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窗外紫槐次第开》- 20

canadiancheese (木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20

向北无意对Gigi动武,他这辈子从来没有动人动过粗,更别说对女人下手。他用手臂死死地箍着Gigi,生怕她继续失控。子俊看到姑父紧抱着姑姑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赶紧哄着吓哭了的表妹上了二楼。

试图挣扎的Gigi 被向北压在地板上不能动弹,她还在伤心委屈地嚎啕大哭,但情绪总算是稳定了下来。

向北松开了手臂,Gigi 还在抽泣,两口子就这样僵持了很久,直到子俊下来:“姑姑,姑父,妞妞要睡觉了,她不会自己洗澡。你们不要吵了。” 子俊还诚恳地跟向北认错:“姑父,是我不对,不应该说那种话。她失踪了,她的儿子一定很担心很难过。”子俊想到那个女人的儿子终于有了同理心。
向北点点头,吩咐子俊给他姑姑拿个湿毛巾洗脸,自己去哄妞妞了。

女儿自己乖乖地换好了睡衣,抱着Hello Kitty 公仔蜷在床上一脸的泪。向北用毛巾给妞妞洗了脸,轻声细语地跟她道歉:“对不起,宝贝儿。爸爸不乖。”

“Daddy, will you leave us?" 妞妞皱着小眉头问,她又要哭了。

”不会,宝贝儿。” 向北想了想,亲了亲女儿的小脸,无奈地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爸爸都是妞妞的爸爸,爸爸会一直陪着妞妞。”他不知道自己和Gigi 的婚姻何去何从,他不想骗妞妞。他的心很累,前路举步维艰。

终于把女儿哄睡了。向北回到自己的书房,站在窗口,这几日的秋风特别萧瑟,此刻后院的紫槐树在秋风中胡乱摇摆,一串串的紫槐花已逐渐残败,一阵风过来又吹落了几片,此情此景,向北终于没能忍住那一串男儿泪。。。。。。
日子就这样要死不活地继续着。向北和Gigi 除了偶尔为了妞妞的事说几句,基本零交流。

向北还是没有艾玛的消息。每天晚上,他都看着手机,期待收到艾玛的微信,他把除了艾玛以外所有的群和好友全部设置成“消息免打扰”,因为每一次微信提示,他的心都要激动不已,然后又再度失望。无神论的他甚至悄悄地向上天祷告,寄望上天再施好生之德。他只在梦中见过一次艾玛,他急切地伸手想要抱着她,那只黑猫嗖的一下不知从哪里冲过来,一下子把他吓醒了。

他没有心思留意Gigi 最近在干什么。也不知道她怎么了,有一天晚上,他睡在床上,似睡非睡,突然感觉Gigi 坐在自己的床边,把他下了一大跳。她穿着吊带睡裙,很不自然地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向北的胸口。向北第一反应是尴尬,他往边上靠了靠。Gigi 硬着头皮,伸手抓住向北的手,向北任由她抓着,一动不动,也不看她,Gigi弯下腰,把上身靠在向北身上,他犹豫了一会,轻轻地把Gigi 推开了。Gigi 小声哭着跑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李瑶叫向北出去吃饭。还是上次向北北李遥威逼利诱交代艾玛的那家餐馆。李瑶看着憔悴的好友,劝说他:”向北,你知道吗?这个女人背景很复杂。“

“我知道。” 向北说。

“还有很多你不知道。” 李遥摇摇头,说:“她名下有至少四个房子。” 李遥现在Part time 做地产经纪,他的话向北深信不疑。

“我听说她放高利贷。有人说她是被借钱不想还的人做掉了。我还听说从她的主人房找到了很多现金和一包包的大麻。”

向北的手抖了一抖。

李遥犹豫了一下说道:“也有人说她是被她黑道上的旧男朋友做了。听说她老公要提前出来了。”

向北的心好痛好痛。

李遥看着自己的好友痛苦的样子,苦口婆心地劝慰他:“你不要再想她了,你万幸还活着。Gigi 给我打过电话。“

向北一下子明白了为什么Gigi 昨天晚上的举动,一定是咨询了李遥这个狗头军师。

“别再想了,好好跟Gigi 过日子吧。妞妞还小呢。” 虽然是这么劝谕,李遥知道好友的痛苦。这个好友虽然高大帅气,却从不沾花惹草,是朋友圈里公认的好老公好爸爸超级大暖男,这一动情,便一头扎进去,深陷其中。如果艾玛没有失踪,或许两人经历鸡飞狗跳一地鸡毛后各归各位,可是艾玛就这么走了,李遥知道自己的好友这辈子恐怕是忘不了这段情了。

生死两茫茫, 没有说过分手,怎么能就这样永别?向北想起艾玛的笑脸,她的吻。想起两人在湖边你追我赶,她骑着单车回头一笑。想起她扑通跳进水里像条鱼游来游去。想起那些和她说不完的话,和她最后一次在湖边的泪眼。向北悲痛不已。他端起李遥的酒杯一口喝了个精光。

酒精过敏的向北恶心,呕吐, 浑身都是红斑的被送进了急症室。

服了药的向北渐渐退了红斑,停了呕吐。Gigi 交代子俊看着妞妞,赶到了医院来接向北,她听了李遥的叮嘱,从见到老公到回家的路上,她什么都没有问什么都没有说,更没有责怪他。

晚上,Gigi 让向北谁在主人房,晚上自己好照看他,向北没有推辞。两个人一晚上虽然还是尴尴尬尬,客客气气,但终究是像一对正常夫妻同床而眠。

天文台预报,继飓风哈维之后,艾玛登陆,风灾后的城市一片狼藉,但这一场飓风来得快去得也快, 过后,人们回家该干嘛还是干嘛,生活嘛,总要继续。

客厅里,向北专心地喂着鱼儿,妞妞在旁边逗着她的小乌龟。女儿突然天真地问:”Daddy, do you know if fish cry?"

向北说不知道。

妞妞和向北一样善良内秀。她像个大孩子一样幽幽地说:“Maybe they do cry, but nobody can see their tears."

----- The End -----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061249@0)
2017-9-20 -04:00
This post has been archived. It cannot be replied.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窗外紫槐次第开》-19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