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移民路上那些难忘的人和事。。。转眼人到中年,在异国的年头也渐渐逼近故乡的岁月,不知不觉已将异国当故乡。故乡此时莺飞草长,异国还是银妆素裹。清冷冬日,大家来谈谈移民路上那些难忘的人和事吧。我先来一个。

joy_tw (Joy)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接机的学姐

当年本来已开始打点行李去墨尔本留学,圣诞前夕加国移民纸却意外地突然而至。一边是一切准备就绪直接入学,一边是鸡肋般的移民纸,挣扎很久选了加国,想想反正最终要回来的,还是北美的学历和工作经验可能更好用些。决定做完已是新年后,手忙脚乱选了几所学校,终于赶在截止日前寄出申请。学校反应很快,两三个月内回音都来了,很快选定一所西岸的学校。我从小除了上大学,基本没离开过家乡,坐飞机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别提出国,在加拿大一个熟人都没有,下了飞机怎么办哪?这时大学的老师出手找到当年自己的学生,说是从事外贸的学姐移民加拿大已数年,答应帮我安顿一下。拿到学姐电邮和她联系,请她找人接机并代为找个住的地方,所需费用我到了即刻还给她。学姐回了,短短几句,一说接机的事到了机场打这个电话就好,二说人没来不好找住的地方,三要我买某个牌子的高度白酒。我也不好再问,她交代的白酒让我犯难了。我发动家人跑遍全城,也没找到她要的那个北方人常喝的牌子,更别提那么高度数了,只得找了个本地能买到的度数最高的好牌子代替。
开学前四周,惴惴不安地带着那个电话号码上了机,下了飞机一打,有个女声说了一句“在机场某处等着”就挂了。半个多小时后果然有车停下,一个中年女性下车来问是某某某吗,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学姐家。路上学姐介绍司机是她的大学同班同学,移民后在本地又碰上了,所以他也是我的学哥。

学姐看上去大我差不多一轮,租住在滨海附近一个公寓小区的bachelor,里面两个单人床。小区设施老旧,但环境优美,遍地松鼠,到处大树和鲜花,绣球尤其多。八月正是绣球的盛花期,硕大饱满,粉色蓝色紫色的花球在艳阳下恣意怒放,无端地让我去国离乡,前途未卜的不安稍稍去了几分。在学姐家住下的次日我就说要找房子,学姐说公车罢工很久了,她没车不方便带我找房子,让我先跟她住着。

学姐每天在家,寡言少语,神色不虞。她很少谈论自己,但住了几天,我慢慢也拼凑出她的基本情况,知道她以前在国内外贸单位做得不错,离异了就想出来开始人生第二春,孩子还在国内。学姐每天在家研究中医,说是以后要开业,每天大清早就拉着我在阳台上狂练气功,除了锅,做饭不让我用金属,叶类菜必须手撕,根茎类用塑料刀切,说这样才能最大限度保存营养。她对移民生活诸多抱怨,看不上加拿大任何东西,三句话不离剑桥和英国-后来得知她做外贸时曾被公司送去剑桥培训过一个月。我手脚一向勤快,嘴巴也不笨,出门抢着拎东西,回来抢着做饭打扫,自问还算识相的客人。每天饭菜上桌,学姐就开始抱怨本地柴米油盐水电样样奇贵,我提出给她生活费她又坚辞不受,搞得我每天吃饭不敢下筷。我是个胃口超好的人,几天下来,腹中常有饥饿之感,只好在和学姐出去采购时声称超爱胡萝卜,卷心菜,土豆之类的东西,在饭桌上也主攻它们。

从她口中我也得知学哥早年在美国读书,后来移民加国,也离异了,和已经高中的孩子住。学哥做三班倒,下班了基本泡在这里,直到我们就寝才走。本地素有景色优美的天堂之称,学哥说带我和学姐开车出去转。我很快看出两人性格迥异,说话并不投机,一路总是为了鸡毛蒜皮的事吵架不断,彼此对对方都很不耐烦,不过学姐相对更隐忍些。出去没几次学姐开始对我脸色很难看,我就主动提出不去了。他们不出去的时候就在公寓里,肢体语言远远超过口头语言,当着我的面缠绵不断,视我如空气。学哥告诉我说和学姐只是同学,但显然学姐不愿意这么认为,第一学哥这么说时她看上去很不爽,但不吱声,第二她私下暗示我多次他们会结婚,她租房只是暂时的,早晚要搬到学哥的新house去。我当然能出去就出去,免得作特大号灯泡。好在附近超市图书馆样样有,图书馆开门的时候我去用电脑,关门我就去散步。从住处步行十分钟,就到闻名遐迩的滨海豪宅区,造型各异的豪宅沿着海岸线绵延十数公里,据说汤姆克鲁斯在那里也有物业。我漫步在当时市值都四五百万起的那个社区,心旷神怡,觉得自己不在天堂却胜似天堂。虽然明白这些豪宅现在和以后都跟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但作为初来乍到的新人,还是心里充满了希望。

和学姐住了快一周,她依然每日眉头深锁,很少言笑,绝口不提找房子的事。我从没过过在人家白吃白住的日子,何况非亲非故,开学在即,我渐渐沉不住气。公车仍在罢工,我的活动范围只限步行距离内,学姐住处离学校很远,我又想找个离学校近一些的房子,靠两条腿万万办不到。学哥看到我流露出焦急的意思,提出开车带我去找,学姐脸色阴沉如水,我忙推辞。又过了几日公车终于罢工结束,我立马买了报纸看广告,打算带着早准备好的地图和车票独自出门看房子,学姐又反复劝说我打消这个念头,说本地不安全,一个女孩自己出门不好等等,但又从不说陪我一起去。我被搞得无所适从。两周之内就要开学了,我已经心急如焚,体重直线下降。学姐看在眼里,终于吞吞吐吐问我,可否开学后还住在她那里。我万万没想到自己是学姐看上的房客,不知如何作答,只得说让我考虑一下。

我考虑了一晚。学姐家到学校很远。一个bachelor两个单人床已很拥挤,小小的桌子靠墙既是饭桌又是她书桌,我都没地方看书写字。学哥每天出入,似乎也不用管孩子,不到就寝时间不走,开学了我也不能天天散步到那么晚才回来吧。我背负着经济和学业的压力,每天回来看到郁郁寡欢的房东兼室友,我能应付得了吗?如果她搬不进学哥的新house,以后在这里开业做中医怎么办?我还顾虑到她和我共同的老师的关系,怕她因我对他不爽。。。那时年轻,脸皮薄,明知办不到,还想面面俱到,考虑的东西真多呀。。。

但是尽快找到新落脚处的渴望终于战胜其他一切。次日趁学姐学哥出门游玩,我准备好一切出门,半天之内就在附近找到一个两室的半地下室,交了定金。房子空着,随时可入住,房东不提供任何家具,需要我自己买,室友也要我自己找,价钱也超了 预算,但是家具可以买,室友可以找,离学校太远我可以以后再搬,学姐家我是一天也不想多住了。

我回去后不久学姐和学哥也回来了。我直言已找到住处,买了必备家具就立马搬走。我请她同意学哥开车带我去买二手家具和生活基本用品。学姐掩饰不住失望之色,但还是同意了。学哥办事麻利,第二天早班下班过来带上我和学姐,到傍晚事情已经全部办妥,东西直接拉到房东家,又回来学姐处拉我的行李,再三谢过学哥,当晚我就在新地方住下了。夜色中再三谢过学哥,心知以后没有机会再谢 了,因为学姐,我没打算和学哥保持联系,一年后因为同学的缘故竟然和学哥打过几次交道,发现他是一个很实在的人,开朗热情,直爽仗义。

我很幸运,很快找到一个室友。室友比我来加拿大还晚两个礼拜,和我去同一个学校读研究生,再理想不过。她在学校中国人的BBS上发了广告求租,开学在即,她也不再挑剔,有现成的入住就行,我们一谈就拢。后来我们每天结伴上学,相处愉快,直到我们一起搬进学校宿舍才分开。

过了几日我住宿和学校注册的事情全部安顿好了,和学姐约好 了去看她。室友人地生疏,闲来无事,我邀她同去。去的路上我穷大方,在Safeway买了很多学姐提到过多次但从没买过的食品,又买了两盆漂亮的盆栽,希望学姐可以有鲜花在阳台上陪她练气功。学姐见了我,比以前脸色要好,但有些不自然。我对她谢了又谢,感谢她来机场接我,又收留了我那么久,让我在加拿大最初的日子衣食无忧。学姐说谢谢我买了那么多东西,我说再多的东西也比不了她对我的照顾。我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知道以后我们不太会再见面了。后来我果然只见过学姐一次,是第一次回国前问她带东西否。她的上海朋友替她买了许多中医资料,我专程去上海拿了,回来给她时见了一面。她客客气气的,问起学哥,说是很久不来往了。

来加拿大后紧张而忙碌的日子持续了很多年,认识的人也越来越多,学姐落寞的神情难得浮现在我脑海中,但我从未真正忘记她。在加拿大待了足够的年头,经历了足够多的人和事后,我可以坦然被称之为老移民了,也更多地理解了当年的学姐。过去从未怪过她,现在自然更不会,想起她,只有无言的感激,还有就是希望她现在过得好。。。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970138@0)
2019-3-8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