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尾续貂下,作者不要介意啊。时间仓促,将就着看
归宿 当David和陈曦说出can we try的时候,心里憧憬着一幅画面,临湖公寓的高层阳台上,远处的夕阳在湖面上洒落片片金辉,他和陈曦摊在白色的躺以上,身体纠缠在一起,旁边的玻璃小茶几上放着半瓶伏特加和一个见底的杯子,两人微醺地腻在一起,看着远处的落日徐徐落下,黑暗中又是激情澎湃。 David暗暗发誓,要给陈曦一个惊喜。自从陈曦搬出来后,每天都陷在痛苦之中。一边是放不下的亲情,一边是下半生的幸福,让她每天都在和失眠做斗争。每天上班都是无精打采,完全靠着不停续杯的咖啡支撑着。David公司正在组织一个月的新技术培训,每天从早到晚都是无休止的上课做练习。细心的Daivd知道陈曦状态不好,总是趁着中午一小时的午饭时间溜出来,坐上地铁,赶去陈曦的公司,在楼下买好她爱吃的烧鸭饭,在楼下交给陈曦,又匆忙赶回去上课。有几次,陈曦想吃韩国菜,David又跑去两条街外去买辣辣的韩式牛肉饭,揣在怀里跑回去,交到陈曦手上还是热腾腾的。回去上课迟到又免不了被项目经理白眼。David心里只是想着怎么让陈曦心里好受些,其它事情都不在乎了。 周末陈曦又约David出来喝咖啡,倾诉着烦恼。儿子越来越不爱说话,女儿更是不搭理她。从小父母都在外地工作和外婆一起长大的David很能理解孩子们的状态,劝陈曦还是搬回家,陪伴孩子更重要。也可以和自己约会。等孩子大了懂事了再搬出来。天生倔强的陈曦觉得自己已经蹉跎了大半生,不想再这样下去了。David心里想得确是现在和陈曦一起,她的孩子们会怎么看自己,以后会是一个幸福的家庭吗?两个人各自想着心事,桌上的咖啡已经慢慢凉了。 天气一天天凉下来,David每天空余时间都在关注着陈曦的朋友圈和博客。中午也是时常和陈曦一起吃饭,安慰她。每每看见陈曦大口大口地吃着饭,David 总是喜欢笑笑地看着 。还会善解人意地多要一份辣辣的小菜给无辣不欢的陈曦。一天午饭后地铁故障,David在地下等了很久才有车来,却完全没有收到经理给他的电话和短信。等David匆忙赶回公司才知道公司的网络瘫痪了,值班经理给他打了无数个电话,他那时还在地铁站等车。奋战了一个通宵,系统终于恢复正常。上午的总结会经理宣布由于这次事故没有及时处理,这个季度部门奖金取消。David无奈地给陈曦发个短信想让她中午来公司楼下一起喝个咖啡吃点东西,然后回家休息。许久陈曦回复了,中午约了同事吃饭,下周见吧。David失落地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他自己的小窝。躺在床上,David又想起了那天的憧憬。他拿起手机发了条信息给一个做中介的朋友,我想买个有湖景的condo, 一室就够了,越快close越好。 疫情之后,condo价格大跌,很多炒房客都急于出手。David和朋友一起看了几个房,很快就敲定下来,接着就是办贷款买保险。律师交接各项事宜。终于在感恩节前的那个周五下午拿到钥匙。David下班离开公司,买好了花和酒, 准备带陈曦一起享受周末的大餐吃饭时再把钥匙给她。陈曦照例在goodlife运动,David和她说想和她见一面,有些话想和她说。两人约好6点见面。David早早地把车开到健身房外的停车场,喝着刚买的Tims咖啡,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门口还是没有出现那个熟悉的身影,6点半了,David发了几条短信打了几次电话都没回音。David的心也和手中的咖啡一样在这初秋萧瑟的夜色里越来越凉,就快到7点了,终于陈曦在门口挥了挥手,跑过来上了车。"不好意思啊,我偶遇了一个做私教的朋友,给我上了堂免费的私教课,一身汗又去洗了个澡,你打电话的时候正在洗澡,没听见,要和我说啥事啊?"陈曦直接拿起David手上的咖啡喝了一口,"嗯, double double, 运动完了喝一口感觉真好,不过有点凉了"。David看着眼前这个这个活着有点自我的姑娘,想着自己以后要如何面对她的孩子们,攥着钥匙的手已经微微出汗了,"也没啥重要的事,马上就是感恩节了,买了束花和一瓶酒送给你,你应该回家看看和他们一起过个节,孩子们肯定想你了"。陈曦没接话,默默地看着窗外。David把陈曦送回她的公寓,一路无话,在门口两人简单拥抱一下,陈曦就拿着花和酒上楼去了。David回到车上,漫无目的地开上高速,一路向西,车里放的还是那熟悉的老歌, 。。。愿赶上当初那雁影,让它再享昔日温情。。。, 远方湖面的尽头,最后一缕残阳久久不肯坠下,地平线上一只落单的大雁努力的挣扎,想找到它的归宿,很快这一切都被拖入无尽的暗夜之中。 -fisheye(fisheye) 2020-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