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丹尼·罗伊(Denny Roy)是东西方中心的高级研究员。

stayhome (stayhome)

许多中国分析人士得出的结论是,中国领导人在正在进行的COVID-19大流行
中看到了推进中国战略议程的机会,因为其他国家可能会因与该病毒的内部斗
争而分心。 (
这里,  这里  和  这里都是例子  。)美国政府也接受了这种解
释。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摩根·塔塔格(Morgan Ortagus)  
 在4月
表示: “美国
强烈反对中国利用该地区对解决COVID大流行的关注,以胁迫该地区的邻国。”

这种叙述是错误的。对于北京为提高中国的国际声誉和议程所做的努力,这
种大流行不仅是责任,还不是恩赐,而且这种流行病导致中国外交政策更加
激进的理论并未受到严密的审查。

北京从一个自掘洞开始。当全世界意识到在中国武汉发生的COVID-19危机时,
它还迅速得知中国政府最初试图压制重要信息并囤积医疗物资。
在最初的几周
中,中国处于损害控制模式。
对本国病毒的控制使中国能够通过“向其他国家
捐赠”医疗用品而在海外寻求有利的注意,但中国仍在努力克服掩盖企图并被
称为病毒起源国的尴尬境地。 。

从狭义上讲,大流行对中国来说是一个机会。随着西欧和美国成为新的病毒震
中,中国的宣传可能会推动有利的叙述:中共政府在国内应对危机的能力相对
较好,而中国现在正在通过协助国际社会展示全球领导地位美国生病时的社区
。然而,即使北京成功地完成了这一叙述,但鉴于中国的早期失误,目前尚不
清楚中国的声誉是否已完全恢复到大流行前的水平。无论如何,中国官员在这
场大流行中采取了新的额外行动,破坏了中国的声誉,破坏了北京的叙述意图。

他们被迫向外国官员施压,要求他们  称赞  中国或  避免批评  中国。他们威胁
要对政府实施  
经济制裁,  以禁止对中国旅客的禁令,而在  澳大利亚,则要
求对这种病毒的来源和世界卫生组织的作用进行调查。他们顺应中国公众与病
毒有关的仇外心理,导致生活在中国的非洲人遭受迫害,并随后  
遭到  非洲国
家对中国的
批评

中国政府在帮助其他大流行病国家获得国际赞誉的同时,显得皮肤薄弱,霸气
十足,不顾一切地为执政的中国共产党(CCP)挽救面子,包括使外国人的健
康处于危险之中。结果使中国在
美国,  西欧,  日本和  澳大利亚蒙受了损失  
中国开始大流行,使其全球声誉受到挫折,到6月,中国已经浪费了至少部分
恢复的机会。

关于中国利用大流行来掩盖侵略性外交政策举措的说法令人质疑。可以肯定的
是,在2020年上半年,几个与中国有关的热点地区的紧张局势加剧了。4月,
中国派出一艘调查船驶入马来西亚附近的南中国海水域,但被中国宣称拥有
主权。
北京还宣布在南中国海建立两个新的行政区,其中一个总部设在人工
岛上,该人工岛建在越南和菲律宾之间的珊瑚礁上。

5月,异常多的中国军队进入有争议的中印边界的加尔万地区,并要求印度
人停止在边界一侧的建设。
中国官员还扩大了先前的主张,将整个加尔万河
谷包括在内。

最后,也是在5月,中国政府表示将对香港实施一项国家安全法,该法将减少
公民自由,有效地废除了香港从中国的法律自主权,这违反了北京于1984年
与英国签署的条约。

这些事件助长了“分散注意力”的理论,即北京采取了本来不会采取的大胆行动,
因为中国领导人认为外国的反应将因大流行而减弱。的确,关于中国在外国媒
体上的行为的某些讨论可能已经被与大流行有关的故事排挤了。但是,外国政
府并没有注意到中国在这些热点地区的活动。据我们所知,他们的反应与没有
流行一样。他们似乎既不专心也不弱。

台湾和美国对中国的恐吓未遂作出了反应,公开重申了它们的安全合作。罕见
的举动是,一架美国军机飞越台湾领空,引起
 北京的愤怒  
抗议白宫宣布将
向台湾出售先进的鱼雷。
美国官员   对新当选的台湾总统蔡英文
提出了异常高
水平的公众支持。
台北市宣布将重新开放其在具有战略意义的关岛美国领土上
的准领事馆。

在南中国海,尽管马来西亚通常对争端采取低调的态度,但外交大臣希沙穆丁
·侯赛因  宣称  “我们不会在主权上妥协”。美国国务院发布了一份逾期未决的 
 声明  ,明确支持2016年《海洋法》仲裁庭的裁决,即中国“九点划线”主张拥
有南海大部分地区的所有权没有有效的法律依据。

在加尔万河谷,印度军队抵抗了中国的压力。结果,爆发了一场严重的小规模
冲突,导致20名印度士兵死亡,未经证实的报导称中国死亡人数更高。
 对北
造成的不利  后果包括印度与中国的某些经济接触的撤退,以及新德里向与
担心中国的其他国家加强安全合作的运动。

中国在香港的行动也没有逃脱外国政府的注意。美国宣布将不再在经济和法律
事务上将香港与中国分开,并将对负责侵蚀香港公民自由的中国官员实施制裁。

对此,英国提供了300万香港居民的居住权。中国政府强烈谴责
华盛顿  和  伦敦

每个热点地区都有其自己的逻辑,与大流行完全不同,它驱动着北京的行动。

2020年,加尔湾地区的紧张局势加剧,是由于中国人不满印度在建设基础设施,
以便利其部队向边界移动,印度正在做这方面的努力,以匹配中方的类似建设。

在南中国海,中国在马来西亚水域的检验船是对马来西亚承包的钻探船西卡佩拉
(West Capella)于2019年10月开始在沙巴海岸工作的反应。北京宣布新的行​​政
区划可能是对这一增加的回应美国海军巡逻队挑战中国的海事请求。
这些巡逻的
人数在2019年达到了历史新高。如果北京认为该地区因大流行病而分散注意力,
那么2020年春天将是宣布中国在南部地区建立防空识别区的理想时机。中国海,
但这没有发生。

北京强加于香港的国家安全法是长期斗争的结果。 2003年,大规模抗议活动挫
败了香港政府将“煽动叛乱”定为刑事犯罪的企图,这是北京希望采取的一项改变。
2019年更多的大规模抗议活动迫使香港政府停止了计划中的法律,该法律原本允
许将香港人引渡到中国大陆。 2019年的许多抗议者还要求获得更多政治权利。
从北京的角度来看,香港提出了多个问题:“人民力量”,过多的法律异议空间,
以及警察无法控制的抗议活动,以及更多的抗议活动。正是这些问题而不是大
流行才导致了2020年的国家安全法。

当反统一民主进步党的蔡英文在2016年当选总统时,中国开始向台湾发出敌对
的军事信号
 。在大流行之前,这种军事恐吓已经  
呈上升趋势。蔡在1月获得连
任,并在5月举行了第二次就职典礼,激发了中国的统一主义热情,反过来又给
习近平施加了压力,要求其表现出更大的武力。

最后,我们应该记住,中国也因病毒爆发而遭受了国内破坏,造成了严重的挥
之不去的后果。
中国领导人曾经意识到内部动荡会增加对外部敌人的脆弱性,
他们可能担心外国人会以牺牲分心的中国为代价而单方面取得战略利益,这与
许多外部人士的假设相反。
人们认为有必要表明中国仍处于战斗状态,这可能
是中国2020年外交政策的一个因素。
如果是这样,这将强化这种观念,即大流
行是北京的负担而不是机会。

 

 

 

 

(#13107884@0)
7-26 -04: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COVID-19真的给中国带来了战略优势吗?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沙龙谈天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