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一枚塑料戒指

mantis (我是虾一只)

 

刚来加拿大不久的时候,妻子在家里无事可做,我便建议她偶尔到附近的社区和教堂做做义工,多一个与人交流的机会,也不至于过快地脱离社会。

离家步行不到三分钟路的地方,便是一座挺大的教堂。除了正常的教堂职能外,这座教堂还有给新移民的免费ESL英文班,且每日中午还为社区居民提供免费午餐。主要服务于周边的无家可归者和老年人。妻子的第一份义工,便是在这个教堂里帮助准备午餐。

准备午餐的工作除了一两个负责的人外,基本上都是义工。来吃饭的人更是形形色色,低收入人群是主体,也有本社区的老人,偶尔有留学生,甚至有附近巡逻的警察。其中有一个70岁左右白人老妇比较特殊,她名字叫Judy。Judy家住在教堂附近,可能是Judy过去一直都在社区和教会义务服务的缘故,她很受周围人的尊敬。尽管她现在已经不做义工了,教堂仍然把她当作内部工作人员对待。Judy来教会吃午饭的时候,教会经常会有人陪她聊聊天。Judy为人也很热心,偶尔见到到教会里的我的四岁的儿子,总是跟他开开玩笑,陪他玩一会儿。

一天中午,妻子做义工之际,去附近小学接了上幼儿园的儿子去教会吃饭。路上,儿子捡到了一枚玩具戒指。戒指是塑料做的,顶端墨绿色,像玉,做工还不错。儿子尝试地要把戒指戴到妈妈手上,只是戒指相对于妈妈的手指来讲太大,儿子不得不放弃了。

来到教会,儿子见到了一个多月都没有见到的Judy。Judy看起来很是沮丧,空洞的眼睛盯着自己曾经戴着婚戒而今却空空的手指,悲伤之情溢于言表,身边有两个教会的人在陪她。儿子开心地跑到Judy身边,好像丝毫没有注意到Judy的心情,用稚嫩的声音愉快地说, “Judy, Judy, I have a surprise for you!” 说着慢慢地打开了自己的小手。手的中央,是那枚刚刚拣到的戒指。

“Oh my god!” Judy很激动, “Sweet heart, you must be an angel! God send you here to cheer me up.”  Judy接过了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指上,戒指的大小正合适。Judy眼泪都要流下了来,抱住儿子说,”How did you even know my favorite color!”

原来,Judy最近刚刚失去了陪伴了自己一生的丈夫,为免睹物思人,Judy摘下了从不离手的婚戒。但摘下婚戒,并没有减轻Judy对离去丈夫的思念。这种思念把Judy困在了一个情绪低沉的笼子里,难以自拔。

收到儿子送的戒指后,Judy就一直戴在手上。她出现在教会的次数明显地多了起来,笑容也渐渐回到了她的脸上。Judy坚定的认为,上帝还在眷顾着她,让一个刚从万里之外的中国来到加拿大小男孩昭示了对她的关爱。一直到两年后我们搬家离开这个社区,Judy还戴着这枚塑料戒指。

现在儿子已经上高中了。一日妻子带着儿子故地重游,竟偶遇Judy。Judy身体和精神都很好。寒暄不过几句,Judy就问起了儿子的状况。妻子喊住了远远地走在前头的儿子,让他过来跟Judy打个招呼。儿子明显失去了童年的记忆,只是礼貌地客气了一下。看着眼前这个身高近180的帅气小伙子,Judy脸竟然红了,“OMG,that‘s the boy who gave me a ring!”

(#11069940@0)
2017-9-25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一枚塑料戒指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心情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