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googoo2 (none)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惠惠是个高挑的山东姑凉,第一次见面我惊呼:“好像我的高中同学。” 惠惠抿嘴一笑,说道:“对,大家公认我长了张大众脸。”

真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要么比我年轻貌美,要么就是八面玲珑会说话,我拿什么跟人家拼呐?羞愧啊。。。

人家惠惠一入学就是活跃分子,电台广播员,系里文化部骨干,入党积极分子,系里那个书记大妈超喜欢她。

这些我都是后来知晓的,自己当时傻啊,用现在的话管他们叫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不过惠惠对我是真心好,因为她知道我不好名利,所以从来没跟我说太多,反正我也不感兴趣。

为啥称她是“老公”?话说一次我们外出去买咸水鸭,一个大叔插队到我前面,以我本性打算息事宁人不理睬,但惠惠不干了,冲上来就和大叔吵起来,我很不地道地躲到了后面一声不吭。

好在惠惠把大叔赶跑了,我卑鄙的小心灵在想:可算又找到了靠山,我愿得一人心,免得老受欺。惠惠的英雄护美之心也空前高涨,于是有情有义的我俩就此结拜为“夫妻”。

其实,惠惠是个比我还真的女人,她最经典的话就是:“女人是善变,我是女人中的女人。”

事实证明她没说错,大三这年她和文化部长好上了,可学期没结束两个人就和平分手了,对外原因就是不合适。

后来的婚姻也是一波几折,似乎一切看得通透的人儿,也未必爱情婚姻就美满。可美满的爱情婚姻又是如何定义呐?

看来中年人的情爱悠悠就是黄段子,可惜我已经金盆洗手,迷途知返了。每天坐在家中,呼吸着大自然的清新,心情愉悦地只想写点美好的记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3102228@0)
2020-7-23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