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救人便是救自己 (3 - 4)

cc-pc (I am nobody)

3

迈克家的房子大约建于上个世纪70年代,老房子了。两层半,三间卧室,有个斜屋顶阁楼,显得整幢房子很高。阁楼上唯一一扇窗正对着车道,常年紧闭。

一开门,迈克便大声喊道:“小杰, 快下来,你看谁来了?”

小杰应声从二楼房间里探出身子,看了楼下两人一眼,慢吞吞地下了楼。

迈克热情地向大卫介绍:“这是小杰,以后他就是你弟弟了。”又转身对小杰说,“这是我跟你说过的大卫,今后他就是我们家的一员。高不高兴?”他自己高兴得搓搓手。

看着面无表情的小杰,迈克尴尬地揉揉他的头发。“以后你多了个哥哥,你们可以一起踢球,一起上学,多好啊。”小杰还是不吭声,木木地站在那里。大卫倒是自来熟地走进来,四下张望打量。房子从外面看并不起眼,但走进来,却是宽敞亮堂,对于两三个人而言,空间足够大。家具也都是厚实沉重的上好实木材质,绝不是宜家那种简单的成人拼装玩具。

“小杰,你带大卫到他房间去,然后带他熟悉了一下我们家。我去厨房看看丽莎给我们准备了什么吃的。”

小杰听到这话,恨恨地瞪了迈克一眼,可惜,迈克转身便去了厨房,没有看到这一眼。大卫用胳膊肘捅捅小杰,说,“走啊,怎么,不高兴?”

小杰把大卫带到他房间,便回了自己房间,重重地摔上门。

在厨房准备晚餐的迈克听到动静,明白小杰不欢迎大卫。怎么才能让大卫不觉得自己是个外人呢,怎么才能让大卫喜欢这个家?唯一的方法是让他觉得自己被人需要,让他觉得自己有尊严,他才会在这儿住下来。迈克知道该怎么做了。

晚饭时,两个孩子默默不语,低头各自吃着。

“大卫,”迈克说,“你知道吗,你来我们家可是帮了我一个大忙。”

大卫疑惑地抬起头,而小杰则是满脸惊讶。

“是这样,”迈克说,“你来了正好,我们家正需要你。”他的语气听上去真的很绝望。“家里就小杰一个孩子 ,他不懂什么叫分享,他从来不愿意把自己的玩具给别人玩。家里有了你,我很高兴,这样他才知道什么叫分享。你能帮帮我吗?”他的声音因为激动都变尖细了。

一直麻木的小杰仿佛突然间活了过来,他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他叫道:“我才不是!”

“你这么大声干嘛?”迈克严厉地说。“懂不懂礼貌?我让你想想怎么欢迎大卫,这就是你的欢迎吗?”

“你看,他就是这样。”迈克面向大卫说。

小杰气得踢了餐桌一脚,差点踢到大卫的腿。迈克狠狠瞪了儿子一眼。“给我老实坐好。”

“你妈妈不要你,你爸爸打你,你就来抢我的。”小杰朝大卫尖叫道。

迈克气得朝小杰吼道。“住嘴。你该向大卫道歉。”

一丝狡黠的笑容浮现在大卫嘴角。他直直地看着前方,没说话,看来今后的日子会很有趣。

迈克继续问:“怎么样,你能帮我吗?”

“我没所谓。”他用叉子拨弄着盘子里菜。“如果能帮得到你们,我很高兴。”

“太好了!”迈克说,“太好了!”

“我才不需要你的帮助,你自己就是个坏蛋!”小杰低声嘟囔着,这次不敢再吼了。

大卫往嘴里送了一块肉,有滋有味地吃起来。

“我有话要跟你们俩说,”迈克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沉稳。他的眼睛从一个孩子看到另一个孩子,他说得很慢,仿佛他只会说这一次,孩子们必须认真听清楚。“大卫以前怎么样,我不管。”他说,“他来到我们家,就是个全新的开始,全新的人。而且,大卫是来帮助我们的,我们也要帮他。我们要互相帮助。我们大家都要开始新生活,谁也不要自私,要学着分享,懂得尊重。如果我能帮助一个人,那我就会尽力去做,我不会在乎以前的那些小事。”

两个孩子谁都没有吭声。小杰呆呆地望着对面的大卫。大卫则盯着自己面前的盘子。迈克看着两个孩子的头顶。他笑了,最后还是他赢了。大卫能名正言顺地、有尊严地住下来。他伸出手爱怜地揉揉小杰的头,又拍拍大卫的肩膀。“好了,吃完饭,你们俩玩去吧。”

他站起身,收拾碗碟,走到厨房里去了。

等他走进厨房,大卫抬起头,对上小杰阴郁的目光。“天啊,”大卫压低声音说,“和这种人住在一起,你怎么受得了的?”他满脸嫌恶。“他以为他自己是上帝吗?!”

 

第二天,迈克带着两个孩子外出采购,为大卫添置了不少衣物生活用品。路过书店时,又特意进去,买了一套《少年版百科全书》及《外太空解密》等书籍,虽然小杰盯着那套《小屁孩日记》流了半天口水,迈克也没买,只顺手给他买了两厚本的六年级数学辅导练习。日全食的日子快到了,可日全食观测镜居然卖断货。

大卫和小杰无聊地跟在迈克身后走着,两人并没交流。也不知走了多久,迈克总算在一间小店门口停下来。大卫抬头便看到门柱上红白蓝三色的转灯,门上挂着霓虹灯制作的 open 招牌,大白天也发着红光,大门上方的玻璃上写着几个大字“Tom’s Barbershop”。 他疑惑地看着迈克。迈克笑着说,“我们父子三人都来剪个头,当作暑假的开始吧。”说完,抬脚自己先进了门。小杰自是顺从地跟在爸爸身后走了进去,只有大卫站着没动。

“大卫,进来呀。”迈克扭头发现大卫没进来,招呼着。

“我不用。”他淡淡地说。

迈克第一眼见他时,就觉得他头发又乱又长,黑黄参杂,真心看不习惯。他们家,他和小杰从来都是短短的平头,干净精神。迈克见他不进来,返身过来想牵他的手。“来吧,”迈克说,“让我们有个全新的生活,从头开始。”他被自己的俏皮话给逗乐了。

店门朝里凹进去,两边橱窗突出来,几张证件用镜框框起来在墙上展示着,橱窗里散放着比较特别的理发用具或店主收藏之类的零星物品。街道上阳光灿烂,而理发店墙体漆成黑色,衬得理发店里面有点阴暗,几张理发坐的椅子摆成一排,张张对着面大镜子,有两三个男人在理发。

大卫任迈克喊他,就是站在门外不动。他觉得理发店像个大张着口的怪物,想将他吞掉。那一闪闪的“open”招牌,像魔鬼在眨着眼睛诱惑他,他当然不会上当。看到迈克回过身要来牵他的手带他进去,大卫往后退了一大步,站在人行道当中。

“我不需要理发。”他直看着迈克,表情严肃。“我喜欢我现在这样。”

“头发这么长,”迈克好心地说,“再说,洗起来也麻烦,我想男孩子都不喜欢洗头的吧。”他开着玩笑,想缓解一下大卫的抗拒心理。

“我不嫌麻烦。”大卫还是不动。

“只有女孩才留长头发,你不想别人以为你是女孩子吧。”迈克想尽办法劝说。

“我才不管别人怎么想。我的头发我说了算。”大卫死死盯着他,不肯动。

小杰一个人在店里等了好久,只好又出来,看到僵持着的两人。偶尔有几个路过的行人会朝他们看一眼,迈克实在没办法,只好说,“那好,今天先不剪。我们走吧。”他心里多少有些不快,但想着大卫刚来,也许对他还有些防范,一切不能操之过急。

“小杰,来,我们走。”他朝小杰朝手,接着朝前走去。他摸着小杰的头说,“你的头发还不算太长,我们过些天再来吧。”

回到家,大卫便坐在沙发上翻起《少年百科全书》来,那股子认真劲,迈克看在眼里,喜在心上,这孩子还是有救的,现在的抵触情绪需要时间慢慢来缓和。迈克便将刚才理发店外的不快抛在了脑后。

 

4

小杰一觉睡醒,已快十点。房间很暗,外面在下大雨,雨水敲打着玻璃窗,偶尔有闪电在深灰色的天边闪过,接着是轰轰的雷声。迈克上班去了,一点左右钟点工丽莎会过来给他俩做中饭,收拾清洁房间外加准备晚饭。他睡眼惺忪地走下楼到厨房找吃的。餐桌上,迈克做好的土豆饼、水煮蛋、牛奶摆在那里。他端着牛奶喝起来。突然,他的眼神警惕起来,他的背无声地挺直,吞饮的动作也停了。连瓢泼大雨也似乎被什么给粗暴地喝斥不敢出声,大雨没有任何征兆地变小,小得没声了。小杰僵硬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沉默中传来大卫下楼的声音,声音很重,听得出大卫仍旧穿着他那双破靴子。脚步声一下一下,坚定有力,每一声间隔的长短轻重都一样,仿佛这声音来自他的大脑而不是他的脚。小杰一觉醒来几乎忘了家里多了个大卫,这脚步声让他顿时清醒,人随即沮丧起来。

现在脚步声下了楼,走过了起居室,来到了厨房。然后是沉寂,大卫应当是停下来在查看什么,随即,冰箱门被打开的声音,长长的安静,然后是重重关上的声音。小杰等着他走到餐桌这边来。果然,脚步声又响起来,这次真的是朝餐桌走来了。

大卫站在他面前,仍旧穿着旧靴子,衣服也是他自己带来的旧衬衫,昨天迈克给他买的新衣服他没有穿。大卫隔着餐桌站在小杰面前,小杰的舌头突然间狂野不受控制。“你的早饭就在桌上,别又来抢我的!”

大卫听他这么说,拖开椅子坐下来,支起二郎腿。“不是我要来你家的,是你爸爸请我来的,你那天没听到吗?”

小杰撇撇嘴,不屑地看着他。目光落在那只脚上,那肮脏的靴底虽然有的地方快磨穿了,但仍然看得出曾经厚得像砖头。

大卫晃晃他的脚,笑了。“看到我的靴子了吗?我这只脚要是踢谁,谁就知道最好别惹我。”

小杰脸色变了。

“现在,你去厨房给我做个三明治,我不喜欢什么煮鸡蛋,难吃到死。还有,牛奶不凉了,重新给我倒一杯冰的来。快去!”

小杰没动。

“怎么?不相信?你想尝尝这只脚的厉害?!”

小杰看着大卫恶狠狠的表情,站起身,朝厨房走去。他做了一个大大的三明治,抹了很厚的花生酱,还夹了一片火腿。打开冰箱,拿出牛奶,找了个杯子,重新倒了杯牛奶,然后左手牛奶右手三明治走回餐厅。

大卫正趴在桌上百无聊奈地敲着桌面。“谢谢,我的仆人。”他说着接过三明治。

小杰站在一旁,手里还端着杯子。大卫像是没有看到,自顾自大口吃起来,一口一口,很快吃完。然后他接过牛奶,像孩子一样两手捧着杯子咕咚咕咚喝起来,一气喝光。喝完抬头看着小杰说,“再去给我拿根香蕉来,仆人。”说着把杯子递给小杰,唇上还留着一圈牛奶印渍,像白胡子。

小杰像个上了发条的玩具人,又回厨房拿了根香蕉,递给大卫。大卫剥开香蕉,蕉皮随意往桌上一扔,然后靠着椅子吃起来,吃完后用袖子擦擦嘴,满意地看着小杰。也许是吃饱喝足了,也许小杰的俯首贴耳让他放松下来。“你跟你老爸一个样,”他说,“一模一样的傻。”

小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光死死地盯着大卫脸侧的那面墙。

“你哑巴了?”大卫说,“怎么不说话?我说得不对吗?”

小杰嘴巴略开了一道缝,但还是什么也没说。

“你爸不光脑子有毛病,还很臭屁,” 大卫快活地说,“臭不可闻。”大卫的声音沙哑像唱歌把嗓子唱破了似的

小杰的脸色变了,他往后退了几步,仿佛准备随时撤退逃跑。“他是好人,”他大声说,“他帮助别人。”

“得了吧,”大卫猛地坐直身子,恶狠狠地说,“你给我听好了。我他妈才不管他是不是好人,他最好别惹我!”

这时天空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屋子里两张孩子的脸,凶狠的、害怕的。雨声接着又大起来,雨点敲打着窗户,世界又恢复生机。

“该死,这么大雨哪里也不去了。你就完成你老爸交给你的任务,当向导带我参观房间吧。”大卫站起身,朝小杰做了个鬼脸。“走吧。”

“你不是都看过了?”小杰不情愿地嘟囔着,没有动。

“我还没去过地下室。”他随手拿起橱柜里一只精致的玻璃碗,那是小杰妈妈生前最喜欢的摆设之一。小杰紧张地看着他,生怕他没拿稳,摔地上。

“地下室有什么好看的?”

“你该不会是害怕去地下室吧?”大卫把脸凑到小杰面前,盯着他的眼睛,“还是地下室藏着什么秘密,你不想让我看?”

“我才不怕。地下室放的都是杂物,有什么好看的?”

大卫故意吓他。“房子就是一个世界,我们住在人间,地下室便是地狱,天堂嘛,”他耸耸肩,“我不知道有没有。待会去看看你家阁楼算不算。”

小杰听他这么说,心都揪紧了,麻木地看着大卫往地下室走去。大卫打开地下室的门,顺手开了墙上的开关。昏暗的灯光下,看得出地下室只有简单装修,里面基本放的是杂物,还有一张旧的乒乓球桌,有旧床架,几面不用了的镜子,迈克一箱箱的旧书报,小杰以前学校的作业什么的,全保留着,装在箱子里,箱子靠墙堆着。

大卫慢慢走下去,“我们来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地狱总是最好玩的地方。”

小杰看到装着妈妈旧物的四个箱子因为刚搬下楼,就堆在楼梯口不远,最显眼。

果然,大卫最先来到这四口箱子前,弯下腰,伸手要打开第一个箱子。

“不许动!那是我妈妈的东西!”小杰赶紧从楼梯上下来,想要阻止大卫。

大卫哪里会听,他打开箱子,伸手乱翻,拿出一把梳子,仔细看着。这是一把造型很独特的银质梳子,做成一条鱼的形状,鱼肚子便是梳齿,梳子背是鱼鳞,鱼尾是梳柄,可以握手的地方,鱼嘴鱼眼都栩栩如生。大卫说,“这把梳子有意思,我很喜欢。”边说边梳起头来。

小杰看着这一幕,气坏了。“这是我妈的梳子,你不许动!”他大叫着。“她死了。”

“怎么回事?你妈住在地狱里?”大卫满不在乎地调侃道。恰巧,墙边放着几面不用的镜子,大卫对着镜子给自己梳了个大背头。转过身来问小杰,“我才不怕死人的东西。怎么样?喜欢这发型吗?酷吗?”

大卫将梳子一扔,又来到另一个箱子旁,打开来,里面全是衣服。他伸手进去翻。

“把你那脏手拿开,不要动我妈的衣服!”小杰尖叫着,跑过来拉扯大卫,想把他推开。

“别发火,冷静,冷静,小宝贝。”大卫嘟囔着,一把推开小杰,他用指尖先挑出一条丝巾,深蓝浅蓝的图案,非常轻薄飘逸,他把丝巾围在脖子上。接着又掏出一件波点粉红上衣,他随手一扔,衣服滑落在地上。他弯着腰在箱子里越翻越深,隔了一会儿,他掏出一件女式胸衣,米色绣花的,“哟,真性感。”他拿着胸衣仔细看着。

大卫拿着胸衣在自己身上比划着,最后套在自己身上,还伸手到后背扣起来。他穿着胸衣,口里哼着歌,扭起来。“oooh, babe, babe, push it, push it, y'all。”他扭着腰肢跳到小杰面前,看着小杰嘴里还唱着,“push it, push it, push good, push real good。”他边唱边扭,伸手到后背解开胸衣,任胸衣滑落地上,移动的脚踏过胸衣,经过目瞪口呆气愤不已的小杰身旁,他唱着跳着上楼去了。

 

晚上,到了睡觉时间,小杰堵在大卫房间门口,死活不肯让大卫进去,只是一个劲地说,“这是我妈妈的房间。”迈克怎么劝说都没用,到最后气得只好伸手来拖小杰。小杰踢着腿,死死抓着门框,哭着不肯走。迈克并不相信打骂孩子的管教方式,可是这晚实在没有办法,他伸手打了小杰,连拉带拽,把小杰拖进了他自己的房间。

“那是妈妈的房间,他不能睡!”

“小杰,你要听话,不要再胡闹了。”

“他说你是傻瓜,说你是臭屁,臭不可闻。”

迈克不为所动, “听着,小杰,如果因为大卫这样说我,我便生气,那我根本不用请他来我们家了。我请他来帮助你,当然,他也需要我们的帮助。只要我能帮助一个人,我会尽力而为,我不会受这种小事的影响。”他扶着小杰的肩膀,摇摇他,“明白吗?你一定要改掉这种自私的坏毛病。”

“他乱翻妈妈的东西。”小杰哭着说。“他说妈妈住在地狱里,我不要妈妈住在地狱。”

“小杰!”迈克气得大吼一声,“世界上没有地狱。你不要也学着说这些混账话。”

迈克没有理他,转身去了大卫房间,因小杰的无礼向大卫道歉去了。

(#11113468@0)
2017-10-15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下雨天,我来贴篇自己写的小说。无关风月,有点creepy,欢迎提意见。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