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暗夜随行》1 & 2

canadiancheese (木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

喜欢一个人只需要一秒钟,放下她却可能需要耗尽一生。既然放不下,我决定如影随形。

我, Kevin,45岁,百分百直男,已婚,儿女双全,父母尚在。身高平均值,体重平均值,颜值平均值?嘿嘿,这个我不确定,但估计差不多,反正在Eaton Centre 人群中你不能轻易找到我。或许你见过我,甚至认识我,那你一定以为你知道我是个什么人。对,是你以为你知道!其实,你不知道!

周一到周五,就像你看到的一样,我朝九晚五,兢兢业业地干着一份政府工。掐着点下班,匆匆挤在揾食人群中搭火车赶着回家做饭。早上给孩子们准备早餐,晚上接送孩子各种课外活动,辅导孩子功课,督促他们准时睡觉。周末,继续做司机,偶尔偷个懒一家人外面吃饭,还有一堆家务等着。老婆和女儿的衣服一洗衣机,儿子和我再一机。吸尘拖地洗马桶暂时还没能指定给儿女。夏天剪草浇花,冬天铲雪撒盐,哪一样不归我管?你说得对,做这些没什么了不起,男人嘛,就应该心疼老婆。

我老婆?挺好的一个人,20年不变,还是像结婚前一样秀气,估计是岁月这把杀猪刀在我身上多砍了几刀,于是就放过了她。也还是很能干。不变的还有她那个急性子和暴脾气。这样的性子脾气很容易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但是我是个明理的男人,晓得婚姻讲究的是妥协。妥协的一般都是顾全大局的人,或者说得更直接一点的是妥协的人总是更心疼儿女的人,嗯,我们家的例子里那个人就是我。因为不愿儿女在吵吵闹闹的家庭中成长,只要老婆一起高腔,我便立马投降。所以,你眼中的我家,永远风平浪静。

嗯,你看到的我就是这么一个平凡无奇平淡无味的男人,你看不见的是,我心里还藏着一个人,一个我珍惜呵护保守的女人。她叫安娜。安娜是个什么样的女人?是十个女人中我只会看到她,一千个女人里我也只会看到她的女人。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从我第一眼看见她开始。我不想和你讨论女人的外貌到底有多重要,谁爱过谁知道! 安娜很大方,很亲和,永远都在笑,初次见面时的微微一笑,熟悉后偶尔调皮时的眨眼一笑,彼此心照不宣时的会心一笑,在我面前肆意地开心大笑。。。。。。 她的笑让我觉得世界如此美好!安娜很痴情,很善感,有时候会忍不住在我面前哭泣。每次看到她默默流泪的样子时,我很心疼,尽管她的泪并不是为我而流。

安娜不属于我,我也不奢望她属于我,从她第一次见面叫我一声“锋哥”开始就注定了我永远都只是她心里的大哥。对于我和她之间的感情我很知足,多一分怕承受不起,少一分又不够亲近,我和她之间的距离刚刚好。她开心的时候不需要记得我,难过的时候伸手就能抓到我,只要能在她的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人群中的安娜漂亮优雅大方得体,她总是任何场合都打扮得美美的,对每一个人都和蔼可亲彬彬有礼,我喜欢这样的她。可是,掏走我心的是私下里那个她。

第一次星期五约了安娜在她公司楼下吃午饭,爽快答应了的安娜和我坐在patio 里相谈甚欢。我们的老家离得很近,大家喜欢吃的口味很相似,安娜坦承自己爱喝酒,能喝酒,和我一样最爱伏特加。算起来,安娜是比我低两届的学妹,虽然她比我小了好几岁。一顿饭的时间,我们说了很多话,我和她都有一儿一女,年龄相仿。她说她和老公都很忙,她早出晚归,而老公却昼伏夜出。而我也大概提了一下老婆经常工作到很晚。我们约好了以后有时间带上孩子们走动一起玩。吃完饭,安娜坚持AA,最后约好轮流埋单才让我付账。

出门的时候,穿着裙子踩着高跟鞋戴着墨镜美美的安娜在我眼前摔了个嘴啃泥,她狼狈地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去洗手间洗了个脸。回来尴尬地冲我笑,腿上青紫一大片。回去的路上,我轻轻地扶着她走回办公室,我和她始终保持着距离,可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就想一直陪着她,做她的大哥也好朋友也好,只要她愿意。

那以后,安娜偶尔会和我微信说说话,她总是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却又很礼貌很客气。她的好朋友正好是我多年的好友,她说,安娜和她那么要好,也只是有事谈事,偶尔谈谈心,不定期见见面,所以那天安娜私信叫我出来喝咖啡的时候我颇感意外。

坐在巴凳上的安娜看起来有点憔悴,不施脂粉的脸像是哭过。两只手紧紧地握着咖啡杯的安娜低着头不停地转动手中的杯子,好几次话到嘴边欲言又止。最后,安娜抬起头喊了我一声“锋哥” 便再也说不出话来,只有眼泪哗哗不停地往眼眶外涌。满脸是泪的安娜咬着嘴唇无声地哭着,手指死死地抠着杯子,杯子都被抠变形了。她的眼眶里全是泪,她哭得我的心好痛,我却不知道说什么安慰她,也不敢伸手去替她抹眼泪。

“锋哥。”安娜吸了一口气平静自己,她从身后的包里掏出手机,打开给我看。一张一张照片都是对话截屏,我瞄一眼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2.

“他们在一起不止两年了,还有了自己的家。” 安娜死死压着嗓子低头失声痛哭,她的右手使劲地抓着一张纸巾,手背上的血管都扭曲了。

“锋哥,请你帮帮我。” 安娜的眼神痛苦无助,她没有化妆的脸糊满了眼泪鼻涕,还有几缕头发。我左手在巴凳下抓着右手,制止自己伸手去抹干她的泪替她拨开那缕头发。

“你怎么看到这些对话的?”我尝试理智地询问她。“你慢慢告诉我好不好?”

安娜含着眼泪点点头,“那天晚上,我收到了他的电话,接通了,却没有人说话,只有背景的声音。我听到了他和一个女人在说话,背景还有很多人,我就一直听,听了好几分钟。后来,电话挂了,没多久又打了过来,又是没人说话,只有他和那个女人的声音和背景吵吵闹闹。来回三次这样的电话。我听到那个女人叫他老公。” 说到这里,安娜刚刚止住的眼泪又开始往外喷,她的眉毛扭在一起,她终于忍不住呜呜哀泣。隔壁桌的人开始往这边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干坐着陪着,任由自己心疼。

她哭了许久后继续说:“他回来后,我问他晚上去哪里了。我只要他和我说真话,真的。结果他说见客户去了。我没有再问他,我知道他不会告诉我。那三个电话我猜是他不小心放在裤兜里碰到dial 键了。”

“我知道他骗我,可是我没有证据。我要上班,回家还要看孩子。平时他去哪里也不告诉我,他做什么见谁我通通都不知道。” 安娜看着我,她的脸湿漉漉的,嘴唇干干的,眼睛通红的,“我每天都祷告,求主带领我。我想是主聆听了我的祷告,星期天我去教会前,他还没有起床,我在厨房的counter 看到了一个手机,这个手机是他给我女儿抓Pockman 用的旧手机。我拿起来翻,就看到了这些。” 说到这些,安娜又开始哭泣。

我看了一下,这些大概都是安娜用手机拍下来的Whatsup 的对话。对方的图像是个楚楚可怜的女人,上面有她的电话。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用手机Google 了这个号码,竟然发现这个号码登记在一家美容店名下,有地址还有这个女人的名字,甚至还有网上的某人推荐她的服务。我问安娜:“你有什么打算吗?”

“我想要知道真相。” 安娜松开抓纸巾的手,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锋哥,我就是想要知道真相。”

“这是她的店。” 我把手机拿给安娜看。

安娜难以置信这么简单就找到了这个女人,她急切地说:“锋哥,你能陪我去看看吗?”

我点点头。“下了班去吗?” 我还在考虑晚上怎么给孩子们做晚饭。

“好不好?” 安娜祈求地看着我。

“好的,下了班我买点外卖,送到家里后,我就去接你。但是可能有点晚。要不要我先给这个店打个电话问问下班时间?”

“别,先别。我想直接去看看。” 安娜胆怯了。

“那你答应我不要冲动好不好?我们先去看看。从长计议。”

安娜听话地点头。

“去洗个脸,回去办公室有人问你,你就说肚子疼,干脆请假早点回家。”

安娜站起身来,呜呜地说:“我不想回家。”

“那好吧。” 我想回去上班也是好的,我担心她呆在家里要更想不开。“那锋哥等下来接你。你不要再哭了好吗?”

安娜哭得更厉害了,她低着头抽泣,肩膀一耸一耸。我的心揪着,却连碰都不敢碰她。

“我走了,锋哥。” 安娜说完,没有回头一路小跑离开了咖啡馆。

回公司的路上,坐在地铁里,我眼前全是安娜的泪眼,她痛苦不堪的眼神,她涕泪满脸的样子…… 我恨自己不能立刻去找他质问清楚,恨自己看着她痛哭却不知道如何安慰。

安娜,我喜欢听你说话,看你笑,心疼你哭。我那么平凡,与你分享你的快乐是我的荣幸。我那么喜欢你,你的痛苦我感同身受却无能为力…… 安娜,你叫得我一声“锋哥”,我便要尽力保护你。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01148@0)
2017-10-9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暗夜随行》1 & 2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