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暗夜随行》-16

canadiancheese (林一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16

我脑子里拼命地组织语言,出口的第一句话却是:“王蕾找我问点事。”

“哦,她也找我了。” 老婆头都没抬地说。

我有点意外。

“每次放假她那个Ex都要重新申请跟孩子们一起的时间,这个王蕾真是一点儿通融都没有。” 虽然王蕾是我的好友,我对她那个Ex 还蛮同情的。

“离了婚不都这样吗?” 老婆抬头看着我,对我“好傻好天真”的智商深表同情。

“离了婚还是孩子们的爹妈,不是吗?看一下亲生孩子还要提前打申请报告。用得着这么较真么?-人家赡养费都还是按时给了的。” 我还是觉得王蕾太不近人情— 这一点我跟她本人也是很委婉地劝说过的。

“So what?”老婆开始起高腔了。只要和我意见不合,她立刻圣斗士上身,不把我辩倒绝不罢休。果然,她开始义正严辞地说:“离了婚就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了,她那个Ex 估计女朋友都换过一打了。”

“那不是离了婚嘛!人家再找也很正常吧?”

“所以就得公事公办!一切按离婚协议办事。” 老婆义正严辞地说。

“太不近人情了。” 我嘟噜着。

“人情?”老婆冷笑一声,“有情还会离?”

我不想继续辩下去,只好沉默以对。

老婆却来劲儿了,无比鄙视地说道,“你们这些男人,真够幼稚的。离了婚,还想着有事没事往离了的家跑,还当自己家呢?门都没有!”

我恼火了,问到:“如果我跟你离了,你也是这样对我吗?”

“不然呢?” 老婆反问我。

“至少我有权随时看孩子吧?”我火大!

“随时?你做梦吧?” 老婆讥讽我,开始大声嚷嚷,“离了婚,就不要指望进这个门!要见孩子,按协议规定办事。”

老婆越说越狠:“以后毕业典礼,别指望参加!结婚喜酒,想都别想参加!”

我冷笑:“这不是你说了算!儿子和女儿自己会邀请我。”

“你又不天天跟他们在一起了,是我天天和他们在一起,你说他们是会邀请我,还是你呢?” 老婆一脸不屑地问我。

“你的意思是,有你就没我?” 我压住怒火问。

“不然呢?” 老婆又是这一句。

“你果然绝情呀!” 我强压怒火。

“绝情的是要离婚的那个!谁要离婚,谁就卷铺盖滚蛋。公平得很!”老婆冷冷地一句总结。

我深吸一口气,起身下楼,一分钟都不想呆在这个房间里。

走到后院,没穿外套的我冷得哆嗦了一下。院子里黑沉沉的,几棵大树的树枝都掉光了,只剩些扭曲的枯枝硬生生地指向天空。看着遥远的天边那轮冷冰冰的新月,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令人好生绝望。我的头剧烈疼痛,一阵恶心想吐。赶紧找了把凳子坐下,夏天一过,坐垫都收进了储物室,这把凳子只剩几根金属棍子,坐着很不舒服。

我就这么半蹲半坐地在院子里呆着,这里至少还有新鲜的空气让我不至于感到窒息。高高的篱笆好像在提醒我,我身在围城。

呆了好一会儿,头还是很痛,最近,一上火就痛,或许要去看看医生了。

院子里寂静清冷,我渐渐沉浸在回忆里。我想忆起当年我到底是怎么会喜欢上她的,竟然发现往事已然模糊。隐约记得刚开始认识的她,聪明伶俐,活泼大方,我妈那么挑剔的一个人都被她哄得服服贴贴。只是谈恋爱谈到后来,我了解到她不是伶牙俐齿,而是尖牙利嘴。她的活泼可爱后面藏着的是泼辣刁蛮。她不是聪明,而是精明,凡事利字当头,处处以钱衡量,小市民气息深入骨髓。我开始觉得我和她不是一路人。可是当时,按她的话说,她都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还敢不负责任吗?于是婚就这么结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她的了解更深了,她今晚说出的那番话绝不是仅仅为了辩倒我,而是她的真实想法,并且我相信她必定说到做到。

一想到这里,我心中的不忿压倒了我的愧疚。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良心的不安让我面对老婆时心有愧疚。她为我生下一对儿女,除了一贯打压我,经常发脾气,没有任何过错。三观不一致并不是她的错。她一直没有变,变了的是我。我厌倦了庸庸碌碌的生活,害怕一辈子就这样到头。我压抑太久,渴望呼吸新鲜空气,安娜的出现让我感觉自己还有一颗鲜活的心,我希望下半辈子能为自己而活,即使这下半辈子里安娜没有和我在一起。

我想结束这一段婚姻,并且希望理智和平地结束,把对孩子们的伤害降到最低,甚至今后我和老婆再见还是朋友,当然这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实际情况会是另一回事:我上楼去,说“我们离婚吧”。老婆问我为什么,我说我厌倦了,想换个活法。她一定不会相信,必逼问我,我只好坦白告诉她安娜的出现是导火线。然而,无论我如何强调我和安娜之间什么实质性关系都没有,她也不相信安娜只是导火线,她会认定安娜是根源,是第三者。于是,我和她不可避免地开始争吵,哭闹,鸡犬不宁,她恨不得手刃我,更不会轻易地放过安娜。如此一来,无辜的孩子们和安娜便成了受害者。最后,我被扫地出门,想见孩子们一面还要看协议规定。他们成长的路上,我只能默默地关注。他们的妈妈或许恨屋及乌,把对我的仇恨润物无声地灌注给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和我渐行渐远;或许多年远离家务,已经缺乏照顾好他们的能力,他们饱一顿饥一顿地长大。

一想到这里,我眼前出现了女儿满脸泪水和儿子愁眉不展的样子,心中顿时难受无比。我抬头望天,看到围墙边的大树上有一个鸟巢,树叶都掉光了,鸟巢仿佛摇摇欲坠。我盯着那个鸟巢看了许久,直到眼中的泪珠淌下来。

我的一双儿女还没能展翅高飞,天大地大,这个家是他们唯一的依靠,我不能亲手毁了它。我是他们的父亲,养育他们是我的责任,我自己又算得了什么?我自己又有什么重要?我又算得上安娜的什么人?我对她又有什么重要?她也许不久后就会遇到一个珍惜她的人,走出阴霾,幸福美满。难道她幸福快乐不是我最初的心愿吗?

我抹干眼泪,收拾心情,走进了屋。女儿在等我检查作业,看见我进屋赶紧跑过来搂着我,儿子在弹钢琴,严肃认真的脸看起来十分老成,他用眼角瞄了我一眼,继续弹奏。我搂着女儿,一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让我捧着她的小脸亲了又亲。我又走过去摸了摸儿子的头,捏了捏他的肩膀,他好像有点害羞地低了低头。屋子里,锅碗瓢盆还是像平日一样堆在洗手盆里等我洗刷,我系上围裙开始麻利干活,这辈子就让它这样了吧……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264596@0)
2017-12-31 -05: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暗夜随行》-16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