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望长安---母校,兴庆公园,新校区《二》
母校,兴庆公园,新校区《二》 我们一行离开教学大楼,沿着路边长满法国梧桐的林荫大道继续前行,这条路我曾经走过无数次,也许更多是在梦里。 路边集萃园的荷花还在开放,曾经的排球场似乎没了踪影,新建的图书馆大楼傲然屹立,前方不远处不正是当年的体育场吗?绿如地毯的草坪,帅气整洁的塑胶跑道,高大宽敞的看台,他可完全不像从前的样子。 记得三十多年前,体育场的草坪可没这么漂亮,田径训练场还是铺满炉渣的简易跑道。每天清晨全院学生都要集中在此,做广播体操,为这事,班里的体育委员及学生辅导员可没少操心,每日早起时间一到,他们会挨个宿舍敲门喊人,几乎每个宿舍里都有偷懒的瞌睡虫,要把他们拉起来可不是件容易之事。 每年一届的运动会都会在此举行,这可是校园一年之中最热闹的时候。伴随着嘹亮的运动员进行曲,各个系的方队轮流从主席台前走过,方队前方举牌引路的队员往往都是各系精挑细选的系花,各位系花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竞相争艳,成了开幕式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看台上,“心怀鬼胎,饥饿难耐”的男生们评头论足,大饱眼福,终于有了一个欣赏各色美女的好机会。 从体育场向南走五六分钟,我们来到了校园的南门口。门口东边的那座旧建筑正是我曾经生活了四年的宿舍楼,那时,它可是咸宁路上最高的新建筑,能住在这座楼里,是每一位学子的骄傲。 说起这座大楼,在当年,它可真是“臭名远扬”。由于大楼紧靠大街,每逢有漂亮时髦的女孩子从楼下通过,楼上立刻会传出刺耳的口哨声和不怀好意的喊叫声。如逢喜庆或毕业庆典之日,整座大楼更是被各种疯狂嘈杂的声浪淹没,不时会有各种杂物从楼上落下,锅碗瓢盆的敲击声,热水瓶落地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大楼周边立刻被一群“坏人”祸害得面目皆非,一片狼藉,不好意思,这座宿舍楼也就有了一不堪的雅号“咸宁路上的一大害”! 征得管理人员同意,我终于又见到了我曾经住过四年的房间。这间屋子曾住着我们来自天南海北的七位舍友,它见证了我们最美好的青春岁月,这里也发生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我自己就曾经拿错了洗脸盆,给我上床的谢同学无偿洗了一件黄上衣,稀里糊涂地做了一次活雷锋。我还自己动手缝补书包,可却奇怪地把自己的书本和书包缝在了一起。。。。嘿嘿!我的这些囧事常引的舍友们开怀大笑,也都成了每晚“卧谈会”的经典笑资。 当我们走出宿舍大楼时,正赶上学生们的午饭时间,现在的学生食堂会是怎样的呢?何不乘此良机,重温一下逝去的美好岁月?这真是一好主意。 这是学生第一食堂吗?它早已褪去了往昔的风光,失去了曾经的喧嚣,静静地矗立在那里。这里周末还举办快乐的舞会吗?这里还会邀请社会名流举办各种新潮讲演吗?这里还会上演盛大的新年晚会吗? 遥想当年,我们曾为填饱肚子而无数次拼抢奋战在此,馍馍夹红豆腐,再配上一碗玉米粥,是我最爱的早餐。我记得上午最后一堂课,可是大伙最难熬的时间,还没等到铃声敲响,满教室早已回荡起叮当作响的锅碗瓢盆声,饥饿难耐的我们第一时间冲向了一食堂,可这里早已是人头涌动,人声鼎沸的战场。热气腾腾的各种饭菜装在一个个大饭盆中,沿着一排条桌一字排开,如饥似渴的“恶狼”们紧盯着盆中诱人的片片肥肉,恨不得立刻吞入口中,大师傅的手艺着实高超,饭勺一抖,可爱的美味你到哪里去了?每周也会有诱人的猪排出现,其实就是肉少的可怜的猪骨头,可我却难得奢侈一回。其实,我最常吃的美味是土豆炖花生米,忘记叫何菜名了,经济实惠,又麻又辣,过瘾! 我记得当年食堂的饭菜油水太少,十分清淡,自己每月34斤的定量常不够吃,每学期还要从家里带点全国粮票,额外买些饭票。大米是凭票供应,也不知是那一年的剩粮,吃在嘴里尤如豆腐渣,全然不知何味,所以我的定量米票几乎全都送给了南方同学,难得他们却吃得有滋有味。 跟随着人流,我们进入了新建的学生饭厅。现在的学生食堂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整个就是一个现代版的food court。大厅中央摆满了桌椅,环绕四周全是装饰得灯红酒绿的门面,大锅菜早已成了远古回忆,各种饭菜都是现做现售,各色美食,天南海北,应有尽有。听随行的同学介绍,现在的学生食堂早已市场化,学校为控制饭菜质量和价格,会给商家提供一定的补贴,因而饭菜价格低廉,只有本校的师生,使用专用的饭卡,才可在此就餐。 看到眼前如此丰盛的美食,我们早已激动不已跃跃一试了。在座的每位即兴点了一套自己喜欢的小吃,多年后的今天,我再次有幸品尝一回学生食堂味道,那种激动渴望的心情实在难表。 大家吃过大餐后有什么感觉呢?经济实惠,物美价廉,比所谓的回民美食街好太多了! 离开校园后,我们顺道畅游了一回兴庆公园和曲江新校区。兴庆公园变化不大,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楼台亭榭,大明宫词,湖光山色,烟波浩渺。 新建的曲江校区,规模宏大,气派非凡。可这些对我来说却似乎没有什么吸引力,在我心目中,它少了一份期盼,更少了一份亲近感。听老同学说,新校区主要开设了一些时髦的新学科,诸如人文学院,艺术学院,传媒学院。。。。都是一些花狸狐哨外表靓鲜的时代产物,母校真正的精华还在老校区。 理工大学开办这些时髦专业有何之用?时代巨变,也许我等老朽之人确实跟不上新时代的潮流了。 -qwg(GONE) 202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