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暗夜随行》— 11

canadiancheese (木木)

11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昨晚的酒醉和温存让我8点才睁眼。这样高质量的作业久违了,老婆此刻睁着眼睛含情脉脉地看着我,她眉眼都舒展开来,柔情似水地挤在我的臂弯里,缠在我的身上,仿佛意犹未尽。她看着看着我,眼神逐渐迷离,手也开始抚摸。我搂着她,吻了吻她的嘴唇,抱歉地看着她,轻轻地推开了她的手。老婆明显略有失望,但是她心情还在昨晚的温存里,也就没有坚持。

我也想知道自己最近这方面的表现究竟因何变化,是老婆不够吸引我吗?她明明比结婚前身材更有女人味,也比过去更懂风情与技巧呀。是我人到中年,荷尔蒙分泌改变,对于闺房之乐兴趣大减吗?我没有答案。我只知道现在的我越来越享受安静独处的时间,夜深人静默默想着安娜成了我每晚必修课。安娜是我的寄托,是我人生秋天里的一缕春风。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

星期日,孩子们的活动比较少,老婆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周末见客户,食物和生活用品采购便成了我周日最主要的活动。她的业务能力确实很强,一个晚上,昨晚的Joy 就成了她的潜在客户,这会儿她正在去见Joy 的路上,而我在这家最大的华人超市购物。我喜欢做饭,喜欢购物,毫不介意一个人推着购物车在超市里和主妇们一起买买买。

“你中意买什么就没什么啰,真是烦。” 几步远,一个男人很不耐烦地冲身边的女人发火。那个女人,竟然是安娜。我不想她发现我看到她被老公训,打算赶紧掉头就走。可是,安娜却看到了我。她的脸因难堪与气愤而憋得红红的,眼眶里似乎还噙着泪。

“嗨,安娜。” 我不得不跟她打招呼。

“锋哥。” 安娜小声叫我。

Andy 冷冷地看着我。

安娜像Andy 介绍我:“老公,这是我朋友Kevin。”

这是第一次安娜叫我Kevin,她刻意和我拉开距离。Andy 看着我一脸不屑,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继续向前走,完全没有寒暄几句的意思。

我没理会他的态度,也尽量客气礼貌地跟他说声你好。安娜一脸羞愧,朝我挥挥手,急急脚跟上Andy。

我转身随手抓了一包零食,狠狠地捏在手里,他妈的,这个人渣!

我匆匆付了款,把东西放到车里,开车去路旁的咖啡馆坐了一会。一股无名火在我心里翻腾,安娜,若不是亲眼目睹,我还不知道你的日子就是这样子过得这么艰难。心好痛。。。。

回到家,我头疼难受,跑到地下室一拳一拳朝沙包上挥去。安娜,我恨我不能带你走,我恨我不能给你一个温暖幸福的家,我恨!我恨!我好恨!最后,我精疲力尽地倒在地上。

我没有心情做晚饭,于是带上岳父岳母和孩子们去接老婆一起去外面吃。这家中餐馆是我们这附近最火的一家,王蕾也是常客,她反正周末都是带孩子外面吃,果然,等位子的时候就碰到了她和她两个孩子。

老婆签了Joy 的单,心情好得很。这一看,王蕾也在,赶快谢谢她介绍Joy,今晚这顿必须一起吃。王蕾爽快地答应了,等位子等了很久,四个孩子年龄差不太多,拿着iPad一起玩,两个女人一直讲话讲个不停,我心不在焉地陪着岳父母说话,好在老人家根本不介意,有人听着就很高兴了。

饭桌上,孩子们挤一堆,旁边着老人家,我特意坐在了王蕾左手边,她右手边是我老婆。她们两个还在聊,我隐约听到她们在聊昨天那四个人。Joy 是个离婚的单身贵族,高薪厚职,没有孩子。Lily 三十多点,还在着急找对象,昨天晚上王蕾就是想把David 介绍给她,把Mike 介绍给Joy,可是David 临走时却悄悄告诉王蕾想送安娜回家。

我忍不住问:“安娜是跟他的车回去的吗?”

“是啊。”

我没有再问,不想老婆顺着这个话题问安娜的情况,虽然王蕾肯定不会说什么,她还是很有分寸的。

原来安娜是David 送回家的呀,我喝得醉醺醺,竟然没有留意到David 昨晚有和安娜有互动。不对,他们两个整个晚上就没说过几句话,看来这个David 有着和他年龄不符合的城府。我替安娜担心,她不会被人趁虚而入吧。

这顿饭,味如嚼蜡。我想赶紧结束饭局,好私下问问王蕾David 对安娜是不是有所企图,他又是个什么样的人。都买了单,老婆还在拉着王蕾说个不停,她怎么那么爱说话!

“Mom, I want to go home.” 女儿说话了。

我松了口气。

到家第一件事,我就微信问王蕾怎么回事。

“没什么,David 送安娜回家。他应该是没看上Lily。” 王蕾轻描淡写地说。

“那你就真的让他送安娜。” 我不满。

“有什么呢?安娜成年人了。”王蕾给了个鬼脸:“要是他们好上了,那她不就有勇气离开那个渣男吗?”

我急了,“安娜玩不起。她没有你这么洒脱。”

“锋哥,你操心过头了!”这回王蕾不满了。

“OKOK。” 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那David 怎么样?”

“比安娜小两岁,从没结过婚。银行客户经理,收入OK。”

“没结过婚?那他看上安娜什么?他知不知道安娜有两个小孩?” 我问题一串串。四十岁的男人从来没有结过婚,不是生理有病,就是太花或者太挑。

“Come on! 我怎么知道他看上安娜什么?这才是送她回家而已,考虑那么多干什么。说不定人家根本不在乎她有小孩子。” 王蕾补了一句:“有人愿意对她好,就算不能天长地久,也至少能陪她走过这段特殊时期吧,难道不好吗?安娜挺苦的。”

我没话说了,是呀,有人愿意对安娜好,陪着她走过黑暗,难道不是我希望的吗?虽然我发誓要暗夜随行,可是我有什么资格随她而行?我心中无限忧伤。

睡不着,干脆继续整理Andy 和 Jenny 的文件和账单,今后陪着安娜走下去的是David也好,Peter 也好,我也会远远地看着她,确信她一切安好。这样一想,我心里的忧伤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甜蜜,能守候自己喜欢的人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呢?

正奋斗在画各种关联线的过程中,微信提示有人找我。看了一眼,是安娜。

“锋哥,你睡了吗?对不起,打搅了。”

“没睡没睡。你怎么样?”

“对不起,我老公今天很无礼,他当时还在生我的气。” 安娜替Andy 向我道歉。

“没事没事,我都没放在心上。” 我对这个是真的没放在心上,这就是一渣。

安娜在打字,可是我没有看到她的信息。她想说什么呢?

“安娜,你想说什么?” 我知道我不问,安娜就会沉默是金。

“锋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明白她的意思,前路茫茫,安娜看不到方向。

“安娜,你告诉锋哥,你心里放下他了吗?” 我犹豫片刻,小心翼翼地问。

“锋哥,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录音了,我好累。” 我知道每天换那个东西不是件容易的事,安娜一定是每次都吓得半死。“再录也没有意义,我都知道了。他们无非是暂时不见面,怕我跟踪。”

“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我要他跟我说一声sorry。” 安娜回得很快,这个应该是她想了很久的。“他欠我一个说法。”

“然后呢?” 只是要一声Sorry,这不是秋菊么?安娜真的傻呀。

“然后,我要钱。我为他付出了一切,他落魄潦倒的时候,是我打工挣钱养家。他挣到钱了,却不告诉我,还是我继续挣钱养家。过去,我也想过分开,我想他和我一起活得不开心,我可以给他自由,我会把房子卖了,换成两个condo,他一个,我一个,孩子们跟着我,我的家门永远都向他敞开。” 安娜停了下来,一定是想起了自己对他的好,却换来了这样的背叛和伤害,倍感凄凉。

“他欠我的太多。” Andy 亏欠安娜的何止是金钱,他欠她的痴情,她的青春,他欠她一个说法!

“好,等你有空,我们一起商量怎么做。这些文件和帐号我基本已经整理好了。”

“谢谢锋哥!”

“又跟我客气。” 我不想她对我如此见外。想了想,我叮嘱她:“你要自己振作起来,要对自己好一点,要爱自己多一点。你还有很长的路走,孩子们还要依靠你。”

“好的。我会的。”

我左思右想,终于把这句话发了出去;“尝试认识新朋友,如果那个David 约你出去,要勇敢点,给别人也给自己机会。”

“我没心思。” 安娜很快回我:“我现在什么都不想想。” 她等了一会儿,说;“我只想真的有一杯忘情水,让我喝了可以忘记过去的一切。”

我和安娜彼此无言。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我和安娜都是痴情的人,注定此生要为情所伤,甚至孤独终老。可叹,世间从没有忘情水,我们明知道要为情所困,为爱所伤,却又情不自禁奋不顾身。

“锋哥,谢谢你陪着我。” 安娜说。

“我愿意一直陪着你。” 这条信息发出去后,我心跳剧烈加速,我赶紧撤回。

安娜沉默片刻,说了声“晚安”。

我的心还在砰砰砰地跳,我懊悔不已,不是下决心默默地爱她,一辈子守候她吗?为什么要说出来?为什么?她会不会鄙视我?会不会觉得是另一个Andy?会不会再也不见我?

啊!我偏头痛又发作,仿佛头上有个紧箍咒,只要有对安娜的非分之想,我便头疼难忍。忘情水,安娜,如果你找到了忘情水,求你也赐我一杯,好让我从这无尽的折磨和痛苦中彻底解脱出来。

 

(#11128070@0)
2017-10-20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暗夜随行》— 11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