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入息念 (南北傳經文對讀)
雜阿含經二十選(紙本262頁) 莊春江 編著 (不同意被抄襲或營利性引用)

  第十四選 出入息念(南北傳經文對讀)
                       經號:803(1084)[815]
一、經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修習安那般那念,若比丘修習安那般那念,多修習者,得身、心止 息,有覺有觀,寂滅,純一,明分想修習滿足。
  何等為修習安那般那念,多修習已,身、心止息,有覺有觀,寂滅, 純一,明分想修習滿足?
  是比丘,若依聚落、城邑止住,晨朝著衣持鉢,入村乞食,善護其身 ,守諸根門,善繫心住。
  乞食已,還住處,舉衣鉢,洗足已。或入林中、閑房、樹下,或空露 地,端身正坐,繫念面前,斷世貪愛,離欲清淨,瞋恚、睡眠、掉悔、疑 斷,度諸疑惑,於諸善法,心得決定。遠離五蓋煩惱--於心令慧力羸; 為障礙分;不趣涅槃。
  念於內息,繫念善學;念於外息,繫念善學;
  息長;息短;
  覺知一切身入息,於一切身入息善學;覺知一切身出息,於一切身出 息善學;
  覺知一切身行息入息,於一切身行息入息善學;覺知一切身行息出息 ,於一切身行息出息善學。
  覺知喜;
  覺知樂;
  覺知心行;
  覺知心行息入息,於覺知心行息入息善學;覺知心行息出息,於覺知 心行息出息善學。
  覺知心;
  覺知心悅;
  覺知心定;
  覺知心解脫入息,於覺知心解脫入息善學;覺知心解脫出息,於覺知 心解脫出息善學。
  觀察無常;
  觀察斷;
  觀察無欲;
  觀察滅入息,於觀察滅入息善學;觀察滅出息,於觀察滅出息善學。
  是名修安那般那念,身止息,心止息,有覺有觀,寂滅,純一,明分 想修習滿足。」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二、解說
  多修習修安那般那(出入息)念的人,能夠身、心安詳,思考清晰, 觀察敏銳,煩惱、妄想(雜念)寂滅,純淨無疵,明(相對於無明)分想 修習圓滿。
  如何修呢?
  如果住在村落、城市附近的郊外,早晨入村落乞食時,好好地守護六 根,好好地保持著正念。乞食後,回到自己的住處,在林中、空房、樹下 、空地,找一個安靜的地方,腰桿打直地端坐,拋開胡思亂想,將念頭維 繫在當下(面前),斷除心中的貪愛,離欲清淨,清除瞋恚、惛忱、掉悔 不安、疑惑,心情篤定自信。遠離上面五種讓慧力羸弱、障礙解脫的煩惱 。
  將注意力集中在屬於【身體】的呼(出息)吸(入息)上,依著呼吸 ,覺察每個呼吸的長、短(息長、息短),明白身體配合呼吸的律動順序 (一切身出、入息),放鬆肌肉,舒緩心情,覺察到呼吸變得細勻(一切 身行息出、入息)的情形。
  隨著每一個呼吸,清清楚楚地明白心中【感受】的變化:是在進入了 初禪或二禪時的喜,還是進入了三禪時的樂,或是所有的覺受(心行), 都已經平息下來了。
  再進一層,依著呼吸,覺察【心念】的變化:是在趨於歡悅的情況, 還是已經收攝,專注於一境而入定,或是已經清淨離雜染了。
  最後,依著呼吸,覺察【法理】的變化,覺察到在修習安那般那念當 中,無常的變化、一階階修習的完成、一層層貪欲的消除、以及達到捨離 、寂滅的情形。
  這就是修習安那般那念。

三、討論
  (1)定,包括欲界的「近分定」、色界的「四禪」(靜慮)、無色界的 「四無色定」,也譯為「三摩地」、「三昧」、「等持」,有時也與「正 受」(三摩鉢底)混用。
  定的名稱,往往是依據入定的方法(如觀想的內容)來命名的。如第 80(137)[71]經(《聖法印知見清淨經》)中所提及的「空三昧」、「無 相三昧」、「無所有三昧」,第 109(177)[111]經中所提及的「地、水、 火、風、青、黃、赤、白一切入處正受」,第 236(309)[238]的「空三昧 禪住」等。而如第 1165(383)[259] 與 741(938)[753]經的「不淨觀」, 以及第 742(939)[754]經的「隨死念」,也可以(但不限於)是定的修習 的。雖然提到了這麼多的定,但是,在經文中,都沒有描述修習定的詳細 內容。或許,在當時入定的技巧已經十分普及,或者屬於師徒相傳的部分 很自然而然地,在經中就略而不再累囑吧。
  (2)如第 65(62)[56] → 68(98)[59] 等經說:「常當修習方便禪思, 內寂其心,如實觀察。」定,不是佛法所不共於外道的,也不必然是解脫 的關鍵(參考〈第十一單元:須深盜法〉)。然而,定可以使我們的心沈 寂、平靜下來,沈靜的心,才有能力作如實觀察。所以,禪定確實是解脫 道上的善方便。如實地瞭解定的功能,而不必好於其神秘,也不必視之為 修行的唯一途徑,才是確當的態度吧。
  (3)如第 809(1097)[821] 經說,佛陀教導比丘們修「不淨觀」,並且 讚歎修不淨觀可以「得大果、大福利」。結果,修不淨觀的比丘們,由於 常常觀想自己身體的流膿不淨,因而造成過度厭惡自己的身體而自殺,或 請求別人來殺。鹿林梵志子,受到討厭自己身體比丘的請託,而殺了這位 比丘。殺完後,又受到魔天的讚歎蠱惑,以為這樣做,是在幫人解脫,助 人得涅槃,以致於前前後後,共殺了六十個討厭自己身體的比丘。佛陀在 每月十五日的說戒大會中,發現比丘突然少了很多,才知道這樣的事。於 是,又教導了「安那般那念」,以避免再有因為修不淨觀而自殺的。
  (4)依據《瑜伽師地論》〈本地分〉(《大正藏》第三十冊第四三Ο至 四三三頁,或《雜阿含經論會編》中冊第四Ο三至四一一頁)的解說,「 安那般那」,亦名「入、出息」;「身行」;「風」,即是指「呼吸」。 所以,「安那般那念」可以理解為「緣於呼吸的心念鍛鍊」,也可以稱為 「出入息念」。
  比照第 810(1098)[822] 經,知道經中所說的,是依「出入息念」而 修「四念處」的。若參考葉均先生譯《清淨道論》〈第八章‧第九節:安 般念〉,那麼,或許比較容易明白。《清淨道論》稱之為「安般念的十六 事」(《瑜伽師地論》稱之為「十六勝行」):
  1出息長時知「我出息長」,或者,入息長時知「我入息長」。
  2出息短時知「我出息短」,或者,入息短時知「我入息短」。
  3「覺知全身我出息」及「覺知全身我入息」,彼如是學。
  4「安息身行我出息」及「安息身行我入息」,彼如是學。
  --以上1至4,為「四念處」中的【身身觀念處】。
  5 覺知喜。
  6 覺知樂。
  7 覺知心行。
  8 覺知安息心行。
  --以上5至8,為【受受觀念處】。
  9覺知心。
  10令心喜悅。
  11令心等持。
  12令心解脫。
  --以上9至12,為【心心觀念處】。
  13觀無常。
  14觀離欲。
  15觀滅。
  16「觀捨遣我出息」及「觀捨遣我入息」,彼如是學。
  --以上13至16,為【法法觀念處】。
  有關「四念處」的內容,請參考〈第二十選:自依、法依、莫異依〉 討論(3)。
  其中,第3 項中的「全身」,《瑜伽師地論》作「徧身」,即經中所 說的「一切身」。《清淨道論》解說為「全出息身的初、中、後」。所謂 的「初、中、後」,「即外出的息,以臍為初,以心臟為中,以鼻端為後 ;內入的息,以鼻端為初,以心臟為中,以臍為後。」以現今的生理常識 來看,吸氣,是將空氣吸入肺臟。而空氣,是無法直接由鼻子,通過心臟 ,到達肚臍的。不過,呼吸時,伴隨著橫隔膜與腹部律動的擴胸作用,感 覺上是可以說為由鼻子,經過心臟(胸部)而到達肚臍(腹部)的,所以 「一切身入息」可以理解為:身體配合呼吸的全部律動過程。但在定的修習應用上只能選其中的某一範圍作檢查(通常是鼻孔或腹部),覺知呼吸經過該處「初、中、後」的全程,而不去理會身體其他部分配合呼吸的律動。
  第4項的「安息身行我出息」,即經中所說的「一切身行息出息」。 其中,「一切身行息」的「息」,即「安息」、「止息」的意思。而「身 行」,即是指呼吸。所以,「一切身行息出息」可以理解為,在安那般那 念的修習中,呼吸逐漸地趨於細長輕微,甚至於不起(停止)的情形。   第5項所說的「喜」,與第6項所說的「樂」,特別是指二禪特有的 喜,與三禪特有的樂的。第7項中的「心行」,《順正理論》與《顯宗論 》(《大正藏》第二十九冊第六七五、九一九頁)雖然各持不同的理由, 但都是基於「心行」即是「受」的前提下來辯難的。
  (5)定,在修習前,身、心都需要先做準備。時間、地點,也都要有所 選擇。如經文中說:「善護其身,守諸根門,善繫心住。」「或入林中、 閑房、樹下,或空露地。」「端身正坐。」「離五蓋。」等都是。又如第 801(1082)[813] 經,則歸納出五點,稱之為「五法多所饒益,修安那般那 念」:
  1住於淨戒:更進一步則是遠離五蓋。
  2 少欲、少事、少務:心念比較容易平息下來。
  3飲食知量。
  4 初夜、後夜不著睡眠,精勤思惟。
  5空閑林中,離諸憒鬧。
  其中,第4 項的「初夜」、「後夜」,是將天黑到黎明的這段期間, 分為三部分,稱為「初夜」、「中夜」、「後夜」的。中夜,還是需要入 睡休息的。
  第 805(1093)[817] 經中,阿梨瑟吒比丘說:「世尊!我於過去諸行 不顧念,未來諸行不生欣樂,於現在諸行不生染著。於內外對礙想, 善正除滅。我已如是修世尊所說安那般那念。」雖然不是最勝妙的,但也 獲得了世尊的肯定。這也是不瞻前顧後,活在當下的修行態度。
  (6)如第 814(1102)[826] 經說,修出入息念,可以進入初禪、二禪、 三禪、四禪,慈、悲、喜、捨,空入處、識入處、無所有入處、非想非非 想處,可以得到須陀洹果、斯陀洹果、阿那含果,得無量種神通,乃至漏 盡智者。其中,從初禪到四禪,是《雜阿含經》中所說的「定根」(如第 646(818)[658]、647(819)[659]、655(827)[667]、658(830)[670]經), 「定力」(如第 675(872)[687]經),「定覺分」(如第 715(912)[727] 經)的內容。大抵來說,《雜阿含經》是重於色界「四禪」的。
  (7)如第 347(489)[346]、 474(737)[473]、 483(753)[482]經,以及 第 501(1557)[500]經中,描述初禪、二禪、三禪、四禪的特性為:
  初禪:有覺、有觀,離生喜樂,語言寂滅。
  二禪:無覺、無觀,定生喜樂,覺觀寂滅。
  三禪:離喜,喜心寂滅,捨心住,正念、正智,身、心受樂,安樂住
     ,彼聖說捨。
  四禪:離苦,息樂,憂、喜先已離,不苦、不樂捨,淨念、一心,出
     入息寂滅。
  (8)禪定的境界,與解脫的成就,是沒有必然的相對關係的。能入初禪 境界的人,未必能證得初果,也未必不能證四果。而且,即使是不能入初 禪的人,也有能證入四果,成為阿羅漢聖者的。能入「非想非非想」禪定 的外道,身壞命終後,有可能因此而生於「非想非非想天」,但卻尚未能 脫離生死之流。這是因為,禪定能力,並非解脫關鍵的緣故。
  (9)如第 464(727)[463]經,阿難問:「當以何法專精思惟?」所得到 的所有答案,一致是:「所謂止、觀。」「修習於止,終成於觀;修習於 觀已,亦成於止。」佛陀所教導的定(止),是為了成就觀慧(毘婆舍那 )。觀慧的成就需要專心一意,所以也能成就定。所以,「專精思惟」的 內容,是「止、觀」,其實,還是偏重於「觀」的。
  (10)第 568(1644)[567] 經,說到了入、出「滅盡定」的次第:入時, 「先滅口行、次身行、次意行。」「口行」,是說話,以及引發說話的覺 、觀,「身行」是指呼吸,「意行」是指意念(想、思)。出定時,依次 相反:「意行先起、次身行、後口行。」《清淨道論》中說,「無想天人 、第四禪的入定者、生居於色、無色界者、入滅盡定者」無出、入息。當 入了深定,而停止了呼吸時,不要驚慌立即想起身,而是從意念上,先想 自己應該有呼吸,然後,將意念放在專心於呼吸的鼻孔口上,就能慚慚恢 復呼吸。這和經裡所說的「意行先起」,是一致的。有了呼吸,才能繼續 恢復回有覺、有觀。當然,出了禪定後,才能夠開口說話。
  (11)其它有關出入息念的經文:〈安那般那念相應〉。
  (12)相當的南傳巴利文經典為:《相應部》〈入出息相應〉第一經〈一 法〉(54-1)(元亨寺南傳大藏經譯本第十八冊一六四頁)


http://agama.buddhason.org/book/nn20/nn2014.htm -redman(岡仁波齊) 2022-4-29
出入息念 (南北傳經文對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