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帆----追寻枫叶之梦《六》
《六》移民路上的伙伴们 千禧年的春节在一家人忐忑不安之中一簇而过。 这些天,我一直忙着准备各种资料,好歹我在单位也混了十多年,也算是半个芝麻官,在人事部门开个证明还不难,当然得编些善意的谎言,那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移民公司的客户来自各个行业,工程师,教授,医生,公务员,生意人。。。。,各类人等,形形色色,五花八门。几乎每位都如我一样,对所办移民之事守口如瓶,谁都不傻,没谱的事可不能随意宣扬,特别不敢让单位领导和同事知道,闹不好,搞个鸡飞蛋打,无法收场。 老张算是一位不幸者。老张就是为了不让单位领导知道他办移民之事,心中发虚,不敢在单位开证明。为了办一无犯罪公证,舍近求远,先是找居委会开证明,再去派出所签字,跑了无数次派处所,终于见到了大所长,可所长大人却推诿说,他只能证明老张现在没有犯罪记录,大学毕业之前是否有犯罪记录,他就无能为力了。还有这样的事?可所长说的也在理啊!这可如何是好?看来也只能求爷告奶找关系了。为这点小事,小张翻遍了七大姑八大姨,狗拉羊肠总算挂上了所长大人的关系户。 “给你盖这个章,我可是担了巨大风险啊!”临别时,所长郑重地撂下了这句话。你看,这事办的,好似欠了天大的人情似的。 比起老张,还有更苦命的呢。小王,经历了两年的酸甜苦辣,终于收到了免面试通知,大使馆要求他尽快带上护照去香港大使馆取签证,这本是天大的好事,可小王这几日愁得吃不好睡不好,整日像热锅上的蚂蚁,急得直跳蹦子。怎么回事?我一打听才知道,就眼下这么关键的时刻,小王的护照居然还没一点影子,他怎么不上火呢? 听说说小王在一牛气冲天的央企工作,他可是重要部门的业务骨干,单位领导早早都放过话了:“想开证明,办护照,谁都没门!” 咋整?这不把人要活活逼死啊!情急之下,平生胆小谨慎的小王,第一次做了件违法的事情,剑走偏锋,他用一箩卜头,私刻了一假公章,盖在了护照申请表上。做贼心虚,小王没敢通过正规渠道办理护照,经他人指点迷津,小王找到了旅游公司,神秘之人终于给他办出了一本护照,这护照可是真的吆!办这种事,大吐血自然是躲不过的,那可是白花花4000大洋啊!要知道,如果他走正规渠道,在公安局办一护照,也就区区200人民币,可他又有何法呢? 老李那倒霉事就更别提了。老李也因背着单位办移民手续,为了应付大使馆的背景调查,自作主张,虚构了工作部门,联系电话也留了一朋友的号码,自以为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可没料到移民官也不是吃素的,他们压根没有打他朋友的号码,而是直接和单位的人事部门联系,结果单位的回答是:查无此人。没多久,老李就收到了大使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函,移民官要求老李必须澄清事实,否则他的案子就会无限期推迟,甚至会拒签。 你看,这事办的,后悔呀! 比起前几位,老赵一家的故事更是奇葩了。老赵两口子都有一份令人羡慕的高薪工作,听说自己的中学同学正在办移民,他们也心动了,可他二位都是学文科出身,要是走常规路线,“一人申请,全家成功,”恐怕很难。但这二位出国的愿望太分强烈了,而且信心爆棚,移民公司还没开始做任何事,他一次就付清了全部的中介费用,按老李的话:“自古华山一条路,既然上岸了,就没回头路!” 移民公司接下他们的案子后,为他重新包装,量身定制了一套特殊的程序,夫妻俩联合申请。为了保证成功率,老婆逼着老李辞去公职,专职去学外语,老李除了学英文,还要学从没听过的法文。公司业余的英语培训班已不能满足老李的要求了,和老婆一合计,老李只身一人去了北京,花费巨资在北京新东方学校进行一期全封闭训练,训练结束后,老李感到进步还是太慢,时不待我,还需快马加鞭!最近我又听说,老李早已离开了北京飞往南非,他要逼迫自己置身一全英文的环境下,全面强化自己的英文! 老李命苦啊,看!这一通穷折腾。 当然也有幸运之人。老赵一家经过两年的苦苦等待,终于等到了面见移民官的那一天,胸有成竹的走进大使馆,可却垂头丧气的迈出大使馆,拒签!听老赵说:“面试的时间真不是时候,多伦多刚刚在申办奥运的战场上败下阵来,输给了首都北京,签证官正郁闷呢,可好,正好撞在枪眼上,今天面试的三位老兄全被拒签,真背!我就不信邪了,拒我?没那么容易,我现在就重新申请。” 这位老兄还真是个认死理的主!也许是上天有眼,老赵一家终于迎来了好运。2005年,北京大使馆集中处理积压的旧案子,众多幸运之人,竟然不用考雅思,都稀里糊涂地获得了免面试。老赵一家也是凤凰磐涅,浴火重生,终于搭上了按旧移民法处理案子的末班车,成功登陆加国。 比起楼上几位,我是幸运多了。盖有公函的公文纸我抽屉里有的是,顶头上司也没难为我,所以各种手续办得很顺利。公司也是昼夜兼程,我的资料很快就递到了加拿大北京大使馆,没过多久,我就收到了大使馆的确认信,信中有我的档案号,有了这个号码,就可以在网上随时查阅案子进度了。 这些日子,一直紧绷的神经终于松驰一些,我也有时间参加公司组织的英语学习了。刚开始英语学习班也就十来个人,有好几位都是在北京总部递交申请的,新办事处成立后,为便于管理,才把他们的案子转到了这里,其他几位仁兄和我情况差不多,都是刚刚递交的申请,说起来,我们这批人算是办事处的元老客户了。 为了方便大家,学习时间选在了周末,刚开时,公司还真是信守诺言,花费巨资聘请外教,有这么好的条件,同学们也个个信心十足,可没上几堂课,外教就消失了。我一打听才知道,这名鬼佬逾期滞留而且没有工作许可,被安全部门驱逐出境了,负连带责任,移民公司也被重重地罚了一笔。主任托了很多关系,求爷爷,告奶奶,总算把事件平息了。唉!这事闹的! 外教走了,英文课绝不能停。没办法,公司只能请中式的英文老师了,老师们都很敬业,可我们这群人,全都离开课堂多年,要想稳稳当当地坐在教室,还真不是件容易事。一来二去,大家的学习劲头也没那么足了,越学越枯燥,越学越没有信心,课间休息时间慢慢超过了学习时间。 就眼下这水平,老师却要求我们要用英语交流,练习口语。刚开始,大家还都努力地坚持着,课上课下,说着各自稀奇古怪的中式英文,可没多久,说着说着,怎么就全成中文了?没法,还是咱母语好,独一无二,感情多丰富啊,这可是咱华夏五千年的文明遗产! 课间休息的时间是伙伴们最快乐的时光,大家谈论最多的都是关于移民,关于加国的风土人情,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美好的梦想,要是将来的某一天,在座各位都能有幸在美丽的枫叶之国再次相聚,那会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 几年之后,费劲周折,我们这批元老们都幸运地来到了加拿大,可似乎大家都没有再聚的勇气,别无选择,每个人都在为生存而奔波忙碌,天各一方,大家再也没有机会相聚在一起,畅谈理想和人生了。 -qwg(GONE) 202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