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一程风雨(四)

yiye (一叶知秋)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那一段时间,我被妈妈折腾的快要崩溃了,妍妍的疑神疑鬼和眼泪更把我压的透不过气来。

一天,正在上班,一个陌生的号码呼了我几次,我
从车间回到办公室打电话,原来是妍妍爸爸打来的。

“我自觉自己的女儿很优秀,她用不着就低伏小去做什么。我希望你处理好自己的家庭关系。我是绝对不允许我女儿受伤害的。如果你保护不了她,就别逞能。给我女儿带来麻烦的人,我是绝对不会宽容的,你也不例外。”

我就象被人狠狠地扇了一个耳光,回家以后跟妍妍大吵了一架,她哭着跑回自己宿舍了,我头一次没有送她回去。

第二天下班车,妍妍没有来接我,我回到楼道里,也没有人在小屋门口做饭烧菜,可是当我打开房门的时候,却见妍妍在小床上笔直地坐着,床上散落着两个信封,几张照片和几张信纸。

我拿起照片一看,是我们小屋的照片,有临时晾衣绳上妍妍的内衣,柜子里妍妍的衣服,甚至还有抽屉里妍妍吃的避孕药的特写。我拿起信,纸上是我老妈的字迹,满篇的狐狸精,勾引,不检点,不自爱,非法同居,女流氓。

妍妍开口了,用的是我从来没听过一种音调。
“你妈妈把信寄给我们行长了,说如果组织不管,她就亲自来银行闹。你知道吗,行长是我爸爸的朋友,我爸爸觉得很丢人。”
“你爸爸昨天已经威胁过我了!我还从来没受到过这样的羞辱。”
“你妈妈给我的羞辱还少吗?”

我们吵了起来,这一段噩梦般的生活把我消耗的精疲力竭,一股愤恨从口中冒出,“我们分手吧,用不着互相折磨,这样大家都开心。”
屋里一下子静下来,妍妍瞪大眼睛看着我,我至今也忘不了她那时的眼神,很多年后我才读懂,那叫做绝望。
“你说什么?”
“分手!”
妍妍转身轻轻的关上门走了。那时候的我竟然长出了一口气,觉得身上有种奇怪的轻松。

我回去把信和照片扔给了妈妈,说实话,我觉得妈妈做的太过份了。我第一次很不客气跟她讲话:“我警告你,再做一次这样的事,我就再也不回家了。另外如你所愿,我和妍妍分手了,请你不要再打扰她。我跟何阳没关系,以后也不可能有什么关系,记住,她是你的客人,不是我的。”

我的日子又一次安宁了,只是没有了等我下班车的笑脸,也没有了可口的饭菜,更没有了那夜晚的温存。我开始了饥一顿饱一顿的单身男人生活。

妍妍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平常看不出什么,放到纸箱里才知道满满的一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渐渐地把她宿舍里的东西都搬过来了。

我把东西搬到她宿舍楼下,三个星期了,分手后,我第一次见她,她脸色很苍白,甚至嘴唇都是白的。我想帮她把箱子搬上楼,她拒绝了。也许是她没想到箱子很重,只是弯腰一抬,就跌倒在地上。我扶她站起来的时候,看到她裤子上的血。不管她的拒绝,拉她去了医院。她挂了妇科,我心里有点心慌。

医生检查完走出来问我:“结婚了吗?” ‘‘结,结了。’’ 我有点口吃。医生明显的有了点笑脸儿,“别总觉得自己年轻身体好就不在乎,孩子不要就不要呗,可是做了人流以后要养一养,搬什么箱子啊。你一个男人得疼疼自个儿媳妇,要不然做下病,将来还不得你伺候。”我嚅嚅点头,心里却象炸了雷一样,孩子?哪里来的孩子?

“我的?”
“你不是真以为我风流成性吧!” 妍妍的神情凌厉而讽刺。
“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心里也很愤怒。
“我自做自受,关你什么事!”
“那也是我的孩子。”
“是我自己傻,这半年我一直觉得你会离开我。我以为有了孩子,我们就再也不会分开了。” 妍妍眼睛里流下了泪水。
“那你为什么不对我说呢。” 我口气也软了下来。
“因为我看到了,你就是想离开。用孩子捆住一个想离开的人,有什么意思呢。”
我真的想离开吗?我想不明白。送妍妍回宿舍后,我坐在街边想了很久,越想心里越乱。在街边的小店里买了包烟和打火机,从此烟就再也没离开过我的生活。

时间浑浑噩噩地过去了,我没有搬走,心里有时候期盼着有一天推开门,妍妍会回来。可是她一次也没有来过。我有时候远远地在她宿舍周围散步,看见过她几次,头发剪的短短的,比以前瘦多了。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57323@0)
2017-11-2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一程风雨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