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googoo2 (none)


指导员我只有二面之交,我这人见着异性就怂,印象中他长着张上海生煎包似滴面孔,头发四六还是三七分没看清,反正不是中分,是个细皮嫩肉白白净净的如文弱书生,据说老家是上海的,但口音有扶兰人嫌疑。

于是我问道:“这人有啥让你着迷的?” 扬扬不好意思地说道:“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琴棋书画无一不会,说学逗唱门门精通。 唱歌可好听了,最拿手的就是童安格的《一世情缘》。而且会写小说,会写诗。”

我一撇嘴,心想:“这会写诗写小说的男人,长地都不咋样,就是用来骗小姑凉的把戏。” 前几天我养的小乌龟名字叫鹦鹉,终于会说话了,第一句就是:“我要写诗,我要写诗”。 你们信吗?

但我心口不一地说道:“难怪被迷得狗屁倒灶的,油菜的大菜籽啊。你这么喜欢他,他知道吗?”

扬扬如泄了气的皮球顿时不语,然后眨着金鱼般的大眼睛说道:“这不是让你们给出主意吗?怎么才能让他知道我的心意。”

大家如喜鹊般地叽叽喳喳的东一句西一句出主意,最后一致觉得主动出击,直面告白最快捷有效。扬扬的性格也是男孩子般当机立断,说干就干。
(#13098967@0)
2020-7-21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