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一程风雨(三)

yiye (一叶知秋)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元旦放假,我带妍妍回了家。打算见完我父母以后,过年的时候我再跟妍妍回她的老家,正式跟她爸爸见一面,然后五一的时候结婚。

爸爸不出意外的还在外面出差,说是过年的时候才能回来。他负责机械设备安装售后服务,常年全国各地出差。只有当医生的妈妈刚刚下夜班回来。妍妍有点局促不安,我把她安排在我的房间里坐下。妈妈叹了口气,开始换衣服做饭。妍妍试图上来帮妈妈打下手,妈妈拒绝了。“你是客人,怎么能让你动手,这不合规矩。”吃饭的时候,妈妈很客气,客气的有点假,我知道她在生气,看着妍妍还傻呼呼地介绍她自己的情况,我在桌子下面踩了一下她的脚:“吃饭吃饭,别光说话。”

妈妈吃完饭就去睡觉了。妍妍一脸担心地跟我回到房间。
“阿姨不喜欢我?”
“没有没有,别多想,她就是刚下夜班,累了。”
“晚上我怎么住?”
我一脸坏笑,“象每天一样,跟我一起住呗。”
妍妍气的狠狠踩了我的脚,不过看起来倒没有那么担心了。

“我不习惯跟别人住。” “不许住客厅,沙发那么短,你一米八的个子怎么睡的下。” “打地铺,亏你想得出,受风了怎么办?” 我及时关上了门,可妈妈的声音还是高高低低的传了出去。等我回到房间时,妍妍正在提着她的行李。我歉疚地看着她。“你家附近有住的地方吗?” 我点点头。

临走的时候,妈妈没出来,妍妍隔着门道了别。一路上我不知道如何开口,还是妍妍打破了沉默:“放心吧,从小到大,没有长辈不喜欢我的。也许赶的时候不巧,阿姨不舒服。”

安顿好妍妍后,我回到家,
“老妈,能告诉为什么吗?”
“齐大非偶,你这是高攀。”
“她爸爸已经认可我,再说我凭自己的本事挣钱吃饭,又不是靠她爸爸。妍妍长的好看,性格又好,又能干,你到底哪一点不满意?”
“就那么个狐媚水性的样子,能跟你好好过?”
“什么叫狐媚?她是个规规矩矩的女孩,她跟我是头一次。” 话说出去就收不回了,我恨得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看看,我说什么了,没结婚就在一起,说明她不检点。你守不住她。”
“我愿意!这辈子就她了,你愿不愿意没用。”

第二天,我带妍妍吃完早饭回家时,妈妈在厨房里忙碌,我以为妈妈是想开了。

妈妈很热情地招呼妍妍,妍妍也开心地上前想帮忙,妈妈笑着拒绝了,还是昨天那句话,“不合规矩。”

我把妍妍叫回屋里,抱着她狠狠亲了一口:“放心了吧,昨天老妈就是累了。”妍妍又露出她那迷人的微笑,正当我有些心猿意马的时候,门铃响了。

进来的是住在我楼下的同学何阳,
“你怎么来了?”
“阿姨叫我来的,说你回来了。”
“何阳来了,来来来,上厨房帮帮阿姨。宝宝带大学同学回来吃饭,阿姨忙不过来。”
何阳熟练地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围裙,顺手关上了厨房的门。

吃饭的时候,老妈一直侃侃而谈。
“妍妍,何阳从小就跟我们家宝宝在一起,宝宝去哪儿,她就跟到哪儿。现在宝宝不在家,她就经常来陪我。阿姨觉得自己很有福气, 你说是吧?”
“宝宝,一会儿啊,你带着礼物上何阳家看看,过节了,该上门走动走动。不要总把时间花在不相干的事情上。”
“这个谈恋爱啊,跟谁谈,怎么谈都好。可结婚啊,就得找何阳这样的,朴朴实实,诚诚恳恳的,一过就过一辈子的呀。妍妍,你说阿姨说的对吧?”
妍妍木然地低着头,我知道她快哭了。我拉她起来,瞪了妈妈一眼,推门而去,妍妍含着眼泪也没忘了说,“阿姨再见,何阳再见。”

晚上何阳走后,我跟妈妈大吵了一架,当晚和妍妍坐火车回到我们自己的小屋,妍妍一路上都在流眼泪,我心里很烦。
“你跟何阳……”
“没有的事。我们要好早就好了,我找你干嘛?”
“可你妈说……”
“她那就是故意气你!”
“你妈不喜欢我怎么办呢?”
“是我跟你结婚,又不是我妈。”
“你别凶巴巴的,我害怕。”
我伸出手臂,把妍妍搂在怀里,叹了口气“不害怕,有我在。”

我没想到的是,从此每到周末的时候,妈妈不停地用各种借口让我回家。头疼,腰疼,胃疼,腿疼,每次我回家的时候,何阳都在家里等着我。当我在电话里拒绝回家的时候,妈妈就用号啕大哭让我就范。

妍妍一开始的时候还懂事的催我回去,可有几次周末在家接她电话的时候,妈妈高声叫着何阳的名字。于是以后回来的时候,妍妍就开始狐疑地问东问西。我对妍妍渐渐失去了耐心。
“我跟何阳没关系,随便你相信不相信。”
“你看你,动不动就哭,哭有什么用。”
“你别没事找事。”
妍妍一天天地沉默下来,笑容也一天天少了。虽然除了周末,我们还是每天一起买菜,做饭,晚上睡在我那张小小的单人床上。

过年了,我没有如期地去妍妍家提亲,反而在家里过的焦头烂额。妈妈用各种花样逼我跟妍妍分手,我长么大,第一次看到妈妈象一个街头的泼妇一样,上吊,跳楼,坐在地上大哭。有一天深夜,我和爸爸合力把情绪激动,睡在地上的妈妈抬上床后,一起到阳台上喘息。爸爸点了支烟抽,我以前跟妈妈最恨这股烟味。现在却不由自主地伸出手去,“爸,给我一支吧。” 烟味太浓,我被呛了一口。

“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我打开钱包,抽出妍妍的照片,这是我们出去玩的时候拍的,妍妍坐在河边的小船上,穿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笑的很开心。
“挺漂亮。”
“说实话,我不明白老妈为什么总说她是狐狸精,其实妍妍长得很端庄,她穿制服的时候真的很好看。”
天很黑,阳台上也没有灯光,可是我分明看到爸爸的脸红了一下。
“人啊,都是命。我常年在外面跑,最对不起的就是你了。”
“你对不起的是妈妈。”
爸爸苦笑了一下,“你还是太小。”
爸爸分明是想说什么,可最后,他只说了一句:“也许咱爷俩都得认命啊!”

我无从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爸爸从此再也没提过,我更不敢去触动妈妈的神经。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57113@0)
2017-11-2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一程风雨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