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一节 空中邂逅
第一章 第一节 “您好,欢迎登机” 长相甜美的空中小姐站在飞机前舱的厨房间位置,对每一个登机的旅客流露出职业、生动甜美却又不带任何感**彩的问候,如果你也认真了,想对她微笑一下,你错了,你看到的只是她浓妆艳抹的脸蛋,而她的目光早已越过你的头顶,瞅向你(身shēn)后第三第四的人了。 龙龙的座位在2k,第二排的靠窗位置,波音757的作为位置和空客320的几乎一样,这一年多来为公司在上市的事(情qíng),他跑北京几乎一周一次。他想把拉杆箱放在都定的行李架上,但打开一看,里边塞满了封装好的毛毯还有二个装设备的箱子,座椅底下又放不进去,他就想把箱子放在边上的座椅上,想呆一会请个乘务员帮忙。 谁的箱子一个穿夹克剃寸头的小伙子大声问 我的龙龙站起来说,上边没地方了,他补充了一句 那我不管,你的箱子不能占座位,要么了你先去托运掉,要么你自己想办法解决,那人说, 我等一下让乘务员帮忙龙龙说 “她能帮你啥忙啊,你要是不配合的话,我有办法可以让让你下飞机,”那人说话倒也干脆。 凭什么让我下飞机你谁呀龙龙来气了,你看一下,你看呀,,,,,。龙龙想把行李仓拉下打开让那人看,不料用力过猛,碰到了那人的鼻子,立刻流血了,那小伙子不愿意了,“哎,你干啥,找事呢是吗”龙龙刚想说对不起,那人一把揪住了龙龙的领子,想把他拉倒飞机走道里,“把你的手拿开”龙龙有些火了,那人丝毫不听,反而上来了另外一只手,把龙龙拉成像虾米一样弓着腰,飞机上空间狭小,178米(身shēn)高的龙龙被他拉拽的无法站立,龙龙被彻底激怒了,他猛地向前一扑,二人同时倒在了二排和一排之间的机舱地面上,而且谁也起不了(身shēn),他们互相推搡着,谁都想把对方压在底下,就谁也起不来。乘客上不了飞机了,已经上了飞机的乘客看(热rè)闹一点不嫌事大,七嘴八舌,纷纷起哄,其中夹杂着一些绝对行家的武术和摔跤词汇。 “二位先生,是不是可以起来了“机舱内响起一个响亮清脆而又不乏严厉的声音,声音来自一个穿蓝色制服,高约17米,天生丽质、楚楚动人的乘务员,所不同的是,她穿蓝色的制服,她激动的脸色绯红“我是今天的带班乘务长,二位先生,怎么看你们也不像文盲、知道这不是练摔跤的地方吗” 二人有些难堪地站起来,整整衣服,那个男子有些轻视地望着龙龙,嘴上还不服“你是不想飞了今天对吧,可以啊,”龙龙狠狠地瞪着他,他猛然觉得空间里亮了好多,这个乘务员真的是很漂亮了,让龙龙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个乘务员口气缓和了好多,“你们再闹下去,你们信不信,你们今天就飞不了了,信吗”“不信”二人居然一口同时地说,话音未落,机舱里进三个警察,大声喝问“是谁在闹事是你们吗带上行李,跟我们走,”龙龙无奈,拖起拉杆箱,准备往外走,这时候那个乘务员对警察说警官,他们已经不闹事了,是一场误会,您看,警察看了一下她的(胸xiōng)牌,说“你就是谭晓,大名鼎鼎啊,你是全国民航劳模,带的又是团中央青年文明号,你可不能和稀泥啊,万一他们在空中又闹起来怎么办不行,走吧,一个警察推了龙龙一把,龙龙这会认真地看了一眼这叫谭晓的乘务员,“没事,没事,很快会见面的,让飞机等等我啊”,那个小平头嘻嘻笑了一下,对谭晓说,谭晓有些遗憾地目送龙龙下了飞机,乘客开始继续登机,等乘客全部上完,她们按照流程用计数器清点人数,即将关闭舱门时,龙龙和那个人拎着箱子又回来了,后边还是跟着警察,谭晓不解地问警察,怎么,规矩改了吗什么啊,警察靠近他说,这二个家伙,鼻子出血的这个是法院经济庭的庭长,我们航空公司还有案子在他手里呢,另外一个是人大代表,谁都惹不起,谁都不能关,没辙,”“啊,怪不得都能成这样了”谭晓揶揄地笑了笑,悄悄看了一眼人大代表龙龙,龙龙没什么事一样捧着一本书在看,封皮上字很大,riners diea居然还是英文版原著,谭晓有些把眼前的人和刚才趴在地上摔跤的人联系不起来。飞机起飞了,飞平了之后,就准备开始供餐,谭晓是带班乘务长,主要在前舱厨房间准备餐食,八个座位的公务舱里只有二位乘客,她想了一下,走到普通舱龙龙面前,先生,你(身shēn)体不舒服吗。龙龙被问得不知道怎么回答,没有啊,他说,您不要硬撑了,万一出状况就危险了,这样吧,我请示一下机长,让你坐到公务舱里,这里口气好一些。龙龙只好疑惑地随着谭晓来到了前舱,谭晓给他找了靠后拍的座位坐下,又分别给二位公务舱旅客做了解释,大意是这位乘客(身shēn)体不舒服,在前舱休息一会。 龙龙不明白为什么他会有此待遇,难道是和个法官闹事闹的不管他了,前舱比经济舱舒服多了,舒展了一下(身shēn)体,准备睡一会。这时候谭晓端着几个餐盒走过来,放在他面前, 龙代表,累了吧,可以就餐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们当然知道,还知道你谈过几次恋(爱ài)呢,谭晓半开玩笑地说, 不是吧,龙龙当真了, 没有,开玩笑呢,谭晓浅浅一乐。 餐盒有三样菜,一盒米饭,龙龙乘坐飞机很多次了,第一次有这待遇。他有些茫然地看着谭晓, 这是机组餐,我的这份给你了,我一点不饿,反正到了北京也得扔,不吃也浪费了。 哦,这么说算是我帮你忙了龙龙一脸正义, 是啊,所以,我还要谢谢您帮我呢,谭晓嫣然一笑,龙龙脑海里突然跳出一句诗来,“回眸一笑百媚生“ 我叫谭晓, 我是龙龙,龙龙说, 知道啦,谭晓轻声说, 龙龙还想说什么,但好像没词了,他不是一个在女孩子面前能够很好驾驭语言的人,于是低下头去吃饭,谭晓也去厨房忙去了。 从乌鲁木齐到北京的飞行时间是3小时45分钟,所以吃顿饭,眯一会也就差不多要到了,龙龙想的怎么样感谢美丽俊俏的乘务长谭晓,但可惜的是,从他吃完餐盒到飞机落地,只是匆匆和谭晓打了个照面,根本没有机会多说一句话,龙龙觉得遗憾,至少应该感谢一下乘务长谭晓,说实在的,谁知道还能不能遇到呢,或许遗憾就是在最不经意的时候发生的 飞机准时降落在北京首都机场t2航站楼,龙龙乘地铁到了北京北京假(日rì)花园酒店,他平时来北京都住在这里,房价不贵,他约见的劵商和律师在酒店的咖啡厅见面,本来满心欢喜的龙龙,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给他带来的消息,是灾难(性xìng)的。 哪位姓王的小个子律师和戴眼镜瘦高的郭姓保荐人,先是和他客气了一番,然后打开一个黄色的牛皮包,拿出一叠纸来,小个子律师清清嗓“新疆龙德科技股份位于乌鲁木齐,公司先后研发了等多项软件产品,共获得八项软件著作权。公司累计完成销售6000多万元,上缴利税760余万元,共解决就业三十多人。公司被评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公司董事长龙龙担任科技部“十二五”国家科技支撑文化类汉维语学习与应用项目总负责人,公司项目被评为国家级项目。 公司作为为疆内为数不多的教育文化产业、动漫产业,坐拥西部大开发的政策利好,充分享受来自国家、区市政府、产业园区的多项政策、资金扶持。公司与疆内外多个教育、文化相关部门,数千家学校、教育培训机构拥有良好的合作关系或业务往来。自公司产品穿越时空系列i上市以来,公司陆续在上海、山西、浙江、安徽、四川、广东、甘肃、新疆等八省市签订了代理商,并在当地包括省市级新华书店在内的多家音像产品销售单位建立了销售渠道。作为一个文化创意公司,该公司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是毫无悬念的,“ 龙龙松了一口气,听律师继续往下说。他这次来北京,就是和他们商定挂牌前的基准(日rì)期的。可是,接下来哪位劵商的话,把他又打入了冰窖,他说“越来越多的企业想登陆新三板,而新三板的财务问题一直困扰很多企业,其中多数是历史遗留问题,比如为考虑纳税而导致的财务混乱。企业要想登陆新三板挂牌和融资必须跳出财务为税务服务的固定思维,通过清产核资、理顺流程、内控规范、财务规范和产品和市场的规范要求来促进发展,通过这半年来对于龙德公司的考察调研,我们觉得龙德公司的财务数据从理论上说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在税收这块,存在着不小的问题,按照新三板上市流程,通常在初步尽职调查后针对企业财务问题,帮助企业认真进行梳理,解决企业财务规范存在的疑难问题,按照新三板挂牌的要求逐项规范,以达到新三板挂牌审计要求。新三板财务规范的主要内容包括一、货币资金,比如公司外部账面体现银行账户和内部账面体现银行账户数量不符,内账多开具的银行账户为企业处理账外收入支出及无正规票据业务的银行账户。建议核对银行账户开立(情qíng)况,并由会计牵头与出纳员对公司近年开具的所有银行账户进行逐项核对,调整账务处理错误及账务处理不及时的业务,确保银行存款做到账表、账实、账目与银行对账单相符。二、其他应收账款外部账面和内部账面其他应收款不符这个贵公司的大问题。 三、应收帐款,公司外部账面和内部账面应收账款不符。比如公司应收账款部分存在坏账并未计提减值准备,同时部分应收账款实际已经回款,而公司账面没有进行销账处理。这一点上,贵司账目比较混乱,我们和会计师商量了一下,过三年的账目需要重新梳理,这些工作什么都可以做,但是随之而来的,就是税务问题,我们查到过过去三年,从龙总个人卡上进来的销售款有1600多万,您能说这些不是销售款吗,当然,公司股改制前是您个人的公司,我们无权干涉,可是,这笔销售款如果入账,意味着要补交将近300万的所得税,这一点您考虑了没有还有预付账款,公司外部账面预付账款余额和内部账面体现预付账款余额不符。预付账款账面未进行明细项目核算,无相关合同等补充资料,无法明确款项明细,无法分析账龄及确认各项预付账款债务人的真实(性xìng)。还有存货,涉及的问题有公司财务核算未制定存货减值的计提方面的规定,部分已存在减值的(情qíng)况但未计提跌价准备;存在体外循环的存货。六,待处理财产损益,对形成的原因及形成的时间无法落实清楚的,建议将该部分待处理财产损益结转至营业外支出处理。 我们给出的建议是运行规范,这是企业挂牌新三板的一项基本要求,当然也包括财务规范。拟挂牌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在会计基础方面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方面是有“规”不依;另一方面是“内外”不一。这不仅让企业的运行质量和外在形象大打折扣,还势必影响好企业挂牌,当然更会影响企业今后的io。挖贝新三板研究院建议严格执行相关会计准则,充分认识到规范不是成本,而是收益,养成将所有经济业务事项纳入统一的一(套tào)报账体系内的意识和习惯。建议龙德公司再用二年时间,重新规范企业,我们等你三年直去创业板“ 他后边再说的话,龙龙一句都没有听清,他不知道心里压一块石头是什么感觉,但是已经没有感觉了,从饭店房间的窗户望出去,北京的高楼大厦,光彩琉璃的夜景,斑斓多彩看上去光怪离陆一片太平盛世可是多少犄角旮旯的暗色不也是城市的一景吗街上时髦的帅哥靓女行走匆匆,无非也是在为了幸福而奔波,什么是幸福钱运气 忙了将近一年多时间,花费了也将近700万得到的结果,让龙龙一下子难以接受,他躺在橘黄色房间的(床chuáng)上,下午饭和晚饭都没有吃,脑子里开始演电影了,多少个(日rì)(日rì)夜夜同事们的辛苦,敖红的眼睛、会议室的折叠(床chuáng)、十几箱的方便面、大把大把的钞票流水一样花了出去。他一直睡到第二天凌晨5点,翻起(身shēn),洗漱了一下,直奔机场,酒店门前的大街上空无一人,能听得到远处环卫工人扫地的声音,这个声音让龙龙觉得落寞和无奈还有沉重,喧闹的都市,还像孩子一样在沉睡中。 龙龙走在异乡的大街上,突然间就恍惚了,他知道一个时期结束了,他还没有来得及想该如何向方方面面交代,高新区领导。同事。朋友。股东。或许,昨天的光环、荣耀、都和这晨雾一样,已经开始褪去了,他在想将来的(日rì)子有多长,到底该怎么度过,他很想和人说几句,但是周围没有人出现。“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吧”他对自己说。 龙龙乘坐了7点4分的一趟航班,上午12点就到了乌鲁木齐,公司副总小海来机场接他。小海,帅气的小伙子,毕业于**新疆班,成绩优异,从新疆区级机关下海,直接来到龙龙的公司工作,四年多了,成为龙龙的铁杆兄弟。小海开着龙龙的宝马730i飞一样开动起来,还吹着口哨,嘴里一连串的问题“龙总,啥时候挂牌那天做基准(日rì)我还有几个同学要买公司股票,能不能给他们匀一点,还有,张沐打了十几个电话给我,问你昨天在哪,怎么不接电话,也不会回她电话,她说话都带着哭腔”,小海说的张沐,是龙龙的女朋友,喜来登酒店销售部经理,龙龙没有听进去那些,只说了一句,“小海,白干了一年多,上市泡汤了,,,,,,” 小海一个急刹车,后面一辆车打着喇叭、车轮发出刺耳的声音紧贴着宝马驶过去。“注意安全,小海”,龙龙喊了一声,“啥事回公司说”小海脸色铁灰,再一言不发地开着车。 回到了公司,在龙龙装修得比较富丽堂皇、宽阔敞亮的董事长办公室里,龙龙仔细地把他和律师以及劵商见面的(情qíng)况,和小海说了,小海愤愤不平地站起来 “这他妈什么劵商、律师会计师我看就是一帮有执照的骗子不行,不能这样便宜他们他们一年前怎么说的就在公司会议室,大家都在,他们说,经过一个星期的翻账目,龙德公司不是能上不能上的问题,而是想不想上的问题公司所有人都在,这都什么人吗这都是“ 算了,也许他们说的有理,过两年就过两年吧,龙龙说, “那怎么行,龙你知道这样一来有多少麻烦会出来吗他们之前年底作为基准(日rì),明年6月挂牌,现在好了,我们怎么股东交代还有,下个月商业银行100万贷款到期,怎么办还有,公司这些人要是听到这个消息,又该怎么办账上只有不到50万现金,根本不够还的,这帮孙子不是要害死人吗”小海越说越激动, “好了,不说了,小海,明天你联系个小贷公司,把我的车先去抵押了,看能不能贷上50万,先把贷款还了,其他的事(情qíng),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龙龙说,他又打开一包烟,他的烟瘾蛮大的,大学时候在宿舍里吸烟,被老师逮住过,在班里做检查,他抽烟的样子很奇怪,你几乎看不到烟在哪里。 -imoldyumi(老玉米) 202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