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ading...

《窗外紫槐次第开》- 25

canadiancheese (林一木)
本文发表在 rolia.net/zh 相约加拿大网上社区枫下论坛
25

睡梦中的爱玛眉头舒展开来,月光透过薄纱窗帘洒在她的脸上,浓浓剑眉,高高鼻梁,往日美好容颜依稀可见。她刚洗过的头发长过腰际,散落在枕上,空气中若影若现地弥漫着一股不可描述的风情……

向北看到她额头上的美人尖有两根白发。他轻轻起身,帮她盖被子时不小心碰了一下爱玛的胸口,她皱着眉头痛苦地呻吟了一声,向北的心一揪,像被一双手使劲抓了一把似的难受。

他走到一楼,李遥已经吃完了宵夜,正在无聊地一个人喝着啤酒看电视剧。

“睡啦?”

“嗯。”

“Gigi 给我发微信了,问我是哪个多年不见的朋友这么重要。我说是咱中学同学。大学同学我不敢编,你俩同校,肯定被她戳穿。”

“多谢了!”

“谢就不用了。不过,就一晚还好说,明天你打算怎么办?你要再在我这儿,她明天肯定就带着妞妞过来看遥叔叔了……”

向北叹口气,是呀,明天白天自己还可以说是去公司开会,晚上怎么办?他一筹莫展。

李遥试探地问:“你不是真打算把爱玛留在身边吧?”

向北点点头。

“你小子也太多情了吧……” 李遥不解地说:“就算你们上过床,也是你情我愿,你又不欠她的。”

“我爱她。”

“扯鸡巴蛋!现在可不是两年前,她现在可是一无所有,你们家后院那个房子被她儿子卖掉了。其它物业都被银行拍卖了。”

说起房子,李遥的思路就发散了,“我当时还带了个客户去看其中的一个拍卖房,没抢到。为了这事,我还问了我那个地产律师,网上说加拿大失踪人员要至少失踪7年才能被认定死亡,怎么她儿子能这么快卖房子?她说实际上加拿大法律失踪7年只是一个条件,其实还有其它几个条件。如果法庭基于其它条件已经满足,有充足的理由推断失踪人员已经死亡,是可以批准申请人卖房的。涨姿势了。”

李遥又回到刚才的话题上,问道:“爱玛怎么不找儿子接,要找你?”

“警察说联系不上。我听说她儿子去韩国做交流生了。” 子俊今年刚考上大学,某天和向北聊天时,提到将来想去韩国做交流生,顺口提到后院邻居家的 Andrew 去了韩国。

“所以说扯淡!她现在就是赖上你了!你不赶紧把这个包袱甩了,Gigi 肯定不会放过你。”

“我会跟她说清楚。”

“怎么说清楚?你真离婚啊?你为了这个女人离婚?你家老头不一枪毙了你才怪!”

向北不愿意反驳好友的话,他知道李遥的一番好意。可是,他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离婚是迟早的事,他只是希望能平心静气地和Gigi 好好谈谈,四年大学同窗,十几年夫妻,没有了爱情,最起码亲情还在,他希望Gigi 能看在亲情的份上,考虑到他永远是妞妞爸爸,放他一马,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他需要的是一点时间,可是现在时间却不等他,摆在眼前的难题是明天晚上怎么办?后天又怎么办?

向北很感激李遥的用心良苦,但是他也清楚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我知道你是为我打算,可是,咱们快四十年的交情,你最了解我的个性。我去接她之前就想好了;我接了她,就没打算回头。就算我爸要毙了我,我也不会逃。”

向北和李遥是同一个大院长大的发小,有着“一起撒把尿和泥巴玩”的革命友谊,彼此之间的了解和默契无人可比。向北他爹年纪不小了才有了向北,尽管中年得子,却一点都不溺爱,反而有点矫枉过正,对向北不是一般的要求严格,叫他跪下就得跪下,说扇耳光就扇。李遥家是藤条炒肉,向北家是皮带炒肉还带着骨头!初中的时候,不记得两人一起干了什么大坏事,刚在家吃完藤条炒肉的李遥去找向北,亲眼看见向北他爹朝着儿子举枪大吼“老子要毙了你。” 吓得李遥屁滚尿流落荒而逃……

李遥一听这话,便知道自己这个被他爹举枪也不肯开口求饶的好朋友是铁了心要跟楼上那个女人一起了。自己这位好朋友,将门之后,当年的校草,却洁身自好,一毕业就娶了大学里的初恋女友已经让无数同学跌破眼镜,现在人到中年却被一个毒贩的女人搞到要离婚。真是冤孽啊……

“哎,一定是前世的孽债。” 李遥摇摇头,“我是不介意你在这里多住几天,但是Gigi 要是带着妞妞来敲门,我也不敢不开门。你打算怎么办?”

“请你帮我临时租个地方。等我跟Gigi 谈好了,我看看能不能让我那个Condo 的租客提前搬走。”

“你这么急,又是短租,只能找Air B&B 了。”

向北明白这是个难题,其实还有比这个更难的事情他没有明说。他接下来要带爱玛去看医生,帮她戒掉大烟瘾,把身体慢慢养好,一步一步让她开始新的生活。可是当务之急却是去哪里找个人晚上陪着爱玛。向北一想到爱玛在恐惧与绝望中一秒一秒熬过那713 个被囚禁的日子便心如刀割,他明白爱玛为什么想要他陪,而他恨不得在她现在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寸步不离,只是他现在暂时还身不由己。

“那我自己上网找。” 向北恳求道:“你能不能看在我的份上,再收留她几天?不是我舍不得住酒店,只是你知道她刚从那个地下室出来,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找到安全感。”

“在这里住多久没问题,反正我大部分时间一个人,只是让我陪着她,我没有时间呀……万一哪个客人晚上要看房子,我不可能把她带上吧?” 李遥为难地说。

“我明白。”

“你也先别发愁,咱们两个明天再合计合计,兴许明天能柳暗花明。既然你认定她是你的女人,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了。” 李遥示意向北赶紧去休息,自己也站起身准备关灯上楼睡觉。走到楼梯口,又回头叮嘱一句:“Gigi 那里吧,我觉得你没有必要百分百如实交代,有些真相太伤人,她未必承受得了。”

向北无言感激。

回到房间,向北蹑手蹑脚地上了床,睡梦中的爱玛把自己蜷成一团,头埋在了被子里。向北想起两年前,疯狂的做爱后,精疲力尽的爱玛就是这样像个虾米一样睡在自己身边。他想起两人的相见恨晚如胶似漆,想起骑着单车你追我赶,她扑通一声跳进湖里,调皮地说“我们潮汕人驾渔船捕海鲜,开飞艇卖人蛇。” 甜蜜往事历历在目。

明天一早先找个地方安顿爱玛,向北想起上学的时候大部分同学都是跟人分租,如果能找到一个女生她正好在找 roommate 就好了!

正所谓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在向北为这事愁到失眠的时候,机会原来早就在另一个地方静静地等候,只是这个机会后来所牵连到的所有人此刻都还一无所知……
更多精彩文章及讨论,请光临枫下论坛. 网址: rolia.net/zh
(#11291383@0)
2018-1-15 -04:00
Reply
Share Online by QR Code
Page address has been copied.
To share, click to copy page address.

Back To Topic: 《窗外紫槐次第开》- 25

Back To Forum: HOME枫下论坛枫下论坛主坛枫下拾英笔耕枫下