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往 14

less_is_more (流浪眼球)
低音弦上的一串音符之后一个长发飘飘的扫弦,歌手看向听众开言道:“我想请一位客人陪我一起完成下面这一首对唱。”

毫不迟疑,她朝着建强做出了邀请的手势。

建强喝下一大口黑啤,感觉到浑身的麦芽香气。他从容走上歌台,悠闲的立定然后朝歌手点头示意。

“先生贵姓?”“任,就叫我小任吧。”

一支皓腕出现在建强的胸下,“小严。你好。”“嗯嗯,你好。”

“唱一首老歌好不好?我们酒屋的‘招牌歌’。”小严再一次看向听众,扬声介绍,“下面请欣赏任先生和我给大家带来的《请跟我来》。”

这是必K歌,人人会唱,所以没有谦虚推脱,两人张口就来。

副歌部分,小严的和声技巧性地压低,避免因为不在一个key上把男声拉走。两人唱得天衣“有”缝,但合在一起打破十二平均率的谐振,将将进入听众心坎后从未被触及的柔软之地,大家不由渐渐地跟着一起哼起来。歌声袅袅如烟如雨割开凝重的夜空,在南方的多雨时节,在南方的一个随意的春夜里,飘散,而后在另一对歌者的心声里轮回,再飘散。

曲终人不散,他俩看着对方的眼睛,彼此又看到了清晨的星光。

“等我,到午夜。”小严轻轻的说。
(#11952001@0)
2019-2-26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往事月明中 12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