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胡子老王心情随笔之一 我的大学,我的兄弟 --之老四,老五

回忆这个东西很怪,有时候你就想 : 在自己的脑子里过一过,不愿意别人来打扰.封闭的.太多滋味,像干红.

有时候,就觉得不写出来不痛快.太冲,太憋屈,仿佛只有势如奔雷的一击,才能让自己安静下来.像辛烈的烧刀子.

有时候,自己写一段,感受一段,像山间的小溪一样,盘旋而下,舒畅.像冬日的午后饮下一杯柔和的女儿红.

惊堂木一拍,各位看官您请好了。

老四: 大名 田*建.
有吨位,有心胸.分得清里外人.能烟善酒.曾经和我们的老大用交叉火力 击沉了当年横行一时的 航空母舰. 那是,在毕业前吃散伙饭的时候最后的辉煌.
老田,比我高一届.在他离开学校的前夜,我才发现我对这位四阿哥有多了一点新的认识.
老田曾经在大三的时候休了一段学.暑假我们兄弟去看他,结果还不错,我们都可以上的了自行车.酒却是是个神奇的东西,我们喝了那么多的酒,竟然没有人倒下.老田,醉烟了.
现在,我们的四哥在西安.有一个他永远打不赢的儿子.幸福.

王老五,还记得谁是他吗?
是冬天里,只穿一件衬衣和一件风衣那个壮硕的男人吗?
是在长途车上,被小偷当成同伙,后来用满脸的眼泪把小偷吓尿的无极哥吗?
是在学校的后山上,配我一起唱: 能不能让我陪着你走 的那个多情的种子哥吗?
是被我在一个床上,抱着脖子,吹了一个晚上的无奈哥吗?
老朱, 我告诉你,这个老五是故事最多,人最复杂,又最简单的一个.
我很喜欢这个老五,但是,这个 "我的" 五哥又给了我最多的无奈, 最重的疑问.

老朱, 我都给你说了吧, 你来帮我看看, 我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到底是谁他妈的错了.或者说,谁做的过了.
应该是大二, 咱们的 宝 要买电脑, 向咱们几个兄弟都借了钱,这个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具体以后到 宝 的时候在讲. 反正 宝 向我借钱的时候,我问他,你啥时候能还? 他说 他的姐姐已经准备给他汇钱了,最多2周. 我说: 哪好吧, 我留 100 大洋, 其余的你全部拿走.
2周后,找 宝, 他说: 你再等等,具体原因记不清楚了. 哪我就傻了眼.
你猜我去找谁商量了? 对, 我是去找 老五了. 你猜老五说啥?
你跟我吃饭,我现在去把钱都存到饭卡上.我当时啥也没说.

我们的这个 老五, 因为家庭背景的原因,社交极广. 基本上是 三教九流无所不交, 五湖四海尽在其中.
我呢,也跟着五哥去了不少的场子,认识了一些原本我根本不可能认识的人. 其实,也谈不上认识,就是老五,把这些个某某人有什么背景,做个什么出格的事儿都提过. 当时,我也就去了,听了,谈了,就是没有想了,也就过了就忘了,因为,哪不是我的世界.
当时,我和老五的肩膀是挨着的,中间没有任何东西.

今天晚上,月光如水.
挡不住的月光扑面而来,有一股潮湿的味道.都说月亮能勾起人们的回忆,好像是真的.
不过我看倒是 静 的原因.
因为 静, 让我停止了思考,
因为 静, 让我感到一丝的压抑.
因为 静, 让我认为我还是当年的青涩少年.

这是,我想起了当年的老乡会,一个个清晰的面孔从我的眼前闪过.真的就像是在昨天,我刚和五哥商量去泰山的事.
老朱,也许你不知道,我这个人呢,很喜欢旅游,去那里都行.

-wxy2008(聆听的吉他) 202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