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窗外紫槐次第开》-24

canadiancheese (林一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24

向北的车驶出警局停车场,穿行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中。爱玛躺在座椅上,她浅浅的呼吸声,在安静的车里听起来那么清晰,向北的心跳渐渐加速。

他把方向盘一扭,车子拐进了路旁的Mall 里。现在已经是商店打烊的时间了,停车场里稀稀落落地剩下几辆车。

向北停下车,解开安全带,朝着爱玛转过身来。夜色渐重,路灯从远处洒进来,昏黄的光线下,爱玛消瘦的脸看起来比从前更菱角分明,深凹的眼睛暗淡无神,尽是倦意。

向北有点不知所措,从见到爱玛到抱她上车,他们还没有说过一句话。刚才忙着办手续,他甚至没有机会仔细看看爱玛。湖边一别,毫无征兆地失联两年。此时此刻,魂萦梦绕念念不忘的人就在眼前,向北一肚子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问一句“你还好吗” ?她当然不好。刚才警方已大致提供了一些信息,其中包括已确认爱玛一直被黑社会成员Alex Lee 禁锢在地下室。

他想来想去,最后什么都没有说,俯身轻轻地把爱玛搂在了怀里。

一瞬间,湖边最后的一面,野外一次次无望的搜索,寂寞长夜里的无尽思念..... 多少往事一齐涌上心头,向北心潮澎湃。爱玛,你知道失去你我有多么难过吗?你知道我多么害怕你是带着痛苦离开的吗?你知道我有多么想念你吗?你知道我一直在寻找你吗?我以为今生今世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我就要这样守着寂寞孤独到老了。。。。。。向北百感交集,鼻子一酸。他忍住眼泪,在爱玛耳畔喃喃低语:“感谢上天,你还活着!” 之后他沉浸在重逢的喜悦中,久久不能平静……

“谢谢你。” 爱玛拉着向北的手臂轻声说道:“谢谢你来接我。”

向北看着爱玛,摇摇头说:“不要说谢谢。”

“你想吃点什么吗?” 向北问。

爱玛摇摇头,她看起来很疲倦。

“那我们先去找个酒店让你休息好吗?”

爱玛点点头。

正要挂挡起步,向北的手机显示家里来电。他犹豫了一下,从手机自动跳出来的选项中选择了 “I am driving"。

“你会留下来陪我吗?” 爱玛突然变得很紧张,“我害怕一个人呆着。” 她眼睛看着窗外说道,向北看不到她说话时的表情。

向北没有直接回答, 他开始拨打电话。

“喂,是我呀。说话方便吗?”

电话里传来李遥的大嗓门:“没事,你说。”

“今晚借我一间房过夜好吗?”

“干吗?被Gigi 赶出来了?”

“见了面我再告诉你。” 向北想了想,补充了一句:“我和爱玛在一起。”

“啊?” 李遥吓一大跳。尽管如此,他还是很爽快地说:“来吧来吧。赶紧过来吧。路上顺便给我带点宵夜。”

向北赶紧给李遥的私人食堂半亩园打电话点菜,又去潮州馆买了生滚牛肉粥,然后急忙往李遥家赶。

李遥这几年做地产赚了钱,一个人住个2500呎的小独立屋,爽得很。

向北自己先拎着外卖下了车。

门开了,李遥一看门口只有向北一个人,脱口就问:“你怎么找到她的?她不是早就死了吗?你小子别吓我。”

“她活着。” 向北把外卖往李遥手里一塞,认真地说:“哥们,我只能来打扰了你。谢谢两个字我就不说了,这辈子我欠你的。”

“行啦!你记得欠我的就行!” 李遥回头指了指楼上,挤眉弄眼地说:“客房还没住过人,就给你小子做洞房了。”

“多谢了!”

向北打开车门,正想弯腰把爱玛抱起来,爱玛却拉住他的手,使劲摇头。她坐起来,慢慢地把睡袍整理好,又示意向北帮她把腰带系好,然后才揽着他的手臂跨出车门。向北顿时觉得自己又看到了从前那个好强的爱玛。

爱玛挽着向北的手,艰难地迈腿走上门前的三级台阶。她站在李遥面前,不卑不亢地微笑着点点头致谢,那样子像是负伤的士兵衣衫褴褛却非要坚持挺立着敬个礼一样。她这样子把李遥震住了,二话不说赶紧就招呼他们进了门。

三个人坐在一起吃着打包的食物。爱玛难拂向北的美意,勉强喝了一碗热腾腾的牛肉粥,额头上冒出了细汗,向北看出来她在强撑着,于是让李遥自己一个人先吃着,自己先送爱玛上楼休息。

向北几乎是单手夹着爱玛,把她提上了楼。

李遥的客房洗手间里配备了一次性的牙刷,毛巾也是新的。弄得跟酒店似的。爱玛拒绝了向北帮忙,自己关起门来洗洗漱漱,有一阵,向北听到里头呯呯怦怦的响声,好像是爱玛在淋浴间摔倒了,他赶紧跑过去,却发现洗手间的门打不开。

在门外确定爱玛没事后,向北开了手机定位系统,截了一张手机屏幕图给Gigi 发了条微信:“今晚在李遥家过夜。”

Gigi 给向北打电话,这回向北马上就接了。

“怎么回事?”

“有个朋友很久没见了,住在李遥这里,我今晚过来陪陪她。”

Gigi 原本想问,什么朋友?男的女的?转念一想,算了,向北除了hiking,基本没有社交活动,最多跟李遥吃顿饭,还滴酒不沾,这一次半次的就由得他了。

“行吧……” Gigi 忍住小脾气,有点无奈地挂了电话。

爱玛扶着墙壁进了屋,和衣在床上躺下。向北关了灯,脱得只剩下短裤躺到她的身边,他伸出手臂把爱玛抱进自己的怀里。

毛茸茸软软的睡袍让向北感觉好温暖好踏实,重逢的第一夜,他的心中只有绵绵爱意和满腔情话。

今夜的月色很美,一如两年前的那一轮满月。

向北望着窗外,自言自语地说:“那天晚上也是这么大这么圆的满月,在后院,你说,‘苏珊米勒说这个满月双鱼座的人要遇见一个终身难忘的人,她说满月的时候有些东西会被打破,不要害怕。’” 向北的思绪回到了最初,那些美好的回忆早已经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脑海里,并且陪伴着他度过了无数个寂寞无望,思念成灾的夜晚。

“我曾经无数次地责备自己,假如那天我回到家就给你打电话,或者去找你,而不是纠结自己的情绪和自尊,也许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向北无限内疚自责。

他转过头看着爱玛,动情地说:“我感谢上苍,能够再见到你。爱玛,我曾经问过你,如果我离婚了,你会不会和我在一起。现在,如果你愿意,我会一直陪着你,好好照顾你。我只是需要一点点时间。”

爱玛没有说话。

他握着爱玛的手,恳切地说:“爱玛,忘记过去,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爱玛避开他的眼睛,沉默不语…… 713个日日夜夜,我望着窗外日出日落,日复一日,冬去春来,年复一年,多么希望变成后院的小松鼠,可以在这个世界自由自在地行走。我恨Alex,到后来却不得不哀求他常常回来,他回来我才可以抽上几口大烟,这东西让我可以无忧无虑,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懒理今夕又是何年。

这么好的东西,如果现在可以抽上一口就好了…… 好想要,哪怕一口也好....... 怎么还不给我,我好难受…… 我好烦躁…… 他为什么还在喋喋不休?

“Shut up!” 爱玛突然失控大吼一声。

这一声吼差点把向北的耳朵都震聋。他坐起身,看着满脸泪水怒气冲冲的爱玛不知所措。

“你给我弄点大麻好吗?我好烦。” 爱玛的表情很痛苦。

向北刹那间明白了为什么she is quite weak,他心痛地问:“是他给你抽的大麻是吗?”

爱玛不说话,她抓着向北的手腕,哀求他:“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你不是说要好好照顾我吗?那你给我弄点大麻好不好?” 她开始胡言乱语:“我们重新开始,我们一起happy。” 一边说,一边脱掉了睡袍。

柔美的月色下,她的身体触目惊心。瘦得一根根肋骨凸现,双乳上布满了深深浅浅的牙齿印,青一块紫一块,分明是旧伤未好新伤又来。

向北吓呆了。尽管他隐约猜测到了爱玛曾被 Alex 性侵犯,但是亲眼目睹她遍体凌伤的身体,和她犯大烟瘾的歇斯底里,还是让向北吓得目瞪口呆,不知如何反应。

也许是向北恐惧的表情惊醒了爱玛,或者犯大烟瘾是间歇性的反应,爱玛停止了吼叫,羞愧难当地搂紧了自己的睡袍趴在床上啜泣。

“爱玛。爱玛。” 向北想起两年前的那个晚上,爱玛站在窗前一把扯掉了连衣裙吊带,她健美的身材在月光下美得像一尊雕塑,他的心简直要撕裂了。他把爱玛搂在怀里,像是向她表白,更像是对自己发誓:“爱玛,我再也不会让你受苦。我会永远陪着你,好好照顾你。”

两个人就这样紧紧拥抱着,直到爱玛昏昏沉沉入睡。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291377@0)
2018-1-15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窗外紫槐次第开》-24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