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暗夜随行》 - 8

canadiancheese (木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8

这一整天,我的心情都好极了!甚至在秋天的后院又来了一次烧烤,开了一瓶红酒,躺在院子里,看夕阳西下,我把自己喝到了微醺。

手机震动,安娜来电,这是她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我的心一惊。

“锋哥,我觉得找到了他们的门钥匙。” 安娜的声音有点颤抖。“钥匙就挂在我家洗衣房的墙上。”

“你确定吗?” 我觉得Andy 不会把情人家的门钥匙挂在自己家里吧。

“我家洗衣房挂了很多钥匙,我也不知道都是些什么钥匙。今天早上,他打电话问我有一枚圈在奔驰钥匙扣的钥匙是不是我拿了。我说没有。他明明很着急,但是我问他那是什么钥匙,急不急的时候,他赶紧说不重要。后来我在鞋架上的鞋子里找到了一把钥匙。” 安娜不自信地说:“我的直觉告诉我那是他们Condo 的钥匙。” 她也觉得自己的直觉有点不可靠,Andy 怎么会这么做。

“你想怎么做?”

“我想去copy 这把钥匙。” 安娜说:“万一是真的,我怕他会马上藏起来。”

“这么晚了。” 我看了看手表,快8点了,好像 Rona 还没关门,我赶紧提醒她还来得及去一趟。

安娜赶紧就挂了电话。

晚一点,她微信我“配好了”。

我猜想接下来她肯定要去证实她的猜测,于是开始计划怎么行动。首先要调虎离山,确保Andy 和 Jenny 都不在— 现在不是去摊牌。王蕾已经暴露了,只能找别人去约Jenny,Andy 那边只能靠安娜安排。

我把我的行动计划告诉了她。她给我发了一个“谢谢”,还加了一颗红心。

考虑到Jenny 的孩子周末回来,我们的行动定在了星期一晚上。

我担心安娜在等待中度日如年,于是提议她第二天去教会礼拜。安娜跟我说过,以前由于Andy 不信主,她很多时候都怕他不高兴不敢去教会。也许是现在她对Andy 没有那么在乎了,也许是她经历上帝与她同在后更虔诚了,她说自己很期待明天去教会,还邀请我一起去。我没勇气去,我怕上帝会审判我对安娜的感情 — 假如真有上帝的话。我不信上帝,但从小到大,我都信奉“举头有神明”,直到遇到安娜,我这辈子还没做过什么亏心事。

周日,我怀着对老婆的内疚,同时也是因为希望周一晚上顺利请假,一早就开始屋里屋外忙忙碌碌,还陪她逛街买了个新手提包。

果然“包治百病”,周一晚上请假时,老婆除了规定十点前到家之外,没有为难我。

我找了另一个朋友约了Jenny去店里做美容,她一头雾水地答应了。王蕾在安娜家附近监视Andy,我和安娜行动了。

有了那个卡,我们大方地上了楼。我让安娜躲进楼道,自己蹲下避开门上的猫眼敲了敲门。等了一会,没人开门,我小心翼翼地把配好的钥匙插进了门锁。我的心跳得很快,呼吸都屏住了。轻轻一转,钥匙转动了,再转一下,门锁开了。我的天!安娜的直觉又对了!

安娜冲了出来。

“不要!” 我企图制止她。

很显然,她失去了理智。她推开了我,打开了门,并且用眼神告诉我不要跟着她。我想除非里头有人,否则我在外头把风也是有必要的。我急得心里胡乱祷告,祈求各路神仙保佑屋里无人。同时脑子急转,如果屋里有人我该怎么应对。

安娜进去了,我在门外等待的这十分钟无比漫长。她闯入别人的房子算犯法吗?我一点儿主意都没有。

总算等到她出来了!安娜一句话都不说,锁上门就拉着我匆匆下楼,她的手抖得厉害,脸色苍白,表情很可怕。

回到那家奶茶店,接到我们解除监视通知的王蕾也过来了。

安娜还在发抖,她的手抖得连手机都抓不稳。她拍了视频,这是一间复式楼,一楼是客厅和厨房,餐厅里摆着Andy 和Jenny 的合影,饭桌上还有一些文件。二楼有两间房,主卧床头也摆了一些合影。另一家房里只摆了一个按摩床,衣柜里挂着男士衣物,五斗柜里是Andy的短裤袜子。安娜还单独拍了很多照片,Jenny 主卧的床头柜抽屉里文件和各种单据乱七八糟。出门前,安娜特意拍了一张特写,上面是一把奔驰车钥匙,这应该是Andy 给Jenny 出的车。

“他妈的!他妈的!” 震怒的王蕾除了这三个字,骂不出更多,她也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真人真事吧。

我倒是比较平静,从我知道Andy 外面有一头家后,我对见到这些东西就觉得不足为奇了。不过,我看到安娜亲眼目睹这些再次深受重创。

那些合影要么是在CN Tower 旋转餐厅,要么是在Niagara Falls 西餐厅拍摄,Jenny 挽着 Andy 的手甜蜜幸福,Andy 的表情和他跟安娜合影时的表情一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分别。每张照片都有时间,最早的是2014年9月,也就是说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比我们之前所知道的更久。

“安娜,这个渣男你真的不能再要了!他们在一起这么久,不可能分得开。” 王蕾骂完了,苦口婆心地劝说,“你赶紧想办法止损吧!”

我不方便发表意见,但王蕾说出了我想要说的话。

王蕾继续做狗头军师,给安娜出主意:“他不给你一分钱赡养费,你的工资也饿不死!但是你不能让他们把你的东西拿走,你要想方设法先把财产处理。房子是你一个人的名字吗?”

安娜点点头。

“那赶紧偷偷卖了!” 王蕾又大手一挥!

“这个好像要配偶签字的吧?” 我提醒她,不过,我也不清楚,我也不方便问我的地产经纪,不想他以为我要背着老婆卖房,他和我老婆是朋友,肯定会通报。我只能明天找别人咨询了,但是我想这房子偷着卖得掉么……

“从长计议,从长计议。“我安慰安娜。

她看起来疲惫不堪,我知道她刚才这一趟耗尽了精力,几近虚脱。

“什么时候摊牌?” 王蕾义愤填膺,为了这个好友,王蕾也是豁出去了,她打开自己的手机给安娜看:“你不要怕孤独终老,你看,这个dating 网站上很多很好的单身男人。”

安娜看都没看,说:“我对老外没兴趣。”

“那就上‘一颗红豆’!那上面都是华人。” 王蕾又打开一个App,“你看你看,这个看起来不错,中国人。”

安娜看都不看一眼,她的表情很复杂,她的眼睛里除了痛苦还有恨,“他们巴不得我主动提出离婚,从此双栖双飞。”

“那你打算牺牲自己,缠着他不放?” 王蕾问。

“我早就没有了自己。” 安娜悲愤交加,“我的心现在已经死了。我原本以为他只是中年危机,一时行差踏错。可是根本不是这么简单。我独守空房这么多年,还以为是他年纪大了,体力下降,原来他快活得很。”

安娜情绪激动起来,她痛苦地说:“他爱上了别人,我可以理解,甚至愿意成全他。我不能原谅的是他瞒着我这么多年,把我当傻瓜。全世界都知道了,我还一无所知,他们还敢把自己的朋友介绍给我帮忙,在他们的心里,我到底是有多傻。他不爱我了,没有问题,可是现在他知道我怀疑他之后,不仅不收手,还和那个女人联手来对付我,这是对我的背叛。”

我想不出任何话来安慰安娜,她说的话让我很心虚。显然,安娜痛恨欺骗与背叛的男人,如果她知道我身为人夫却心猿意马,一定会鄙视我并避开我吧……

最后,安娜幽幽地说:“我真的想他死。” 语气中充满了悲凉的恨意。

“你傻呀?你可别干傻事!” 王蕾急了,“上天会惩罚他的。你离开他过得好就是对他最大的惩罚!”

“可是,我要是离开他过得不好呢?” 安娜问道。

王蕾愣住了。我也哑口无言。安娜未来的路该怎么走,王蕾想不到,我也没想好。暗夜中的安娜还要走多久,无人知晓,我只愿她的每一步都有我紧随,而她对我的心思永远都毫不知情。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15166@0)
2017-10-16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暗夜随行》 - 8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