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木川,迷一样的前世今生!----时间和空间,现实和梦幻的神奇大穿越
青木川,谜一样的前世今生! “当年我就是在老家,遭仇人陷害,失去了一只手,我也是在风雷镇,碰到了一杀父仇人。。。。” “我却是学建筑的,不过你知道,这世道多乱呢,我们这些做学问的安不下心来。。。。” “Duang!” 长途汽车终于到站了,我挣扎着张开迷离的双眼,车窗外,烟雨迷蒙,高山流水,一座古朴宁静的山间小镇,逐渐浮现在我的眼前。 这里是哪里? 风雷镇? 不! 这里是青木川! 青木川古镇建成于明代成化年间,距今已有五百多年的历史了。古镇建在一翠绿如织的坝子上,四周终年被烟雾缭绕的群山怀抱,一条清澈的金溪河如漂浮在凡间的一条玉带,从古镇中间缓缓流过,使得小镇平添了一份特有的灵动。 据坊间传说,青木川是因为川道里的一棵青木神树而得此名,可有关它的前世今生,我却不得而知。 美丽的金溪河穿城而过,把古镇一分为二,跨河而过的飞凤桥,连接着新老街道。乍一看,古镇新街也全是一片绵延不断的古建筑群,飞檐翘壁,雕梁画栋,各家店铺张灯结彩,大红灯篓高高挂,营造出一份温馨祥和的气氛。可在我眼里,这些看似漂亮的仿古建筑,不过都是由一些冰冷的钢筋水泥堆积而成,失去了古建筑应有的温暖和韵味,更缺少了一份岁月的沧桑和历史的积淀。 穿过著名的飞凤桥,就到了传说中的古街。古街依河而建,曲折蜿蜒,好似一条席地而卧的巨龙,由此得名回龙场。 放眼望去,整条街道青砖铺地,全是清一色的原汁原味老宅子。也许是因为旅游淡季的原因吧,游客稀少,三三两两,漫无目的地游走在幽暗的街道上。 各家老字好的商铺还在营业,主是售卖一些当地的土特产,店铺的生意似乎很清淡,掌柜们倒是悠然自得,在混暗的灯光下,倚靠着歪歪斜斜的竹木椅,闭目养神,独享其乐,仿佛置身在另外一个极乐世界? 阴郁的暮色下,我独自漫步在似曾相识的街道,看着身边一闪而过的陌生面孔,思绪万千,恍若隔世,他们是谁?又来自何方? 何老爷,许先生,黑娃,老乌,来运。。。。? 眼前这幢香娟玉帛,金碧辉煌的“旱船屋”,不就是名扬四海的“荣盛魁”吗? “魏团总,杏儿欠你多少钱?” “十块!” “这东西够吗?” “洋玩意,哥懂,放人!” 这不正是何老爷,英雄救美人的地方吗? 那个四方庭院是大烟馆吗?这可是魏团总常常大驾光临,喷云吐雾的地方。咦!不对呀,怎么魏团总还活着? “魏团长,怎么是你?” 哦!我想起来了,这里是青木川,不是风雷镇!为了争抢舵把子,魏团总,魏正先早已命丧酒泉了。这里只有魏老爷,魏辅唐! “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尊一声驸马爷细听端的。。。。” “西凉国辞别了公主玳瓒,勒动了马头回首观。。。。” 耳边忽然响起了悲怆凄凉的秦韵之声,道不尽世道肠断哀愁,诉不完人间生离死别。这不正是魏辅唐老爷亲自创建,名震川陕甘的的辅仁剧社吗? 咦!我这是在哪里?我又来自何方? “先生,你需要导游吗?我是实习生,可以免费给你做讲解,” 一声清脆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一年轻可爱的小姑娘正站在我眼前。 “好啊!麻烦你带我去魏氏宅院。” “好的!” 魏氏宅院坐北朝南,北倚凤凰山,南俯回龙场,高墙深园,气派非凡。听当地人说,老宅建成后,魏辅唐老爷连续娶了五房太太,可几位太太全都生的女儿,这可急煞了魏老爷,急忙请来地仙指点迷津,地仙说:老宅背倚凤凰山,怀对龙池水,凤凰戏龙池,只生女 ,不生男。 原来如此! 于是,魏老爷又仙人的指点下,续建了西洋风格的新宅,又娶了第六房太太,六姨太也争气,一口气生了两胖小子。 真神! 提起魏老爷,镇上的老人们各个高竖大拇指:“魏老爷,神人啊!他带领乡亲们开山辟地,兴修水利,架桥筑路,尊师重教,造福一方呐!” 真不知曾今帮助过落难的红军,最后自动解除武装,带领队伍向解放军投诚的“土匪恶霸”魏辅唐老爷,那时却是如何憧憬着新的时代? 在1952 年春天的那一日,魏老爷被五花大绑地押至他亲手建造的辅仁中学,背对着笔架山,面朝着广受他福荫的人群,跪下!那一刻,他一定是百感交集。。。。 似梦似幻,恍若隔世,《一代枭雄》中的何辅堂老爷又去了何方? “全体队友,向何辅堂同志敬礼!” 风雷镇的一代枭雄何辅堂老爷最终名成功就,告老还乡,只可叹他怜爱一世的红颜知己早已香消玉殒,花落尘间。 也许是前世的姻,也许是来世的缘,错在今生相见,徒增一段无果的恩怨! “立雪啊,我们就是我们了。” “我们就是我们了。” “真得吗?” “真的!” -qwg(GONE) 2020-1-1
青木川,迷一样的前世今生!----时间和空间,现实和梦幻的神奇大穿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