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胡子老王心情随笔之一 我的大学,我的兄弟

这是一篇10年前的文章,老王当年还是小王,没有大胡子,是一个坚强的人。10年后,胡子爬满了脸,心好像不在坚强,不过生活一如既往的过,平淡无奇,没有涟漪。

刚才去后院,看到倒在草地上的酒瓶,在太阳下闪闪发光,好像还有一股酒精的味道传递过来昨天的故事,过去的东西好像一直沉淀在身体里的某个地方,既然想起来了,就讲出来把。

****************************************************************************************************

仓皇一来二十年,其中滋味再难言。而今看却水云处,鸟惊鱼跃睡天边。

惊堂木一拍,各位看官请了。

****************************************************************************************************

我们在同一个大学熏了4年,一转眼12年过去了.今天给国内的哥们打电话.
王非说: 老朱"死了". 一时间以为在开玩笑,回骂到: 你小子可要小心,别看老朱是个书生,

那家伙在酒桌上的一声 "6" 那个可是"天外之音",振不死你,也要振你个半傻.

唉....心乱如麻.

从上大一那一年的冬至说吧.


年的冬至,到"老乡会" 报道.大家一起包饺子,那个时候刚入学胆子小,没有太敢喝酒,可是也得有点乐子吧,有一个哥们提议比赛喝饺子汤,10分钟后,都抱着肚子坐在凳子上不敢动.满了.
我的代谢比较快,去了一趟厕所,有整了一大碗.

从那以后,他们有了我这个蒙古兄弟,我有了一帮哥们.

老朱,
你别急,我一个一个讲,咱们兄弟都少不了.
人死为大,我先讲你吧,我先点根烟,理一理.
你在兄弟们的排行中好像是老五,其实,我一直闹不清你是排第几.抱歉.

我出国那年,你去了北京.后来一直没有你的消息.
今天,王非说:" 你在北京漂的不易. 过度的劳累,过多的应酬,过分的追求, 让你的心脏出了问题."

兄弟你后悔吗?

兄弟你走的真是很惨烈....
自己拔了治疗的管子,打跑了女朋友,取消了婚礼....

这是真的.这发生了,在我的兄弟身上.跟电影一样.


可是你是男主角.....

老朱,你是个才子呀. 琴棋书画,烟酒斗狗.
我刚买的新皮鞋让你穿到了上海.
你为什么不在我这清高?

毕业后,你是不是依然清高? 清高到没有人讲话?

唉......

你现在是真的清高了. 在清湛高远的天上了.

咱俩之间我记的最清的事情就是:大二, 我和郭*宝在寝室偷电看片,让学生会和学务处的人发现,我赶忙把宝推到门后,然后关上们跟着学生会去自首了.
幸好,6号楼还没有检查完,他们让我在一楼等着,然后就又去辛苦工作了.
我冒充学生会的人,让看门的老头给我开门,可是,老头说:" 你没有钥匙? 你们学生会的人拿走了."
这是,外面又来了一群老师,我赶紧挥挥手,喊:" 老师来6号楼,好多寝室都有问题."
好像是学务处的王*宏开了门, 我在他们还没有进门的时候就推开了门,说老师你们赶紧上去吧, 我去找一下李老师.
说完, 就到了门外慢慢的走,回头瞄了一眼,没有人回头. 撒丫子就向图书馆跑. 后来的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只知道,我的百米速度是很快的.

学校管理层,非常震怒。常年打雁,却被雁叼了眼镜。
彻查,一定要彻查。没有不透风的墙,也不知道咋泄露了消息?难道是我说梦话?
有一天,老朱找到我说:上次越狱的是不是你小子。

我说:你咋知道的?
你就别管了,如果有人找你,就说那天晚上和我一起在图书馆研究金庸文学。别的你就不用管了。
后来,听老朱寝室的人说,这个星期老朱忙的很,天天酒气熏天,后来,这个事就慢慢的淡下去了。
兄弟,你给兄弟我做的事,难道我不知道吗?
可你从来没有提起这个。

我准备写下去的回忆,全部都是关于我的一帮大学兄弟的。

-wxy2008(聆听的吉他) 2022-5-13
大胡子老王心情随笔之一 我的大学,我的兄弟
👍。期待继续聆听。
-235(豹脾气) 2022-5-13
转眼毕业都二十年了
-wxy2008(聆听的吉他) 2022-5-13
Go go go! Continue, please
-datura(带刀山贼) 2022-5-15
马上好,因为是以前的文章,就是浏览一下,分一下段。
-wxy2008(聆听的吉他) 2022-5-16
好文笔!
-this(new day) 2022-5-16
再加“好兄弟”!
-sitiaotui(sitiaotui) 2022-5-16
十年前的文章,多谢。
-wxy2008(聆听的吉他) 2022-5-16
大胡子老王心情随笔之二 我的大学,我的兄弟 -老大,老二,和老三

是谁一语道破人间陌路?奋笔疾书。又是谁迷途为人指路?莫要回头。

一年一年人不同,岁岁月月物相似,谁知我痛?

********************************************************************

惊堂木一拍,各位看官,您请了。

***********************************************************************

毕业在北京工作三年,后移居国外,屈指算来已有六个春秋。
然而学校的友谊最珍贵,最纯真,最让人回忆。。。。。。
突闻,老朱噩耗,记忆里酸涩痛苦,泪水涟涟。。。。。。

人名常说:只有回忆是真的。
不曾经历,不曾体验。。。。。
我们在大学里,共有10个兄弟。
唉,老朱你来听听我讲的故事吧。
老大,金老大。我写下这个温暖的名字。

老大,在兄弟里是个好大哥,在家也是家的小娇娇。
有好几个姐姐,就老大一个男丁。
话说回来,金老大确实是个好兄弟。
我第一次回家,老大还资助我50块,谢谢老大,今天说出来,也不晚。
老大还健康的活着。
我上大学的时候,经常涮老大的西服穿,老大也就咧一下憨厚的大嘴。然后,扶一下坚厚的眼镜。


如果你有钱,
可是,没有可以移植的心脏源.
那是一种难以想象的等待。

如果你没有钱,
也没有可以移植的心脏源.
那是一种对生命的渴望的煎熬。

于是,我那可爱兄弟,我那有大爱的兄弟,我那令人心碎的兄弟。
选择了死亡。
于是,有了我开头的 惨烈的死,委屈的死,倔强的死。

于是,我在多年不动笔后,准备写下一些我的回忆。
而我的名字,在 “沧海一声笑” 中,就可以诠释了。
然他的名字,在 “清明温暖的初夏” 中就可以释怀了。

到勇哥了,他是我的二哥,不过只在他远行广州前的几天喝了一场混天地暗的辣酒。
现在几乎忘记了他的模样,不过我一直认这个二哥,豪气,仗义,有一点腼腆,
不知道他现在在那里?
不知道他现在结婚了码?
不知道他现在过的好不好?
唉,远方的二哥。。。。

说到我的三哥,小胡。 我都忍不住要笑,太有意思的回忆了。
按现在的网络术语讲,三哥可以被冠以 “摸手哥”。
如果,你看过八九十年代的打仗片,你一定可以记得一个套路:
解放区的老大娘,拉着同志的手高兴,深情的问长问短。
就这个意思,我的三哥就是解放区老大娘附体。
每次一见面,小胡就很自然的用他的一个手,拉起你的一个手,然后用他的令一只手来轻轻的,来来回回的抚摸你的手。但是,用那只手摸你的手是随机的。

我和小胡三哥,一起住了快一年。后来,他去了上海。
不过,在北京的一年,我们过的还是有滋有味的。
最有意思的事情就是,中午吃饭的时候听广播的评书,晚上吃完饭,去影碟店租片看。为此,我们还办了一个月卡。
老鼠拖木锨,大头在后头。
我留一个包袱。

因为,我的三哥在银行工作,住的房子哪,又是前任行长的房子.所以,我们在知道行长逃跑以后,就看是检查房子了,不过没有找到钱.可惜那个时候不懂房屋的结构。
后来呢,老三决定去上海发展,听说,上海的公交车都是投币的,走前竟然兑换了1000大洋.
晓林去接站,看到一个比较小的箱子,抢先一步说,我来这个.
一使劲,箱子没动,敢情里面有1000现大洋.
老三,乐呵呵的在前面看着晓林.


我的三哥是个好人.很多东西本来他可以拥有的.可惜,看的太高了.
我们都娶妻生子的时候了,三哥还在晃荡.不知道,是潮流还是浊流:今天找了一个小妹,明天又网恋了.出国前,在北京见了三哥一面.还是一个有理想主义的书生.
最后的消息,找了一个小自己十几岁的广西姑娘.
三哥,不知道你现在过的好不好,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小区里面的夜市。
不知道你会不会偶尔想起我们的过去.
不知道你会不会莫名的忧伤.
因为,我会.每当我想起我的大学,我就会想起你们.

-wxy2008(聆听的吉他) 2022-5-16
大胡子老王心情随笔之二 我的大学,我的兄弟 -老大,老二,和老三
大部分是ctrl + v,有些字体都不一样,大家凑合看。
-wxy2008(聆听的吉他) 2022-5-16
老朱酒喝多了,我们村里有几个酒鬼,都早早走了
-sammywang(地主管家) 2022-5-16
酒确实不能贪杯。
-wxy2008(聆听的吉他) 2022-5-16
老王性情中人。好兄弟值得好纪念。
-uptowngirl(若初) 2022-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