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多伦多爱情故事》(5)

kiticli (lalal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听到王美人有话要对自己说,司男的内心开始不平静了,屏气凝神地看着她,生怕漏掉每一个字。

王美人看着司男的双眼,不紧不慢地,正式但不失微笑地说道:

“刚才听完你和前妻的故事,让我对你有了更深的了解。谢谢你可以这样毫无保留地将你过去告诉我,但是,对于你,我还有一点没想明白。”

王美人看了看司男,继续道:
“刚才在咖啡馆里......你付钱了吗?”

听她这么问,司男心里就是一惊。

“没......没付。难道你把账结了?”

“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我看你上厕所去了。一般中途上厕所的,不都是去结账了吗?”

“哈!”王美人苦笑了一下。“上厕所是为了给你腾出结账的时间!你从哪里听到的上厕所是为了去结账的?”

“我看中坛上前一阵就这个问题有过讨论,这是大家总结出的经验......”

听到司男这么说,王美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向着他们旁边的一棵大树走去,并没有说一句话。只见她去到树后,在一声男人发出的惨叫声后,将一个不认识的男人从树后拖到了司男的面前。

“站起来!”王美人对着这个男人冷冷地说道。

那男人到也听话,马上站起身,并掸了掸身上的土,冲着王美人和司男露出了一脸没有节操的笑容。

“这人是谁呀?”司男一脸疑惑地问道。

“作者!”王美人还是一脸冷漠地回答。

在听到此人是作者后,司男仔细地打量了一下面前站着的这个男人,不禁惊呼:
“我从未见过如此高大英俊之人!”

听到司男这么说,男子有些不好意思,谦虚地说道:
“大家都知道事情你就别再重复了。”

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王美人给了男子后脑勺一巴掌,生气地说:
“你有一点穿衣品味没有?哪里会有人把‘我从未见过如此高大英俊之人!’这几个字印在T恤上的?”

“这是我对于内心渴望的一种表达方式,是新时代的......”

“啪”见男子还要狡辩,王美人又是一巴掌打了过去。

“我问你,你写的这是什么破台词?中坛又是什么?你会不会好好写东西?告诉你,我这两巴掌是替读者打的!你要是没事再写这种没节操的章节,下次可就不是两巴掌这么简单了。”

说着,王美人将拳头在男子眼前攥得“咔咔”直响。吓得男子露出了因为害怕而变得僵硬的笑容。
“好说,好说,下次一定不敢了,哈......哈哈......”

“知道就好!还不赶快重新写去!麻利儿的!!”王美人不耐烦地说道。

“没问题,我马上去改!!”

作者:“下面才是正篇 ^_^!!”

============还是我,快乐的分割线 ============



听到王美人有话要对自己说,司男稍稍深吸一口气,让有点激动的心情得以平静一些,然后微微点了一下头,以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看到司男点了点头,王美人不紧不慢地,正式但不失微笑地说道:
“今天非常谢谢你陪了我这么长时间。见面的那家咖啡馆虽然是我选的,但是多亏了你,我才能喝到那么特别而且好喝咖啡,谢谢。”

听到她这么说,司男一边下意识地用左手摸着自己后颈,一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别这么说,我只是刚好在那里打过工而已,而且咖啡也是老板Mr.Esposito请的,所以你不用特别谢我。”

看到他这副腼腆的模样,王美人不禁莞尔,继续说道:
“和你在一起的这个下午真的是很特别。老实说,在和你见面之前,看照片以为你会是一个呆呆的理工男,真的没想到你会是这么随和风趣而且懂生活的一个人。哪像我,来到多伦多的这几年哪里都没有去过,只知道待在家里过着宅女的生活。(笑)”

听到王美人这么说自己,不好意思的司男再一次摸了摸后颈,一副中学男生和隔壁班漂亮女生邂逅时的样子。

“而且”王美人继续说道:“谢谢你可以毫无保留地和我分享你的婚姻经历。虽然那是一段不太愉快的记忆,但是,通过你的讲述使我得以更加深入地了解你和你的前妻Anna。了解到你对感情的看重和对前一段婚姻的反省,同时也深深理解Anna在情感上的痛苦和纠结。我非常后悔刚才在咖啡馆中对Anna的所做,我为我的冒失和由此可能对你和Anna之间产生的不利影响向你道歉。”

说着,王美人将头深深地低了下去。

见她如此自责,司男赶忙连声说:
“不用,不用。这不完全是你的责任,也怨我当时并没有把话说清。而且我知道你这么做也有为我出头的意思。坦白讲,刚听你说的时候虽然非常吃惊,但心底还是感觉很温暖的。”

见他如此说,王美人无奈地叹了口气,笑了笑说:
“虽然咱们见面只有这半天时间,但是我已经看出来你不光是一个非常重感情的人,而且还是一个大大的老好人,什么事情都先从自己这里找原因。但是我要说,你这样是不行的,会成为那个被伤害最深的人的。你应该学着将责任推到那个应该负责的人身上。鉴于你这种易受伤的性格,关于咱们今后交往的问题......”

见到王美人要给今天见面的成功与否下一个结论,司男闭气凝神地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地看着她,生怕听漏了什么。而王美人也抬起头,看着司男的双眼,认真地说道:
“对不起,请恕我不能和你继续交往下去。”

她拒绝得如此直接、清楚、并且没有一点歧义,这是司男始料未及的。但是对于结果,他多少还是有所准备的,这使得他在听到“宣判”后并没有表现得太失望,反而有一点如释重负的感觉。

王美人在看到司男的表情并没有大的变化后,也在心中暗暗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请原谅我说得如此直接,因为不想用‘委婉’的方法对你造成更严重的伤害。你人很好,应该得到幸福。如果......如果我们能在14年前相遇,我的回答可能会有所不同。但是,如今的我们就会考虑许多别的因素,我希望你能理解。”
说着,王美人又一次将头低下以示歉意。

“不,不,你不用这样。其实在一开始我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你的回答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了。你的条件这么好,应该会认识比我强得多的人。但是我也要谢谢你,可以和我一起度过这个下午,我也是很开心的。”
说着,司男也对王美人露出了一个憨憨的微笑。就这样,两个人在相互道别后结束了今天的见面。

回到家后的王美人还是处于白天的亢奋状态中。虽然按照自己预想的将司男非常干脆地拒绝掉了,但是过程的发展却是超出预想太多,而且现在心里总是有一种失去了什么的感觉,让她不是很舒服。洗过澡后,她给朋友小娜水发了微信,报告一下今天见面的结果,仅仅只有结果,中间的细节则是完全略去。在和小娜水将明天的相亲时间地点又确定了一遍后,疲惫的王美人倒在床上后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是周日,按照事先的预定,王美人在上午和下午各有一场相亲。地点虽然还是在downtown的咖啡馆中,但她有意地避开了和司男见面的那一间。今天见面的两个人在年纪上比司男要年轻一些,大概和自己差不多。他们的工作也都是从事IT相关领域,只是移民的时间在三四年左右,和司男比要短得多了。从见面前的照片上看,这两个人的长相还是不错的,比较清秀,有一种“书卷气”,看着比司男的“国字脸”要好不少。然而,见面后二人给王美人的印象却和照片上产生了鲜明的反差。首先,他们在仪容的细节上比较粗糙,都能找出各种各样的小问题。例如面部胡须并没有刮得很干净,后面的头发有明显枕头的压痕之类的。这些虽然都是非常小的细节,然而却都没能逃脱见面之初王美人给他们做的那几秒“全身扫描”。

在最初印象上丢分还不是致命的,最严重的问题是出在见面后的谈话上。王美人发现无论他们以什么话题作为开始,最终都会在很短的时间中演变成“查户口”模式和。这虽然可以说是相亲的标准“流程”,但在她看来却是那么的无趣,完全没有将话题继续进行下去的兴趣。于是两场见面都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中结束了。

在接下来的一周多的时间中,王美人又像这样见了5、6位“候选人”。虽然他们无一例外都对她表示出了好感并愿意继续交往下去,但在王美人心里早早就将他们的“灯”灭掉了,无一例外。可如此一来却惹恼了她那位热心的朋友小娜水,因为王美人现在在她的朋友圈中已经成了出名的“高岭之花”,没有人再愿意来浪费时间。而小娜水本人也已经将王美人“放弃”了,毕竟不知何时才会有结果的事情是没人愿意一直做下去的。对于这一切,王美人其实早已经预料到了。有可能因为第一个见到的司男把她的标准一下子拉高了不少,以至于让她在后面几天的相亲中一直感觉索然无味,提不起任何兴趣。在见到第3个的时候因为和自己的预期差得太多,已经开始对相亲这条路失去了信心。这次就算小娜水自己不放弃,她都不好意思再劳烦人家了。

又到了周五的晚上,无事可做的王美人正在电脑上看着韩剧,手机突然响起了“消息提醒”的声音。她拿起来一看,原来是有人向她提出添加微信好友的申请。

“张高帅?这人是谁呀?不认识。”

本想将这个申请忽略或者拉到黑名单里面,可再一看“信息”里面写到:“王美人你好,好久不见了,希望你还记得我。我是张阿姨的儿子张高帅,是王阿姨给我你的微信号,请通过我的申请。”

“好久不见?我又不认识你,哪里来的好久不见?而且,张阿姨?哪个张阿姨?这个王阿姨又是谁?”

在王美人正在自言自语的时候,在国内的母亲给她打过来一个微信voice call。刚一接通,电话那边的母亲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小美呀,妈妈有个事情要跟你说。你知道我前两天见到谁了?你肯定想不到,是咱们还在塔院儿住的时候,隔壁的张阿姨。”

“张阿姨?哪个张阿姨?”

“就是住隔壁那个张xx阿姨呀。你都忘了?她家有个儿子,和你上的一个幼儿园,你们小时候总在一起玩儿,他还经常来咱家吃饭呢。”

“奥~ 我想起来了,您说的是张哼哼吧。”

张哼哼,是原来住在王美人家隔壁张xx阿姨的儿子。因为他经常感冒犯鼻炎,讲话的时候总是时不时地哼哼两声,所以附近的小朋友就都叫他张哼哼,而他的本名反而没人记得了。由于张哼哼和王美人同年,又在同一个幼儿园里的同一个班,而且两个人又总喜欢在一起玩儿,因此在大人的眼中他们是最好的朋友。然而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

由于和王美人住在一个楼,张哼哼在2岁多的时候就经常和王美人一起玩。说是一起玩,实际就是王美人的一个小跟班,每天玩儿什么,怎么玩儿,全是王美人说了算,他就是命令的忠实执行者。小学之前的女生无论在心里成熟度和身体发育上都要高过男生几个等级,因此在幼儿园里女生欺负男生的事情比比皆是。张哼哼的身体发育属于慢的,在5岁的时候比一般女孩子要矮半头,再加上他那时不时哼哼两声的习惯,自然成了班里被嘲笑和欺负的对象。而王美人的身体发育却属于那种特别快的那种,5岁的她已经拥有了不输给小学一年生的身高,和同龄的小朋友站在一起真的如同羊群中的骆驼一样突出。而且王美人在小小年纪就很有侠义精神,喜欢打抱不平,仗着自己身体上突出的优势,早已经成了那个幼儿园中的一霸,一个现象级的人物,轻易没人敢惹她。而王美人对她的这个跟班也是很“仗义”的,自觉充当起“保护神”的角色,像大姐姐一样罩着这个如同小弟弟的张哼哼。每当张哼哼被别的小朋友弄哭的时候,例如玩具被抢了,都会由王美人出面摆平,将被抢的玩具夺回来,有的时候还会加上一些额外的战利品。如此一来,张哼哼更是每天形影不离地跟在王美人屁股后面。

两人这种另类“姐弟”关系一直持续到他们上小学前。那年,由于父亲单位分了一套在二环里的房子,王美人一家在王美人和张哼哼马上就6岁那年搬走了,两家的联系从那时起也就断了。现在,在母亲时隔30年后再次提起张哼哼的时候,王美人的脑中浮现的还是5岁多时那个“哼哼”着跟在屁股后面的矮小子。

听到自己的女儿终于想了起来,王母高兴地说:
“没错,没错,就是他。你们也真是的,人家有自己的名字你们从来不叫,净瞎起外号。”

听到母亲这么说,电话这头的王美人 “呵呵”地笑了笑,并顽皮地吐了吐舌头。

“您说又见到了张阿姨,后来呢?”

“后来我们就聊起你来了。我和她说你在5年前移民加拿大了,现在在多伦多一个人生活。张阿姨听了后说,她家高帅现在也一个人在多伦多呢。”

“等等,您们说的这个‘高帅’是谁呀?”

“张阿姨的儿子张高帅呀,就是你说的那个张哼哼。你看,你总叫人家的外号,连人家正经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了。”
听到这里,王美人猛然想起刚才微信上那个叫张高帅的发来的“添加好友申请”。这么一来,她对母亲这通电话的目的也就猜到个七七八八了。果不其然,母亲接着说道:

“你张阿姨说,高帅也差不多是在5年前去的多伦多,现在在一家银行做着投资相关的工作,听说收入不错。更关键的是,他现在也单身没对象。我和你张阿姨一合计,既然你们现在都单身,小时候的关系又那么好,而且现在又都在多伦多,干脆互相约个时间出来见个面,聊一聊,兴许还能有进一步发展呢。呵呵~”虽然看不到脸,但王美人通过声音就已经能清晰感受到母亲那难掩的兴奋表情了。

“所以您就把我的微信号给了张阿姨,是吧?”

“咦?......啊......你怎么知道的?”

“她儿子已经给我发微信了。”

“是吗?这小伙子还挺主动的。呵呵~”王母笑着说:
“你也老大不小的了,难得在异国他乡能够遇见小时候的小朋友。人家男孩子都这么主动了,你也就别老往后绍,也要主动一点。要知道......”

一听到母亲又要开始长篇大论,无奈的王美人将扬声器打开后就看起了网上的娱乐八卦,只是偶尔为了配合一下气氛才回应几个“嗯”“对”之类的语气词,而母亲具体说了什么,她根本就不知道。过了大概半个小时,母亲才以一句“自己想着点,抓点紧。”结束了今天的通话。

挂掉母亲的电话后,王美人又看了看那个“添加好友”邀请,终于按下了“同意”按键。既然母亲特意为此打电话向自己说明,当然也就没有任何拒绝理由了。而且,王美人确实也对三十年后的张哼哼充满兴趣,想看看当年那个跟屁虫一样的“弟弟”如今变成了什么样子。

在她接受了好友邀请后不到1分钟,张高帅那边就发来了消息。

“哎呀。王美人,真高兴你还记得我。”

“你是张哼哼吧?(^_^)”王美人回道。

“那都是小时候的名字了,你不要再叫了。(´・_・`) 我的名字是张高帅,今后请用这个名字。”

“咱们分开都30多年了,我到今天才知道你的名字。张高帅,哈哈,你长得很高很帅吗?我记得你是又矮又小呀,哈哈哈!”

“那都是30年前的事了。30年,人的变化是很大的!再说,你不是也叫王美人嘛,你真的是美人吗?哈!”

两个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开了。虽然他们有30年的空白,但奇怪的是时间好像并没有在他们之间增加多少陌生和隔阂,相反却让他们一共只有3年多的总角之交在经过30年的沉淀后变得更加醇厚。在一个多小时的打字聊天即将结束的时候,王美人和张高帅约定明天晚上在downtown的一家牛排店见面。这是他们时隔30年后的第一次见面,而这次的见面也正式拉开了王美人这个不平静夏天的序幕。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15343@0)
2017-10-16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多伦多爱情故事》(5)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