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油条到老油条,油腻男养成记,吐血自传,性格详解,必看,第一弹

掐指一算,上肉联也有3年了吧,记得第一次上来是2019年底,在体育版上了张长发翘臀照,从此开启了在肉联的逆天之旅

说逆天,很简单,就是我跟大部分技术移民(IT为主)成长道路截然不同,但偏偏在某个时空节点上,可能做过一样的工作,却有过不一样的体验,除此以外,可能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来了加拿大

肉联,“活跃”ID里面,如果我说我淡定,没人敢说谁比我更淡定;如果我说我脾气好,没人敢说谁比我脾气更好

为什么呢?为什么呀?

这么实在的性格,得从我小时候说起

小时候,父母服从国家安排,长期在外地工作,把我扔在上海。家里亲戚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那一辈老人当时尚未退休,无奈只好寄养。跟这里得Foster Home差不多,寄人篱下,吃百家饭长大

寄养家庭,你懂的,什么样得都有。有社会底层得贩夫走卒,有工厂工人,有普通干部,有解放前大财主的姨太太,有朝廷命官位居N品的,有艺术家音乐家文学家各色高知,反正各种层次的家庭,上只角,下只角,别墅区,棚户区,统统成了我来到人间的初体验

寄养,别的不说,要想吃饱饭,日子好过,就得像现如今网红涨粉似的,必须得LIKABLE,讨人欢喜

所幸,我儿时长得不算太丑,像个小菇凉,嘴甜,又乖,所以很讨别人家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得喜欢

当然,现在长歪了,除了没秃发值得庆幸,颜值和当时是没得比咯,岁月是把杀猪刀,比新疆买买提大叔切切糕的刀子还快,你懂的

我妈很少回上海,可我爸因为工作关系,每年都回来好多次,每次回来,我都有中大奖的赶脚

早上,我还在没有煤卫的弄堂里踏着脏水和其他小屁孩一起玩,晚上,我爹回来,把我带去了他下榻的上海大厦洗澡,就在外白渡桥旁边,走几步就是苏联领事馆

宾馆房间的摆设,很震撼,我现在还记忆犹新,超大的卫生间,有浴缸,大冬天的,房间里很暖和,房间里铺着厚厚的地毯,落地的红灯牌电子管收音机,天鹅绒的罩子罩着,大窗,浦江美景尽收眼底

去宾馆的餐厅吃饭,一顿饭我爸说能吃掉我舅舅几天的工资,餐桌上铺着上好的桌布,旁边还有歪果仁,叽叽喳喳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说到歪果仁,那时上海闹市区的旅游景点,到处都是日产日野大巴和各色鬼佬

我家亲戚或者寄养家庭的叔叔阿姨抱着我路过那里,老外就给巧克力,当面给,车窗里伸出手给,洋巧克力啥味道我忘记了,但想必错不了,因为我妈在我长大后说过,我那时吃过巧克力就不肯吃饭了

有时,我爸高兴了,还会带我去他上海的单位,看黑蜀黍,很多很多黑蜀黍,一路一带其实老早就有了,都是来中国培训的精英战士,回国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西郊动物园和那个黑蜀黍很多很多带花园的房子,是我那时最爱去的地方

当然还有靠近外滩的自然博物馆,我特爱去,因为那里有很高很大的恐龙

还有西餐馆,我兴致勃勃地学用刀叉,还学大人喝葡萄酒,喝完了酒杯往脑后一扔,逗得我爹哈哈大笑,害得他赔人家杯子钱

我爹公事办完了,离开上海,我又重回人间,从天上回到了人间,不管在徐家汇的绿树成荫大院里的公房,还是高安路花园洋房,或者更多更熟悉的,各种各样黄金地段的里弄贫民窟,我还是我,还是一个爸妈不在身边的野孩子

我上小学的时候,清明节,我爸又回来了,这次带我去宁波看我奶奶,给长眠地下的奶奶扫墓

记得第一次坐火车,火车特别舒服,八零年,一节车厢,就我爹和我两个人

但我看到月台上,提着大包小包赶火车的人并不少,但没一个上我们这节车厢的

我的观察能力,从那时就发芽了。等汽笛一响,火车启动发车了,我很疑惑的问我爹,那么多座位,为啥就我俩?

我爹笑了,摸着我的头,说我还小,长大就知道了

只记得,那时火车很慢,从上海到宁波,要开一晚上,整整一晚上,就没人上我们这节车厢,也可能来的人轻手轻脚,没吵醒我们,反正一晚上我占了仨座位,像在沙发上睡觉似的,睡得超香甜

回上海,多了一对叔叔阿姨,四个人一节车厢,叔叔阿姨人超好得,还给我糖吃

时光飞逝,又过了两年,还是清明,我爸又回来带我去看天上得奶奶了

这次不一样,一来一回,火车上人山人海,挤满了人,还有站着得,就连座位都不一样了,原来得厚实得沙发座,披着蕾丝巾得,统统变成了绿色得人造革,旅客得穿着打扮,比我之前看到得那对叔叔阿姨土气了很多,带着大包小包得行李到处乱串,乘客随地吐痰,地板上到处是垃圾,就连一向注意仪表的我爸得穿着明显也不如上次讲究

这就是,我人生学到得一课,同人不同命。软席,硬席,生生地,就把前往同一目的地的同一条铁轨分成了两个世界

我爹和我,出公差有单位报销,在软席

我爹和我,办私事掏自个腰包,在硬座

我爹还是我爹,我还是我,能区分我们的,只是一张车票而已。多少年过去了,还是这样,人就喜欢区别对待,给自己贴标签,给别人贴标签,多少年薪可以是张标签,某个大学也可以是张标签,贴上就有优越感,还不忘给人家也贴一张,彰显更大的优越感

我还记得,第一次坐火车,我把脸贴在车窗上,瞪大了眼镜,惊恐地看着窗外的乘客,奇怪为啥就是不来我这节车厢的儿时往事

那晚,我没有高兴,只有难过,这么舒服的沙发,这么干净的车厢,为啥只有两个人才能享用,太浪费了。我在幼儿园,如果自己独霸所有玩具不让其他小朋友玩,阿姨会骂我的,因为这是不对的。。。

待续,下集更精彩。。。

-eleclan(eleclan) 2022-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