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第二节 同学聚会
快下班时候,他接到高中同班同学豆豆的电话,再次提醒他今晚八点在喜来登酒店的高中同学聚会,他这才想起来此事,本来他对这聚会没什么兴趣,但高中三年他一直是班长,所以他无法推辞这类聚会。在他看来,这类聚会就是逞能逗比斗嘴聚会,外加个别好色之徒勾引女生的场合。豆豆曾是班里的学习委员,他们曾有二个学期在一个班里,关系一直很好,她家是公安世家,大学所以大学就选择了公安大学刑侦专业,毕业后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工作,现在是一名中队长了,接到豆豆的电话后,龙龙驱车前往乌鲁木齐市喜来登酒店,这家酒店位于乌鲁木齐最繁华的友好路上, 龙龙从小到大都几乎自这条街上长大,他见证了街道的发展变迁-友好路。这条修建于1959年,北起新医路、南连红山环岛,连接城南城北全长405公里的主干道,历经半个世纪的变迁,已发展成乌鲁木齐寸土寸金的中央商务区。从几十年前年代泥泞不堪的友好路到上世纪80年代改建后机动车道宽145米,双向4车道的友好路,还有那首著名的 “停靠在八楼的二路汽车”的歌词, 友好路上的“八楼”公交车站,如今已变成宽敞明亮、可避风雨、设有暖房,充满现代气息的brt(车站。而曾在二十多年内是乌鲁木齐最高建筑物的八楼,就像一位饱经沧桑的睿智老者屹立在友好路上,看着这座条路逐渐变宽,街道二旁的建筑物一年年长出来,长高,长的不断趋于现代化,……友好路上的中国新疆国际博览中心(原名自治区展览馆),是新疆对外开放的窗口——乌鲁木齐对外经济贸易洽谈会(乌洽会)1992年发端于此。2011年9月,乌洽会的升级版——中国-亚欧博览会移师新疆国际会展中心,这里将升级改造成为新疆艺术中心。友好路,见证了一座城市的成长与蜕变,它的变迁,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迁的,他浓缩了几代人的回忆,龙龙所经历都看到的,,只是很短的一段历史。这条路的名称在不同时期曾为阿合买提江路、友好路、反修路、友好路。 路面由石子变成了柏油;最后成了宽28米,双向8车道……曾几何时,这条街上有个奇特的场景,冬天的公交车站,路面上洒满了煤沫子,公交车进站,就停在这些煤沫子上,不然就刹不住车 友好路上的昆仑宾馆,这座苏式风格又具有新疆民族特色的建筑始建于1959年,是当时西北地区最高的楼,一共八层,市民习惯称之为“八楼”。1980年以前,“八楼”是乌鲁木齐最高的楼。它和北京前门饭店用的是同一张设计图纸,都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建成,都是老资格涉外饭店。过去,友好路上只有2路和1路公交车,现在,至少有十几路公交车在“八楼”公交站停靠,乌鲁木齐人称“昆仑饭店”为“八楼”——这座建筑已经深深植入了这座城市人们的记之中忆。友好路,正在托举着乌鲁木齐人的内敛,把他们的沉稳、热情展现给更多人。 喜来登饭店,这一著名的国际品牌饭店,就位于这条街最繁华地段----友好集团购物中心对面,它和美美购物中心这个乌鲁木齐最为高档的购物场所浑然一体,成为一个庞大的建筑群,几百家店铺,包含了几乎所有的世界名牌,这一带,是乌鲁木齐有钱人喜欢的地方。 7点45分左右,龙龙来到饭店的地下停车场,刚停好车,就看到边上隔几个车位哪里传来争吵的声音,他寻声望去,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背对着他正在和一对年轻男女发生争执,大概是因为车位的事,他走过去仔细一看,那女孩竟然就是给他打电话的豆豆--警花豆豆,她今天没有穿制服,她26岁左右,个子将近1米68左右,穿着一套比较时尚的秋装,她气度优雅、娴静,象是俏丽的江南女子;嘴角挂着一丝倔犟的波纹,她看到龙龙,欢快地叫了他一声,另外一对是一个高个、皮肤白得吓人、身着一身名牌,喷了有半瓶香水的白富帅和一个也蛮漂亮的女孩, “说我选好了车位,刚准备倒车,这个人一头扎进去我的车位。豆豆急促地说, 龙龙走过去,对那个开跑车的高富帅说, “这个就是你不对了吧啊? 总有个先来后到是吧,你一个大男人,就算不讲风度,也不能和一个女孩子抢车位啊?” 那个白富帅脖子一梗,“你谁啊,管的多啊,你家的车位啊,她家的车位啊,?”口语中透出近乎嚣张的挑衅味道,龙龙上前一步, “给你3分钟,你最好把这车给挪开了,不然我就把我的车横在你的车前边,你就别想开出去,你明白吗?” “你敢?” 白富帅一脸不相信,龙龙一语不发,转身把车从停好的车位开出来,横在这小子车前。然后对豆豆说,“你把车停在我的车位上,我就不信治不了他” 他转身对白富帅说 :“你如果有钱的话,就把这个饭店买下来,我的车也就不要了,送给你了,走,豆豆,我们上楼去,” 豆豆哎了一声。 身后的高富帅愣在那里了 那女孩过来拦住龙龙,“:大哥你好,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吧,他年轻不懂事,我们这就去把车位让出来,我们去另外找车位”,“不用了”,龙龙说 “我就是要让他知道一下,不是啥东西都是钱能买来的” 一边的白富帅还在叫嚷着什么,手脚比划着,龙龙推开拦住他的那女孩的手,拉着豆豆径直走向电梯,电梯门关闭的时刻,高富帅在打电话给什么人。 龙龙和豆豆来到流光异彩,格调幽雅的酒店大厅,他给张沐打了个电话,不到一分钟,张沐就从就从一侧连走带跑地过来,直接扑到龙龙怀里,给他一个熊抱。她是个感情丰富细腻执着的妙龄女子 ,心底里和骨子里对于感情的归属无论如何挥抹不去,并通过精工细刻,天赐一般的面容流露出来, 她大约身高170米吧,长发飘飘,美貌、妩媚、天资过人,毕业于某外国语学院,父母亲都是大学教授,她说一口流利的英语和法语、大学期间参加全国大学生英语比赛获得第三名,全自治区“好声音”大赛第二名、钢琴十级、”省级马拉松比赛前十名次,业余时间在电视台主持外语节目。 “:你这几天跑哪里了,那么忙吗,也不给我回个微信,你要急死我吗? 下次你在这样我就飞去找你一点不理解人家心思。事情顺利吗?你好像黑了,瘦了”。张沐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絮絮叨叨的小女人,全然不顾是在酒店的大堂里,也不顾来来往往的客人和酒店同事们的眼光,龙龙微笑着没有打断她,看得出他对她的一往情深。张沐是龙龙的初中、高中同学,英文名字“party”,她的面孔光洁得宛若象牙雕成,身体曲线完美,穿的是深蓝色酒店制服,她外罩着一件绿色带蓝底暗格的长风衣,显得奔放,潇洒、性感而又热烈,她有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从中透露出来的纯真的神色,让人怦然心动。龙龙有时感觉她像一匹难以驾驭的野马,奔放、潇洒、热烈。她送过他有几十张免费或四折,或五折的酒店餐卷套票,这样也方便见她,龙龙也就也就成了这家酒店的常客。 张沐也和豆豆大大滴拥抱了一下她们也都是同学,女孩子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话就多了,张沐带他们来到二楼的天海自助餐厅,这是一家以海鲜为主的日式自助餐厅,是这和城市里最为高档的自助餐厅,因为他们是离海最远的城市,所以,自助餐的价格在500元左右一位,这里环境宽敞舒适,食材丰富新鲜。日式餐厅的寿司和刺身自不必说,是一定要吃的,此外特别推荐细腻柔滑的鹅肝和精致的甜点。这里安静的环境和服务员贴心的服务,是自助餐厅少有的亮点。有三文鱼、寿司、甜品、蟹腿、鹅肝、虾饺、刺身、鱼翅、焦糖布丁、印度拉茶。 张沐送他们来到餐厅里边一个能坐30人的会议室般大小的包厢门前,然后说去一楼接应其他同学,就先下去了,包厢里已经有三十几个同学在里边,大家一阵说笑客套,龙龙虽然心情实在不好,但是也没有受到多大影响,大家刚刚坐定,门被推开,一个青春俏丽的时髦女孩出现在门口,她身后跟着一个小伙子,“大家好,同学们好"龙龙认出她是高中同学雅文,“雅文!”同学们一片欢呼,几个女生扑过来,她们闹成一片,雅文(她修长的身材,嘴角含着的微笑大眼细眉,樱桃嘴,秀气可爱,双眼中有不加掩饰的征服欲,以及出神军人家庭那种特有的严肃感,将她天生的气质发挥的淋漓尽致。雅文大而婀娜的双眸灼灼地注视视着大家,龙龙猛然觉得学校时候那个单纯亲切的女生雅文,已经让他感到那样遥远而梦幻了,而眼前这个漂亮成熟的女子,似乎和那个高中女生雅文判如二人了。 让龙龙吃惊的不是雅文,而是出现在邓伟身后的那个男子,当他转过脸来的时候,龙龙不禁吃惊地站了起来,他就是飞机上那个和他干架的穿夹克剃寸头的小伙子 “这是我男朋友,李建军,在法院工作”。邓伟介绍到。 这时候建军也看到了龙龙,快步走来把手伸向龙龙,满脸含笑。 “:哈哈,不打不相识啊”, 雅文诧异地说,你们认识 建军说,“他就是我我给你说的在飞机和我干架的家伙!” 雅文一听有些急了“:你干什么啊,他是我的老班长,你"龙龙也笑起来,“不提了,一句话,缘分!”。 他和建军拥抱了一下 周围同学听事情原委,都欢笑起来 建军大约18米高,浓眉大眼,非常健壮,一幅乐呵呵的样子。 这时候张沐也进来了,女生们又是一片惊讶和欢呼,张沐换掉了职业套装,一头流云飞瀑般的黑锦秀发披散开,特别是那张脸,脸很美很白,在那柔和的自然光下,她若是一动不动,就像是一尊白玉雕像,她走到龙龙面前,绕着龙龙的脖子,对大家说, “龙班长,大家都认识吧,我家男人,” 大家哄笑起来,问你们领证了吗,张沐说,领不领证,关系不大,反正小女子早已经心有所属了,她大大方方地亲了龙龙一下,又惹来一片起哄。 “同学们基本上到齐了吧,我就来说几句,” 张沐走到一边,拿起麦克风, “这次聚会,是我们一帮女生倡议的,大家毕业七年半了,都在婚嫁阶段了,以后在聚会应该不是太方便,所以这次聚会呢,算是一个单身汉聚会吧,但是我们同样邀请同学们的另外一半一起前来,也好让大家认识认识,没有对象的,以后出朋友也好有个参照啊,,,,,,”, 大家一片笑声。 “今天来参加的,占我们班同学总数的85%以上,所以,应该能算是八一中学高三二班同学的大聚会” “这次聚会我选择放在我们酒店,是因为我拿到了有史以来本酒店从未有过的低价,五折,这个价钱只是外边一家中低档饭店的价格,而我们酒店是全城最高档的酒店,而且今晚,我还跟酒店申请了三间客房,等一会我们有抽奖活动,一二三等奖,可以得到我们的免费客房,有那几对鸳鸯在此平时不方便在一起,本姑娘可以优先考虑,”一片欢腾。 “:下面,我作为本酒店的销售部经理,就向大家介绍一下我们酒店吧,我们酒店有398间客房,房无论是规模还是设备设施在乌鲁木齐都是首屈一指的。我们还有1400多平米的豪华健康俱乐部,也有专业教练。酒店有雅克西餐厅、日本料理、泛亚餐厅、烩萃全天候餐厅,还有以上海菜、四川菜为主的藏鲜楼餐厅和以广东菜为主的珍宝阁餐厅。酒店有多个多功能会议,约近1400平方米的会议场地,其中包括一个800平米的大宴会厅,三个多功能厅和三个会议室,各位同学以后无论有任何公私活动,都请来我们酒店,我保证给大家最低的价格,最高品质的服务," 掌声响起。 正在大家纷纷议论着张沐专业的介绍和从酒店弄来的优惠的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个高大帅气,潇洒俊雅、戴眼镜、穿着考究的35岁左右的男子走进来,只听豆豆欢快地叫了一声“老候!” 叫老候的人惊异楞了一下,继而快步走到豆豆面前拥抱她,“我男朋友老候!,侯大叔,做点小生意”豆豆很兴奋地大方地大声介绍到, “你不是说和朋友谈事不来了吗?”,豆豆低声问他,老候向大家拱拱手:“对不住,对不住,来晚了,来晚了,今晚的单算我的"大伙儿坚决地摇头,比他们大出七八岁的老候看样子是个有钱人,也绝不是只做点小生意, 豆豆把龙龙介绍给他, “是你呀,兄弟!” 叫老侯的汉子走过来,热烈地握紧他的手使劲地摇着。 “:我听豆豆说的最多的就是你了,能干,开公司四年就当上了市政协委员,一年几百万的税,有出息!当过兵吗,没有?没关系,仗义,仗义,新疆人里的儿子娃娃!” 他有些动情,看样子豆豆什么都告诉过他了。 "大叔,你来做什么?来了就坐吧,"豆豆问老候, 老候把她叫到一边,说本来没什么事,一个生意场上的老哥的孩子被人欺负了,车被人堵在地库里,本来想叫几个人来,但是我听你说过你有同学在这里当销售部经理就不想给你找麻烦" 豆豆听完先是噗嗤一乐,笑然后的弯下腰去,豆豆把龙龙、张沐叫到一起,把发生在地库里的事情说了一遍。老候大笑起来,。什么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都是自家兄弟的事情,他再次握住龙龙的手,“兄弟你有性格,哥哥我喜欢!”,张沐嗔怪对龙龙说,“多大的人了啊,还和人斗气,你都快成酒店家属了,也不替我照顾一下影响”,“不”! “美女啊,龙总做的对”,老候说,“要是我,可能还不是这样温柔呢,,哈哈哈”,大伙一起笑起来。张沐叫来了酒店的一个员工,去替龙龙移车,并嘱咐员工把车停在负二层的员工停车场, 这时候建军也凑过来,龙龙给老候介绍了建军,老候显得非常兴奋,老候兴致很高,出去打了一通电话后回到了包厢,看样子要和龙龙、建军还有其他同学还好喝一场了。到这时候,他们的同学聚会好像才正式开始,一个胖胖的同学脖子喝的通红,站起来问龙龙, “龙总好,我听说你们公司年底就要上市了,是真的,不是骗人的吧来 我来给你敬一杯,不管真的假的,你都是我们同学中的这个”他竖起大拇指,,”也有几个同学随声附和着。 气氛一时有些异样,龙龙大方地站起来,端起酒杯说 :"今天,同学们聚会,我本来想提这件事,但是既然有同学问,在前开始做新三板上市,但是前几天被判了死刑,二年内几乎再没有可能了",为什么?条件不够,不如过几年再说"大家静静地看着龙龙,听着龙龙在介绍公司的情况,在大家看来,他好像在介绍别人的公司,平静,坦白、不带感情色彩,看不到他有受挫的意思。 “没事,兄弟 ,有了这次经验,下次一定会做的更好!来,为了龙总的下一次,我们干一个,,对了,也为了在做所有人的事业、爱情、为了所有人的前程,我们一起干一个吧?”坐在豆豆身边的老候先站起来,端着酒杯,大声地说。 大家几乎没有人反对,大家都一饮而尽。建军端着杯子走过来,“龙总,我是真羡慕你有这样的经历,你已经非常出色了,你做了很多实际的的工作,为社会做了贡献,不像我们法院的,有时候有劲都使不上,不过,你要慢一点,给我们哥几个留一点追赶你的时间啊,今天认识了,不对,其实我们昨天飞机上就认识了对不对”他又小声附在龙龙耳边说,“那个空姐美女呢,我可是看见她把你叫到前舱去了啊,我差点也跟过去”龙龙摇摇头,他确实不知道谭晓的具体情况,建军见龙龙不说话也就没有再往下问,然后他裂开嘴笑起来“今后,用得到我,用得到我们大家的话,你就只管说,我们大忙帮不上,小忙一定义不容辞” “没啥说的!”老候在一边说,他向大家挥挥手,大声地说“今天,,我很高兴,我呢,岁数大你们七八岁,以后大家有个什么事,找到我,我如果不帮忙,我就不在江湖上混了, 另外,我今天第一次见到龙总,你们的班长,我们家豆豆警官给我说了很多次了,可以说如雷贯耳,龙总是个人物,新疆的儿子娃娃! 很敬佩他!今天,2015年7月30号,大家给我做个证,今天我老候说了,今后龙龙总或者在座的各位,有任何需要帮忙的,我姓候的到时候要是胡咧咧,你们就抽我,,我虽然没有什么大本事,几个亿的生意还是有,”豆豆在一旁踹他一脚,“老候你喝多了是不是,这里都是我的同学和老朋友,收起你生意场上那一套行吗,我们不是还有这么多同学朋友吗,只要龙班长需要,我们都会那样做,”雅文也站起来痛快地说,“只要班长需要,我们就是班长最好的后勤保障部门”。几乎所有同学都站起来随声附和,龙龙眼睛有些湿润,他有些感动了,他站起来向大家致谢,坐在他边上的张沐看着他,她知道龙龙每年也有四、五百万的利润,难道男人们都永远没一个止境?非要没日没夜地要把自己拼到底吗,都是普通人,钱够用就行了。对于她来说,从小到大的环境,让她对于金钱没有太多的认识,在她需要的时候,从啦没有为钱感到过有为难,在酒店工作了以后,她出色的表现和业绩,让她的收入在酒店管理层名列前茅,将近3万块一个月,父母亲的收入每月也都在五六万元左右,全家一年的收入在一百万人民币左右,在乌鲁木齐这样一个二三线城市、房价只有七八千的城市里,已经绰绰有余,所以对于龙龙的收入,她一点都不看重,在她看来,龙龙只要有他自己喜欢的事业,有中等以上的收入,将来的家庭生活水平在中等以上,她就满足了。所以,对于今晚龙龙所说的上市受阻一事,在她心里没有激起一点涟漪,她只是依偎靠近了一下龙龙,决定今晚不回家了,把龙龙也留在酒店,他们有七八天没有在一起了。她抽空去前台按照内部价要了一间行政套房,她想要好好照顾一下龙龙,温柔一下她爱的男人。自从她18岁那年和龙龙在一起之后,每一次见面或者有什么活动,她都要选取一个她认为最好的环境,来度过和享受二人世界的青春爱情的浪漫,她认为,没有什么能比这件事更为重要,更值得期待和付出。 同学聚会一直持续到到凌晨1点多,最后一个是击鼓传花节目,奖品是三张酒店客房优惠券,建军女朋友邓伟上尉得到一张,老候抽到了一张,还有一个单身的女同学抽走了一张。 分别时候老候特别向龙龙要了手机号码,说明天,也就是再过借小时,让龙龙的找一下他,他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他说 -imoldyumi(老玉米) 202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