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多伦多爱情故事》(2)

kiticli (lalal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现在的时间是下午2点20分,距和司男见面的2点30分还有10分钟,王美人已经坐在了约定的咖啡馆中。之所以选择提前到场,完全是因为她的性格。在王美人看来,迟到是最让人不能容忍的一种恶习。有些像《女神手册》之类的书上会教女生在约会时故意迟到一些来引起男方的重视和激发他们的兴趣之类的“技巧”,她对此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认为这样做既不尊重别人的时间,也不尊重自己的时间,完全是一种浪费生命的行为。因此,无论和谁赴什么样的约会,王美人都是选择提前一点到场,何况这间咖啡馆又是自己所指定的。

就在她刚坐下没多久,随着咖啡馆大门的小铜铃发出了清脆的“叮铃”的一声响,一个中年华人男子走了进来。只见他将全屋很快地扫视一下后,视线落在了王美人的身上,并快步走到桌前,面带微笑地说道:

“您好,请问是王美人小姐吗?我是司xx”

没错,这个人就是这次相亲的对象,司男。这时的王美人用余光稍稍瞥了一眼手表,2点23分,看来他也是一个讨厌迟到的人,这让她产生了一点好感。其实在司男刚一走进咖啡馆时王美人就已经注意到了,并在其走过来的几秒钟时间里已经为他进行了全身“扫描”。司男的身材不高,可能也就刚过一米七吧,搭配一张略显“国”字的脸和寸头,使他彻底和“英俊”“帅”之类的形容词之间产生了绝缘层。但是他面容整理得还算不错。胡须刮得很干净,眉毛应该也是修过的,并没有任何参差。脸上的肤色虽然微微有点黝黑色,但是很干净,并不像很多见过的国男那样,一到下午脸上就泛起了“明亮”的油光。他上身穿着一件深蓝色的青年布衬衫,外面套着略微深棕色的blazer。下身的搭配是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和黑色的休闲皮鞋。他这一身的搭配看得出来不是很贵,但是非常干净整洁,在这明媚的午后搭配着金色的阳光,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老实说,司男的整体印象要比王美人见面前的想象好不少。在当初刚拿到他那如同证件照一样的相片时,王美人脑中浮现的是一个穿着正装衬衫和西裤前来赴约的刻板男印象。而看到现在他这身休闲感觉的搭配后,她还是有些小小吃惊的。

“对,是我。你叫我Lilian就好了。请坐。”

“谢谢,您也叫我Eric好了。”

说完,司男拉开椅子坐在了王美人的对面。坐下后的他可以明显感觉到一丝紧张,后背略显僵硬地挺直在那里,双手也是紧贴着放在双腿上面。看到司男一副紧张的样子,王美人不禁莞尔,随后拿起桌上的menu问道:

“你要喝点什么?”

“Flat White 就好了,谢谢。”

还没等王美人将menu递过去,司男已经将咖啡的名字说了出来,这多少让她有些意外。因为喜欢泡咖啡馆的自己也是在近一两年才完全搞明白menu上那一串以字母“O”结尾的咖啡名字都代表着什么,而Flat White自己也只点过一次,因为不太能接受那浓重咖啡味道。

“你也经常来这种咖啡馆吗?”王美人有点好奇地问道。

“以前住downtown的时候常来,后来搬到up town后就来得比较少了。尤其是近两年几乎就不来了。”

“为什么呀?”

在问出这句话后,王美人有点后悔了。司男三年前离了婚,然后就一个人带孩子,自然就没时间泡咖啡馆了。由于此次见她的目的就是为今后的相亲热热身,因此王美人并不想聊得太过深入,更不想将话题往他前妻身上引。自己这个问题实在是问得有点过于随意了。但是既然已经问出来了,也就只能这样了。

只见司男在听到王美人的问题后,脸上闪过了一丝尴尬,但还是微笑着说:

“工作比较忙,而且孩子也不喜欢喝咖啡,所以咖啡馆也就不怎么去了。”

听到他这么回答,她的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

“你经常来这里吗?在知道你将见面的地点订在这里后还有点吃惊呢。”司男开口问道。

“我家就住在附近,但也是最近才发现这间小馆的,毕竟夹在这么多高楼中间不太好找。但是这里的咖啡真的很好喝,而且里面的客人一般不会太多,可以边喝咖啡边安静地看看书。所以在选地点的时候自然就想到了这里。”

“哈哈,虽然不太对得起老板,但是这种安静的感觉确实很好。”司男笑着边点头边说道。

王美人听他这么说也不禁笑了笑。如此一来,司男身上那紧张的感觉缓和了不少,后背也终于放松地靠在了椅背上了。

“看来王小姐很喜欢读书呀。”

“虽然喜欢,但也就看一些小说之类的书,有的时候是更是因为看了电视剧才去找来小说读的。”

“您是不是很喜欢看日剧呀?”

“日剧不常看,也就国产剧看得多一些。你为什么觉得我会喜欢看日剧?还有,叫我Lilian就好了,不用加“您”这么客气。”

“哦,好吧。我只是觉得王......觉得你今天的这件白色外套的搭配有天海佑希的感觉,所以以为你也喜欢日剧。”

“天海佑希是谁?日剧演员吗?”

“是的,一位很出名的日剧演员,演出的角色都很有气质。”

王美人听到这句话后微微笑了笑。

“如果有机会还真想看看她演的日剧呢。有什么推荐的吗?”

就着日剧的话题,王美人和司男都变得非常放松了,刚见面时那尴尬紧张的感觉已经被现在这轻松的氛围所取代。这时服务生将司男的Flat White和王美人的巧克力Mocha端了上来。在司男端起杯子正准备喝的时候,王美人看到一个60多岁,原本正坐在司男背后不远的地方,和另外两个老头聊着天的白人胖老头站起身来,走到他背后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眯眯地说道(以下对话为英文,请自行脑补):

“Hi Eric.好久不见了。”

有些吃惊的司男在回头看了一眼老头后,马上也露出了笑脸。

“Mr. Esposito!真的是好久不见了,你好吗?”

“当然,我永远都是这么精神!哈哈!倒是你,有两年多都不和太太来了,怎么?正在背着太太交新的女朋友?”

Mr.Esposito边说边冲坐在对面的王美人坏笑着挤了一下眼睛。而王美人也只得挤出一个尴尬的微笑回应。听他这么问,司男赶忙答道:

“没有,我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倒是你,生意还好吗?我看这里还是这么冷清。”

“还不都是因为你!你和太太都不来了,让我的生意差了好多。”

说着,Mr.Esposito转头对王美人说道:

“你知道吗?这家伙从上学的时候就几乎天天来这里泡着,点一杯咖啡坐上多半天,让我亏了不少钱。也就在认识他太太后才变得大方了一点。我刚想:太好了,终于能多赚点钱退休了。结果他们就消失了两年多。对了,Anna现在还好吗?我上个星期看她和几个朋友来这里坐了一会儿,还没等我上去打招呼就走了。”他转头问向司男。

司男有点尴尬地说道:

“我们离婚了,差不多已经三年了吧。”

Mr.Esposito对这个回答感到相当震惊,有大概三秒的时间张着嘴说不出一句话。但随后又恢复了笑脸,拍着司男的肩膀神秘地说道:

“不好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对了,我又改良了house special咖啡,要不要试一试呀?我请。”

司男听到这话后望了望王美人,有点为难地回道:

“现在?天还亮着呢,不太好吧。”

“嗨,今天是周六呀。你开车来的吗?”

“没有,我叫的Uber。”

Mr.Esposito又转头问向王美人:

“你呢?你开车了吗?”

“没有,我家就住在附近,我是走着来的。”

“哈哈,这就好。Eric你等着,我马上就做好。”

也没等司男回答,他就自顾自地进到后面的厨房里了。直到这时,王美人才有机会对着一脸无奈的司男问道:

“这位是这里的老板吗?看起来你们很熟的样子呀。”

“我刚来多伦多念书的时候在这里打过一阵子工,是在那时和他认识的。后来因为在学校当助教和给教授干些私活,收入上好了很多,也就不再打工了。但还是会经常在这里喝喝咖啡看看书。像他说的,一杯咖啡坐一天(笑)。他是意大利人,来加拿大已经40多年了,这间咖啡馆也已经经营了20多年了。他为人很风趣,总喜欢开玩笑,但是人真的很好。所以刚才他开的那些玩笑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奥,难怪我觉得你对意式咖啡很熟悉的样子。原来你还有这些经历。”

正说着,只见Mr. Esposito端着一个托盘回来了,上面放着好几个杯子。他将一个盛着冰激凌的宽口高脚杯和一小杯浓郁的espresso放在放在王美人面前。而司男则只是被给了一小杯黑咖啡,但是看样子应该也是espresso,只是明显比double shot要多一些。最后被摆上桌的是两杯白水。

只见司男指着面前的咖啡问道:

“这次里面又加了什么?”

“你的house special里面除了以前那些,我稍稍加入了一点雪梨酒。而这位美女的则是Bailey酒。”Mr.Esposito一脸自豪地说道。

而司男却露出了为难的表情。

“啊?你是意大利人好吗?你做的意大利咖啡里为什么会有西班牙和爱尔兰的酒?”

“嗨!年轻人!你怎么比我这个老头子还古板?我只要能做出好喝的咖啡,才不会拘泥于那些传统的条条框框呢。实话告诉你,现在我已经不用Grappa了,全都用干邑和加拿大100%黑麦来代替了。”

“好吧,你赢了......”司男一脸无可奈何地摊了摊手。

“哈哈!你们慢慢享用吧,等一下要告诉我感想啊。”说完Mr.Esposito一脸得意的回到后面的桌旁,继续和那几个老头聊天去了。

此时的王美人一脸疑惑地看着司男,仿佛再问“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这咖啡里有什么?”

“这是他特制的Corretto。”

“Corretto? 这是什么?menu上面没有写呀。”

“Corretto是意式咖啡的一种,是在double shot espresso里加入烈酒。意大利人一般都用Grappa。但是他却别出心裁,在里面混入了干邑和黑麦威士忌。我这杯里面还加入了西班牙的雪莉酒,而你那杯里则是爱尔兰的百利甜酒。”

“什么?!咖啡里加酒?”

“嘘~ 小声一点。你知道在安省酒精饮料是专卖的,餐馆里面卖的话是需要酒牌的。他这里是咖啡馆,哪里有酒牌?所以他只是偷偷做出来给熟人喝。你尝尝就好,可千万别声张,不然他就有麻烦了。”

听到这话的王美人赶忙闭上嘴,回了司男一个坏笑。

据司男讲,高脚杯里的冰激凌是意大利的Gelato冰激凌,比一般的冰激凌来得低脂但是高糖。吃的时候要将小杯中的corretto浓缩咖啡倒入杯中,混着冰激凌一起吃。这是在意大利很有名的一道甜点Affogato。

照着做的王美人将第一勺冰激凌、各种烈酒以及浓缩咖啡的混合物放入口中后,那种混着咖啡香、烈酒的刺激以及浓郁的香草甜味的奇怪味道就在口腔中迅速扩散开来,让她觉得很难招架,赶紧喝了一口白水才算好受一点。可奇怪的是,残留在口中的淡淡余味让她的味蕾感受到了一种特殊的香甜气息,一种难以形容的非常复杂味道。这使得她不由自主地又将第二勺送入口中。虽然还是那么刺激,但是和第一口比已经适应了很多,而且那种浓郁的香气也能清晰地被味蕾感受到了。在吃完第三口后,这种感觉已经让她变得着迷了,甚至说是有点欲罢不能了。就这样,在和司男交换彼此对这特制corretto的感受中,一整杯Affogato已经全都被吃了下去。有点意犹未尽的王美人还在用小勺不断挖着杯底那融化的冰激凌和咖啡的混合物,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颊已经变得有些发红发热了。

就在他们愉快地聊着这奇怪的饮品时,“叮铃”一声铜铃响过,咖啡馆的门又一次被推开了,这次走进来的是三个中年华人女性。为首的人在看到司男和王美人后显得很吃惊,在门口愣住了大概两秒钟左右,直到被后面进来的两个女伴催促才转身走向里面的座位,但还是边走边回头望向这里。她们挑了一张在司男斜后方的桌子坐下,为首的那个女人面向着王美人坐下,视线不停地向他们这桌投来。王美人明显感到她看自己的视线充满了惊奇,但同时还感到了一丝丝的不友好。

“你后面那个女人很奇怪呀,一直在盯着咱们这里看。”

听到王美人的嘟囔,司男下意识地回头看去,结果直接就和那个女人对上了眼神。这一次,双方都吃了一惊。那个女人赶忙扭过头和旁边的人说话,而司男也马上转回身看向手中的咖啡,沉默不语。

看到这一切的王美人好奇地问道:

“你认识她们吗?”

“那是我前妻。”

这个回答让王美人吃了一惊,当她抬头看向司男前妻那桌时,发现她也正看着自己,这次的眼神中除了刚才惊奇外,还带有些许愤怒。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097090@0)
2017-10-7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多伦多爱情故事》(2)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