了钱去外面翻录了一些很精美的曲子给我。那个时候,去CD店翻录对学生来说是很贵的消费,我感动得无以为报。觉得自己当年为了被老师批评这点小屁事而耿耿于怀是多么的小气和卑鄙。胖子家境比较好,高中毕业后,我们都还在踩单车的时候,他的父母已经给他买了摩托车。可是他每次聚会都是踩着他那辆比我还破的旧单车赴约。我开始不懂,问他干嘛放着好好的摩托不骑?他淡淡一笑,说这样才可以和你们一起同路一起聊天啊!后来我才懂,原来他不想他两个哥儿们在女孩子们面前显得寒碜。男孩子的自尊是比金子还要贵重的东西。从那天开始,胖子的头上开始有了一个天使一样的光环。

我和胖子不知不觉就很要好起来。他喜欢周末睡懒觉,我也是。不过每次只要我哪个周末上午睡不成懒觉,我就一定会一通电话打到他房间里,让铃声在他耳边狂叫N遍直到把他吵得忍无可忍不得不接。听着他电话里委屈而充满睡意的声音我总会得意的狂笑,他每次都无可奈何,但不得不拿牙签撑着眼皮陪我聊天。我们通常聊的都是很无厘头的话题,但每次总会引发很多严肃的意见和争议,甚至会因为各持己见而争得面红耳赤。最后,他每次总是说,你是语文课代表,我说不过你。不过我还是保留我的意见。那时候身边的男生通常都很顺着我的意,只有胖子直言直说,不怕得罪我。潜意识里,我把他当成哥儿们,也以为在他眼里,我也是哥儿们。直到有一天,我们两一起出去找小李。刚好那段时间,我和小李之间,双方有一点点朦胧的好感。是一层薄薄的雾,捅不穿,化不开。胖子看出来了。那天在路上不知怎地,沉默了半天,他有点涩涩地说,我觉得,我们三个有点象《双城记》。我震了一下。那部电影我看过,也知道故事的情节。可是胖子怎么会是曾志伟呢?虽然长得,是有点象。我赶紧,顾左右而言他。那个时候,第一次觉得胖子原来也有一颗细腻善感的心。

可幸的是,我们几个的友谊在这么多年各自的风风雨雨后,仍然保持着最初的感觉。我年前回国,和胖子,小肚和小李又坐回到我家楼下的那家酒吧里。酒吧放着很怀旧的音乐,我们喝着啤酒,玩着十五二十,昏暗的灯光下我们的笑容跟10年前并没有两样。看不见沧桑,也看不见岁月流逝的痕迹。虽然我们各自都已经成了别人的父母,但只要回到彼此面前,我们便漂过时光的海洋回到10年前那个年少的自己。那晚我喝得有点微醺,过了午夜我要回家,他们三个护花使者一样送我,虽然只有短短几步路。我们在夜的冷风中道别,不知道这一别又会是多少年。那一刻我的脚步有些飘忽,头脑却异常的清醒。我微笑着和他们说再见,尽量把自己嘴角的弧线牵得再高一点,转身上楼,看着他们三个离去的背影,我却有大哭一场的冲动。

记得当时年纪小,你爱谈天我爱笑。

梦里花落知多少~~~~~~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766868@0)
2018-10-27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