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小狗平安和它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终结篇

audreymm (awesom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老栗家本来是龚庄的大户,到了他这辈,吃喝嫖赌败光了家产。有钱的时候,他养了一大群狗,经常狩猎取乐。等到他成了穷光蛋以乞讨为生,那些狗也不离不弃跟着他。他原来读过几年书有些文化,养狗多年,对各种大病小病都有所了解,久病成医,又学习了一些医术,最近几年开始专业给狗治病。公驴家的狗很多,大多营养不良,所以经常生病。老栗也得以凭此维持生计,不用再乞讨度日。最近天气寒冷,我家的几条狗也生了病。我就喊了老栗过来。
老栗虽然是半路出家,但水平还真是不赖。看过之后,他说并无大碍,给狗下了几副药。等狗把药吃完,我请他回屋里招待喝酒。老栗年轻时嗜酒如命。后来家道中落,这个爱好自是难以为继。我准备了他最喜欢喝的烧酒。他甚是高兴,交谈中有问必答,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你知不知道一条瘦瘦的,特别懦弱温顺的癞狗?”我小心地问。等他明白我说的是平安之后,他翻着白眼,不屑地看着我说:“癞狗?!它可是我最心爱的赛虎的种!”说到赛虎老栗的眼圈有些红润,继续说:“赛虎可真是条好狗啊!体型足有牛犊大。陪我打猎的时候,它自己可以单挑一头熊……”。“赛虎能打得过恶魔吗?”我好奇地插话问道。“恶魔哪里是它的对手!我破落以后,赛虎就带着我的狗群流浪。当时还有另外一群流浪狗首领就是恶魔。恶魔多次来挑衅都讨不到半点便宜,还有一次差点被赛虎咬死,从此它吓破了胆,不敢再造次了。要不是……,唉,……”他哽噎着说不下去了,仿佛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却更加勾起了我的兴趣。我赶忙给他斟满了一杯酒递过去。他把酒一饮而尽,顿了一小会儿继续说:“要不是,要不是公驴那头畜生惦记上了我家赛虎。赛虎就不会死。”“赛虎怎么死的?”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问。他打了一个长长的酒嗝,揉了揉胸脯继续说:“公驴想利用那些狗帮他为非作歹。他先是用肉骨头和鸡腿贿赂收编了恶魔那群狗,然后又打上了赛虎的主意。赛虎当然不是孬种,没有上当。软的不行公驴就来硬的,领着恶魔他们来打。恶魔当然斗不过赛虎。这时公驴,公驴……”因为情绪激动他几次说不出话来。“公驴就在背后开了一枪,打到了赛虎的脊骨上。恶魔才有机会把它咬死。”

说到这里,老栗老泪纵横,不住地啜泣。稍微停顿了一下,他继续激动地说:“赛虎的几个崽子都发了疯似地冲了上去,但不是被恶魔就是被夜叉咬死了,还有两个直接被公驴的枪打死。我当时就在那里,却因为害怕公驴的枪,一动不敢动。有时候人还赶不上一条狗啊!”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放声大哭,啪啪地扇着自己的耳光。我连忙站起身,按住他的手臂,连声安慰他。过了好一阵儿,他才重新又恢复了平静。

“那平安呢?当时在哪里?”我看他彻底没事儿了,才敢小心地问。“你说的那个平安当时也在。只不过它得了疟疾,病得很厉害,动不了,所以它才能活到现在。赛虎死了以后,它手下的那些狗就都被公驴抓了回去。之后这些你都看到了。”又喝了两杯酒以后,他话锋一转,长叹一声:“谁能想到它现在反倒却活得最滋润。”
“谁?平安?”
“是啊,你不知道,它现在可是个活宝啊,你用一车金子换公驴都不肯跟你换哩!”
“真有这种事儿?详细说说看。”
“那次集体出逃事件之后,公驴发现了一个怪事。凡是嘴上沾过平安血的那些曾经想要逃跑的狗都变得无比温顺了。”
“还有这等事情?”我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想从他脸上分辨出话的真假。
“当然,后来公驴找我去试了很多次。只要把平安的血注射到那些不听话的狗体内,任你再不老实的也都马上变得乖乖的了。”
“我的天,还真有这种奇事!”我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只是有一个叫憨熊的不太听话,总是挖地道要逃跑。后来足足给它扎了5管血,你猜怎么着?现在比绵羊还乖。妈的,也难怪平安现在这样吃香,这家伙的血比金子还值钱啊。”

“原来恶魔最受宠,现在平安马上就要超过它了。这也难怪,和平时期。公驴也靠这些狗的血汗钱积累了不少资本,不用再去外面抢钱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要让那些下等狗心甘情愿地为他卖命干活。平安当然比恶魔有用。”他呷了一小口酒,继续说。“恶魔凶狠有余,但不够听话。公驴跟它讲也没用,下手太狠。上次下等狗集体逃跑,公驴不想弄死那么多。道理很简单,它们都死了,谁做工啊?可恶魔偏偏听不进去,把遇到的都咬死了,要不为啥它原来一只被夜叉压着呢。”接着,他又把嘴贴在我耳边故作神秘地说。“现在公驴正想依靠它俩搞一个大工程。他想让平安和恶魔交配,杂交出既听话又凶猛的狗。”

“哦?那就直接把平安的血输给恶魔不就行了?”我问。
“不行,绝对不行。输完了恶魔就失去战斗力和野性了。所以万万不行。”他连忙摆手。
“现在这个计划开始进行了吗?”
“刚刚开始,只进行了两次没成功。平安原来一直多病,体质不好,没带上。恶魔嫉妒平安受宠,现在正好有机会发泄一下……”之后,老栗又讲了很多事情,但我却听不进去一丝一毫,脑海里只是隐约看到一只小狗前腿跪在地下,把屁股撅得高高,任凭杀死自己至亲的凶手趴在身体上恣意地抽插发泄取乐。

“你还打算为公驴那个畜生做多久?”送老栗到门口时我忽然唐突地冒出了一句。“公驴的确是个畜生,不过……”他难为情地满脸堆笑说:“不过他给我的钱还不错,谁能跟钱过不去呢?你说呢?”我没有再说话,默默地关上了门。知道平安还活着以及它正在享受着荣华富贵,虽然说了却我的一块心病,但我感觉比听到它的死讯还难受。每每想到它,我总是会在眼前浮现出恶魔的淫笑和平安顺从配合的丑态,令我作呕。没过几天我的新烦恼就来了,如风失踪了。

如风是一条纯种的阿富汗猎犬,体态清秀、长毛飘飘、静如处子、动赛脱兔,全身充满了贵族气息。它是我朋友的狗。因为朋友要去欧洲游玩两个月,所以暂时把它寄存在我这里。它的名字取自许巍的歌“像风一样自由”,也正是它性格的真实写照。在我见过的所有狗当中,它是最特立独行的一个。

它喜欢无拘无束地到处玩耍,漫无边际地在田野里追逐着野兔和蝴蝶。它喜欢傍晚站在庄头的土坡上和情投意合的母狗一起看夕阳,也喜欢在月圆之夜恶作剧似的模仿狼嚎,惊起一树一树的乌鸦和麻雀。总而言之,它身上的每个细胞都跳动着浪漫的音符,每一滴血液都浸透着自由与高贵。

之前它也有过一两天为了追逐真爱夜不归宿的时候。但这次不同,我找遍了整个庄子都寻它不见。四五天过后,我也就不再报任何希望。一天夜里,老栗突然来访,说他遇到了麻烦要跑路,问我可不可以挪一笔钱给他救急。我就拿出了我有的全部现金,并把在京师的一个过命朋友的地址和联系方式交给他,让他在必要时去投靠。他千恩万谢地匆匆离开,临走时告诉我如风就在公驴家,它和平安现在都有危险。

公驴家戒备森严,外人根本不可能入内,我只能祈祷如风能够真的像风一样可以飘出来。每天都可以听到公驴家里此起彼伏地传出狗的哀嚎,可是我却无能为力,只能强忍内心的煎熬。一个月以后,噩耗终于传来了:如风死了!平安死了!甚至恶魔也死了!

据知情人士说如风的确是公驴杀死的,虽然他很不情愿这样做。可能是厌倦了周围那些狗的奴才相,公驴对如风的自由和独立非常欣赏,钟爱有加,给了它各种美食、美狗以及豪圈。但如风对此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不断寻找机会逃跑。尽管如风最后找到了憨熊当年挖掘的隧道,可惜在即将逃出的最终一刻被平安发现,重新被抓。

公驴决定对如风使出杀手锏:输血。可是老栗在为如风和平安输血时阴差阳错地将如风的血输入到了平安体内。(对此我一直坚信老栗是故意的,就像我坚信人的良知和正义从来不会缺席一样。)到了当天晚上,恶魔可能是喝了公驴喝剩的酒,醉醺醺地来找平安进行育种试验。平安找到机会一口将它的两个睾丸咬下吞掉。随后平安去找公驴,却只撞见了正在吃蛋炒饭的公驴独生子小毛。平安仅用两口便将其咬死。

公驴得到了消息,带着众多一等狗来抓平安。平安打算通过地道逃走,却被憨熊拦下。走投无路之下,平安一头撞死在公驴的围墙上,脑浆迸裂、惨不忍睹。公驴为掩狗耳目声称平安死于醉酒驾车交通肇事,内心里咬牙切齿外表则悲痛欲绝地将其厚葬于七贝山的卖命公墓。同时为了避免其他狗接触到如风的血、肉和气味,公驴亲手将如风秘密勒死,并沉尸于憨熊所挖隧道内,以水泥浇灌。对于曾经接触过如风的狗则以如风有传染病为由,进行一一隔离禁闭。

恶魔的下场罪有应得。被平安咬掉了蛋蛋之后,它雄风不再,失去了战斗力,只能沦落为二等犬,干些脏活累活。它性情乖戾,心有不甘,多次将其他犬只咬伤咬残。公驴大怒,将其当众剥皮抽筋做成标本,以儆效尤。它原来的职务由一等犬笑面虎接替。

如风事件在下等狗中引起了广泛反响,对一等狗和公驴的反抗时有发生,以至于公驴不得不几次提高它们的待遇。平安死了之后,憨熊成了公驴拯救下等狗灵魂的唯一筹码。可惜憨熊年事已高,还有高血压动脉硬化,抽不出血。公驴只能将其杀死晒干制成粉末,掺在下等犬的狗食中。

鉴于公驴证据确凿的种种劣迹,我给动物保护协会打了举报电话。他们说第二天会派人来处理。就在当天晚上我做了三个奇怪的梦。第一个梦让我有些失望。当动物保护协会的装甲车冲开公驴家大门的时候,所有的狗包括一等犬和下等犬都一同冲了上来,对着我们大声吼叫。它们突然开腔说起了人话。那些一等犬和它们的崽子们对我们大声咒骂说我们没有权力干涉它们的幸福生活。甚至几条下等犬中的老狗(可能是服用了太多憨熊的粉末)也拒绝我们的善意,说它们希望安定地生活再也不想做回流浪犬。当我质问它们能承受的底线是抽筋扒皮还是挫骨扬灰时,它们默不作声。我进一步追问它们是否想让自己的子子孙孙也要将过去的苦难一再重复时,它们泪流满面。这时,笑面虎带领一等犬和它们的崽子一同冲过来,我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

第二个梦则显得甚是荒唐。当动物保护协会的装甲车冲开公驴家大门的时候,公驴正跪在地上接受传教士的洗礼。他的那杆打死无数狗狗的猎枪被砸个粉碎,四分五裂地躺在地上,再也无法使用。那些一等狗的食槽里面装满了谷物、青草和树叶,没有半点荤腥。

第三个梦也是我现在正在做的梦。当动物保护协会的装甲车冲开公驴家大门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是满园春色,鸟语花香。如风带着那些曾经被视作最卑贱最不堪的下等狗们,一起自由地追逐野兔和蝴蝶,打闹嬉戏,享受每个清晨和日落……;而公驴和那些一等狗的尸体则被啃噬得只剩下一堆骨架,在阴冷的角落里发霉发臭。

写于西元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四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2458549@0)
2019-11-15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