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望长安--徒步古城墙《三》
徒步古城墙《三》 静静地伫立在城墙之上,望着车站广场前匆匆流动的人群,我默默地陷入了沉思,它唤醒了我无数的梦境,勾起了我太多的回忆。 激动人心的回家之旅;惊心动魄的逃票之行;热血沸腾的拥军之路;泪如雨下的分别之苦。。。。这一幕幕场景仿佛就在眼前。 我记得有一年元旦,我的一位在郑州上大学的发小邀请我去郑州游玩,可那时的我正穷得叮当响,那有多余的钱来买车票?无奈之下,我就有了一次不甚光彩的逃票之行。按照发小透露的攻略,我特意选择了夜间的特快车,他说,夜间的特快很少查票,随便找个地方睡一觉就到了。他还安慰我说,即使被列车员查到无票乘车,面对身无分文的穷学生,他们也别无他法,最多把你赶下这这趟车,你再设法换下一趟车就行了。 听起来似乎不错! 凭着一张便宜的站台票,我就轻松地混上了东去的列车,我们一行五人就此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逃票之旅。别说,我们一路还算顺利,只是由于做贼心虚,每当有列车员从我身旁走过,我都紧张的要命,这一晚更是迷迷糊糊,吓得我难以入睡。 车到郑州,发小亲自在站台上迎接我们,他带着我们,沿着曲曲拐拐的小路,顺利地混出了车站。 嘿嘿!逃票还是挺容易的嘛? 睹物思情?西安站寄托了我无数的梦想和情怀。夕阳之下,我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它,真舍不得离开它。 我还记得我们曾去过附近的一小车站,慰问从南方前线归来的47军将士。好像战士们都挤在一节节绿色的闷罐车中,个个都显得很疲倦,沉默寡言,具体的细节真想不起来了。回到学校后,我和一好友合作写了一篇激情洋溢的散文《新一代最可爱的人》,这篇文章后来被发表在校报上,我也破天荒地收到了惊人的20元稿费,只可惜这篇文章我没有留下底稿,也不知将来能否查到。 离开西安站,天色逐渐渐暗了下来,不经意之间,古城渐渐变成了萤虹闪烁万家灯火的海洋世界。城墙上,灯光昏暗的大红灯篓在微风中轻轻摇曳,一闪一闪,远看就像是镶嵌在夜空中的一串串美丽的夜明珠。近处,城楼上的灯火倒映在静静的护城河水面上,随波舞动,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夜幕之下,漫步城上,悠然之中,独享其乐,乐哉乐哉! 黑暗之中,向西又走了许久,眼前出现了一巨大的城楼,五颜六色的彩灯勾画出城楼优美的身姿,在黑暗的夜空中显得格外耀眼,古城的北门安远门到了。 出了城门向北就是北关正街,穿过铁路就到了西安著名的“道北”了。在当年,它可是古城有名的棚户区,臭名卓著的悍匪魏振海就发迹于此地,他的名头在黑道上可曾是响当当的。听当地的同学说,因为“道北”的名声不好,城里的姑娘打死都不愿嫁到那里去。现如今,西安市政府已搬到了此处,这里早已高楼林立,旧貌换新颜,成了古城的繁华之地。 沿着北关正街一直向北,就可以到达渭河边上,因为芦苇丛生,沼泽遍地,那时这一带就叫大草滩。三十多年前,我和一发小来过这里,去拜访他住在此地的亲戚。那一次,我们玩得很嗨,去河滩上狂奔,去河沟里捞鱼,去水塘里摘藕。。。。这里的莲藕长得又肥又壮,却听说莲藕都是由城里排出的污水喂肥的,也不知真假。我只记得这里蚊虫奇多,那一日,我俩可被蚊子咬惨了,带着浑身的伤痕,我俩第二日就仓皇逃回了城里。 -qwg(GONE) 202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