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多伦多爱情故事》(7)

kiticli (lalala)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周六,在王美人的家中,由于张高帅制作的美味牛排的缘故,两个人将几乎一整瓶的红酒都喝掉了。过量摄入的酒精,使得无论是王美人还是张高帅在情绪上都处于亢奋状态,表情和动作都比平时要来的夸张。

虽然王美人意识到自己可能正处于一种微醺的状态,但奇怪的是,自己的头脑好像要比平时反应快了不少,有时甚至都被自己那 “妙语连珠”的能力震惊了,很多平时想都没想过的话现在竟然直接脱口而出。不过也多亏如此,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就被炒热了,两人的情绪都变得很高涨。

在张高帅发现那摆在客厅中的小型CD唱机后,提议放一些音乐来听,这样更加可以增添气氛。对于这个提议,王美人欣然接受了,然后她就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因为所有的CD都被她在昨天晚上“整理”进了一个大盒子中,而这个盒子被她和其他的诸如一本本小说和各种小件杂物一起摞在了卧室书架的顶端。王美人踮起脚,试着去够那个装了CD的大盒子,但是酒精的影响在这时影响了她的平衡。她一个没拿稳,那个盒子直接从书架上掉了下来,落在了紧邻的床上。盒子中几十张盒装CD一下子全部撒了出来,发出一连串“哗啦啦”的刺耳响声。

在外间屋的张高帅听到响声后马上冲进了卧室,一脸关心地问道:“怎么了?”

“没事。可能酒喝得有点多,CD全都撒出来了。”王美人指着撒满一床的CD无奈地笑了笑,而后继续说道:“这样也好,反正都是要倒出来的,这样反而省事了。咱们就这样慢慢挑吧。哈哈。”说着,她坐到了床边上,并示意张高帅也一起坐下来。就这样,两人就都在床边坐了下来,开始在那一堆凌乱的CD中挑挑拣拣。

“你喜欢什么样的曲子?”也没等张高帅回答,王美人就一边低头在CD堆中扒拉,一边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我这里还是流行的中文音乐比较多,但是大部分都是我5年前来的时候带过来的,全是比较老的专辑了。有齐秦的,张学友的,这个是周慧的。外文的有之前流行过的小野丽莎和王俪婷的。还有王若琳的这几张也是非常不错的,但是我只推荐她的这两张英文专辑,她唱中文歌的感觉像是‘外国人唱中国歌大赛’的选手一样(笑)。对了,还有这个......”

正在王美人低着头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自己的“收藏”时,她忽然感受到了一股“热度”正在慢慢向自己靠近。王美人抬起头,看到张高帅正坐在距离自己很近的地方,目光望向这边,但显然不是落在那些CD上面,而是将眼神中那热烈的温度全部投在了自己身上。

感受到了这股火热视线的王美人坐直了身子,这样一来两个人的距离就更近了,可能已经不足半米了。这是一个已经进入“亲密”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下,她几乎可以感受到张高帅呼吸的热度。王美人抬起头望着他的眼睛,他并没有闪躲,而是将蕴含了自己全部感情的视线投向了王美人眼中,穿过她的瞳孔,敲击着她心灵的最深处。就在这持续了将近半分钟的互望中,两人的心弦都在对方视线的撩拨下,发出了些许迷幻般的情音。

张高帅忽然张开双臂,将王美人紧紧抱在怀中。这突如其来的展开使得王美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她瞪大了双眼,吃惊地张大了嘴,两只手僵硬地垂在身体的两侧,就这样被紧抱着。这时,她感受到了从张高帅那强壮的手臂和结实的胸肌所传递给自己身体的那种“硬度”,这是一种属于男人特有的硬度,一种王美人从来没有感受过的硬度。

“这就是被男人抱着的......感觉?”她心中不禁感慨着。适应了这个拥抱的王美人将垂在身体两侧的手臂慢慢地抬起、张开在张高帅的背后。当她正要用自己的双臂也抱住张高帅的时候,忽然发觉张高帅的左手从后面掀开了自己的衬衫和打底背心,然后贴在了自己腰部的肌肤上,并慢慢地向上抚摸着。很快,他的这只手就摸到了自己胸罩后面的搭扣上,并试图将它解开。王美人心中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她扭了扭身体,试图让他将动作停下来。谁知这么一来,张高帅左手的动作不但没有停,他的右手反而将王美人抱得更紧了。

这时的王美人脑中一片空白,她情急之下将自己那已经举起的双臂缩回到身前,鼓足了力气向张高帅的胸口猛地推了过去。王美人的这一下来得又急又快,而且力气奇大。将猝不及防的张高帅一下子从床边上推得摔坐在了地上,后背重重地撞在了旁边的落地书架上。受到撞击的书架剧烈地摇晃了一下,使得上面摞着放的小说和装满小件杂物的盒子统统掉了下来,正正好砸在了一脸吃惊表情的张高帅头上。这一下可将他砸得不轻,只见张高帅捂着头,脸上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眼角边似有泪光闪动。而这个发展也完全出乎了王美人的预料,她根本无法对眼前的事情做出任何反应,只是瞪大眼睛呆呆地坐在那里。

还要说张高帅的身体不错,虽然被狠狠地砸了一下,但没过多久就从那钻心的剧痛中恢复了神志。他坐在地上狠狠地瞪了王美人一眼,随后“嚯”地一下站起身,快步向卧室外面走去。在来到卧室门口时,张高帅停了下来,背对着王美人冷冷地说了一声“再见!”,然后头也不回地拿起放在厨房的大保鲜盒就出了公寓的大门,只留下王美人一个人还呆呆地坐在那里。

在大门“嘭”地一声被重重地关上后,王美人才渐渐回过了神,但随之而来的是泪水止不住地划过她的双颊,一滴一滴地落在了腿上。为什么会流泪?她自己也说不清楚。难过?委屈?不解?气愤?到底是哪一种情绪使她落泪?还是它们全部?不知道。总之泪水就是停不下来。王美人试图用手将它们拭去,但没有用,它们就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地滴落再滴落,直到天黑以后好久,在她就这样和衣歪倒在床上沉沉地睡去以后,泪水才终于停下了脚步,只留下两道深深的泪痕还挂在她的眼角。

第二天一早,王美人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张高帅的微信删除,并将他的电话号码拉进了“黑名单”。做完这些后的她虽然心里上稍稍好过了一些,但还是无法将那经历的一切完全无视,以至于她在接下来的一周时间中始终处于一种非常烦躁的状态。于是,王美人在无可奈何下拨通了在整个多伦多唯一可以算得上朋友的小娜水的电话,看看她有没有什么“活动”可以占住自己的思想和时间,好让自己不再去回想那段“恶心”的经历。

小娜水果然不负期望,她说自己加入的hiking群在这个周六正好有活动,是一个全程将近20公里的day hike,当天就能结束,非常适合王美人这种没什么经验的人。王美人对此正是求之不得,当即表达了强烈的参加意愿。在向小娜水问明了一些hiking的基本情况和装备要求后,她们结束了通话。

“Hiking,hiking......”放下电话后的王美人好像想起了什么,此时一个人影模模糊糊地出现在了她的头脑中,但是又想不起这是谁。直到周六的早上,在王美人到达和小娜水他们的集合地点后,她才明白自己脑中的人影是谁,因为他此时就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司xx?!”王美人惊奇地叫出了司男的名字。

没错,这个人就是曾经和自己相亲过的司男,此时他正一身装备齐全地站在自己的面前,同样一脸吃惊地看着自己。

“你今天也是来参加这次的hiking的?”王美人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对呀。群里组织的,我经常来的。”

“你和小娜水在同一个hiking群?”

还没等司男回答,正在和别人聊天的小娜水在发现王美人已经来了后,马上就跑了过来。当她来到近前,看到司男正站在王美人对面和她聊着什么时,先是一惊,但马上恍然大悟地冲着司男说道:“哎呀!我忘了你也在这个群里。”

随后她转向王美人,面带尴尬地说道:
“不好意思,怨我怨我,我忘了他也在这个微信群里。作为群里的老会员,今天这个活动他一定是会参加的,早知道就不叫上你了......抱歉!”说着,小娜水合起双掌,冲王美人做了一个道歉的动作。

听她这么一说,王美人笑了笑说:
“没关系。我们上次的......见面还算愉快,我倒是不介意一起活动。你呢?”说着,王美人问向了司男。

“我也不介意。通过上次,咱们也算认识了,这样大家一起活动也可以有个照应。”

“那就好,那就好,哈......哈哈!......”小娜水有些尴尬地笑着说道。

在和司男结束了简单的寒暄后,王美人将小娜水拉到一旁,小声地问道:
“你和司xx早就认识吗?”

“当然了!我们就是因为都加入了这个hiking微信群,在一起参加了几次活动后才认识的。当时你问我有没有合适的人选,我一下就想起他了。虽然他离过婚,又有一个10岁的女儿,但通过几次接触我觉得他人真的很不错,脾气很好,也非常随和,做事情沉着冷静条理清晰,在经常参加活动的人群中口碑是相当好的。我这才介绍给你,让你见面看看。”

小娜水顿了顿接着说道:
“不过,这次我是真的把你们的事情忘掉了。因为你从来都没有主动要求和我一起活动,所以这次接到你的电话我很高兴,马上想起了这周的群里活动正好可以拉你来参加,完全把司xx也在的事情忘掉了。”说着,她又一次露出了有些愧疚的表情。

而王美人则用一种玩笑的口吻笑着说道:“真的是忘掉了?还是这又是你的‘精心’安排?”

“当然不是!上次你们相亲完了以后,司xx就和我说了,你已经明确地拒绝他了。而且他还说你人真的很好,无论是脾气性格还是外貌条件都太好了。虽然他非常感谢我帮她安排的那次见面,但是觉得自己的条件根本就配不上你,被你拒绝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你想,他都这么说了,我怎么可能还要做多此一举的事情?”小娜水有点激动地说道。

“好了好了,我错了,对不起,向你道歉。你别生气啊~”说着,王美人撒娇一般地将小娜水抱住,将头埋在她的怀里并来回摩擦起来。

受不了她这种“攻势”的小娜水很快就败下阵来,一边将她的头推开,一边说道:
“行了行了,我不生你的气。终究还是我的疏忽。咱们就算扯平了啊!”说着,两个人对视着笑了起来。

约定出发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这次的组织者,同时也是担任领队角色的人将大家集中到了一起。由于这次的队伍并不大,大概只有不到20个人,所以并没有采用分组前进的方式,而是由领队打头,两名副领队一个在中间策应一个在后面压阵,所有人一起行进的方式。在领队讲完了今天的路线和人事安排后,队伍就开始沿着小路迤逦地向密林深处前进。

由于王美人是第一次参加hiking,没有任何野外行进的经验,小娜水就陪她走在了队伍的中间,这样更容易得到其他人的照顾而不至于掉队。而经验丰富的司男则和一位副领队一起走在了队伍的最后,自觉地和王美人保持着一定距离。

早春六月的山中,依旧有些偏低的气温裹挟着清晨的湿气,使王美人感到了一丝寒凉。但风信子、勿忘我以及各种各样不知名的红的蓝的白的粉的野花,点缀在那山林新换上的新绿衣装上,再配上如宝石一样发出点点闪亮的晨露,让置身于其中的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畅快,仿佛将心底的灰霾净化得干干净净,一点不剩。这让第一次参加hiking的王美人感到十分兴奋,真心觉得和小娜美参加这次活动是超级正确的选择,高昂的情绪使得她脚下的频率不知不觉地快了起来。

但这毕竟是王美人第一次的山中徒步行进,兴奋的情绪虽然让她在一开始的40分钟内健步如飞,但不懂得控制呼吸和步频的她在第一个5公里结束后已经感到了疲累。虽然经过十几分钟的休息让王美人的体力稍稍恢复了一些,但在第二个5公里开始不久后,她在队伍中的位置就不断后移,在10公里即将结束的时候不出所料地排在了队尾。

在第二次休息的时候,司男来到王美人和小娜水的身旁,对着脸色明显不太好的王美人关心地问道:
“你还好吗?看你从刚才开始就显得很吃力,现在身体有没有感觉什么不舒服?”

“还好吧,就是觉得有些累,休息一会儿应该就好了。”王美人有些吃力地回答。

“你还是喝些水补充一下体力吧。你有带足够的水吗?”

“有,都在那里。”王美人指了指仍在一旁的大背包,很吃力地作势要起身去拿。

“我来好了。”说着,司男抢在她起身前将背包拎了过来。

王美人的背包是那种足有50升以上的中型背包,而不是司男等老手会在day hike时选择的30升左右的小型版。在将背包拎起的一瞬间,司男被背包的重量吓了一跳。

“你的这个包好沉呀,里面都装了什么?”司男好奇地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的王美人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司男,回答道:
“里面装的都是按照小娜水指示的一些hiking必须品呀。你看。”

说着,她将自己背包打开给司男和小娜水看,同时抽出一大瓶矿泉水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在司男和小娜水看了看王美人背包里面的物品后,两人同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只见里面有两瓶2升的矿泉水和一瓶2升的可乐,以及另外4小瓶的运动饮料。如果再加上王美人手中的那个2升瓶,光是水就有将近20磅的重量。同时背包里还有折叠手杖,各式的备用衣物,头盔,备用鞋子,一大包能量棒和零食。在没有帐篷的情况下她竟然将50升的背包塞得满满的,总重量应该接近40磅。这个负重对于一个平时不怎么锻炼的都市女性来说确实是太重了。

“哇!你竟然装了这么多东西。”小娜水忍不住叫了出来。

听到她这么说的王美人有点不高兴了,反驳道:
“这些不都是那天你告诉我需要准备的物品吗?充足的水,干燥的备用衣物,可以迅速补充体力的食品。我都是按照你说的准备的呀!”

“是,我是这么说的。可是,你的量也太大了。我们这是只有多半天的行程耶,用不到10升的水吧。”

“你又没有讲一天的行程应该用多少水,我看到的报道中很多驴友都是迷路后由于水和食物不够,再加上没有可以替换的干衣服才导致最后遇难的。所以我就尽可能多带了一些出来。当时在家里试背的时候觉得重量还好,可是在第一次休息以后就开始觉得背包变得越来越沉了。”

“你在家里背一下,和背着它走完20公里是完全不同的体验。”司男摇了摇头无奈地说道:“这样吧,你把这几瓶大的水放在我的背包里,你就带着那几瓶小的随时喝就好了。还有那些用不到的零食,鞋子和备用衣服也都放我这里。毕竟我有负重走长途的经验,五、六十磅的重量还是没问题的。”

说着,司男将自己的背包打开,并请小娜水帮忙将王美人包里那些用不到的物品挪了过来。王美人本想拒绝,但是一想到自己那所剩无几的体力,真的没有信心能背着这么沉的背包安然走完剩下一半的路程,也就只好接受了司男的好意,并对他不断表示感谢。而司男并没有说什么特别的,也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太在意。就这样,王美人的背包重量一下子减到了10磅上下,背上后的感觉和刚才真的是天渊之别。

然而,减轻重量的背包并没有让王美人可以轻松地跟上大队行进的速度。在重新出发后不久,她和小娜水又渐渐落到了队尾。司男见她真的很难再坚持下去了,在和其中一位副领队商量后,决定由自己留下陪着她们慢慢往回走。由于司男是这支队伍中经验非常丰富的老手,而这条路他又走过很多次,道路非常熟悉,应该不至于迷路,那位领队也就欣然同意了。

在大部队离开后,只剩下司男陪着王美人和小娜水坐在路边继续休息。此时的王美人感到无比的郁闷,正是因为自己那糟糕的体能破坏了司男和小娜水难得的活动日,而自己对这一切却是无能为力。郁闷的心情加上透支的体力,使得王美人在剩下的7、8公里路程中只是低着头默默地走在司男和小娜水之间,并不怎么说话。

在据终点,也就是出发的地方(这次的路线是一个大圈,起点就是终点)还有不到2公里的时候,王美人三人来到了这次hiking最后的一处危险路段——一段有5米落差的陡峭小径。小径中有一段将近一米高的小陡壁。走在前面的司男率先爬了上去,然后伸出手去准备将王美人拉上去。可就在王美人踮起脚尖,伸出的右手马上就要碰触到司男的指尖时,她的小腿由于体力早已透支的关系,肌肉突然产生急剧的收缩,发生了俗称“抽筋”的现象。这突如其来的抽筋使王美人的身体一下失去平衡,向着陡坡跌了下去。

司男见状赶忙探出身去试图抓住王美人的手,但终究还是差了一点。情急之下他也顾不得保持自己的重心了,将身体使劲向前一探,同时将右臂伸长到了极限。这一下司男终于成功地抓住了王美人的左手,但同时自己由于失去了重心,也随着王美人一起向陡坡下面跌了过去。

“阿~~~” 在后面看到这一切的小娜水发出了一声尖叫。

(未完待续)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48914@0)
2017-10-30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多伦多爱情故事》(7)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