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望长安---曾经的岁月曾经的梦想
回首望长安 西安,古称长安,“长相思,在长安,络为秋啼金井澜”。西安是一座饱含历史文化积淀,孕育了汉唐盛世,创造了璀璨绚丽的中华文明历史古城。 记得三十多年前,初次离家求学,望着眼前高大的明城墙,雄伟的古钟楼,巍峨的大雁塔,我被你彻底地震撼,彻底地臣服了。也许是前世的造化,也许是后世的机缘,自此你成了我一生魂牵梦绕的地方。 雁塔晨钟,灞柳风雪,曲江流饮,汉唐神韵。。。。 我似乎无数次地见到了你的雄姿,无数次投入你的怀抱,“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可叹那些仅仅是一场场虚无缥缈的梦。直到十六年后的今天,我才有幸重新踏上了这片土地,再次品味古城深厚的底蕴,重温我那逝去的青春岁月。 东大街,钟楼,回民街 我和父母一行下榻的宾馆位于城墙内的和平路上,正好位于城内的繁华之地,向南走200米左右就可到达古城墙。宾馆门前有多路公交车站,交通非常便利。 安顿好住处后,我才感到肚子“咕咕”地叫,从早晨登机到现在已折腾了八个多小时了,还没吃上一顿正餐,要不饿才怪呢。我忙去前台打听附近的美食之处,工作人员一致推荐大名鼎鼎的“回民街”,行!反正“回民街”离住处也不远,就它了。 我们延着和平路向北走了十多分钟,就到了西安最繁华的商业大街东大街。 漫步在似曾相识的街道上,流连于灯红酒绿的楼宇之间,望着眼前匆匆划过的陌生面孔,仿佛时空穿越。三十年,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我梦中的长安古城,你在何方? 我想起来了,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是和平路与东大街相交的地带,它却有一奇怪的地名“大差市”,这个地名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里,可叹的是我却一直无缘去探究它的前世今生。 在此乘坐七路车,可以直达我们大学校园。三十多年前,每逢周末,东大街上挤满了身穿黄军大衣牛仔裤的年轻面孔,青春涌动的我们常常来到这里,傻傻地眺望街边走过的时髦美女,逛逛风潮时尚的“骡马市”,转转古城最大的唐城商场,我最开心的事是在钟楼书店静静地看一天免费书。 东大街上的“老孙家”你现在何方?吃一碗“老孙家”羊肉泡馍,对我这穷学生可真是天方夜谭,能和同学在和平剧院看一场新电影,我就心满意足了。 沿着东大街一路向西,街道上逐渐热闹起来,和三十多年前一样,马路两边挤满了各式各样的小店商铺,倒也是人头攒动,生意兴隆。人们的衣着早已不再是单调枯燥的灰兰世界,映入眼帘的尽是动感时尚色彩斑斓的时代风景。 走了半小时左右的时间,我们就到了西安城的地标钟楼。钟楼位于古城的中心,是东西南北四条大街的交汇处。钟楼建于明太祖洪武十七年,它建在方型基座之上,为砖木结构,重楼三层檐,四角攒顶的形式。为了保持古城的原始风貌,据说当年西安城内的建筑都不能超过钟楼的高度。 通过地下通道可以直达新建的钟楼广场。和三十年前相比,周围的环境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我能认识的老建筑好像就剩孤零零的邮政大楼和写满岁月年轮的钟楼饭店了。 跟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们穿过位于地面之下的钟楼广场,眼前出现了一条古色古香的小街,街道两边都是秦砖汉瓦的仿古商铺,倒也是飞檐斗拱,雕梁画栋,可我总觉得少了一份古城曾经的原汁原味。 继续西行数百米,爬上一段台阶,我们又回到了地面,眼前豁然开朗,一座神似钟楼的古建筑矗立在眼前,这就是与钟楼齐名的鼓楼。西安鼓楼建于明太祖洪武十三年,它建在方型基座之上,为砖木结构,顶部为重檐形式。在檐上复盖有深绿色琉璃瓦,楼内贴金彩绘,顶部有鎏金宝顶,是西安的标志性建筑。 向北穿过鼓楼,就到了传说中的回民街。回民街可真是名不虚传,街道上烟雾缭绕,人声鼎沸,比肩接踵,本不宽敞的马路早已被蜂拥而至的人群挤得水泄不通。大街之上,五味俱全的空气中,充斥着各种旋律的音符,不时传来古老悲怆的秦之声:“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太阳圆月亮弯都在天上,男人下了田,女人做了饭,男人下了种,女人生了产,娃娃一片片,都在塬上转。。。。” 街道两边全是清一色的仿古门面,各家店铺也都是门庭若市,高堂满座。有些店铺为吸引客人,在店铺外摆开架势,显摆一下自家的独门绝技。你看这边一小伙,一把面团上下翻飞,瞬间一把精美绝伦的拉面就摆在了你面前。那边几个结实的后生,伴着均匀的号子,奋力挥舞着巨大的木锤,“哼哧哼哧”砸年糕! 三十年前这里是怎样的呢?我只记得以前好像没有如此繁华的美食街,附近只有一座清真大寺(化觉寺),建筑风格很奇特,外形完全不像一座清真寺,倒似一座汉唐风格佛教寺庙。在它周围的小街上,挤满了一些贩卖笔墨字画,文房四宝的小店。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苍海变桑田! 我们一行三人,穿梭于各家老子号之间,好不容易找到了三个空位子,随即点了店里的招牌小吃,羊肉泡馍,凉皮子。吃过之后,我真是大失所望,价高量少质次。后来,听我西安的同学说:哪地方就是用来坑外地人的? 呵呵!又上当了。 -qwg(GONE) 2020-2-27
回首望长安---曾经的岁月曾经的梦想
一别长安路几千,感谢借佳作重温故地。三十年前离开母校,离开西安,不曾想至今竟再没有机会回去。听说着西安的发展变化,母校已经院校合并改名长安大学,盼望再回长安。
-d2008(老百姓) 2020-2-28
写地好。当年解放路吃饺子,后来在回民街吃羊肉串,等我退休了再回去,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了。
-xz730000(笑一笑,十年少) 2020-2-28
回首望长安--母校,兴庆公园,新校区《一》
母校,兴庆公园,新校区《一》 第二天一大早,多年未见的朋友两口子就匆匆赶到了酒店。时间过得真快,这一晃,十几年就过去了,天各一方,今日有幸和老朋友再次相见,真是令人感慨万千,我心中好似有千言万语,可却激动得不知从何谈起。 时间紧迫,匆忙吃过早餐后,我们一行坐上朋友的车,向位于东郊外的母校进发。 和平路,咸宁路,兴庆路,金华路。。。。一个个似曾相识的街道,不断从眼前划过。 我记忆中的大学校园位于古城东郊的城乡结合处,那时学校周围不远处还有大片的农田,似乎距城里好远好远,怎么现在变得如此得近? 抬头望去,四周高楼林立,一座高大喧嚣的高架桥横亘在眼前。 这是金花路吗?我怎么没有看到它曾经的一丝模样?东门外的小河沟怎么没了踪影?河沟边的小吃大排档你又去了何处? 记得三十多年前,因城市缺电,晚上学校会经常突然停电,整个校园顿时变得一片漆黑。哈哈!解放了。黑暗寂静的金花路上瞬时出现了黑幽幽的人群,去大排档吃一碗油泼面,去长乐剧院看一场新电影,去纺织学院邂逅一回美女,去交大校园跳一场迪斯科。。。。这些都成了我记忆中最快乐的时光。 老校门早已没了踪影,一座现代化的新校门巍然屹立在那里,可是不知为何?我还是喜欢它从前的样子。 大门边上的那一排排小信箱,它们还在工作吗?我可一直还记得它们过去的模样。那时,每个班级都有一自己的小信箱,保管信箱的钥匙可是一件人人争抢的美差,有了它,你可以第一时间收到远方亲人的家书,可以第一时间拿到期盼已久的汇款单,更大的福利是你可以第一时间读到全班唯一的一份青年日报,一份报纸在自习教室从头传到尾,为了争看一张小报,我自己焦急等待如若针毡样子时常出现在梦里,令我忍俊不禁。为了执掌信箱钥匙大权,各个宿舍之间可没少闹纠纷,经过班会商议,最后各个宿舍派一代表轮流执政,钥匙纷争总算暂时平息了。哈哈! 在老朋友的带领下,我们穿过学校大门,又一次回到了梦里水乡,如诗如画的校园。 这是教学一楼吗?洗净铅华,岁月似乎在你身上没有留下更多的印记,在绿树掩映之下,你的样子一点都没变,还是那样古朴端庄,只是大门口的牌子由机械工程系变成了机械及精密仪器学院。 也许是因为今天是周末的原因,大楼里十分安静,几乎见不着一个人。爬过几节楼梯,穿过一小段干净整齐的楼道,我终于又见到了熟悉的阶梯教室。它还是三十多年前的样子,只是早已物是人非,曾今共聚在此的学子们,你们现在何方? 静静地坐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轻轻地闭上迷离的双眼,时空穿梭,似梦似幻,我仿佛又重新回到了那个热血沸腾激情燃烧的时代。 耳边似乎又传来了系党总支范书记激动人心的声音:“你们是时代宠儿,国家的楯梁,跨世纪的大学生。。。。” 讲台上那位模糊的身影是谁?哦!我想起来了,那不正是高大英俊,教授《理论力学》的董老师吗?他学识渊博,治学严谨,自然有不少倒霉鬼栽在了他的手下。 不对啊,一转身,董老师哪里去了?站在台上的那位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先生,分明是教《金属切削原理及刀具》的徐老师,他严格治学的态度可是在系里出了大名的,要想在他那里轻松过关可不是件容易之事,常有不幸之人被斩落在他的“刀”下,以至于学生们私下都“恨恨”地称他“徐刀子”。 怎么这会儿,风趣幽默的孙老师又站在了讲台上,他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一副宰相刘罗锅的样子,他教授的《金属材料及热处理》可是我的最爱。 一口陕西方言,脚穿农村方口土步鞋,朴实可爱的《高等数学》老师,他怎么也来了,就因他的这身装扮,班上顽皮的“小陕西”坏坏地说道:他老婆一定是位农村大妈。 这不是那位美丽端庄的女高数老师吗?她正面含微笑,踏着轻灵的脚步向我走来。她教授《高等数学》的课堂从来都是座无虚席鸦雀无声,她才思敏捷,典雅端庄,早已成了学子们心中的“女神”。 。。。。 俱往矣!一切往事早已化成了一片片过街烟云,随风而逝,可敬可爱的的老师们,你们现在好吗? -qwg(GONE) 2020-3-2
回首望长安--母校,兴庆公园,新校区《一》
西安理工大学?
-newmarket(知青) 2020-3-3
回首望长安---母校,兴庆公园,新校区《二》
母校,兴庆公园,新校区《二》 我们一行离开教学大楼,沿着路边长满法国梧桐的林荫大道继续前行,这条路我曾经走过无数次,也许更多是在梦里。 路边集萃园的荷花还在开放,曾经的排球场似乎没了踪影,新建的图书馆大楼傲然屹立,前方不远处不正是当年的体育场吗?绿如地毯的草坪,帅气整洁的塑胶跑道,高大宽敞的看台,他可完全不像从前的样子。 记得三十多年前,体育场的草坪可没这么漂亮,田径训练场还是铺满炉渣的简易跑道。每天清晨全院学生都要集中在此,做广播体操,为这事,班里的体育委员及学生辅导员可没少操心,每日早起时间一到,他们会挨个宿舍敲门喊人,几乎每个宿舍里都有偷懒的瞌睡虫,要把他们拉起来可不是件容易之事。 每年一届的运动会都会在此举行,这可是校园一年之中最热闹的时候。伴随着嘹亮的运动员进行曲,各个系的方队轮流从主席台前走过,方队前方举牌引路的队员往往都是各系精挑细选的系花,各位系花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竞相争艳,成了开幕式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看台上,“心怀鬼胎,饥饿难耐”的男生们评头论足,大饱眼福,终于有了一个欣赏各色美女的好机会。 从体育场向南走五六分钟,我们来到了校园的南门口。门口东边的那座旧建筑正是我曾经生活了四年的宿舍楼,那时,它可是咸宁路上最高的新建筑,能住在这座楼里,是每一位学子的骄傲。 说起这座大楼,在当年,它可真是“臭名远扬”。由于大楼紧靠大街,每逢有漂亮时髦的女孩子从楼下通过,楼上立刻会传出刺耳的口哨声和不怀好意的喊叫声。如逢喜庆或毕业庆典之日,整座大楼更是被各种疯狂嘈杂的声浪淹没,不时会有各种杂物从楼上落下,锅碗瓢盆的敲击声,热水瓶落地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大楼周边立刻被一群“坏人”祸害得面目皆非,一片狼藉,不好意思,这座宿舍楼也就有了一不堪的雅号“咸宁路上的一大害”! 征得管理人员同意,我终于又见到了我曾经住过四年的房间。这间屋子曾住着我们来自天南海北的七位舍友,它见证了我们最美好的青春岁月,这里也发生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我自己就曾经拿错了洗脸盆,给我上床的谢同学无偿洗了一件黄上衣,稀里糊涂地做了一次活雷锋。我还自己动手缝补书包,可却奇怪地把自己的书本和书包缝在了一起。。。。嘿嘿!我的这些囧事常引的舍友们开怀大笑,也都成了每晚“卧谈会”的经典笑资。 当我们走出宿舍大楼时,正赶上学生们的午饭时间,现在的学生食堂会是怎样的呢?何不乘此良机,重温一下逝去的美好岁月?这真是一好主意。 这是学生第一食堂吗?它早已褪去了往昔的风光,失去了曾经的喧嚣,静静地矗立在那里。这里周末还举办快乐的舞会吗?这里还会邀请社会名流举办各种新潮讲演吗?这里还会上演盛大的新年晚会吗? 遥想当年,我们曾为填饱肚子而无数次拼抢奋战在此,馍馍夹红豆腐,再配上一碗玉米粥,是我最爱的早餐。我记得上午最后一堂课,可是大伙最难熬的时间,还没等到铃声敲响,满教室早已回荡起叮当作响的锅碗瓢盆声,饥饿难耐的我们第一时间冲向了一食堂,可这里早已是人头涌动,人声鼎沸的战场。热气腾腾的各种饭菜装在一个个大饭盆中,沿着一排条桌一字排开,如饥似渴的“恶狼”们紧盯着盆中诱人的片片肥肉,恨不得立刻吞入口中,大师傅的手艺着实高超,饭勺一抖,可爱的美味你到哪里去了?每周也会有诱人的猪排出现,其实就是肉少的可怜的猪骨头,可我却难得奢侈一回。其实,我最常吃的美味是土豆炖花生米,忘记叫何菜名了,经济实惠,又麻又辣,过瘾! 我记得当年食堂的饭菜油水太少,十分清淡,自己每月34斤的定量常不够吃,每学期还要从家里带点全国粮票,额外买些饭票。大米是凭票供应,也不知是那一年的剩粮,吃在嘴里尤如豆腐渣,全然不知何味,所以我的定量米票几乎全都送给了南方同学,难得他们却吃得有滋有味。 跟随着人流,我们进入了新建的学生饭厅。现在的学生食堂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整个就是一个现代版的food court。大厅中央摆满了桌椅,环绕四周全是装饰得灯红酒绿的门面,大锅菜早已成了远古回忆,各种饭菜都是现做现售,各色美食,天南海北,应有尽有。听随行的同学介绍,现在的学生食堂早已市场化,学校为控制饭菜质量和价格,会给商家提供一定的补贴,因而饭菜价格低廉,只有本校的师生,使用专用的饭卡,才可在此就餐。 看到眼前如此丰盛的美食,我们早已激动不已跃跃一试了。在座的每位即兴点了一套自己喜欢的小吃,多年后的今天,我再次有幸品尝一回学生食堂味道,那种激动渴望的心情实在难表。 大家吃过大餐后有什么感觉呢?经济实惠,物美价廉,比所谓的回民美食街好太多了! 离开校园后,我们顺道畅游了一回兴庆公园和曲江新校区。兴庆公园变化不大,似乎还是原来的样子,楼台亭榭,大明宫词,湖光山色,烟波浩渺。 新建的曲江校区,规模宏大,气派非凡。可这些对我来说却似乎没有什么吸引力,在我心目中,它少了一份期盼,更少了一份亲近感。听老同学说,新校区主要开设了一些时髦的新学科,诸如人文学院,艺术学院,传媒学院。。。。都是一些花狸狐哨外表靓鲜的时代产物,母校真正的精华还在老校区。 理工大学开办这些时髦专业有何之用?时代巨变,也许我等老朽之人确实跟不上新时代的潮流了。 -qwg(GONE) 2020-3-4
回首望长安---母校,兴庆公园,新校区《二》
等第三。天刚蒙蒙亮时的大雁塔,没拍好。

 

-tranquility(an) 2020-3-4
等第三。天刚蒙蒙亮时的大雁塔,没拍好。
都是雾,白茫茫的,啥也看不见
-fansile(随风而去) 2020-3-4
说起早餐玉米粥,
我想起了难忘的一件陈年往事:8点上课,都7点30多了还喝不上玉米粥,一个“待业青年”式的小青年拉了个诺大的“杀猪锅”玉米汤,不急不慢,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就是不卖饭,大家心急如火,可那家伙就是不开饭。不知是哪个一气之下从后面把他推进了大锅。同学们拍手鸟散。还是其他炊事员拉他出来。过后学校查了半天也没查出个所以然。现在想起此事,觉得那个学生也太过分了。那个被汤的小青年应该从此也汲取教训了吧! -atlantic2003(园丁) 2020-3-6
回首望长安--大雁塔,寒窑,曲江池《一》
大雁塔,寒窑,曲江池《一》 我们参观完曲江校区后,老同学兴致不减,热情地拉着我们继续环游西安的曲江新区。 正如全国各地一样,为了追赶时代的潮流,古城的房地产也是遍地开花,正如火如荼地推进着。眼前曾经一望无垠的麦田早已没了踪迹,迎面扑来的尽是一个个随风舞动的巨型塔吊,一座座高耸云霄的摩天大楼。 听朋友说,现在的曲江新区,因为新建了大唐芙蓉园,恢复了古曲江池景观,附近的房价暴涨,目前,这里已成了西安房价最贵的地方。 汽车飞驰在平坦宽阔的街道上,不远处那不是闻名四海的大雁塔吗?我们的汽车不正行驶在当年的西影路上吗? 遥想当年,西影厂拍了神片《老井》《红高粱》,在国际影坛获了大奖,那可是咱中国人的骄傲,它就此也成了我心中的神秘之地。为了一探西影厂的究竟,我和一好友相约,竟然神使鬼差般地来到了西影厂,幻想着也许能见到心目中的偶像。 我记得那时西影厂的大门很小,很不起眼,可以说是很寒酸。进到厂区后,更是令我们大失所望,院子里四处堆满了破旧的汽车,飞机模型及各种电影道具,整个大院里静悄悄的,几乎没有见到一个人。眼前似乎出现了一貌似大礼堂的老建筑,我们心惊胆战地推开了大门,一股凉风迎面吹来,我不禁打了个颤,就见里面一片昏暗,地面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落满灰尘的篷布,也不知其下覆着何物,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摄影大棚? 这些都是梦幻吗?哈哈!我自己也说不清了。 汽车缓缓地从大雁塔前的广场驶过,眼前的大雁塔还是像从前那样巍峨挺拔,光彩夺目。据坊间相传,此塔是由西天取经归来的大唐高僧玄奘法师主持修建,用于存放万卷天竺佛经。 多年前,我有幸数次登临此古塔,那时它可是周围最高的地标建筑,站在塔顶,向北望去,可以看见古城墙,向东北方向眺望,可以看见我们的校园。据说现在为保护古建筑,古塔内部已经不再对外开放,人们很难再有机会登上古塔了。 古塔前方新建了一宏大的广场,广场正中矗立着一巨型音乐喷泉。听朋友说这个喷泉在节日的夜晚会定时工作,彩灯四射,光芒万丈,夜色下的古塔在变幻莫测激情荡漾的喷泉映衬之下,似梦似幻,美仑美央!可惜我却无缘享受此人间美景了。 对了,我记的大雁塔的附近还有一座青龙寺,恢弘气派,富丽堂皇。据说它是为纪念一位来大唐求学的日本高僧,由中日双方共同出资修建而成,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会变得怎样呢? 汽车离开大雁塔,向东南方向大约行驶了十多分钟,一座高墙深院规模宏大的皇家园林似的建筑群出现在我们眼前,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西安大唐芙蓉园。据说此建筑群是在原大唐芙蓉园旧址上新建的,整个建筑群采用唐代建筑风格,倒也是金碧辉煌,气势磅礴,古韵秦风,回味悠长。 也许是园区将要举办什么盛大的活动,园区四处挂满了五颜六色的横幅,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却也是一片喜庆的场景。只是我觉的这些都不是我的菜,我更喜欢原汁原味的古建筑。 -qwg(GONE) 2020-3-6
回首望长安--大雁塔,寒窑,曲江池《一》
回首望长安--大雁塔,寒窑,曲江池《二》
大雁塔,寒窑,曲江池《二》 因为时间紧迫,我们不敢在此久留,下一站正是我们一行期待已久的寒窑。 据民间传说,唐代的宰相之女王宝钏爱上了穷书生薛平贵,为了真挚的爱情,不惜放弃荣华富贵,穴居在一座破旧的土窑洞里,勤耕苦织,历尽千辛万苦,苦等夫君十八载,终于等到功成名就心上人的归来,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 “窑门外栓战马哭声不断,夫望妻妻望夫大放悲声。。。。” 五典坡到了吗?,怎么眼前乃是高楼林立,一马平川,哪里见得着传说中的寒窑? 嘿嘿,别急!“不识庐山真面目,这缘身在此山中。” 穿过寒窑景区大门,我们眼前豁然开朗,一道深邃的峡谷出现在眼前。峡谷两侧都是如刀削般笔直的悬崖,谷底怪石嶙峋,鸟语花香,四处长满了各种苍松翠柏,倒也是别用有一番情趣的洞天景致。 沿着一条弯弯曲曲的石板小道,我们一路下到谷底。谷底的悬崖两侧布满了古老的窑洞,小道两侧零星分布着各色亭台楼榭,牌匾门楼 ,一条小溪从谷底中央缓缓流过,青石板小桥不时从小溪上跨过,真有点小桥流水人家的感觉。 继续前行,我们眼前出现了一个石砌的古井,向下望去,深邃不见底,似乎早已干枯,古井不远处还有一石磨作坊,也不知道是那个年代的老物件。 跨过一石桥,走进一小院,我们就来到了传说中的寒窑。寒窑的前脸青砖贴 面,顶部还有向外延伸的屋檐,远看似乎像是一座传统的平房。 爬上数级台阶,走过一层平台,我们就进入了寒窑内部。真没想到窑洞内部结构还真够复杂,有很多独立的空间,客厅,厨房,卧室。。。。应有尽有,各个房间都摆上了各种古老的物件,古色古香,惟妙惟肖,使人仿佛置身于那个久远的年代。 寒窑内部居然还是上下两层的结构,它们由人工挖掘的洞穴楼梯连接起来,真乃奇思妙想巧夺天工。我想,当年大家闺秀王宝钏果真能住在这里,也算是住上了当年的豪宅了。 听说,寒窑各处景点都是按照秦腔《五典坡》中的场景设置复原的,景区的小舞台定时有秦腔演出,一代佳人如歌如泣的忠贞爱情故事感染了一代代后人,现在很多情侣都会选择在此山盟海誓情定终生,更有众多新人会在次举办一场浪漫金典的传统民俗婚礼。 出了寒窑景区大门,眼前出现了一浒碧水,波光粼粼,碧波荡漾。湖中有一个龙头状的喷泉,不断喷射出一道道绚丽的彩虹,显得蔚为壮观,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曲江池。 由寒窑景区流出的小溪,冲下一段瀑布,最终汇入了曲江池。很遗憾,有关曲江池的前世今生,传闻典故,我却一无所知。 -qwg(GONE) 2020-3-8
回首望长安--大雁塔,寒窑,曲江池《二》
回首望长安---徒步古城墙《一》
徒步古城墙《一》 不觉之中,我们已在外奔波了大半天,回到酒店时,已是下午五点多,真的感到身心疲惫人困马乏了。 一路上,我心中一直惦记着徒步古城墙的计划,这一直是我心中的一个梦,如果这次没有实现徒步城墙的“壮举”,西安之行就算不上完美,也许会成了我一生的遗憾。 匆匆安顿好老父老母,我立刻踏上了徒步古城墙的征尘。看来我的运气还不错,附近的城墙入口在下午六点就要关闭,我正好赶了个末班车。 登上城墙后,眼前豁然一亮,古城墙的雄姿一览无余地展现在我的眼前。宽敞平坦的战道一路伸向远处,厚实凝重的女儿墙上插满了各色战旗,旌旗招展,随风飘扬。远处的敌楼灯篓高悬,在夕阳的映衬之,剪切出一抹血红的残阳。 古城墙把西安城分成了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向城内望去,一览无余,几乎不见高层建筑,古老的街区还是它原来的模样,还是一座古色古香的老城。向城外往去,烟雾缭绕,高楼林立,却是一座欣欣向荣的现代新城。真应该感谢当年古城的决策者,审时夺势,英明决策,把古城墙完整地保护下了,给后人留下了一个精美绝世的历史文化遗产。 我登上城墙的地方叫文昌门,城内不远处就是著名的碑林博物馆。多年前,做为一名书法爱好者,我常会来到这里,有幸欣赏到各位古代大家的书法真迹,常常是一呆就是大半天,想来也是够痴迷的。大学毕业后,我再也没有来过这里,它还会是原来的样子吗? 也许是因为时间太晚,城墙上游人稀少,十分清静,偶尔会有几位年轻人骑着自行车从我身边飞快驶过,他们身后留下阵阵欢快的笑声。 沿着宽阔的战道,我一路向东,走了大约二十分钟,一条笔直的大道由南向北从脚下穿过,和平门到了。 出了了和平门一路向南,就是雁塔路,西安著名的大学街,大路的终点就是大名鼎鼎的大雁塔。这条路我曾经走过无数回,去冶金建筑学院和同学相聚,去师范大学改善伙食,去矿业学院观看新年演出,去公路学院欣赏黑人兄弟的功夫足球。。。。这一切好似遥远的梦境,可似乎又在眼前。 继续东行,没多久,我就走到了城墙东南角的转弯之处,转过一段九十度的弯,前方的大道已经转向了正北方。每走多久,眼前出现了一个巨型城门,这正是古城的东门长乐门。这座城门有前后两道大门洞,两座门洞之间有一封闭矩形瓮城,也就是传说中瓮中捉鳖的地方。瓮城之上,立着一幢雄伟气派的箭楼,在古时,主要用于瞭望及防御之用,古城的东西南北的四座主城门,布局和结构几乎都是如此。 穿过城门进入城内,就到了城内繁华的东大街,向西一路可以到达市中心的钟楼。 出了城门,就到了东关正街。记得那时这条大街上,通行2路无轨电车。说来好笑,这也是孤陋寡闻的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无轨电车,坐在电车上,就觉得电车好神奇,好快。 在东大街上,乘坐2路电车一直向东就到了动物园,从动物园向南走十几分钟就到了我们大学校园了。 在动物园附近还有一自行车厂,我和一同学曾去过那个小厂,开展大学生社会实践调查,工厂的工人师傅们很朴实热心,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现如今,2路电车已没了踪影,它已被穿城而过的现代化地铁取代,时代在发展,古城在前进。 -qwg(GONE) 2020-3-10
回首望长安---徒步古城墙《一》
居然没照片
-facenorthface(小北) 2020-3-10
回首望长安--徒步古城墙《二》
徒步古城墙《二》 离开长乐门,继续北行三十分钟左右就到了朝阳门。朝阳门外,沿着长乐西路向东就到了著名的第四军医大学。多年前,每当路过这里,我总能看见身穿军装的俊男倩女们挺胸阔步,在附近街道走过,好羡慕他们啊! 我记得那时医大附近有一健康路服装批发市场,那里的服装价廉但说不上物美,我时常会在此淘点便宜货。市场的正中,立有张华烈士的纪念碑。年轻的大学生张华为救一位农民掏粪工,就牺牲在此,想来实在可惜,他的英雄事迹也令无数后人唏嘘不已,哀叹不止。 在“四医大”东边不远处,就是著名的金华饭店,据说它是西安第一家中外合资的四星酒店,整座建筑全部覆盖玻璃幕墙,金碧辉煌,富丽堂皇。当年,每当路过此地,我总会隔着围栏,好奇地看着频频出入酒店黄发蓝眼的异域人士,想象着酒店内部堂皇奢华的样子,可自己却从来没敢踏入酒店大门一步。 沿着这条大道继续向东,一直可以抵达著名的风景区骊山和秦兵马俑展馆。 有一年,我们全班组织了一次去骊山的旅游活动,在回城途中,我们车的前 方发生了一个车祸,一位中年妇女满脸是血,昏迷在大路中央,可肇事者却没了踪影。见此情景,车上的同学们没有片刻犹豫,在辅导员和班干部的带领下,班上几位是身强力壮的男同学,齐心协力把受伤者抬到了校车上,在第一时间把伤者送到了附近的医院,由于救助及时,伤者终于转危为安。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人真单纯,真好! 离开朝阳门,向北走了没多久,我就到了城墙的东南角,现在大道转向了正西,前方就是西安火车站。 西安站紧靠着城墙的北面,它是一座巨型的仿古建筑,还是从前的样子。我上学那会儿,车站大楼刚刚投入使用,车站前方的城墙有很长一段缺口,城墙在此被人为阻断,没有连接起来。现在好了,城墙缺损部位早已全部修复,人们可以随心所欲轻松地环游古城墙了。 站在城墙向南望去,前面就是解放路,这里也是古城的繁华之地。在前方不远处的五路口,有一巨大的环形过街天桥,在当年可是了不起的钢铁建筑,它也还是原来的样子,听说不久它将会被彻底地拆除,想来,也有一丝不舍和遗憾。 -qwg(GONE) 2020-3-20
回首望长安--徒步古城墙《二》
回首望长安--徒步古城墙《三》
徒步古城墙《三》 静静地伫立在城墙之上,望着车站广场前匆匆流动的人群,我默默地陷入了沉思,它唤醒了我无数的梦境,勾起了我太多的回忆。 激动人心的回家之旅;惊心动魄的逃票之行;热血沸腾的拥军之路;泪如雨下的分别之苦。。。。这一幕幕场景仿佛就在眼前。 我记得有一年元旦,我的一位在郑州上大学的发小邀请我去郑州游玩,可那时的我正穷得叮当响,那有多余的钱来买车票?无奈之下,我就有了一次不甚光彩的逃票之行。按照发小透露的攻略,我特意选择了夜间的特快车,他说,夜间的特快很少查票,随便找个地方睡一觉就到了。他还安慰我说,即使被列车员查到无票乘车,面对身无分文的穷学生,他们也别无他法,最多把你赶下这这趟车,你再设法换下一趟车就行了。 听起来似乎不错! 凭着一张便宜的站台票,我就轻松地混上了东去的列车,我们一行五人就此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逃票之旅。别说,我们一路还算顺利,只是由于做贼心虚,每当有列车员从我身旁走过,我都紧张的要命,这一晚更是迷迷糊糊,吓得我难以入睡。 车到郑州,发小亲自在站台上迎接我们,他带着我们,沿着曲曲拐拐的小路,顺利地混出了车站。 嘿嘿!逃票还是挺容易的嘛? 睹物思情?西安站寄托了我无数的梦想和情怀。夕阳之下,我就这么静静地望着它,真舍不得离开它。 我还记得我们曾去过附近的一小车站,慰问从南方前线归来的47军将士。好像战士们都挤在一节节绿色的闷罐车中,个个都显得很疲倦,沉默寡言,具体的细节真想不起来了。回到学校后,我和一好友合作写了一篇激情洋溢的散文《新一代最可爱的人》,这篇文章后来被发表在校报上,我也破天荒地收到了惊人的20元稿费,只可惜这篇文章我没有留下底稿,也不知将来能否查到。 离开西安站,天色逐渐渐暗了下来,不经意之间,古城渐渐变成了萤虹闪烁万家灯火的海洋世界。城墙上,灯光昏暗的大红灯篓在微风中轻轻摇曳,一闪一闪,远看就像是镶嵌在夜空中的一串串美丽的夜明珠。近处,城楼上的灯火倒映在静静的护城河水面上,随波舞动,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夜幕之下,漫步城上,悠然之中,独享其乐,乐哉乐哉! 黑暗之中,向西又走了许久,眼前出现了一巨大的城楼,五颜六色的彩灯勾画出城楼优美的身姿,在黑暗的夜空中显得格外耀眼,古城的北门安远门到了。 出了城门向北就是北关正街,穿过铁路就到了西安著名的“道北”了。在当年,它可是古城有名的棚户区,臭名卓著的悍匪魏振海就发迹于此地,他的名头在黑道上可曾是响当当的。听当地的同学说,因为“道北”的名声不好,城里的姑娘打死都不愿嫁到那里去。现如今,西安市政府已搬到了此处,这里早已高楼林立,旧貌换新颜,成了古城的繁华之地。 沿着北关正街一直向北,就可以到达渭河边上,因为芦苇丛生,沼泽遍地,那时这一带就叫大草滩。三十多年前,我和一发小来过这里,去拜访他住在此地的亲戚。那一次,我们玩得很嗨,去河滩上狂奔,去河沟里捞鱼,去水塘里摘藕。。。。这里的莲藕长得又肥又壮,却听说莲藕都是由城里排出的污水喂肥的,也不知真假。我只记得这里蚊虫奇多,那一日,我俩可被蚊子咬惨了,带着浑身的伤痕,我俩第二日就仓皇逃回了城里。 -qwg(GONE) 2020-4-15
回首望长安--徒步古城墙《三》
回首望长安--徒步古城墙《四》
徒步古城墙《四》 人生如戏,往事如烟。沉浸在往事的回忆之中,我居然忘记了疲劳之頓,不觉之中就走到了城墙的西北角,城墙在此左转,一直向南延伸。城外依然是一片灯火辉煌的摩天大楼,城内却是一座经幡招展的神奇寺庙,这就是广仁寺。广仁寺是陕西地区唯一的一座藏传格鲁派寺院,是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玄烨皇帝来陕西巡视时,拨专款敕建。 夜色中的广仁寺庄严肃穆,佛塔金顶在灯光的照耀下,炫耀夺目,熠熠生辉,倒有一种令人难以割舍的别样韵味。 黑暗中,继续前行,前方那座灯光四射的巨型城楼应该就是古城的西门安定门了。 进入安定门一路向东,就可以直达城中心的鼓楼和钟楼。出了安定门一路向西就进入了西关正街。这条大道连接古丝绸之路,可以直通遥远的西域。漫漫征程,驼铃声声,也许当年的大唐高僧玄奘法师就是从这里出发,踏上了神奇的西天取经之路。以前,在城西大道中央,有一组丝绸之路雕塑群,也不知还在否? 我现在还依稀记的,那时的西安飞机场就在西门外不远处。在那个年代,飞机对于普通百姓还是一神秘之物,我们班上大多数同学都没有机会近距离观看过飞机,出于好奇,我们全班组织了一次参观西安机场的活动。当时,似乎机场的安保不是很严,机场的工作人员也很和气,我们在专人带领下进入了机场,远远地观看飞机的起飞和降落,好像出现在我们眼前都是些名不经传的小飞机,乘客更是少之又少,但大家似乎都很满足,很享受。 时间太久了,这个故事发生过了吗?我又疑惑了,难道这又是一个梦? 离开西门,继续南行,就到了城墙的西南角,我决定在此休息片刻。抬头向城外望去,眼前依然是一派车水马龙灯火辉煌的街景。回头向城内望去,脚下却是一大片仿古建筑,层层叠叠,这些仿古建筑都开发成了商业门面,各家商户门前灯笼高悬,灯火暗淡,人影晃动,呈现出一幅迷惘暧昧的画面,这里应该是休闲娱乐的酒吧一条街吧。 时间紧迫,我不敢在此久留。调转方向,一路向东前行,远处挂满彩灯,闪闪发光的高大城楼,就是古城的南门永宁门了。因为在这个时段,只有南门还在开放,因而它也是此次环游城墙的终点。 出了南门,就是南关正街,沿此大街一直向南,就到了小寨,这里高校云集,是西安著名的大学城。 小寨附近有一古老的佛寺兴善寺,多年前,我也曾造访过此地,似乎那时寺庙的香火很旺,信徒甚众,经不起朋友的怂恿,我也学做他人的样子,大雄宝殿之下,人模人样地叩头祈福,阿弥陀佛! 在兴善寺的西北角不远处,就是就是小雁塔。小雁塔的顶部在某年的一次大地震中坍塌,也不知现在是否重新修复了? 从小寨继续向南,就到了当年西安地标电视塔,很遗憾当年没能登临此塔俯瞰西安古城全貌,也许将来还有机会? 夜色之下,站在高大城墙之上,望着眼前似曾相识却又十分陌生的街道,追寻着那一个个渐渐逝去的往事,回想着一个个既陌生又熟悉的面孔,我心中油然而生一种依依不舍之情,相见时难别亦难! 再见了,长安! 再见了,我的青春岁月!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 ,    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 -qwg(GONE) 2020-4-16
回首望长安--徒步古城墙《四》
读后留迹。感觉只是泛泛的一个介绍,有点儿散。
-anexplorer(页于) 2020-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