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哈哈哈,胡锡进终于也成了“境外势力”
https://mp.weixin.qq.com/s/JtnUtac1cJCpgmirPhFbOg

前些天有写过一篇:司马南与胡锡进“反目”了?有没看过的读友可以点开看看。

没想到,这些天,对胡锡进的“围殴”是越来越激烈了。

胡锡进与他昔日那些“老朋友们”之间的内卷,已经几乎到了要“刺刀见红”的地步了,围观群众都看的心惊肉跳。

◆◇◆
在中文网络上,胡锡进也算得上是非常的正能量了。这些年来,胡锡进怼起公知来也是战力值爆棚。

到今天,“公知”,这个曾经的褒义词,已经成了一个烂大街的贬义词了。

对这个结果,胡锡进和他的“朋友们”应该很开心。


一年以前的2021年2月25日,是胡锡进上微博十周年的日子。
胡锡进发了一则微博,狠狠地自我炫耀了一番。老胡说,十年前自己刚上微博时,还只是大V之一,现在能与老胡分庭抗礼的那些大V(这些人大多是被老胡等批评的公知)都消失了……

胡锡进发的这则微博,透着浓浓的“凡尔赛”味道,颇有点“独孤求败”的寂寞。

彼时的老胡尚未退休,微博上坐拥两千多万粉丝,游刃有余于民间和官方,傲视天下,指点江山,成为舆论场上的“扛把子”。

但老胡的得意没有持续多久。没有了公知,退休后的老胡就成了公知。

对昔日的“老朋友”, @侠骨柔情的杨华 可是一点也不手软,恶狠狠地威胁老胡:“做公知是没有好下场的”。


隔着屏幕,都能闻到一股“血腥味”。杀气腾腾的老杨早已把一百米长的大刀抽出来了,只等去取老胡的“项上人头”了。
◆◇◆
当然,仅仅依靠一顶“公知”的帽子,要“干掉”老胡,还差点火候。

但这难不倒老胡那些有丰富斗争经验的“朋友们”。

上终极大杀器:“境外势力”。

这下好了,被“外媒”报道了,这是实锤了。“反华势力入侵了”“洋大人发勋章了”“替他的主子说话了”。

还有人很有心,特意 @了司马南。

司马南与胡锡进“反目”了?一文中我有提到,有人向相关部门建议,要求把老胡的微博帐号没收了。

这就又有更狠的了,直接向网信办举报了,要把老胡的号给销了。好家伙,这是要“一剑封喉”啊?

墙倒众人推,大家一起来锤啊!呵呵,老胡的这些“朋友们”啊,真是一个比一个更狠,都是直奔要害——盯上老胡数千万粉丝的微博账号了。

与公知战斗了多年的老胡,会不会很纳闷:对自己下手最狠的,不是来自被视为敌人的“公知”,而是昔日里一起战斗的“朋友们”。

老胡会不会想念那些被他和他的“朋友们”赶出了舆论场的公知们?

◆◇◆

司马南与胡锡进“反目”了?一文发出以后,有读者留言,老胡还是有底线的。


是的,跟他的那些“朋友们”比起来,老胡还是要有底线得多的吧。

尽管老胡经常被调侃,但他也没有像其他名人大V一样,动辄威胁要起诉你,让你道歉,告你侵权。老胡的微博,也不怎么精选评论,骂他的夸他的留言都会放出来,这也成了互联网上难得的一景。

退休以后的老胡,也开始关心国内的事情,在一通废话连篇的车轱辘话里,时不时的也会很有“人情味”。

老胡也关心疫情下的经济,“只要经济而不顾人民生命健康,在中国行不通;只要抗疫而不计经济和其余,也决不会是中国的风格。”

今天还看到老胡关心各地的春耕春种,“当前防疫事大,但是春耕春管同样耽搁不得……”

“中国各地处理过很多防疫不力的干部,但是极少听说哪个地方因为简单粗暴搞‘一刀切’防控而处理干部。我认为这是失衡的。”

“但是那些不负责任的‘一刀切’往往违反了常理,只要保持基本的责任心就能够发现其中的荒谬。”

胡锡进说的这些话,很符合他的“中肯式”风格,已经说的非常的左右逢源了。

但即便这样,在老胡的那些“朋友们”眼里,这也已经成了“老胡已经公知化”的证据,是“狼子野心,极端恶毒”,“跟美国一样”,是不可饶恕的。

这看的很让人心惊,但也并不意外。

老胡的那些“朋友们”,曾经以扣帽子、挖坟式构陷等种种方式,把一个又一个知识分子从公共社交平台逼退,罗翔、陈行甲……这个名单可以列出长长的一串。

那时的老胡,或许也是在以一种或推波助澜或冷眼旁观的姿态,乐享其成的吧?

殊不知,当用扣帽子的方式来对一个人落井下石的时候,也是在开启了一个潘多拉魔盒的按钮。

当这个按纽一旦被启动后,谁都有可能成为下一个被一脚踹下深井的倒霉蛋。

老胡曾想着左右讨好,但是,当公共舆论场上,在老胡右边的人越来越少以后,老胡就成了站在最靠右边的那一个。

“狗改不了吃屎”,有些人的本性就是以咬人为生。当老胡右边的人越来越少时,老胡的“朋友们”就会开始在内部不断分裂斗争,老胡被反噬是必然的事情。

老胡有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被自己的那些朋友们“围殴”?

当网络上温和理性的声音都在小心慎重的不敢说话,不够激进左右讨好的老胡就显得格外刺眼了。于是,被视为负能量的公知消失了以后,“骑墙”的老胡就成了“境外势力”。

◆◇◆

最后想说一个事的是,这个月有接了广告,很感谢一些读友的留言支持,也有一些读友表示不理解。

我很想让文字远离商业。为了不影响阅读体验,我文章中的广告位一直是关着的。我也从来没有开过付费阅读,以后应该也不会开。

接广告,的确是因为经济拮据了。从去年4月回国以后,就一直闲着,经济上是只出不进的状态,所以才想着接点广告(接广告我会慎重挑选,那种理财投资类的广告,我是不会接的)。有,。

赚点广告费,还望读友能包容海涵。疫情结束后,应该就不需要接广告了,我也想让写文章更纯粹一些。

这段时间呢,在学习做蛋糕甜品,看看能不能有条件在家乡先开个小店。

这个号也会一直写下去的吧,只要让写。

只是,连胡锡进都被打成了境外势力,网络上的舆论生态如此,也不知道还能写多久。

唉,能写多久就写多久吧。

也盼着这该死的疫情,能早点结束吧。

关注小号,阅读更多原创文章↑

往期文章:
平庸的恶
世上再无谭嗣同
司马南与胡锡进“反目”了?
-newrover(漫游) 2022-5-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