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潘金莲和她的贞洁牌坊(上)

audreymm (awesom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潘金莲近日来过得颇不太平,因为同县的孔老太死了,县里要为她立一个贞节牌坊。



早年间,潘金莲用砒霜毒死武大,后进入西门家,颇得西门庆宠幸。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几年,西门庆因终日纵情酒色,操劳太过,虚脱而亡。潘金莲设下毒计逼死李瓶儿,并将庞春梅卖入窑子,自己摇身一变成了一家之主。西门属县内豪门,家大业大,金莲吃穿用度不愁,还养了些俊俏浪荡子,天天一起寻欢作乐,日子过得倒也风流快活。但很快孔老太之死打破了她生活原本的平静。



孔老太娘家姓钟,出身书香门第,自幼知书达理、秀外慧中。及至成年嫁给县武官孔德,于是就成了孔氏。婚后第二年,孔德出征,战死疆场,留下双胞胎遗腹子孔科学、孔民主。自此孔氏终身未嫁,含辛茹苦将两个孩子抚养成人。最终孔科学荣升翰林学士,孔民主官拜礼部侍郎。孔氏死后,县里为表彰其恪守妇道、教子有方,弘扬人间正气,决定为其修建一座贞节牌坊。



虽然终其放荡污秽的前半生,潘金莲注定与贞洁、高尚这些字眼无缘,但她还总算是个有自知的人。内心深处的良知和羞耻也偶尔会在酒醒以后的清晨和喧嚣落幕的刹那,从心底幽幽地浮上来,换一小口气,便又在新一轮的放纵中沉沉坠去。



这座即将兴建的贞节牌坊既像如来佛手中的照妖镜能够瞬间将她扒光衣服、现出原形,又像是唐僧口里的紧箍咒,让她魂飞魄散,片刻不得安宁。“无论如何一定不能让这栋牌坊竖起来。”她恨恨地想。



苦思冥想几天未果之后,她找来了表哥胡吸睛。胡吸睛本是个落地秀才,早年还曾因不满朝廷科举制度发牢骚,而被关进县衙打了几十棍子。不过这几十棍子也瞬间把他彻底打醒了。从此以后他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靠着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在官场上混得风生水起。他善写文章(虽然一贯胡编乱造),以不怕脏、不怕累、不怕肉麻闻名,还经常故作吸引眼睛的惊人之笔,因此得名胡吸睛。现在的胡吸睛已经贵为总编,主管县城第一大报《不是不报》。



胡吸睛果然是个厉害角色。“没问题,这对于我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在半推半就地接受了潘金莲的银弹加肉弹贿赂之后,他赤裸地躺在床上搂着金莲打着酒嗝安慰道。不过第二天一早,老胡却变了卦。“我想还是让这栋牌坊立起来吧。”他镇定地说。“什么?你说什么?你忘了昨天晚上……”金莲涨红着脸已经要出离愤怒了。“别急,我是想让这个牌坊立起来,但是上面要刻着你的名字。”他用他的脏手捂住了她的小嘴,慢悠悠地说道。“这不可能!这不真成了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了?”潘金莲刚说出了一半,又把后一半活生生地吞了回去,心里就像做了一趟过山车一样刺激,搞不懂胡吸睛到底要干什么。



两天以后,县城第一大报《不是不报》头版头条刊登出了一篇纪实报道《千古奇冤!誓死捍卫贞洁的旷世烈女——潘金莲》。文章讲述了父母早亡的弱女子潘金莲,面对多次被拐卖、强卖的人生悲剧,坚持理想,不畏强拳,誓死抗争,捍卫贞操的动人事迹。文章最后还特别强调潘金莲至今无儿无女就是因为她还是一个处女。文中,胡吸睛极尽颠倒黑白之能事,以至于潘金莲看后几次吐晕在马桶上。



此文一经刊出,立即在县城内引起了轩然大波。县令谭腐亲自来到西门家视察。谭大人一行在原文作者胡吸睛的陪同下接见了潘金莲女士,并进行了亲切交谈,气氛隆重热烈友好。潘金莲按照报道添油加醋地讲述了自己的不幸身世,说到动情处,八十多岁的谭县令也禁不住流下了两行热泪。在享用了西门府准备的盛大晚餐之后,谭大人还独自和潘金莲一起参观了当年她和西门庆战斗过的地方——西厢房。在这里,潘金莲为谭腐示范了自己如何用棉被和枕头抵御住了西门庆的一次次疯狂进攻。最后,谭大人还饶有兴致地提出主动扮演西门庆,以再现这一重要历史场景。不过,他并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两人激战直至深夜……





几天后,县里的《百姓日报》、《黑暗日报》以及《讲真》杂志等各大媒体均对潘金莲的动人事迹进行了深入采访和隆重报道。县皮影戏团也推陈出新,在原来热播剧目的基础上根据潘金莲的故事改编出了《永不消逝的处女膜》和《饥渴中永生》等王牌产品。有关潘金莲的歌曲、舞蹈、戏曲等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以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方式得以迅速传播,遍地开花。与此同时,二十四红旗手、县十大女杰、年度风流人物、巾帼柳下惠等荣誉也纷至沓来。但这些荣誉中却唯独少了那座贞洁牌坊!



“金莲啊,不是我不帮你,这个事情确实不好办啊。”谭腐躺在西厢房的床上,对怀里的潘金莲不紧不慢地说道。“那孔老太在县里德高望重,两个儿子都在京城做大官。况且她在先你在后。除非她亲口说不要这座牌坊,否则我很难办啊。”潘金莲看着这个昏庸无耻的老东西,眼里满是失望。“不说自己无能,偏偏说得让一个死了的老婊子说话。这个该死的老王八!”她心里暗暗骂道。不过世间总有些人就是为了挑战那些不可能的事而生的,胡吸睛就是那个能让死人说话的人。



过了没几天。一个夜里,官府根据匿名举报在孔氏墓旁抓获一个盗墓贼,并从现场搜出胡萝卜、萝卜、擀面杖等赃物。罪犯对盗墓一事供认不讳,承认赃物均从孔氏墓内盗得。当案件呈交至县衙,谭腐对此自然是心领神会、如获至宝。召集全县百姓前来听证,并将所获胡萝卜等证物一一展示在大堂之上,其中甚至包括一个直径约一尺,重达一吨半的石碾。会上,谭大人慷慨陈词痛斥孔老太伤风败俗、两面三刀、阴险狡诈,也为其不能保住晚节而深感痛心。最终一致通过废除孔老太修建贞洁牌坊资格。



孔老太两个儿子孔科学和孔民主虽然贵为当世大儒,但在搬弄是非上却远远不是胡吸睛和谭腐之流的对手,正所谓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清。最终只得愤而辞官,怒走洪坑。不过若干年之后,洪坑从南部边陲的一个小渔村发展成了一个远超京师的重镇。



十月一日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潘金莲的贞节牌坊就在这一天建成了。县令谭腐谭大人亲自进行剪彩并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讲话中谭大人高度赞扬了潘金莲同志勇于坚持理想,不畏强拳,誓死抗争,捍卫贞操的崇高精神和伟大事迹,并鼓励全县妇女同志都要向潘金莲学习、向潘金莲致敬。尤其在讲到潘金莲以弱小身躯一次次抵挡住西门庆的疯狂进攻时,谭大人一度面色涨红,情难自已,期间不得不几次将右手伸进裤兜以强制平复来自身体内部的不安和骚动。潘金莲的脸上则始终洋溢着喜悦和自豪的笑容。可惜这种兴奋并没有持续太久,她的噩梦就来了。(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392920@0)
2019-10-18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