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帆----追寻枫叶之梦《十》
《十》阳光灿烂的日子 天随人愿? 京城多日的阴霾,在一阵阵和煦的春风吹舞之下,消失的无影无踪。艳阳高照,春光明媚,今天真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好日子。 来到京城已经一个多星期了,除了去过移民公司和大使馆外,我几乎整日都蜗居在暗无天日的陋室之中,老骥伏枥,勤耕笔戳,苦尽甘来,今天终于可以离开鼠居之地,享受明媚的阳光,拥抱美好的大自然了。 故宫,长城,天坛,北海。。。。这些驰名遐迩的名胜古迹,我都游历过数次。老婆虽说是初到北京,可她对这些历史文化古迹却不是很感兴趣,他说,这些地方人山人海,酷热难耐,真是花钱买罪受,我们换个地方吧。随即,她提出了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建议。 “我们还是去北大,清华看看吧,再顺道游一下圆明园。” 这真是一个好主意,这令天下无数学子梦牵魂绕,承载了数代人追寻救国之梦,也寄托了我儿时无数幻想的百年圣殿,它们会是怎样的呢? 一拍即合,出发! 水木清华,如诗如画,多么富有韵味的一片圣土,朱老夫子笔下的幽静淡雅的荷塘月色,我怎么寻不到你?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烟雾氤氲,微风垂柳,宁静淡雅的未名湖上,微波荡漾,波光粼粼。岸边少男少女们妙曼的身姿倒影在清澈的湖面上,随风飘荡。那见证了中华复兴梦的百年红楼,你又藏身何处? 圆明园,你怎么还是那样孤独忧伤,疲惫凋零,人迹罕见。那见证了中华百年耻辱的残檐破壁,断梁碎瓦,依然静静地注视着这一个肃杀苍茫的世界,似乎在向人们哭诉不尽的冷暖沧桑,哀怨情仇。 孤藤老树乌鸦,小桥流水人家,断肠人在天涯! 分别数日,终于又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儿子。站台上,儿子正依偎在佬爷的怀中,向我招手,儿子笑得那么甜,那么美。为了自己的理想,更为了下一代美好的未来,这些年,经历无数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真的值了! 全家人在北京做完体检后,北京之旅临近尾声,终于到了说再见的时候。载着喜悦,载着梦想的列车缓缓启动,身后的京城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 再见,北京!再见,曾经的鼠居之地! 车声轰鸣,翻山越岭,列车经过一天的疾驰,在当天的夜幕降临之际,抵达了塞外名城包头。 幽幽暮色之中,老同学正微笑着向我挥手。分别数年,一个迟到的握手,传递了无尽的思念之情;一个疯狂的拥抱,抒发了难忘的兄弟情谊;一壶浓烈的浊酒,陶醉了曾经的花样年华。 吃过宵夜,已是午夜时分,安排好我们一家的住处之后,老同学向我们挥手告别:“好好休息,明天见!” 坐了一天的火车,我感到浑身疲乏,真是累了。谢天谢地,终于逃离了鼠居之地,明天再也不用想那些烦心事,总算是能好好地睡一大懒觉了。 第二天,我一觉醒来,已是艳阳高照的中午时分。老同学工作很忙,在他的精心安排下,司机准时赶到了酒店,接我们全家去吃午餐,他早已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酒菜,欢迎我们的到了。 酒宴安排在一僻静优雅的大厦内。老同学真是太热情了,花花绿绿地整了一大桌,多数都是我从未见过的蒙古风味美食,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一道蒙古美食“小棒槌”,其实就是现烤的小羊腿,不膻不腻,味道美极了。 同学夫妇轮番上阵,几杯美酒下肚,我就有些头重脚轻,飘飘然了。 老同学笑着说道:“哈哈!在我们这里,女人比男人还能喝,改天我带你去蒙古包,体验一下蒙古草原的游牧生活,你可要做好准备吆,草原上的人们,豪放好客,蒙古美女每献上一首歌,你可就要喝上一碗酒,直到客人一醉方休。” “别!吓死我了,蒙古包就免了吧,我可没那酒量。” 看到我这窘迫的样子,老同学开心地笑了。 酒菜之间,我们兴奋地回味着曾经的葱茏岁月,追忆着似水的年华。静静的校园,豪放的狂饮,伪造的舞票,逃票的惊恐,青涩的初恋。。。。这一切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来,再走一个!” “干!” 吃罢午宴,司机师傅载着我们游览了包头的美丽街景。包头的街道宽阔整齐,横平竖直,纵横交错,道路两边,绿树成荫,花丛遍野。 老同学说,这里是包头的新城区,当时的领导特有眼光,新城的总体规划做得很超前,现在包头市民最引以为豪的就是交通便利,市区从来不堵车。你看那边,有一新建的广场,广场正中有一巨型喷泉,每当夜幕降临,喷泉四射,汇聚成一巨型水幕电影,色彩斑斓,光彩夺目,这可是全国第一啊!真没想到,在这偏僻荒凉的塞外之地,竟有一如此的现代化的大都市。 车行十多分钟,在一工厂大门处停了下来。老同学说,这是内蒙一机厂,咱包头人的骄傲,每次国庆大阅兵,轰隆驶过天安门的坦克,全都出自这里。兴奋之中,我和老同学并肩站在一威武钢铁巨兽前,相机的快门一闪,记录下这一难忘的瞬间。 车子继续前行,渐渐地离开了市区,眼前的视野豁然开朗,一条大河突然横亘在眼前,一座钢铁长龙横跨大河南北,河水波光粼粼,静静地向东流去,这就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黄河。 老同学深情地说道:“包头的水源都是来自这里,包头的发展离不开这条母亲河!” 我望着滚滚东去的黄河水,心潮起伏,思绪万千。“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黄河母亲用它那甘甜的乳汁,哺育了这片土地上的华夏儿女,孕育出绚烂璀璨的中华文化。 第二天一大早,老同学给了我一个惊喜,在他的盛情邀请之下,另一位老同学竟然带着儿子,从太原古城,一路风尘,连夜赶到了包头,与我们相聚,这太令我吃惊了! 随后,在老同学的安排下,我们游览了位于大青山脚下的小布达拉宫“武当昭”,晚上回到酒店后,老同学告诉我,他已为我们安排好了几百公里之外的一次蒙古草原之旅,过两天就出发。 思前想后,我还是回绝了老同学的一片盛情。离家已经两个多星期了,手机早已快被单位的领导打爆了,很多烦心的急事正等着这我去处理,该回家了,真是太遗憾了! 第二天,我去前台结账,却被小姐告之老同学已结清了所有费用,我心头一热,老同学的这份情谊何以回报?这几日,老同学已经够破费了,可现在? “兄弟,这些都是小意思,你们全家能来包头,这是我最大的荣幸,欢迎再来包头!” 临别之时,老同学亲自把我们送到了车站,望着老同学远去的背影,我鼻子一酸,热泪盈眶,眼前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 好兄弟,何时我们还能再相见! -qwg(GONE) 202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