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禁闭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此刻,院子里的郁金香正是最美的状态,紫白色的玉兰花含苞待放,陈曦看着锅里的番茄鸡蛋,深吸口气,闭上眼睛,纵身一跃,堕入记忆的深海。

凌晨三点,陈曦打开车库门,车道在月色下隐约可见昨晚洒下的一粒粒粗盐,马路对面已经发暗的雪坝上覆盖着一层洁白松软的新雪,反射着路边昏黄的路灯,这盏灯不动声色地目睹陈曦静静地驶远。过去八年,春夏秋冬,陈曦都会在每个月某天的这个时间出门,风雪无阻。

拐两个弯进了酒店停车场,陈曦停好车,一路喝着顺路drive through买的黑咖啡,搭电梯上了楼。铺着地毯的走廊听不到脚步声,陈曦悄无声息地刷卡进了522房间。八年中,房间总是在变,第一次入住的522却始终是重复率最高的那间。

他还是喜欢留一扇窗户透亮,朦胧月色中,他的头钻在枕头间像埋在雪地里的一只小松鼠,陈曦的心中顿时涟漪荡漾。

挂好大衣,脱下靴子,直到陈曦把里外三层衣服都解除,小松鼠还是一动不动。这次是真的熟睡还是又在装睡呢?一想到他总是幼稚地玩这个把戏,陈曦又无奈又好笑。

好吧,你继续装吧,陈曦像条鱼一样滑进被子里,钻到他身边,伸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摩挲着他的背,他的臀,那里微微一抖。好吧,你果然又在跟我玩。陈曦坏坏地开始用手指头在他身上画圈。他的身体好暖和,陈曦觉得越来越热,她掀开被子,像新雪温柔地覆盖雪坝一样,她把自己贴在这只讨厌的松鼠身上,开始
慢慢捉弄它。

她把嘴唇凑到他的耳朵上,悠悠地吹了口气,又用嘴唇抚弄他的耳垂,然后用舌头舔舔他的脖子。他的头发很浓密,有股淡淡的木樨清香,陈曦特别喜欢他这样的干净味道。他纹丝不动的样子激起了陈曦的好胜心,她轻轻地用牙齿在他充满弹性又光滑的肩膀和手臂上来回划过,仿佛专心享用美食一般,陈曦一口一口咬着他,长发在他背上扫来扫去,他在轻轻抖动,却继续趴着装睡。

陈曦失去了耐性,她有点粗暴地把他翻了过来。月色下,他紧闭的眼睛睫毛在抖动,他的嘴角分明藏着笑意,陈曦抚着他的脸,吻了下去……

他闭着眼睛用舌头和嘴唇回应着, 一个月不见,思念如野草一样蔓延,被欲望之火点燃,从头发一直烧到脚趾。爱欲如火山岩浆般从那里不断涌出,她需要被一场磅礴大雨浇透,需要一双有力的手把软绵绵像团泥似的她重塑。他就是那一场最充沛的雨水,源源不断,一点一点将她的每一颗火苗都熄灭,然后从这片苏醒的湿润土地上生出一片花海,朵朵怒放,娇艳动人,带着晶莹剔透的露珠迎风招展。

“我爱你。” 他躺下来精疲力尽地说。
“我也爱你。” 陈曦吻着他的脸,这脸上全是汗,月色洒在他的脸上,好看极了。

陈曦用浴巾帮他擦干汗,无限满足的她温柔地在他脸上和胸口吻了又吻,似这般柔情蜜意,都付与眼前人。

他伸出结实的手臂搂住陈曦,强打精神吻吻她的头发,下一秒,便沉睡过去,仿佛那无限爱意的一吻耗尽了他最后的气力。陈曦依偎在他怀里,枕着他的手臂,环绕着他的腰,如同一只温顺乖巧的绵羊安安静静守候着小憩的牧羊人。

很快,陈曦也沉沉入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她睁开眼睛,才发现他在看着自己。

“你睡着了。” 他微笑着说。
“嗯。”
“还要再睡一会儿吗?” 他关心地问。
“不了,再睡下去恐怕就要到中午了。我等下还有个会呢。” 陈曦给经理发了个邮件,随便找了个借口说是会晚到,常常加班却没有加班费的公司允许偶尔晚到大概就是最好的补偿了。

“等下我们一起吃早餐。你想叫 room service,还是走过对面去吃新开的那家店?我网上看到说他们的咖啡很不错哦。” 他总是那么温柔体贴。
“那我们去对面,我想试咖啡。” 陈曦有点小兴奋。
“我就猜到你会喜欢。” 看到陈曦听到咖啡眼睛发亮,他得意地笑了。陈曦是深度咖啡成瘾者,八年的时间,他对她有足够的了解。

八年,即使只是一月一聚,也是一段长长的时光,何况这样的相聚是全不设防的赤诚相见。每一次,他都竭尽全力,毫无保留把自己献给陈曦。他带着她无数次攀上顶峰,自在飞翔,领略广阔世界动人心魄的风景。他是最好的夏尔巴人,而陈曦是极具天赋的攀登者,他们默契的配合助彼此一次次挑战极限,至今仍不厌倦。

陈曦心中无限感激,看到眼前这个男人头顶的几根白发,陈曦的眼睛湿润了,过去的八年是她和他最美好的年华。她伸出手动情地抱住他,他也紧紧抱着她,两人心中柔情蜜意。思绪万千,离别在即,即使经历过无数次,也难免依依不舍惆怅伤感。

不愿意让他看到自己的伤感,这种时候,陈曦通常都会背对着他。他从背后抱着她,手握着她的胸。

“我陪你去看电影好不好?” 他问。
“不好。”
“那我下周找你吃午饭好不好?” 他又问。
“不好。”
“那我下周找你吃午饭好不好?” 他继续问。
“不好。”
“为什么都不好?”
“我可以自己看电影,也可以和朋友一起看。”陈曦淡淡地说:“我什么都可以自己做。”
想了想,她还是把下一句说出了口:“唯有这件事不能。”
“So you only love my stick?” 他似乎有点委屈和不欢。
“Of course not.” 陈曦认真地回答他。
他沉默下来,依然隐隐受伤的样子。
“我们起来去吃早餐吧。” 陈曦假装看不到他的不悦,站起来亲亲他,转身去了洗手间。

天早都亮了,24小时已经过去了三分之一,这一天还在继续。

匆匆赶上小火车,陈曦顺利在十点半前进了办公室。

打开电脑,快速浏览了邮箱里的来信,按照重要性与紧急度一一回复。To Do List 里今日必须完成的事项不多,每个月的第二周是陈曦神经绷得最不紧的日子,陈曦可以跟同事出去买买咖啡,走廊里闲聊一会儿,甚至抽空看看朋友圈。陈曦停步在这个位置,她深知在这家公司,要想再往上,拼的不再是硬件,而是那些很难比较考核的软实力,作为第一代移民,陈曦已经默默接受这个现实。尽管如此,陈曦还是希望敲好每一天的钟,是受职业责任感驱使,也是缺乏安全感所导致。

陈曦不喜欢跟人打交道,人,尤其是某几类人,是太阳底下最复杂最难搞的物种。还好,陈曦大部分打交道的人都是工程师和工人,他们最多偶尔joke around,大部分时间都是要啥说啥直来直去,这让她这个做支持服务的人很省心。

那一天的工作量不多不少,正好让陈曦既不会无聊到打瞌睡又不至于感到疲累。

回去的小火车上,陈曦在二楼车厢找了个座位,戴上眼罩,倒头就睡。她需要好好补一觉,因为这一天接下来的三分之一还需要她继续努力。

家里,两个孩子大的在书房打游戏,小的在厅里玩iPad,“Hi,mom.” 两人打个招呼后, 继续该干嘛干嘛。孩子们的爸爸在自己的房里睡觉,除了接送小的娃,煮饭,这个家就是他补觉换衣的地方。

陈曦换好居家服,整理好孩子们的房间,顺便亲亲他们,问问他们这一天过得是否还好,然后坐到床上打开手机。

朋友圈里,有女友继续分享“室友”如何辛勤打理园子的照片,“室友”光着膀子流着汗,看起来挺性感。称自己的老公“室友”是一种时髦的做法,这分明是花式秀恩爱。没人知道陈曦已经拥有真正意义上的“室友”长达十年。也有女友抱怨“领导”在家颐指气使,自己百般无奈万般委屈,陈曦早就看穿,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欲盖弥彰,明抑实扬暗示自己领导着老公。当然更多的是自称老母亲的种种泣血控诉,辅导孩子们功课身心疲累几近崩溃,隐约可见家有牛娃的优越感。

对这些陈曦都早有免疫力,偶尔触动她的是某张家庭合影,爸爸妈妈孩子笑容自然姿态放松,从摄影的角度来看平淡无奇,流露出的温馨默契却让陈曦感伤。她的手机屏保照片是她和孩子们的合影,那天是母亲节,孩子们勉为其难的出镜成为她珍藏的礼物。仅有的一批全家福照片保存在当年的索尼数码相机里,这些年再也没有一家四口同框的时候。陈曦哭过闹过挣扎过,在现实与孩子利益的考量中,最终麻木地接受了现在的婚姻形式:各司其职,互不干涉。她负责挣钱养家,他负责做饭送娃。她白天在外上班,他晚上打牌玩乐。两个人从此偃旗息鼓,除了一起陪孩子吃晚饭,几乎没有任何交集,倒也相安无事。没有争吵与眼泪的家庭,安静而压抑,孩子们也变得沉默内向。

晚饭时间,各人默默扒拉着自己盘里的饭菜。电视机早就成了无声的摆设,抽烟机的声音听起来特别刺耳,让人烦躁。

陈曦问老大:“今天有作业吗?”
这就是例行公事询问一下,因为她并没打算也自认没能力辅导孩子功课。
“Yes. I finished it. ” 老大不仅回答了妈妈的提问,还特意回答了妈妈心里真正问题:那就是我玩游戏是因为我已经做完了作业。儿子知道,妈妈并不会检查。只有看到自己每个学期的report card 上有退步,妈妈才会语重心长地多问几句,也不责骂。

陈曦转向女儿:"honey, do you have any?"
"Nope~" 女儿的回答显然没有儿子那么礼貌,13岁的她最近开始处处与妈妈为难,她跟每天接送她给她做饭的爸爸更亲近。

陈曦无法跟女儿解释妈妈爱她一点儿都不比爸爸爱她少,也不想告诉她,妈妈陪伴她的时间少是因为妈妈必须加倍努力工作,才能给她提供一个舒适的安乐窝。多年以后,孩子们为人父母才能理解妈妈的不易,陈曦愿意耐心等待。

对话终止,抽油烟机的声音还在那儿没完没了,陈曦实在受不了,走过去关了。看到灶台上的污渍,她吞下到了嘴边的话“机子该清洗了”。规矩早就明确:要么自己做,要么闭嘴。

"Thank you, Dad. It's good. " 孩子们向爸爸道谢,把盘子放进水池,上了楼。

他向孩子们点点头,继续看手机,接下来的清洗碗筷整理厨房归陈曦负责,他完全投入在他的世界里,眼前的陈曦就像后院那棵树,存在,但等于虚无。

夜,终于给24小时拉上剧终的帷幕。陈曦独自躺在King Size的床上,遥望着窗外那无尽的星空,恍恍惚惚。这一天,就像她二十年的婚姻生活,忙碌又虚空,真实又梦幻。

。。。。。。

陈曦浮出记忆的深海,窗外有鸟儿在叫,锅里的番茄熬成了浓汁,煮到沸腾。

一场瘟疫让许多人再也不能听到鸟儿欢叫,他们永远地留在了2019。幸存的人不得不小心谨慎地宅在家里。于是,幸福的家庭更加幸福了,女人们得享“室友”与“领导”更多的时间,并且纷纷升级为美厨娘,得意洋洋于自己如今名副其实“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

不幸的家庭则更加不幸了。没了晚间娱乐的男人昼夜关在房间里,见到陈曦便像笼中困兽般大吼大叫,不用接送女儿后正好顺势饭也不做了。在家上班的陈曦穿梭于电脑与灶台间,最后索性把电脑搁到了饭桌。两个原本已经当对方透明的人被逼朝夕相见,屋子里空气中弥漫着火药,陈曦感觉自己一开口这屋子就会被引爆。

也有时候,陈曦看到老公困兽般的样子,对他竟心生同情。她曾经偷看过他的手机,知道他早就外头有女人,她曾经好奇,是什么样的女人会愿意跟他一起呢?后来,她懂了,寂寞会动摇人的意志,使人丧失理性与判断力。人们起初做出错误的决定,建立起不寻常的关系,中途偶尔醒悟过来,却已欲罢不能,无力凭内在的力量挣脱对这种关系的上瘾依赖。她和David相识时,她已经寂寞了很久,寂寞到她以为自己已经凋谢,干枯的河床变成了沙漠。有时候,陈曦回想这段关系的开始,觉得寂寞或许只是一个借口,David年轻帅气,眼神让人无法闪躲,温柔又有进攻力。等到David冲破她的防线,那种从未有过的爱的原始体验让她彻底沦陷。

陈曦多年以后再回顾,不得不承认发生这件事并不奇怪,她不解的是为什么这段关系能维持这么多年。甚至在David 有了固定的女友后,陈曦主动提出再不见面,两人短暂分开后又重新在一起。只是从那以后,两个人会心照不宣地避开某些话题。每月的一聚,短暂而专注,幸福又酸楚。

有一种女人,她们来自于严苛的原生家庭,在成长过程中没有体会过爱与关怀,也缺乏父母的肯定,长大后她们极度渴望缺失的那些爱与关注,容易被感动,像飞蛾扑火般为爱情献身。她们缺乏对自我正确的认知,也无法从自身获得安全感,即使是非常优秀的个体,对方一个冷漠的眼神一句无情的话语立刻让她们低到尘埃。陈曦就是这样的女人,当初一朵花似的人,眼睛瞎了般嫁人,然后在婚姻中幻想用失去自我来换取更多的爱,然而,卑微使人黯淡,失去光彩的美玉泯然一颗石头。当David看到陈曦时,她已经在无爱的婚姻中快要淹死,几乎没有太多犹豫便抓住了David伸过来的手臂......

想起David,陈曦身体一紧,一道闪电划过了她的肚脐。锅里的番茄汁兀自翻滚,红色的汁液越来越粘稠。陈曦眼前有一片鲜花盛开,一丝丝花蕊飘舞着,像无数只小手在空中抓啊抓,抓啊抓。陈曦觉得难受得不得了,不得不关了火,坐下来。

自从隔离后,陈曦再没有看到David,他发过来的短信,她也还没有回复。陈曦不是不想跟他说点什么,可是说什么好呢?陈曦不知道隔离什么时候结束,下一次见面是哪一天,她觉得没一句话能表达她的感受,又觉得每一句想好的话都很多余。过去的每次相聚都是一颗珍珠,把八年的时光串起来。可是,那些时光美好得宛如像一场梦,太不真实。

或许那就是绝望主妇为自己编造的一场春梦吧,陈曦想。

冷静片刻,陈曦决定去把冬天的大衣收起来,准备等隔离过后送去干洗。她习惯性地掏一掏口袋,大衣的口袋里,她掏出来一张酒店的门卡,上面清晰可见Room 522。

“如果一个人在睡梦中穿越天堂,别人给了他一朵花作为他到过那里的证明,而他醒来时发现那花在他手中……那么,会怎么样呢?” 春梦应无痕,陈曦盯着手中的门卡,仿佛手握“柯勒律治之花”。

-- the end --

谢谢阅读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Sign in and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Go to: The Rolia Blog of 林一木

Back To Topic: 禁闭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