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20年前临走前的那个夜里,家里养的特调皮的猫最后一次跑到我被子上找个地方睡觉。我眼眶湿了,不知道此生还能不能有机会再抱抱它。

mikesmith (老猫)
它是我和老婆认识后,老婆给找来的。

当初还是一只小小猫,就已经是唯一一只老婆感觉无法hold的住的猫。

它是我养过的猫里身体最棒,最调皮捣蛋,最有主意的。

在家被宠着惯着,无法无天的去打碎各种东西,包括我妈攒了几十年的杯子。

隔了几年,我在楼下发现了一只将死的小白猫,被人在肚子上勒了根绳子,都快勒两半了。

把小白猫带回家后,已经长大的黄猫对小猫悉心照顾,有猫粮都是等小猫吃完后自己再吃。

小白猫恢复一些后就带着它玩,直到小白猫也开始跟着它在家里飞檐走壁。

每每想起这些,都是我出国后悔的地方。

和人还能说清楚我去干什么,我什么回来。和猫的分别,却只能是再抱抱它。
(#12329761@0)
2019-9-15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