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帆----追寻枫叶之梦《九》
《九》北京之行 “哐噹哐噹。。。。” 东去的列车正疾驰在苍茫的夜色之中,车窗外一片漆黑宁静,不时有黑幽幽的物体和点点灯火从眼前一闪而过。 列车上,时不时传来人们香甜的鼾睡声,此时的我毫无睡意,心潮起伏,思绪万千。经历了两年多痛苦的等待,2002年五月的一天,我终于踏上了最后的征程,一周后,我和妻子就要在北京大使馆面见签证官了,一切准备好了吗?我们的命运又将如何?。。。。?这些疑问已在脑海中回荡无数次了,此时此刻,我又一次深深地陷入忐忑不安之中。 一夜无话,车到京城。 多亏前辈们的热心指点,我们顺利地在公司总部附近找到了一家经济实惠的小旅馆。到了北京才知道,所谓的小旅馆几乎全是位于高楼之下,暗无天日的地下室,别说大酒店了,就是地面之上普通招待所,一间房子每天都需二三百圆。谁让咱穷苦百姓一个,来到了首都北京,天子脚下,也只有住地下室的命了。多年之后,我才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鼠居一族。 你别说,地下室里还挺热闹,人来人往,如果我们下手再晚点,可能连床位都找不到了。因为这里靠近著名的北京阜外医院,它可是中国治疗心血管疾病的最高殿堂。鼠居一族,都是些来自全国各地的苦命之人,不是病人,就是病人家属,昂贵的医疗费和生活费早已压得人们不堪重负,只能在此苟且偷生。据说一位已在电视消失一段时间的国家领导人,也住进这家医院奢侈豪华的高干病房,正在接受各路专家们的悉心治疗。 安顿好住处后,我和妻子就连忙赶往公司总部,住处离公司总部很近,穿过一条大马路,只需步行十分钟,就到了公司所在的大厦。 这是一间很普通的写字楼,各色人等,来来往往,显得有点乱,这要是和新疆办事处五星大酒店比起来,那可真是天壤之别,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别忘了,这可是首都北京啊! 总部的办公室也很拥挤,人来人往,十分嘈杂,工作人员也是行色匆匆,显得很是繁忙。按照事先的约定,办事人员给我们做了简单的登记,并预约了两次单独面试辅导。看到工作人员都很忙,我们在这里也无事可做,还是走吧!这时肚子也“咕咕”直叫,忙乎了半天,连吃午饭的时间都忘了。 沿着陌生的大街四处搜寻,路过了几家饭馆,但都不合我意。走着走着,突然眼前一亮,竟然发现了一家熟悉的招牌,这不是大名鼎鼎的“苏氏牛肉面”吗?呵呵!心中窃喜,就是它了。 迈进面馆,我要了两份大碗面清汤牛肉面,似乎还不贵,每碗六块钱,碗里零星地飘着一点油花花,几乎看不到一丝牛肉片。吃过之后,我感觉味道还凑合,就是少了家乡那种又麻又辣的滋味,行了,总比路边那些只加酱油,又咸又贵的杂酱面强多了,知足吧! 自此,这里成了我们每天的光顾之地。闲暇之余,我居然还天真地幻想着,要是我们移民成功,能够和这家老板合作,把这家名店开到加拿大,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 这几日,也无它事可做,我只能蜗居在简陋的住处,闭门造车。地下室昏暗潮湿,房间里没有一个窗户,全靠从门上穿入的一管道进行通风,但它也有得天独厚的好处,又凉快又安静,倒是一学习的好场所。在这黑暗的地下室,苦读一天下来,我感觉真是昏天昏地,焦头烂额。老婆却是一身轻松,每日留恋于院内各健身器材,享受着明媚的阳光,不公平啊! 公司安排的两次面试辅导早就草草结束,哪有什么鬼佬移民顾问?辅导我们的顾问就是一位大学刚毕业小姑娘,毕竟是外院科班出身,小姑娘的口语还是很流利的,但总觉得脱不了中式英文的味道,更不可思议的是,由于总部场地有限,两次面试辅导的场所都选在了大厦的楼顶,还行,空气新鲜,站的高,望得远! 不觉之中,明天就到了面见移民官的日子。到北京的这几日,我们除了去过移民公司之外,那里都没敢去,就连加国大使馆是什么样子,现在都不知到,今天可要好好地探个究竟了。 我们所处之地交通便利,出门几步路,就到了地铁站,北京的地铁标识也很清楚,没费太多周折,我们就找到了位于使馆区的大使馆。望着大使馆院内随风飘扬的枫叶旗,我心了突然涌动这一种苦涩的别样之情。 大使馆外,我们身边停着一人力三轮车,车上装着几箱矿泉水,一位中年大叔端坐在车座上,看着我们新奇的眼神,这位大叔主动和我们攀谈起来。大叔用一口富有韵味的京腔说道:“我一看就知道,你们是到大使馆办签证的吧,每天我都来这里卖水,见过场面太多了。每天早晨,大使馆门前都会排满长队,这会儿,人都进到里面去了。唉!我没什么文化,年轻时下乡,中年时下岗,真羡慕你们这些文化人,你们一定会成功!” 大叔的一席话说得我心里美滋滋的。 五月的北京,骄阳似火,大叔看到我们热得们满头是汗,口干舌燥的样子,主动给我们递上了两瓶冰凉的矿泉水。慌忙之中,我急着给他付钱,可不知为何?这位地道的北京大叔百般推脱,坚持不收我的水钱,虽然只是区区几元钱,可这大热的天,大叔容易吗?这真令我于心不忍,尴尬难堪。 见此情景,大叔笑着说道:“两瓶水算什么?明天你们签证成功,记得请我吃烤鸭。” “没问题!”我连声答道,心中似乎也轻松了许多。 “嘚!城管快来了,我得走了,再见,祝你们好运!” 说罢,大叔慢慢地启动三轮车,渐渐地消失在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望着北京大叔那渐渐远去的背影,我感慨万千,好人啊!这份人间真情,我终身难忘! 第二天,我们准时进入了大使馆。真没想到,柜台后的工作人员有不少都是熟悉的华人面孔,眼前的柜台内正坐着一位年轻的美女,她会说中国话吗? “你还是说中文吧,我懂!” 柜台内出来了一声标准的京味普通话,这着实令我大吃一惊。嗨!要是早知如此,我也不用那么费力地说那蹩脚的鬼洋文了。 面试的过程一帆风顺,为了彰显自己的英文水平,虽然我旁边就坐着英文翻译,我还是坚持使用英文和移民官进行交流。今天真是好运当头,天助我也!移民官所提问题,我几乎全都听懂了,而且很流利地进行了回答,最后的时刻,当我听到移民官那句:“congratulation ,you pass!”,我一愣,脑袋里“duang”的一声,我彻底地被它砸晕了。 北京大叔,您现在哪里?我要请您吃烤鸭! -qwg(GONE) 202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