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一程风雨(五)

yiye (一叶知秋)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小姨家的表妹由于工作原因也来到这个城市,小姨特地打电话叫我照应她。

表妹来的时候,带着她的男朋友。
“你怎么穿成这样?” 表妹穿的紫色上衣紧箍在身上,露着细腰,下身是短短的热裤。手臂上套着十几个金属镯子,黑色的长发拉得直直的,半边脸被挡住了,嘴涂成深紫色,还闪闪发亮。
“老人家理解不了我们。”
“我?老人家?”
“不许告状,格杀勿论!”
好在她男朋友小非除了手臂上纹的刺青,其它倒是正正经经的样子,平头,白T恤,黑长裤。
“你妈知道你谈恋爱了吗?”
“知道,所以才让你照顾我嘛!万一他欺负我,赶紧替我上。”
小非推了她脑袋一下,“傻孩子,别啥话都瞎说!”
我羡慕地看着他们打情骂俏。

“咋样?老哥,我给你介绍一个?”
“不用不用,我是老人家,可消受不起你这样的。你也就是我妹,要是我女朋友,我半夜不得吓死。”
“对了,你那以前的女朋友跟小非一个单位的。”
“什么?” 我吓得一下子站起来。我从没想过小姨和表妹也知道这事。
“你那狗血的故事咱们家谁不知道啊!” 我突然想破口大骂,可是骂谁?自己?还是妈妈?

小非凑过来说,:“哥,你那以前的女朋友可真不是一般人。”
“怎么了?” 我心里很矛盾,一边想听人谈谈妍妍,一边却害怕别人提到妍妍。
“那个假啊!我可是一进银行就听说她了,别的大学生下基层都是出纳储蓄老实呆着,可她是轮岗,不管什么岗位一个月一个月的轮流坐下来,明显是培养干部的做法。家庭背景强就强呗,谁也没话说。可就银行这个破工作,她都能加班干出胃出血来,有那么忙吗?纯粹是没事找事表现给人看呗。下个月全行爱岗敬业员工演讲,说要选出优秀的,参加全国金融系统演讲比赛。不用说,肯定有她的份儿。”
“哥,原来你喜欢假正经的。大姨不是说她那个……”
“别说了。你们吃吧,我先走了。” 我坐不下去了,走到门口跟老板结了帐。她胃出血,怪不得看起来那么瘦弱。

在街心花园里坐下,打开包烟,从这里可以看到妍妍宿舍的窗户,我一直坐到半夜,可那窗户没亮过灯。

我很想念她,真的很想念。人是不是都是这样,得到的不知道珍惜,失去了才懂得了珍贵。可我怎么有勇气再走到她的面前。

感谢表妹和小非,每次跟他们吃饭,都会有妍妍的消息。
“你那个以前的女朋友有两把刷子,在台上讲的干脆利落,有那么点意思。”
“她文章写的不错啊,听说发表了好多论文了。”
“我靠,她居然会装机器。我搞软件的,营业部找我修电脑,我说我不会,你那女朋友听说了,几下把电脑就给拆了,竟然修好了。”
“她厉害啊,居然柜台业务比赛的奖也能拿着,这奖头一次被大学毕业的得了,扬眉吐气!”
“我的天,她写的东西我竟然一点也看不懂,虽然隔行如隔山,这也太专业了吧。”
我的妍妍,学什么都象那么回事,只要她想做,做什么都做的好。

有一次小非问我:“哥,你为啥跟人家分手啊。”
“我大姨不同意!”
“这叫理由?这叫借口好不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种事。”
“我大姨说这种女人会把我哥的魂都勾引走的。”
“谈恋爱不勾魂谈个屁呀!”
我一边喝酒一边听他俩磕牙,一直在想,当初为什么我要分手。

过年了,房东说年后这房子就拆了,我把东西都打包带回家。跟同事说好,再上班时跟他在公司边上一起合租一个小居室。

爸爸大年初二就自个儿走亲戚去了。自从跟妍妍分手,我也不喜欢在家呆着,跟高中同学出去玩了一天,又喝了点酒,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我醉醺醺地打开家门,只见我的房间门开着,行李箱也开着,妍妍给我织的毛衣已经被剪的七零八落。我踢开妈妈的房间,妈妈没睡,她靠在床上一直在等我,或是爸爸。

“你为什么要剪我的毛衣?”
“你冲我厉害什么,从小到大我给你织过多少件毛衣,做过多少衣服。剪你一件毛衣怎么了!”
“你为什么要剪我的毛衣?” 我气的只会不停的重复这一句。
“从你大学毕业带回来显摆的时候我就想毁了它。我从小养你到大,付出多少辛苦,你什么时候那么感激过我。”
“你为什么要剪我毛衣?” 我蹲到地上,开始痛哭。从小我就被教育,男儿不能轻易掉眼泪,分手时我没哭,孩子没有的时候我没哭,可我现在真的忍不住了。
“你跟你爸爸一样,都是没良心的,你们不是都喜欢在外面呆着嘛,都给我滚,有种别回来!”
我回房间收拾好行李,摔门而去。

半夜的火车站没有几个人,我躺在长椅上,靠着行李,不知道去哪儿,妍妍这时候一定睡了,她家里会很冷清吧。她以前总是说每到过年过节的时候,她爸爸就会很忙,家里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想着想着我迷迷糊糊睡着了。

我是被爸爸推醒的,“你妈妈不见了。”爸爸回家的时候,只见房间门上贴了个条“不要找我,我不会回来了。”看到我房间乱七八遭,我的行李箱又拿走了,他就知道肯定是我和我妈又起了争执,果然在火车站找到了我。

我和爸爸清早才在湖边公园边上找到了快冻僵的妈妈。在病房外面,我拉着行李要走,爸爸很生气,我看着他:“爸爸,那是你老婆,是你的责任。她只是我的妈妈,不是我老婆。”爸爸松开了手,低下头,头发里面已经有一半已经变得灰白。“对不起儿子,都怪我。”

在火车上我不停的想,就算妍妍拒绝我,瞧不起我,我也要亲口对她说,我一直爱她,从没改变过。而且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跟她在一起。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159546@0)
2017-11-3 -04:00
Reply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Back To Topic: 一程风雨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