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与枪6
茫茫在店里忙着画手稿,手机响了。 她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了。 来电话的是茫茫的前男友,小北。 他们分手已经一年了,在一起6个月,分手的原因:性格不合。 小北是个阳光男人。高高的,身材健壮匀称,皮肤黝黑,浑身散发着活力,整个人有一种阳光下北回归针叶林的感觉。 他说话风趣幽默,常不按套路出牌, 你问他谈过几个女朋友,他就是不直接回答你,要你猜。 你猜他有两个前女友, 他就傲娇的说:天,凭我这身肌肉,潇洒倜傥的英姿,才两个? 再给你一次机会,猜错了,下周我的咖啡你都包了,算是对质疑我无挡魅力的陪偿。 说时还故意把下巴扬的高高的。 如果你笑他吹牛,说他这个鬼样子,恐怕是一个女友都没有。 他又说:居然不小心被你猜中了,出来吧,请你喝咖啡,时间,地方你定。 如果你问他多大? 他一边来个污污的回答:我不知道,等你告诉我。一边还斜着眼睛,坏坏的看着你。 反正,茫茫和他交往时,整天嘻嘻哈哈,打打闹闹,象两个大小孩一样。 小北还喜欢扎堆,扎晚会堆。那些能歌善舞的环肥燕瘦们围着小北,被小北的笑话逗的前仰后合,还用小拳头娇羞地咚咚咚的敲打他的前胸后背,好象被笑死了要小北负责背回家一样。 她跟小北去看过几次他们拍练。冷眼看他和他那些存在感超强的朋友们开开心心的在台上走来走去又唱又跳。 茫茫不喜欢热闹,越热闹的地方越沉默。 喜欢阴天多过晴天,喜欢黑夜多过白天,喜欢月光多过阳光,喜欢脆弱多过坚强。一介颓废艺术女,散发着吸引同样奇葩的气场。 就这样,在看过小北他们的一次排练后,茫茫没跟小北打招呼,就悄悄自己回去了。 以后的联系越来越少,后来基本上就不见面了。 茫茫绝对不会耽心小北会不会死去活来,全世界失恋的男人都跳河了,唯一活在岸边的,只能是小北! 电话里,茫茫问小北找她有什么事, 原来小北在朋友圈里知道茫茫开了个纹身工作室,要来纹身! “来吧,看我怎么用针来好好扎扎你。” 茫茫心里偷乐。 -hotmoon(梵高的耳朵) 2021-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